「死飛」背後的思考

「死飛」英文名為Fixed Gear,與場地自行車是同類,「死飛」自行車,我們會看到很多騎「死飛」意外死亡的事件,並且死者多數都是15—18歲的青少年,看到這些年輕的生命在瞬間就結束了,即便是網上不斷地報導,因為騎「死飛」而出車禍的人很多,但還是有很多人去購買,每輛「死飛」的價格一般是在1500元到5000元不等。「死飛」深受那些追求速度和耍酷者們的喜愛,但「死飛」讓人在追求刺激和耍酷的同時,也會讓人付出生命的代價,以下就是因為騎「死飛」而導致死亡的案例。


2013年3月16日,在廣州市區琥珀路段附近,一名騎自行車的女生與一輛轎車相撞,不幸遇難,這名13歲的女生事發時騎的是近年來在青少年中風靡一時的「死飛」車。

2014年5月10日,在容桂105國道鹿茵路口發生一起交通事故,16歲少年宗某騎單車過馬路與行人發生碰撞,宗某腦外傷不治身亡。經查,宗某所騎單車為「死飛」。

2014年11月15日,15:30左右,兩名約17歲的江門男生騎「死飛」自行車(固定齒輪自行車)從江門蓬江大橋人行道下橋時,一名男生由於控制不好,自行車衝上欄桿,整個人從20米高的橋面衝進河裡,頭撞河邊水泥地,當場死亡。

2015年12月25日,小洪受小何的邀請從寧波趕到溫州。次日,小何、小洪兩人結伴騎自行車去大羅山遊玩,小何特地把自己新買的「死飛」自行車借給小洪騎,當從大羅山山頂往山下行駛時,在一個U形拐彎大下坡處,小何在前,小洪在後,一個不注意,小洪連人帶車墜入近7米高的山崖。事後,小洪被送進醫院搶救,因傷勢過重不治身亡。

通過以上事例,我們知道騎「死飛」很危險,因為「死飛」是屬於場地自行車的一種,原則上它不屬於交通工具。專業人士表示,他們騎「死飛」時必須全神貫注,還要做好保護措施,儘管如此但危險性還是很大,一不留神就會發生事故。而非專業人士不明白騎這種車的危險性,為了追求刺激,追趕潮流,很多青少年都會騎一些沒有安裝剎車的「死飛」,騎車時只能依靠雙腳來控制車速,如果車速過快時突然停車,雙腳收到的壓力就會很大,存在骨折的風險,也很容易直接就飛出去,導致事故的發生。很多人都知道這個危險後果,那為什麼他們還要騎呢?這是因為騎「死飛」不僅可以飆車、扮酷,還可以玩出很多花樣,「死飛」的愛好者們會常常以車會友,在一起比比車技,感受騎車給人帶來的不一樣的刺激。

近年來,各種各樣危險的運動悄然崛起,比如什麼攀岩、爬壁、跑酷、高空自拍、飛車摩托等,死於這些運動的案例不斷地出現,有的人經過技能訓練,但也有很多人盲目跟風,騎「死飛」就是其中的一項。當有的人看到和自己年齡相仿的或同齡人因為騎「死飛」意外死去時,他們會高傲地以為還是那些人沒有高超的技能,這件事絕對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就如本文中的一名死者阿洋(化名)遇難三小時後,他的朋友阿林發微博悼念稱:「以前總看到『死飛』事故,以為這種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邊。」這句話說出了這些年輕人的心聲,他們就認為這些不幸不會發生在自己身邊,更不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他們的「自信」到底是從哪來的呢?神的話給出了答案。

神的話說:「『年少輕狂』這個表現這是哪方面性情?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十六七歲,二十來歲,為什麼說『年少輕狂』呢?為什麼用這個詞來形容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人呢?不是說對這個年齡段的人有偏見或者是看不上,而是在這個年齡段的人有一種性情在裡面。因為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他涉世不深,明白人生的事太少,所以當他剛剛接觸到世界上的一些事的時候,接觸到人生的事的時候,他就覺著『我明白了,我看透了,我什麼都知道了!大人說的我能聽懂,社會上流行的我也能夠得上。……』年輕人呢,會點兒什麼就張揚,就飄起來了,全世界都不在話下,有時候一激動恨不得都能飛離地球上月球呆一呆,這叫『輕狂』。主要特點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哪兒危險不知道,什麼事現實不知道,人活著需要什麼、該做什麼不知道,不懂,這就是人常說的『你還不懂人事呢!』在這個年齡段,人有這樣的性情就容易有這些流露。」(摘自《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神的話告訴我們,因為處在青少年這個年齡段的人涉世不深,很多的事都沒有經歷,也沒有什麼生活經驗,比較喜歡刺激的新生事物。最主要的就是這個年齡段的人具備的性情就是「輕狂」,我們常聽見一些老人說「初生牛犢不怕虎」,這話說的不就是這個年齡段的青少年嗎?做什麼事不考慮後果,不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總是幹一些危險的事,比如跑酷、打架鬥毆、吸毒等等,騎「死飛」只是他們尋求刺激、耍酷的其中一項。這樣的性情會讓他們覺得他們能駕馭一切,掌控一切,他們會常把「沒事、我知道啊」這樣的詞掛在嘴上,他們活在「年少輕狂」這樣的性情裡目空一切,什麼危險的事情都敢去嘗試,什麼樣的運動都敢去挑戰,他們把這些看作是自己的能耐、本事,當成在同伴之間炫耀的資本。他們不知道正常的人性裡該具備什麼,不知道該追求什麼,他們都把「輕狂」當作自信。2012年6月30日,某著名主持人在央視一檔「危險的單車」的節目中就表示:「死飛,就是死了都要飛。」聽著這句話不知你會把它理解為是「帥」?是「酷」?還是家人的悲哀?

如今社會一個個新生事物的出現吸引著每個人的心,帶來的是人們爭先恐後追趕的浪潮。無論是騎「死飛」的專業人士,還是業餘愛好者,他們在享受著別人的讚賞、羨慕之時,其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在這個潮流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殺機,這些潮流給他們帶來的究竟是什麼?我們還是來看看神的話是怎麼揭示這些潮流背後的陰謀吧。神的話說:「撒但引導邪惡潮流,處處攪擾、破壞、打岔神的工作,這幾千年來,它對人類所作的除了敗壞、殘害人類之外,除了引誘迷惑人墮落、棄絕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絲毫值得人紀念、值得人誇讚、值得人寶愛珍惜的嗎?」「撒但僅僅用一些小的伎倆,甚至是小兒科的作法就把你迷惑了,把你迷惑的同時,讓你找不著方向,讓你不知所措,讓你對它言聽計從,這就是撒但以一種『高明』的敗壞人的方式,讓你不知不覺地就上了鉤,就被引誘。……這是因為什麼?人沒有真理,沒有真理就無力反抗撒但的引誘與撒但的誘惑。對於撒但的邪惡,對於撒但的詭詐與陰險還有毒辣來說,人是多麼的無知,人是多麼的幼小,人是多麼的軟弱,是不是這樣?這是不是撒但敗壞人的一種方式?(是。)人都是在不知不覺當中被這些撒但的各種作法一點一點引誘,一點一點欺騙,因為人沒有分辨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的能力,人沒有這個身量,沒有得勝撒但的能力。」神的話說得很明白,世界上的這些潮流無論在我們看是多麼的正當,多麼的符合我們的口味,其實它的源頭都是從撒但來的,都是撒但用來敗壞人的方式和手段。當這些人騎著「死飛」穿梭於城市之間時,他們享受的是別人對其羨慕的目光和誇獎,在那一刻他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他們認為自己很不平凡,有膽識、有技能,為了滿足刺激、達到想飛的感覺,他們把馬路當成了自己的競技場,在追求「炫」和「酷」的同時,他們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也許他們正在享受著「飛的感覺時」意外就發生了。我們被這些虛浮的東西迷惑了心智,變得脫離了現實,忽略了自己只是個普通的人,並不是超人,不能躲避危險的發生,更不能掌控一切,不要把什麼都看得無所謂,這可是涉及到我們的生命。我們不要追求做超人,這樣的想法不現實,這是撒但的敗壞性情,這不是正常人性,這些思想和這種「輕狂」的性情都是從撒但來的,我們人被撒但敗壞後就具備了撒但的慾望和野心,總是目空一切。我們常常會聽到這樣的詞,比如「挑戰自我」「挑戰身體極限」「挑戰不可能」,這些詞落實在我們人身上顯得高大、強悍,有很多的人會認為這樣的人值得敬佩,值得效法。因為我們沒有真理不會分辨善惡,更看不透撒但興起這些邪惡潮流的目的就是敗壞人、吞吃人,把撒但的各種言論都藉著這些潮流灌輸給我們,叫我們活在迷霧裡,整天就幻想著那些不切合實際的東西,失去正常的人性。我們人被撒但敗壞得既可憐又可悲,不知道珍惜自己的生命,更不知道我們的生命來源於何處,如果沒有神的看顧保守這個人類早就被撒但給吞吃了。

神的話說:「神不願意犧牲一個靈魂,不願意多流失一個靈魂,人自己並不在乎自己的命運並不在乎自己的命運,所以說世界上誰最愛你?你自己都不愛自己,你自己的生命都不知珍惜,不知寶貴。只有神最愛人。」(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只有神最愛人》)「那神給人的到底是什麼呢?僅僅是在你不留意的時候給你一點呵護與關心、照顧嗎?神給了人什麼?神給了人生命,給了人全部,是沒有任何索取地、沒有任何存心地、無條件地賜給人,用真理,用話語,用他的生命在帶領、引導著人,讓人遠離撒但的殘害,遠離撒但的試探,遠離撒但的引誘,讓人識破、看清撒但的邪惡本性與醜惡面目。那神對人類的愛與牽掛是不是真實的?是不是在你們每一個人身上都能體會得到的?(是。)」我們人是神造的,我們都在神的眼目之下存活著,只有神在默默地守候著這個愚昧無知的人類,神對人有望眼欲穿的了解,也只有神能保守我們,拯救我們。而我們卻不知道珍惜自己的生命,更識不破撒但施行各種社會潮流的陰謀與詭計,只會受撒但的各種殘害,最終被撒但吞吃。然而神所發表的真理就是我們戰勝撒但的利器,只有真理能讓我們分辨撒但的各種陰謀與詭計,只有神能保障我們的生命得以延續。我們要想珍惜自己的生命,只有歸到造物主的面前,追求得著真理實際,這樣我們的生命才能得到真正的保障!

李潔

推薦閱讀:「大學」能給人帶來什麼?

延伸閱讀

殘酷青春誰之過? 「那是一段如此自以為是又如此狼狽不堪的青春歲月。我們輕易地傷害別人,也輕易地被別人所傷。」在此類校園暴力事件中,施暴者和受害者同樣讓人惋惜和揪心。誰來關注她們?誰來了解她們?誰來幫助她們?如何傾聽?如...
誰為我們的健康買單? 隨著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人們也逐漸把健康擺在了首位,但當你的健康被無情地侵害時,你又該找誰為你的健康買單?我們先來看看以下這些觸目驚心的實例: 一、南京三千噸醫療垃圾被賣,用過的注射液器變成吃飯...
是誰把我們逼上了絕路? 2006年,我隨著丈夫回到了老家,想靠做生意來維持生活。 2007年的年底,村裡新上任的村長打著「發家致富奔小康」的旗號說:「政府給村裡撥了三百萬,讓我們村把田地都蓋成溫室大棚,用來種蔬菜和瓜果,明...
血淚斑斑的回憶 1942年我出生在中國,親眼目睹了中共政黨對人民的殘酷迫害與鎮壓,自己也差點成為了它的屠刀下的冤魂,一幕幕往事血淚斑斑,如同心頭的烙印永遠不會磨滅。 我父親是個聰明能幹丶忠實憨厚的農民,既種田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