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不出瓶子的跳蚤

閒暇之餘,我拿起孫子書櫃中的一本書翻看了起來。無意之中,看到書上寫著:「動物學家曾做過一個實驗,抓了一群跳蚤放在置有跳蚤食物的玻璃杯中,再用玻璃蓋住,發現每隻跳蚤不停地奮力往上跳,每一跳都會撞到玻璃蓋。一個小時以後,跳蚤依然在跳,因為動物都有學習的本能,在撞痛幾次以後,跳蚤發現輕一點跳,就不會撞到蓋子。三天後,動物學家把玻璃蓋拿掉,觀察跳蚤的行為,發現每隻跳蚤都還在往上跳,但是沒有一隻跳蚤會跳到杯外來,因為牠們已『習慣』輕輕地跳。」

看到這樣的實驗結果,我很驚訝,一個小小的習慣竟然會成為跳蚤的枷鎖,將牠們永遠地束縛在瓶子裡。

這讓我聯想到現實生活中的我們,常常在接觸新事物後會逐漸養成一個習慣。開始時,這個習慣會讓我們游刃有餘、如魚得水,但是,沒有永遠的停留,沒有一成不變的工作,人類在發展,時代在更替,這時,這個習慣會成為我們跟上新時代的枷鎖。而作為信神的人來說,神的作工在向前發展,如果我們不能跳出自己的思想觀念,只是持守一些墨守成規的聖經知識道理,那將成為我們接受神新工作的絆腳石。
法利賽人

回想聖經舊約記載的猶太教祭司、文士和法利賽人,他們早已習慣了在聖殿裡事奉耶和華神;習慣了在清晨時光著腳進聖殿;習慣了持守聖經字句;習慣了在會堂裡高談闊論;習慣了禁食禱告;習慣了飯前洗手;習慣了守安息日……他們習慣了自以為「義」,與外邦人、罪人劃清界限等等。這些習慣的養成,讓他們認為神只能在聖殿裡作工,只能在聖經範圍內作工。他們按照自己的觀念想像來信神,認為神的作工永遠也不能走出聖殿,走出舊約律法,是觀念想像把他們牢牢地控制在「蓋著蓋兒的瓶子」裡,無論外界發生了怎樣的變化,神又在聖殿以外,在舊約聖經以外作了什麼新工作,他們依舊頑固地持守自己的觀念想像,永遠也不想出來。所以,當神道成肉身以主耶穌的名走出聖殿作了恩典時期的救贖工作時,打破了他們所有的「習慣」與想像,神沒有在聖殿裡作工,沒有進會堂裡講道,也不禁食,在安息日依然作工給人治病,主耶穌不但沒與罪人劃清界限,還與稅吏、罪人吃飯……他沒有在舊約聖經的範圍裡作工,而是超出舊約聖經作了一步新的救贖工作。這時的法利賽人便如「瓶子裡的跳蚤」一樣,只顧著守住他們的「習慣」,不尋求考察神的新工作,不通過聽神的聲音來認識基督,從而跟上神的腳蹤,而是頑固地持守聖經字句,認為預言中要來的那一位叫以馬內利或是叫彌賽亞,而不是叫主耶穌,因而不承認主耶穌就是彌賽亞的顯現,是基督的顯現。他們就是這樣的愚頑,他們非但自己不考察接受主耶穌的顯現作工,還散佈各種謠言迷惑猶太百姓,定罪主耶穌不是聖靈感孕由童女所生,而是拿撒勒木匠的兒子,以這個彌天大謊來掩蓋主耶穌就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這一事實。當主耶穌傳講悔改的道,又在門徒和百姓中間行了很多大能、神蹟,吸引、征服了越來越多的人都來相信跟隨時,法利賽人仇恨神、仇恨真理的撒但本性也徹底暴露了出來。他們擔心百姓如果都跟隨了主耶穌,他們一手控制下的整個猶太教都得瓦解,那時就沒有人順服他們,更沒有人到他們的殿裡去奉獻財物,那樣,他們的地位、飯碗就全沒了。因此他們就極力抵擋定罪主耶穌,聯合羅馬政府將主耶穌釘上十字架,犯下滔天罪惡,遭到了神公義的懲罰。因為他們根深蒂固的觀念想像太多,守舊、守規條太嚴重,他們只在「蓋著蓋兒的瓶子」裡信神,怎麼也跳不出自己的「習慣」範圍,再加上他們厭煩真理的本性沒有絲毫變化,這些因素綜合到一起,就導致他們因著抵擋神的作工而遭神咒詛,永遠失去了神的救恩。

如今,以史為鑒,我們不妨反省自己,信主多年的我們,也早已有了自己的習慣:我們習慣了在教堂中信神;習慣了享受神無盡的憐憫慈愛;習慣了認罪犯罪的循環式生活;習慣了天天向主索取恩典;習慣了背誦聖經中的名章、名句;習慣了聽牧師長老講解的聖經知識、神學理論;習慣了各種規條儀式;習慣了讓弟兄姊妹聽我們的;習慣了用自己的方式來信神……我們以為只要守住這些習慣,那我們一定會迎接到主的再來

一天,我在某知名教會網站裡看到《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裡有段話說:「幾千年來,活著的人走了,帶走了盼望、帶走了夢想,是否去了天國,沒有人真真切切地知道;死去的人又來了,忘記了曾經發生的故事,依舊遵循著先人的教導、先人的道路。就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沒有人知道我們的主耶穌、我們的神究竟是否真的悅納我們所做的這一切。我們只是在期待著一個結果,只是在猜疑著將要發生的一切。然而,神卻一直都在沉默,從未向我們顯現,也從未向我們說話。我們便肆無忌憚地遵照聖經、根據神蹟來判斷神的心意與神的性情。我們習慣了神的沉默;習慣了以我們的思維模式來衡量我們行為的對錯;習慣了憑著我們的知識、觀念、道德倫理觀來代替神對我們的要求;習慣了享受神的恩典;習慣了神作我們隨時的幫助;習慣了凡事都向神伸手索取,對神呼來喝去;也習慣了守規條,不用理會聖靈如何帶領;更習慣了自己作自己的主的日子。我們信著這樣一位從未謀面的神,他的性情如何,他的所有所是是什麼,他的形像如何,他來了我們是否能夠認識他,等等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心裡有他,我們都在等待他,我們只要能夠想像到他是如何如何就足夠了。我們欣賞我們的信仰,我們寶愛我們的屬靈……

這話把我們信主多年以來自我養成的種種習慣揭示得明明白白。可我們可曾認真地想過:對於這些習慣神是否稱許呢?我們這樣的習慣使我們對神的認識有多少呢?我們這樣的習慣能否使我們跟上神的腳蹤,迎接到主的再來呢?思來想去,我們好像都不知道,我們好像也被自己的「習慣」圈在了一個「瓶子」裡,即使在沒有蓋子的情況下,仍是不知疲倦地在裡面不停地蹦躂著,就像跳不出瓶子的跳蚤,就像「跳」不出舊約聖經的法利賽人……那我們還會迎接到主耶穌的再來嗎?我們還有機會蒙主潔淨拯救,被提進天國、得永生嗎?

在這家教會網站上我又看到《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這篇話上說:「聖靈作工一天一個樣,一步比一步拔高,明天的啟示比今天更高,一步一個台階總往上走,神就是藉著這樣的作工來成全人,人若跟不上就可能隨時被淘汰,人若不能存順服的心就不能跟隨到底。舊的時代已過去,現在是新的時代,在新時代中就作新的工作,尤其在末了要成全人的時代,神要更快地作更新的工作,所以人若不能存心順服就難以跟上神的腳蹤。神不守規條,也不把任何一步工作當作永遠不變的工作,而是始終如一地作更新更高的工作。……那些本性悖逆、存心抵擋的人都得被這步又快又猛的作工而淘汰的,只有存心順服甘願『降卑』的人才能走到路終。在這樣的作工中你們都應學會順服,學會放下觀念,走每一步都應小心謹慎,若是大大乎乎,那必定會成為被聖靈厭棄的人,成為打岔神作工的人。在未經歷這步工作以先,人的舊規條律例簡直是不可勝數,使所有的人都因此而被沖昏了頭腦,因此而得意忘形,這些都是人接受新工作的攔阻,都是人認識神的仇敵。人若沒有順服的心,沒有渴求真理的心,那就危險了。你如果只順服簡單的作工說話,更深的你就領受不了了,那你就是守舊的人,跟不上聖靈的作工步伐。

神的作工就像日月更替一樣從不停止,神總是在不斷地作新的工作。在律法時期,神藉著摩西頒布律法,帶領眾百姓在地上學會生活,學會如何守律法,如何敬拜神,什麼叫犯罪,如何獻祭贖罪等;主耶穌來了,給當時的人帶來了天國的福音,作的是救贖工作,傳的是悔改的道,需要當時的人從律法下走出來跟上主耶穌的腳蹤,這樣才能得到主耶穌的救贖,相反,那些守住律法不接受新工作的人,就被神又快又猛的作工而淘汰了;末世主應許他必再來,我們能迎接到主耶穌的再來,跟上主的腳蹤,也就是跟上了聖靈的作工步伐。從中看到,不管在哪個時期,當神作了新工作時,我們只有放棄自己的各種「習慣」,各種定規神作工的觀念想像,跳出自己認為對的那個範圍,以一個謙卑尋求真理的態度來對待神的新工作,主動尋求、考察神的最新作工說話,這樣我們才容易獲得聖靈的開啟引導,能聽懂神的聲音,跟上神的腳蹤,得到神的救恩與永生之道。因主耶穌說過:「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著我。我又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裡把他們奪去。」(約10:27-28)

花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