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散去,陽光好溫暖

2012年的一天,我家的店裡來了一個阿姨和一個小姑娘,聽她們說話不太像是來買東西的,我便提高了警惕,上下打量著她們,只見阿姨穿著樸素整潔,長得慈眉善目,說起話來笑瞇瞇的,感覺很和藹可親;再看那個姑娘,也是衣著整齊、端莊大方。姑娘覺察到我對她們的提防,便笑著對我說:「我叫小蓮,在茶葉市場賣茶葉……」得知同是生意人,看她們也不像壞人,我便少了戒備之心,與她們聊起了生意經,這一聊還很投機。沒幾天,她們又來店裡找我聊天,談話中我才得知,小蓮她們都是信神的人。她們給我談了神的創造、神的主宰,還給我講聖經故事。對於她們說的這些內容,我聽得津津有味,那天小蓮和阿姨臨走時,給我留下一本《羔羊展開的書卷》,還叮囑我有時間一定要看看這本書,說這本書裡都是神的話,多讀對我有好處。

她們走後,我好奇地翻開這本書,看到一篇《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的話,「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茫茫世間,滄海桑田、桑田滄海,不知多少個輪迴,除了萬物之中主宰著一切的那一位,沒有一個人能引導、帶領著這個人類,也沒有一位『能者』是為著這個人類而操勞預備什麼,更沒有一個人能帶領這個人類走向光明的歸宿,擺脫人世間的不平。」讀完這篇話我不禁感慨:什麼樣的人能說出這麼有威力的話呢?人的出生、扮演的角色、一生的命運以及生死輪迴等,這些不是只有神才能掌握嗎……

「你在幹嘛呢?剛才跟你說話的那兩個人是誰呀?我怎麼沒見過?是推銷產品的?」正揣摩著,對面那個愛管閒事的王姐打斷了我的思緒,我便把認識小蓮她們的過程告訴了王姐。誰知王姐聽後立馬站了起來,眼睛瞪得大大的,表情嚴肅,口氣誇張地跟我說:「你可別太輕易相信別人,前幾天,我看到路邊開商店的人,把給他傳全能神福音的兩個女的攆走了……」隨後王姐還與我說了一些網上謠言的話。聽王姐說的這些話,我心裡不禁「咯噔」一下,心想:剛才我看到那話裡面是提到了「全能神」,難道她們真是信全能神的?可小蓮她們也不像壞人哪?我心裡開始糾結起來,覺得王姐的話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想到這兒,我便決定不再與她們接觸了,小蓮和阿姨再來店裡找我時,我都避而不見。

一天上午,我遠遠地看見小蓮和阿姨正在和收銀台的楊姐有說有笑,我心想:她們不會又去給楊姐傳福音了吧?等她們走後,我可得好好提醒楊姐。於是等她們走後,我便「好心」地問楊姐:「你認識剛才那兩個人嗎?她們是不是讓你信全能神啊?網上說的你看了沒?」本以為楊姐會因我的問話向我問個究竟,沒想到楊姐卻對我說:「那些我都知道啊!她們的書我看過了,她們的道我也聽過了,我覺得全能神的話能解決實際問題,對我很有幫助,你啥時候有空咱們一起再去聽聽。你別聽別人瞎說,難道有人和你說煤是白色的,你也相信嗎?你不能聽啥就信啥,沒有自己的主見。」我急忙說:「那網上說的,我都看了……」沒等我說完,楊姐就說:「網上的話你也相信?網絡上的各種謠言和虛假欺騙的信息還少嗎?你忘了前段時間咱們在網上看的那個冤假錯案了嗎?」楊姐的話讓我想起前段時間我們看到網上發出的一段視頻:一個男子被栽贓陷害判刑16年,出獄後他把自己16年來的冤屈發到網上,想將事實真相告白天下,可這段視頻很快就被刪掉。當時我們還為此感到憤慨,感到網絡上的新聞信息根本沒有可信度。可現在我怎麼對網絡上說的關於全能神教會那些反面的話,絲毫不考察就完全相信了呢?我確實太沒主見了。那現在我到底該信誰呢?自己?愛管閒事的王姐?網絡?還是收銀台的楊姐?

下午,我打開櫃子看到小蓮留給我的《羔羊展開的書卷》,想到上次讀的那些話語滿有能力,我便被吸引再次打開這本書,隨手一翻,我看到一段話說:「或許你聽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語之後,認為這些話僅僅有萬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聖經,那你就在這萬分之一的言語中繼續尋求,我還要勸你做謙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僅有的一點敬畏神的心之中將獲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細考察反覆揣摩,你就會明白這一句句言語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好好想想吧!不要草率不要魯莽,別把信神的事當作兒戲,應該為自己的歸宿、為自己的前途、為自己的生命著想,不要玩弄自己,這些話你都能接受嗎?」(摘自《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讀完這段話我好像有點明白了,是真是假自己考察考察不就知道了嘛!

第二天,楊姐約我去全能神教會考察,我們到接待家時,已有六七個人在那裡,我小心提防著,私下裡打量著他們每一個人。發現他們不同年齡、不同行業,而且原本互不相識,卻因著信神走到了一起,交通起信神的事,他們暢所欲言,好像知心的朋友在相互吐露心聲。看著這幅和諧的畫面,我心想:這些人的活出沒有一點像網上說的那樣嚇人,跟現在的社會相比,這裡反倒像一片淨土。不知不覺我也融入他們當中,沒有了提防,認真地聽著他們的交通。

我聽到他們讀神的話說:「在你的心中有一個天大的祕密是你從未覺察到的,因為你活在了沒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靈被那惡者奪走;你的雙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陽,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顆閃爍著的星斗;你的雙耳被欺騙的言語堵塞,聽不到耶和華打雷般的聲音,也聽不到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眾水的聲音。你失去了本該擁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賜給你的一切,進入了無邊的苦海之中,沒有救助的力量,沒有生還的希望,只是在掙扎、在奔波……從那一刻開始,你就注定被那惡者苦害,遠離全能者的祝福,遠離全能者的供應,走上一條不歸路。千萬聲呼喚難以喚醒你的心、你的靈,你沉睡在惡者的手中,被那惡者引誘進入了無邊的境地,沒有方向、沒有路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聽著這段神的話,我心裡感慨萬分,覺得全能神這些話就是對我說的,當小蓮和阿姨給我傳福音時,就是神的拯救臨到了我,讓我知道自己是從神那裡來的,應該回到神的家中,聆聽神的聲音,接受神的拯救。可是我卻聽信謠言,把給我傳福音的姊妹當成要害我的壞人,多少次看著她們為我著急、擔心,卻無動於衷,冷漠視之;多少次她們終於與我碰面,滿懷希望要扶持幫助我,我卻冷酷無情地將她們趕走。神說的「雙目被黑暗遮蔽」「雙耳被欺騙的言語堵塞」,不正是我的情形嗎?我沉睡在了惡者手中,不知道珍惜從神來的一切,即使讀了全能神的話,感受到神的話大有能力、滿有權柄,不是哪個人能說出來的,我也沒有好好尋求考察,要不是神藉著楊姐的一番話點醒我,恐怕我還對網絡上的謠言深信不疑,而不願尋求考察全能神的作工,最終被網絡上謠言迷惑,失去來到神面前的機會。

隨後的日子,我參加了全能神教會的教會生活,一次、兩次、三次……隨著接觸的弟兄姊妹越來越多,我沒有發現哪一個人像網上說的那樣。相反,我從弟兄姊妹的交通中發現,他們多數人都和我一樣,因著中共政府和宗教界在網絡上給全能神和全能神教會編造的各種反面謠言,他們也曾膽怯害怕過。後來,是全能神的話激勵弟兄姊妹不厭其煩地給他們傳福音,一次又一次地給他們交通神的心意,他們才明白,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能這樣不斷地付出,不是他們有什麼目的,也不是他們這些人好,全都是來自神的愛、神的拯救,是神的話深深地感動他們,神說:「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他們才能在謠言、誹謗滿天飛的情況下,依然向那些真心信神,苦苦巴望等待主耶穌重歸的人傳福音。弟兄姊妹都是在了解事實真相後,主動來到神面前,考察神的作工,最後在神話語的帶領下,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從而接受全能神的。

弟兄姊妹的經歷深深地感動著我,也除去了我心中對神的防備,開始打開心門考察全能神的作工。一段時間後,在全能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明白了謠言背後魔鬼的詭計,就是不讓人考察神的作工、接受神的拯救,讓人與它一起抵擋神、作惡被神毀滅。我認識到撒但的惡毒,不再受謠言的迷惑,心裡的恐懼也像「迷霧」一樣散去。後來隨著讀神話語越來越多,加上過教會生活,和弟兄姊妹分享交流,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並正式成為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力所能及地盡上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丹丹

延伸閱讀

放手之後 一排排汽車把馬路擠得水泄不通,不時地發出刺耳的鳴笛聲,有的司機師傅不斷地從車窗探出頭焦急地前後看看,似乎路兩旁的樹木和樓房都礙事。太陽從雲層中時隱時現,青陽一身筆挺的職業裝,手中拎著公文包健步走在路旁...
實行真理的幸福體驗 2014年秋,因中共政府加緊迫害基督徒,我被迫離開了家。經叔叔介紹,我暫時到一家餐廳去打工,做前台服務員。我想我是信神的人,既然在這裡工作,無論能不能長久,我也得盡上我的全力,得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能...
現今的人為何如此墮落? A城是一個很小的地方,但卻格外美麗。這裏的環境都是天然形成的。這裏氣溫常年很熱,但卻時常有徐徐的海風吹來,讓人感到很愜意舒服。這裏的海水很清澈,天很藍,空氣也濕潤。真是上蒼賜給人間的禮物啊!因著這邊環...
誠實的商人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結婚後,孩子不到兩週歲時,因著國家實行承包制,丈夫突然下崗了,面臨家庭生活的困境,我特別為難,無奈之下就想借點錢做點買賣,我就想到了我的同學小琴,現在也是我的叔伯兄弟媳婦,我就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