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與學生和睦相處,我有路途了

「老師來了!老師來了!」我剛進補習社,就聽到學生們興奮地喊著。

「老師,這是我畫的,送給你!」一名學生手裡拿著一幅畫,很害羞地走到我跟前。看到畫上我的樣子,我哭笑不得,但我能感受到孩子的真誠,心裡面暖暖的。如今我能與學生們融洽相處,我從心裡感謝神的帶領。若沒有神話語的帶領,我只能憑著狂妄性情與學生相處,不知道會給孩子帶來多大的傷害……

我的教學方式有問題?

作為一名補習老師,我每天要面對十幾個小一到小六的學生,剛開始我挺有把握做好這份工作,因為我喜歡小朋友,也了解小朋友的需要,對父母和學校老師管制下的壓力也曾深有體會,所以我就希望他們來到補習社輕鬆愉快地學習,心想:只要我對他們多點愛心耐心,到時既能跟學生們好好相處,也能讓他們學到知識。

為了鼓勵他們每天早點完成作業,我每週都會自掏腰包買兩三袋不同味道的糖果,他們一看有獎勵便打起十二分精神做功課;平時遇到學生不懂的問題時,我都會耐心地跟他們講解,直到他們明白為止,身邊的老師都誇我對學生有耐心。

可沒想到時間長了,學生只要遇到不懂的問題就來問。一開始他們不懂會先思考,自己嘗試去解題,十題只會問其中一兩題,但到後面乾脆想都不想,十題有八題都要問!看到這樣的現象,我一個頭兩個大,一邊檢查學生的功課,另一邊學生不會的題目還要等著我教,嚴重地影響了我的工作效率。因為這事,老闆來找我談話:「你看,功課輔導班每天都搞得那麼晚完不成功課,這些學生都還沒走完,6點到8點專科班的學生又來了,你要接兩個班教,這樣怎麼能教好?你不能因為功課輔導班耽誤專科班的時間啊,這是因小失大!專科班這些學生都是我們的大客戶,你教不好他們自然而然就會走了。那我們補習社還怎麼支撐下去?」學生的家長也開始抱怨:「為什麼我孩子那麼點功課,兩三個小時都完不成啊?」面對老闆的責備和家長們的抱怨,我很苦惱,心想:老闆是不是覺得我沒有能力做好這份工作啊?家長們會不會覺得我沒有盡到老師的責任,沒有好好地監督他們的孩子學習?這樣下去我哪還有臉在這裡工作呢?想到這些我心裡很難受,怎樣才能得到老闆和家長們的認可呢?我該怎麼做才能讓學生乖乖地按時完成功課呢?難道我的教學方式有問題嗎?

老師在思考怎麽教育孩子

嚴師能教育好學生嗎?

一天,這些學生在吵鬧,根本安靜不下來好好做功課,無論我怎麼說他們都不聽,最後實在沒辦法了,我只能去找搭檔伍老師幫忙。誰知伍老師過來一臉嚴肅地大聲訓斥道:「你們是寫作業還是聊天啊?吵什麼吵?再吵就站起來寫作業!」沒想到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學生們都乖乖地安靜下來了。接著伍老師對我說:「你不能對他們太好啊,你對他們越好,他們越不把你放在眼裡,越來越放肆。」我心想:是啊,伍老師這架勢連我都被震住了,更何況學生呢!看來還是伍老師這種教學方式比較有效,她講的話學生從來不敢反抗,而我呢,怎麼說他們就是不聽。看來是我平時對他們太仁慈了,所以他們都不把我放在眼裡,不行,我得給他們點顏色瞧瞧,讓他們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一天,一個學生問我:「老師,我功課做好了,可不可以玩一下?」我心想:你還想玩?一個玩,另一個也跟著一起玩了,之前就是太放縱你們了,你們攪擾其他沒做完功課的學生不說,還影響到在隔壁房間上專科班的學生。就因為這樣,昨天老闆還責怪了我一番,要是再讓你們玩,老闆又該說我了!於是,我一臉嚴肅地對他說:「不行,做好功課就乖乖地給我坐在那裡不許動,等到你的家長來接你為止!」接著又有幾個學生說做完功課了想吃零食和聊天,都被我一一制止了。看著他們坐在那裡唉聲嘆氣、無精打采的,一反平日活潑的樣子,好像困在籠子裡的小鳥一樣,我有點心軟,但是看到補習社從未有過這樣的安靜,就覺得還是這樣好,終於可以安靜地檢查作業了,其他學生也可以安靜做功課,我也可以有效率地完成我的工作,再也不用被投訴了。

還有一次,一個小二的學生很早就完成功課了,然後就呆坐在那裡,我走過去跟他說:「你明天要英文默寫了,趕緊溫習啊!」他撅著嘴說:「老師,我不想默寫啊!」聽後我心想:你英文本來就不好,還不好好學!明天默寫要是一點都不會,那家長該說我一點責任心都沒有了!於是我態度生硬地對他說:「不行,你明天上課要默寫,不默不行!」他聽了很不情願地開始溫習英文要默寫的句子。一開始他是很應付的態度,結果默寫的時候錯得一塌糊塗。我看了很生氣,嚴厲地訓斥他說:「你要是不會就多抄幾次,四句起碼你也給我默寫對兩句!今晚你要是默不對這兩句,你在這裡坐到8點也別想走!」他聽我這樣說不敢吭聲了,委屈得要哭的樣子。可我依然沒有放鬆對他的要求,到最後他真的把那兩個句子都默寫出來了。臨走的時候他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邊走邊哭著說:「我不想默寫了,我不想默寫了,嗚嗚……」望著他抽泣的背影,我心裡有點愧疚,但轉念一想,我這不都是為你好嘛!要是不用這樣的方式,你怎麼會好好學習呢?

那段時間當學生不聽話,不好好學習時,我就會讓他們罰站;當他們不按著我說的做,不把我放在眼裡時,我就會大聲訓斥他們,在我嚴格的管制下,漸漸地,學生不再像之前那麼大聲地吵鬧了,就連到處走動、隨意聊天的情況也少了。正當我暗暗為自己努力的成果而沾沾自喜時,我發現學生和我的關係慢慢疏遠,不再像以前那麼融洽了,他們有問題也不敢來問我,本來幾個學生在一起有說有笑的,一見到我臉就沉下來,馬上就不吱聲了,甚至有的還故意避開我,就像老鼠見到貓一樣。看到這種情況我心裡很難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我一開始不是想著跟學生能打成一片,讓他們在輕鬆愉快的環境中學習的嗎?為什麼現在反而讓他們不開心呢?為什麼想好好和他們相處卻這麼難呢?我特別苦惱,每天看到學生都覺得很煩,對工作也提不起一點勁,甚至對這份工作產生了厭煩的心理。

幾個基督徒在一起交通真理

為什麼總是身不由己地發火?

就在我陷入痛苦中時,一天姊妹們來我家聚會,我便把自己的難處敞開交通:「我最近挺苦惱的,在補習社的小朋友有時候不聽話或達不到我的要求時,我就會身不由己地發火,甚至會訓斥、責罰他們,我也想好好地跟他們相處,為什麼就是做不到呢?」

一個姊妹交通說:「其實,沒有一個人喜歡發火的,誰都想與身邊的人好好相處,可一旦觸及到個人利益時,就會身不由己地發火,發完脾氣後也會很懊悔,可是這似乎成了惡性循環,我們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那為什麼我們常常會身不由己地發火呢?我們一起讀一段神的話:『人一旦有了地位,情緒常常難以自控,所以很喜歡借題發揮,宣洩不滿,發洩情緒,常常沒事就發火,以顯露自己的能耐,讓人知道他身分與地位的與眾不同。當然沒有地位的敗壞人類的情緒也常常失控,他們的發火常常是因著個人的利益受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尊嚴,敗壞人類常常發洩情緒,流露狂妄本性。人的發火與宣洩都是為了維護罪惡的存在,它是人不滿情緒的表達方式,這裡充滿摻雜,充滿了陰謀與詭計,也充滿人的敗壞與邪惡,更充滿了人的野心與慾望。』

姊妹交通說:「從神的話中我們看到,我們會憑血氣活著,這都是因著狂妄本性導致的。在我們的觀點裡就認為憑著血氣活著,在人群中就能樹立自己的威信,說話做事才有人聽,那才是本事!因此我們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處處都想樹立自己的威信,讓人聽話順服,一旦對方觸及到我們的臉面尊嚴或者個人利益時,我們就會爆發血氣,用一種強硬的方式藉此達到我們的目的。就像我們身為老師,當學生不聽我們的,或者學生的一些言行舉止讓我們的臉面、個人利益受到損失時,我們就會身不由己地站在老師的地位上,流露狂妄,爆發血氣,用各種方法管制學生,讓學生達到我們的標準,以此來捍衛自己的形象、維護自己的利益。雖然學生當時可能也聽話了,但這只是治標不治本,學生只是因著我們的地位不得不聽從,可心裡根本就不服氣,還會因此跟我們的關係越來越疏遠,這也就是為什麼現今社會師生關係日益嚴峻的根源。我們長期憑著狂妄本性管制學生,不僅我們越來越沒路,不知道怎麼教育學生才正確,學生也會感到越來越壓抑痛苦,甚至有的學生因為受不了老師的管教,變得封閉厭世。可見,血氣不是正面事物,它是來自於撒但的敗壞性情,憑著血氣與人相處時,只能使人越來越分離,不但自己痛苦,還會給身邊的人帶來傷害。如今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審判潔淨人的工作,把我們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給揭示了出來,就是希望我們能根據神的話認識自己,看清憑撒但敗壞性情活著給別人、給自己帶來的危害後果,使我們能根據神的話做人,不再憑著敗壞性情活著。」

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控制不住爆發血氣是因為自己的利益受損,才身不由己地流露狂妄性情。回想在和學生相處中,當學生不尊重我,不把我這個老師放在眼裡時,我就覺得老師的地位受到挑戰了,就想憑血氣對待學生,以此樹立自己的威信;當學生不斷地吵鬧、聊天,我怕家長投訴、老闆責怪,會有損我的形象,我就限制他們玩耍,甚至讓他們罰站,用各種方式改變他們。一直以來,我想的都是怎麼能維護自己的臉面形象,卻絲毫沒有站在學生的角度上去考慮他們的感受,給學生帶來的都是壓抑和痛苦,導致學生遠離我、反感我。認識到這些,我心裡很自責,便對姊妹說:「那接下來我該怎樣做才能達到跟學生和睦相處呢?」

如何才能與學生和睦相處?

姊妹又給我讀了幾段神的話:「交通真理說心裡話,把一個事說清楚,講明白,能讓人得造就,得益處,明白神的心意,從誤解、謬解裡出來,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如果他不接受怎麼辦哪?有些話是真理,事實上是那回事,但難道你一說人家就能接受嗎?他需要什麼才能接受進去,才能變呢?需要一個過程,你得給他轉變的過程。

姊妹交通道:「神的話告訴我們要想與人融洽相處,得先放下自己的身段,與人站平等地位心平氣和地溝通,不憑血氣、狂妄性情去對待別人。你看,至高的神從不站在地位上強迫我們聽他的,按他的話去做,而是耐心地與我們交通真理,告訴我們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讓我們有自由選擇的權利,神允許我們流露敗壞,還給我們時間讓我們有一個轉變的過程,這是神對我們極大的寬容與憐憫。我們都是受造之物,更應該與學生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多站在學生的角度上考慮,心平氣和地把自己所明白的說出來讓對方理解接受,這樣才能達到活出正常人性。」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找到與學生融洽相處的實行路途,就是放下我當老師的架子,和學生站在平等地位相處,若學生不聽話時,我要按神的話實行,正確對待他們,還要引導他們辨別是非對錯,這樣才能活出正常人性,盡上我老師的責任。

向神禱告贊美

之後,我便嘗試放下自己,當學生問我一些題目時,我溫和地與他們講解;當他們在一起聊天不安靜做功課時,我也能好好地與他們溝通,當我對他們的態度一點點轉變時,學生們慢慢地也不那麼拘謹了。

有一次,幾個學生做完功課,要求出去玩,我也許可了,讓他們玩的時候要小聲點,不能打擾到別人。誰知道他們越玩越興奮,吵鬧聲也越來越大,這時隔壁房的專科班已經開始上課了。我看著心裡很著急,心想:這麼吵,肯定會影響到上課的學生,做功課的學生也專心不下來,這樣的話又會拖慢我的工作進度了,家長、老闆怎麼看我?不行,非得好好教訓你們一下。這時我意識到自己又活在不對的情形裡了,便趕緊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神啊,我現在又想爆發血氣了,我怕控制不住自己,求神幫助我,讓我的心能安靜下來。我該怎麼做才能實行出真理?神啊,求你開啟帶領我!」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這時我心裡豁然開朗,便走到學生跟前,用溫和的語氣跟他們說:「旁邊有人在上課,需要安靜的環境哦,你們換個角度想一下,如果你們在寫作業的時候,有人在吵你們,你們可以專心地寫作業嗎?」他們想了想,便停止了吵鬧。我接著說:「你們如果要聊天或者討論學習的話題可以小聲一點,不要吵到隔壁上課就可以了。」他們點了點頭說:「好!」便走到一邊小聲地聊天了。看到這一幕,我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我以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都不能讓他們聽我的,現在只是按神的話稍稍實行了一點點,卻輕而易舉地達到我要的果效了,我真實地體嘗到了實行真理帶來的喜樂平安,感謝神!

現在,我不再憑著狂妄性情跟學生們相處了,孩子與我越來越親近,我們常常打成一團,這是我工作以來從未享受過的快樂與踏實。我只想說,建立良好的師生關係並不複雜,只要按著神的話去實行,就能與孩子們好好相處。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神!

筆者:香港 Jasper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