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 待

「滴答、滴答、滴答……」掛在牆上的時鐘裡傳來秒針旋轉跳動的聲音,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著。平日裡時鐘令人毫不在意的跳動聲,現在竟搞得歐陽心神不寧。他靠坐在椅子上,雙眼盯著電腦的屏幕,手裡握著剛剛摘下來的耳機,內心十分的掙扎。
等 待

歐陽信全能神已有一段時間了,這天下午是歐陽聚會的時間,但此時的他卻抵禦不住遊戲的誘惑,心裡始終猶豫不決。「到底要不要去呢?現在已經十四點二十了。」歐陽下意識地喃喃自語,他很想以時間晚了為理由推掉這次的聚會,可不知為什麼心底深處他又覺得自己應該去參加聚會,而正是這種從未有過的莫名感覺,破壞了他繼續沉迷在網絡世界中拼殺的激情。站起身,歐陽皺著眉頭在房間裡轉了兩圈,再次抬頭看了看時鐘,做了決定,「還是去吧!回來還可以繼續玩。」歐陽自我安慰道。隨後,他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鑰匙向門口走去。

接待家庭的奶奶家住得很近,不到五分鐘,歐陽的身影就出現在奶奶家的樓道口。看了看樓道口停著幾輛熟悉的自行車,歐陽有些猶豫,但他還是伸出右手,輕輕地在防盜門上敲了幾下,之後就靜靜地站著等待門被打開的那一刻,看到奶奶那張熟悉的慈祥的面孔。可是等待了半分鐘,歐陽期待的那一幕並沒有出現,冷冰冰的防盜門似乎隔絕了一切。遲疑了一會兒,歐陽再次伸手敲了敲門,可面對自己的還是緊閉著的防盜門。歐陽有些氣餒:我還是回去玩我的遊戲吧!又不是我沒來,是奶奶沒給我開門,責任在奶奶身上,不怨我。

就在歐陽即將轉身離去之時,他的內心又莫名地覺得奇怪,今天自己願意來聚會怎麼進不去呢?他琢磨著,現在敲不開門,難道神是藉著這件事想告訴他什麼?歐陽低下頭仔細思索著,不禁想到自己一直以來對待信神的態度,對待聚會的態度。雖然很多時候人來了,但心裡還想著玩遊戲,根本就沒有把信神聚會當成一件重要的事來對待,總是覺得和弟兄姊妹坐在一起讀神的話,還不如自己玩遊戲來得痛快。正在這時,歐陽想起幾天前看的一段神的話:「總打遊戲,總玩電腦,這人就頹廢了。……被遊戲的打打殺殺還有虛擬世界那些東西灌滿了,正常人性的東西就被它剝奪了,被它充滿、侵佔了,思想的空間被它侵佔了,這樣人就頹廢了。……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的,就是使人墮落的。人活在那個虛擬的世界裡,對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興趣,幹工作也沒心思,學習也沒心思,人就總惦記往那兒去,像有一個東西勾著似的。」(摘自《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神的話使歐陽有些醒悟了,原來撒但就是藉著虛擬的遊戲世界,把當今時代的那些想尋找刺激的年輕人引誘敗壞,使人每天都沉迷於網絡遊戲,喪失正常人的理智與人生的追求目標,最終成了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人。是的,的確如此!歐陽想起自己自從學會了電腦之後,玩遊戲就成了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吃飯、上課、上廁所,就連做夢也會幻想自己成了遊戲裡的主角。因為打遊戲,自己學會了逃課;因為打遊戲,自己適應了熬夜;因為打遊戲,自己學會了偷錢欺騙父母;因為打遊戲,自己失去了朝氣蓬勃的氣質;因為打遊戲,自己被一次次的茫然和虛空侵蝕著……此時的歐陽一遍遍地問自己:這樣迷戀下去真的值得嗎?這不就成了一個被撒但吞吃的行屍走肉嗎?他的心開始動搖了,他覺得自己為打遊戲付出這麼多太不值得了。

想到這裡,他開始回憶自己信神之後的種種畫面:每天讀神的話時,心靈是充實的;與弟兄姊妹交通經歷時,心靈是享受的;與弟兄姊妹敞開心扉互相幫助時,心靈是真誠的;遇到難處向神呼求時,心靈是踏實有依靠的……而自己在信神之前的生活除了打遊戲、玩手機,再就是與同齡人吃喝玩樂,如行屍走肉一樣地活著,沒有一點人生目標與方向,時常被心靈深處的空虛、落寞煎熬得徹夜難眠,難道自己真的又要回到那種地獄般的生活嗎?歐陽一下子手足無措起來,當自己擁有神給人蒙拯救的機會時毫不在意,可是現在很有可能自己就要失去這一切,歸回到邪惡潮流的世界中繼續被撒但愚弄、殘害,完全失去神的看顧保守,他的心一下子疼痛起來。他意識到今天不能就這麼離開,否則他一定會後悔的。想到這兒,歐陽蹲下身子,哽咽著小聲禱告:「神啊,我知道錯了,我不該為了玩遊戲不來聚會。神啊,現在我好想聚會,可是我進不去,神啊,我該怎麼辦?求你別不要我,我知道錯了……」

禱告後,歐陽站起身抹了抹眼淚,抬手看了看手錶,十四點三十五了。弟兄姊妹一定圍坐在溫暖的屋裡,開始讀神的話,彼此交通分享各自的經歷,此時的歐陽多想現在就坐在弟兄姊妹身邊,手捧著神的話語書讀神的話啊!歐陽又想起自己今天為了玩遊戲而磨磨蹭蹭不願意聚會,甚至還想要把不聚會的責任推給奶奶,他恨不得搧自己一巴掌。此時他暗立心志:無論如何自己不能再欺騙神了,要與遊戲徹底決裂,再也不為玩遊戲不聚會了!可是,歐陽轉念又想到,上學時老師講的「狼來了」的故事,放羊娃一再地說謊欺騙人,最終沒有人再相信他了,那麼自己是不是已經傷透了神的心,神再也不會相信自己了呢?站在門外的歐陽,孤獨感一次次地衝擊著他的心靈,有好幾次他想放棄了,但內心的一絲希望還讓他堅持著,只是歐陽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也許就在下一秒,他就會黯然地轉身離去。

歐陽再次蹲下身來,雙手緊緊合十,他倔強地咬著嘴唇,強忍著眼淚不讓流下來,因為他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哭,但想到神是不是不要他了,他再也忍不住哭出聲來:「神啊,求你別不要我!我願意聚會!以後我會好好聚會的……神啊,求你給我這個機會,我好想和弟兄姊妹在一起啊!可是我進不去奶奶家,求你幫助我吧……」禱告後,歐陽想到一段神的話說:「當撒但敗壞人的時候,當撒但瘋狂殘害人的時候,神並沒有坐視不理,也並沒有對他所要揀選的人置之不理、視而不見。撒但所做的這一切神都清清楚楚而且明明白白,撒但每做一件事,每興起一個潮流,在神那兒都知道撒但要幹什麼,但是神並沒有對他揀選的人放棄,而是在默默無聞地,悄悄地,靜靜地作著每一件他要作的事。……你一旦被撒但吞吃,你的靈魂、你的肉體就不再屬神了,在神那兒神就不再拯救你了,神放棄這樣的靈魂,放棄這樣的人。所以說,神要作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保障你的安全,保障你不被撒但吞吃,這個重要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默默地揣摩著神的話語,歐陽不由得從心中生出了一股對神的感激。想想以往自己為了玩遊戲不覺得疲勞,不覺得飢餓,不覺得厭煩,滿腦子都是遊戲。每次坐在電腦前,可以遺忘所有的事,心裡只裝著遊戲,這不就是被遊戲給控制了嗎?歐陽知道,一旦自己繼續悖逆拒絕神的愛,就會被撒但隨時吞吃,那自己就再也沒有蒙神拯救的機會了!今天自己還能有幸站在這裡,這都是全能神的拯救給自己帶來的,讓自己有機會脫離這些令人痛苦又無力掙脫的「遊戲」深淵,有機會找到人活著的真正意義,自己若再不懂得珍惜,那真是枉稱為人!歐陽握緊了拳頭打定主意,哪怕今天沒人開門,自己就站在這兒等到弟兄姊妹散會。

正在這時,歐陽忽然想起從小菜園進去就是接待家庭爺爺的房間窗戶,只要從窗戶叫爺爺一聲讓他給開門,這樣就可以進到屋裡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敬拜神啦!歐陽心裡一陣激動,趕緊來到窗口把爺爺叫醒,隨後又小跑著衝向樓門口。當聽到爺爺拖鞋的「踢踏」聲越來越近時,歐陽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嘴裡不停地說:「感謝神!感謝神!感謝全能神……」轉眼門被打開,歐陽禮貌地向爺爺道謝,看到爺爺面帶著微笑,他急忙走到聚會的房間門口,正要抬手敲門時,聽到弟兄正在讀神的話,歐陽不忍推門打斷,站在門口靜靜地聽著:「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聲音漸止,淚水再次從歐陽的眼裡奪眶而出,歐陽的心被深深地感動著,原來神一直在等待著他回轉,神從來都不曾離開過他,一直在看顧保守著他。撒但敗壞了他,利用電腦遊戲引誘他,讓他一次次地遠離神、拒絕神。然而,時至今日雖然他仍沉迷於遊戲之中,但神還在默默等待著他的回轉。歐陽的心裡交織著感激與虧欠,他想或許神就藉著這樣一個小小的事件,喚醒他的良知,讓他感受到神對人的急切期待與良苦用心,更看到神對他的愛實實在在!

歐陽推開了眼前的這扇門,映入眼簾的是屋子中擺放的唯一一張空凳子。這張凳子是誰搬在那裡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聚會已經開始很長時間了,它為什麼還空在那裡?歐陽心裡隱隱地感到,神藉著這張空凳子在告訴他,神一直在等待他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歐陽回過神來,歉意地看了弟兄姊妹一眼,舒展開燦爛的笑容,說了聲:「我來了。」此時的歐陽的心裡充滿了平安、喜樂,這一次的經歷讓他永生難忘!也成為了他信神的一個轉折點!

歐陽

與你共享:有什麼事會讓你流下感動的熱淚?是一套電影?一個故事還是親人的關懷?對她來說這些全部都不是,今天她切切感受到從神來的愛,若不是神一次一次地藉著弟兄姊妹來澆灌、牧養她,她早就失去了蒙神拯救的機會。千山萬水也阻隔不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真實感受到神的愛不受時間、地理、空間的限制,就是神的愛無處不在……分享:不離不棄的愛

延伸閱讀

信心,在風雨中前行 驕陽似火的夏季,陽光炙烤著大地,樹上的知了懶洋洋地鳴叫著。李陽像往常一樣盡完本分走在路上,回想著離別前孩子稚嫩的臉龐,李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如果不是為了躲避中共政府的抓捕,她是不會和家人分離而逃離...
遵行神的道不分大小事 在這個世界上,人都是憑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撒但哲學活著,我也不例外,所以在身邊臨到一些人需要幫助的時候,我都是採取「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態度去對待,只要是與...
末班車 東北的三九天格外寒冷,刺骨的北風中還夾雜著大片的雪花,伴著暮色降臨,路上的行人也隨之少了起來,這時從稀稀拉拉的行人裡急匆匆地走來一位中年女子,她叫丁香。丁香傳了一天的福音,此時的她雖然有些疲憊,但是她...
信神的正確觀點 我因病痛折磨走投無路時信了主耶穌,經朋友耐心講解,我知道了主耶穌為了拯救人類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人只要向主認罪悔改,罪就得赦免,並從主那裡得著豐富的恩典和平安、喜樂,以後主來的時候還要把我們接進天國裡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