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人類唯一的拯救

「鈴鈴鈴……」

「喂!媽,有什麼事啊?」

「朝玲,你今天請個假吧,孩子突發高燒,我把他帶到了鎮醫院檢查,醫生說孩子血項各個指標都很低,情況不大好,讓我們帶著孩子到人民醫院再檢查一下。」

「什麼?……我馬上過去。」

正在上班的朝玲聽到婆婆打來這通急促的電話,腦袋「轟」的一下,她立即掛斷電話,冒著大雨不顧一切地朝著人民醫院趕去……

朝玲,是一位新生兒的母親。她和眾多普通平凡的母親一樣,不求孩子將來怎麼大富大貴,只求這一生能夠平平安安,健康快樂地成長。然而,2016年8月20日上午,朝玲聽到了自己幾個月大的兒子突發重病的噩耗,她帶著忐忑不安的心來到人民醫院。到了那兒,她看到病床上昏睡的兒子,心疼萬分。下午檢查結果出來時,醫生告訴朝玲:「孩子的病情很嚴重,血小板太低,很容易引發腦出血,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必須馬上住院治療。住院後需要用一種丙球蛋白藥物,看看血小板能不能上來,若上不來,還得重新做檢查。不過,這種藥物很貴,三天至少也得一萬多。」聽後,朝玲只覺得眼前一黑,她哭著哀求醫生一定要救救她的孩子,花再多的錢她也願意。結果,連用了三天的丙球蛋白後,再做檢查,血項還跟原來一樣。醫生告訴她兒子得的可能是白血病,讓她帶孩子到市裡的兒童醫院檢查確診一下。

為了讓兒子的病得到確診,2016年9月,朝玲和丈夫帶著兒子來到了市裡血液病權威的兒童醫院。等檢查結果出來時,醫生清楚地告訴他們說:「孩子得的是白血病前期,是血癌,須住院化療,但治療的希望不大,希望你們做好心理準備。」醫生的一番話如一把尖刀深深地扎進了朝玲的心。那一刻,她整個人都癱了,坐在地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任憑淚水肆意地流淌,不停地在心裡吶喊著:「誰來救救我的孩子……誰能救救他……救救他。」冷靜下來後,朝玲的丈夫和她商量說:「兒子這麼小,肯定承受不了化療的痛苦,連專家都說治療的希望不大,咱們何必讓他承受這痛苦折磨呢?我們還是把兒子帶回家,好好陪伴他,走一步算一步吧!」

為了精心照顧兒子,朝玲辭掉了酒店大堂經理的工作,儘管這樣,兒子的身體還是一天不如一天。2016年9月20日,兒子突然咳嗽不止,朝玲和丈夫只好又把孩子送進了醫院,輸了幾天的丙球蛋白,兒子仍舊面色蒼白,不吃也不喝,不哭也不鬧,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看著兒子,朝玲的心在滴血。無助中,她只好不斷地在心裡向蒼天祈求:「老天啊,我們實在無路可走了,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求你給指條路走吧。」就這樣,住了十幾天的院,兒子的咳嗽有了好轉。可剛出院三天,兒子又上吐下瀉,服了各種止瀉藥都不管用。實在沒有辦法,朝玲只好又把孩子送進了中醫院。在醫院住了一段時間,兒子的肚子有了好轉,但血小板太低的問題,醫生仍舊無能為力。面對兒子的病情,朝玲欲哭無淚,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兒子幼小的生命一天一天被病痛折磨,耗盡。後來,她還是不甘心就這麼放棄,便再次和家人商量,決定帶著孩子再到大城市的權威醫院看看。

2016年10月,朝玲和丈夫將兒子帶到了上海兒童醫院,看著又粗又大的針扎進兒子的骨骼中抽取骨髓,她徹底崩潰了,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蹲在地上大哭。無助、惶恐和不安像一塊巨大的石頭壓在她心上,她不斷地在心中祈求上蒼能夠給她一絲希望。可令她絕望的是診斷結果與市裡的兒童醫院是一樣的,孩子治癒的希望不大,最多只能活半年到一年。得知孩子沒有活的希望,朝玲回想和兒子相處這短短幾個月,給她所帶來的幸福和快樂,如今疾病又要將他奪去,可她這個做媽媽的卻無能為力,她的心都碎了……

2017年正月,在神奇妙的安排之下,朝玲有幸聽到了神的末世福音。當她流著淚向傳福音的阿姨說出兒子的病情以及她心裡的痛苦時,阿姨安慰她說:「孩子,別怕,我們人的命運都掌握在神的手中,咱們只有來到神面前,心裡才會有依靠、有幫助。你的苦神都知道,神就在你的身邊,神更巴望你能早日來到他面前跟隨他、信靠他,結束這樣痛苦無助的日子。」阿姨邊說邊指著一段神的話,給朝玲念了起來:「你是這樣沒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沒有目標地生存著,只有傳說中的那一位聖者將會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來到的人,這個信念在沒有知覺的人身上遲遲不能實現,然而,人還是這樣盼望著。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全能者的嘆息》)神的話就如一股暖流湧進朝玲的心裡,使那些壓抑在她心中許久的痛苦與心酸在頃刻間爆發出來,她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她覺得自己就是在世上走投無路的人!因為兒子的病,她耗盡心血也無能為力,失去了唯一的兒子,她也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但神在她身邊察看她的苦楚,在呼喚、等待著她,讓她能來到神的面前,給她依靠,給她安慰。朝玲沒想到在她最痛苦絕望時,是神把她心裡的燈點亮了,照亮她前方的路。雖然孩子的病是事實,但她的心裡有了些許的平安和踏實,不像以前那樣無依無靠了。她願意從心裡接受神作她的救主,讓神來安排她和兒子的命運!

不久,朝玲與弟兄姊妹過上了教會生活。通過讀神的話,她更加認識到了神主宰萬物的權柄。神說:「從撒但引誘之後,人肉體墮落之後有的這些東西,肉體的痛苦、肉體的煩惱、空虛,還有人間這些淒慘萬狀的事,都是從撒但敗壞以後撒但開始折磨人,人以後就越來越墮落,人的病痛也越來越加深,人的痛苦越來越加重,越來越感覺人間的空虛、人間的悲慘、人間的不可生存,人對人世間感覺越來越沒有希望,這些都是從撒但敗壞以後而有的。」(摘自《神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撒但無論多麼『神通廣大』,無論多麼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強,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麼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從神的話中,朝玲知道了原來人的病痛都是來自於撒但,是撒但加給人的,但神不僅掌管每一個人的生命,就是撒但、邪靈也在神的手中掌握。撒但魔鬼縱使惡毒、殘忍、邪惡,但它們也不能超越神的權柄與能力,也只是神手中的一個玩偶,沒有神的許可,它們不敢奪走兒子的性命,因為神才是人類命運的主宰者。

神的話燃起了朝玲的希望,讓她有了信心把兒子交託在神的手中,生死由神來安排。兩個月後,她兒子的病竟然奇蹟般地有了起色,精神狀態逐漸有了好轉。2017年4月初,朝玲把兒子帶到市人民醫院檢查,檢查報告單顯示兒子的血項竟然恢復了正常值,白血病奇蹟般地好了。那一刻,她激動地哭了。她真實的體會到神所說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生命源頭都來源於神,無論生命的形式與構造有什麼樣的不同,無論你是怎麼樣的生命體,都不能違背神所制定的生命軌跡。不管怎麼說,我只希望人能明白:如果沒有了神的看顧、保守,沒有神的供應,人無論怎麼努力、怎麼奮鬥都不會得到人該得到的一切;如果失去了神對人生命的供應,那人就失去了活著的價值,失去了生命的意義。」(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是的!兒子的生死是神說了算,兒子的每一個器官如何也都在神的手中,都由神主宰,不是那些權威醫院或專家所能左右的,原本被科學判了死刑的兒子,如今卻奇蹟般地被神醫治好了,可見,科學根本救不了兒子,神才是他唯一的拯救!

這次的經歷不僅讓朝玲看到了神超凡的權柄與能力,也讓她感受到了神愛的溫暖。她回想過往的一幕幕,當她認定神就是主宰人類命運的那一位,並鐵心跟從追隨神之時,神伸出拯救之手,奇妙地醫治了她兒子的絕症,使她真正地體會到神才是主宰萬物、供應人類生命的那一位!

如今,朝玲跟隨神已四個多月了,兒子也在神的看顧保守中一天天長大。每當她唱詩歌、讀神的話時,兒子也會跟著咿咿呀呀的學說。看到這一切,她真實體會到了,在人生道路上有神的愛相隨,比什麼都幸福,都美。她深深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朝 玲

分享短篇經歷文:時光飛逝,不在抱怨中度過

延伸閱讀

我的第二次生命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從小就羨慕那些衣食無憂的有錢人。那時,我就暗立心志,要用自己的雙手創造幸福的生活。我相信只要我努力拼搏,就能改變自己的命運,過上有錢人的生活。 十九歲時,我幹起了服裝...
一場家庭經濟危機奇妙化解 一天午後,我聚會回來,看見丈夫愁眉苦臉坐在電腦桌前,手裡拿著電話一個勁兒地翻看電話號碼,我問他:「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事了?」他剛開始不說,後來在我的追問下他才說:「咱家門市貸款快到期了,本金加利息共...
信心就是力量 我是一個患糖尿病十六七年的患者,由於患病的時間太長,引起了許多併發症,我又患上了白內障,視力模糊不清。剛接受神這步工作時還能看神話寫字,可不到半年,就什麼也看不清了。因當時對神的心意不明白,我便消...
觸動人心的「生死瞬間」 2013年的2月份,一位朋友請我給他做幾件傢俱,並給了他家的鑰匙,讓我有空時就去做,我欣然答應了。剛開始我還能一邊在教會正常盡本分,一邊去給朋友做傢俱。可一段時間後,我漸漸地活在了錢財裡,每天都在盤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