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審判,你會想到什麼?

信主的時候,我在聖經裡看到:「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4:17)因此我了解到神在末世要對我們人類施行審判,那時候我就想像:神在末世公開顯現,坐在白色的大寶座上,前面設有大的桌案,台上設大螢幕,螢幕上投射人們在世時的種種罪證。所有人一個接一個接受神的審判,了解自己的結局。

這是那時候我對審判的理解,但蒙神的高抬,在接受神的末世工作之後,神的話語揭開了這一奧祕,扭轉了我對審判的觀念,得以歸回到神的寶座前!

1.只知神名,信主就是敷衍了事

中學時期,我就讀於一所基督教學校,在一位老師的指引下,我在初中時決志信主。還記得決志時,牧師說:「『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9:27)不過,主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為我們釘十字架,親自用寶血救贖我們,赦免我們的罪。你願意接受主耶穌作你生命的救主嗎?只要你口裡承認,心裡相信,便能稱義,就能因信得救!」當時我心想:就這麼承認主耶穌基督為救主,便能得救,且死後能免去審判,那信神實在太實惠了。此後,我便經常上主日學,每天靈修,過一個基督徒的生活。

然而,每次聚會牧師的講道,或是查經小組帶領的分享,對於我來說總感覺像在聽聖經故事,跟自己並沒有什麼關係。所以每次聚會後,我總將講道內容忘記得一乾二淨;每次靈修,總覺得跟研習其他學習的科目沒什麼兩樣;每次禱告過後,自己的難處也未曾得到解決,心裡總會懷疑主是否垂聽我的禱告。眼見身邊的朋友外表都挺敬虔,我感覺自己比他們落後了,我對為何信神,如何認識神明白神的心意,這些都一無所知,只是從聖經上看到,末世神還要對人類施行審判。為了自己的前途命運,為了逃避末日的審判,我一直堅持留在教會,過著空虛迷茫的信仰生活。

直至升讀大學後,我的頭腦漸漸被知識淹沒,整個人的心思也被忙碌的學習生活充滿。「因信得救」「末日的審判」對我來說好像成了遙不可及的事情,我心想:還是先為生活打拼,到臨終時再來好好信主吧!反正屆時再決志信主,也能因信稱義,因信得救的。於是,漸漸地我不再參加聚會,也停止了靈修和禱告,結束了掛名的基督徒生活。

2.神在叩門,我的謬妄觀念得以扭轉

轉眼幾年過去了,孩子出生後,為了讓他得到更好的照顧和教育,我辭去工作成為一名全職媽媽。自此,我變得「有仔萬事足」,每天絞盡腦汁,為孩子製作各種美食,帶他到各處遊玩,設計各種遊戲幫助他學習,孩子成了我生活的動力和目標,這樣的生活又過了一年。

直到2016年底,我認識了一位全能神教會的姐妹——阿虹。有一天,阿虹約了另一位姐妹美娟跟我飯聚,當她得悉我曾決志信主,最終卻離開教會時,她表示:「這是因為你對神認識不夠深的緣故,你願意繼續對神有更多的認識和了解嗎?」……在接下來的兩個月裡,美娟又邀請了迦美姐妹跟我交通,我們每星期抽出一天相聚在一起,禱告、分享神的話。

一次,迦美姐妹問我:「你相信神在末世會審判人類嗎?」我毫不猶豫地回答道:「我相信!我認同人在死後,需要接受神的審判,以判定這人到底是上天國還是下地獄。在末世神還會公開顯現,坐在白色大寶座上,前面設有桌案,台上有大螢幕,螢幕上投射人們在世時的種種罪證,所有人一個個點名接受神的審判。所以,我認為審判就是這樣的。」

當時姐妹跟我分享了一段話:「或許有的人認為末世來到時神要在天宇之上設立一個大的桌案,上面鋪著白色的台布,神坐在一個大寶座上,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神將各人的罪狀都揭示出來,由此來確定人是上天堂還是下硫磺火湖等等這些超然的想像。不管人如何想像都不能改變神作工的實質。人的想像只不過是人思維的構思,是從人的大腦來的,是從人所聽所見而總結拼湊來的,所以我說,無論人的想像多麼精彩都只是一幅漫畫,並不能代替神作工的計劃,人畢竟都是經過撒但敗壞的,怎麼能測透神的意念呢?人將神的審判工作想像得特別離奇,人都認為既然是神自己作審判的工作,那必定是規模最宏大的,一定是世人難以理解的,一定響徹天宇,震撼大地,否則怎麼能是神作的審判工作呢?人認為既然是審判工作,那神在作工的時候一定特別威風,特別神氣,而那些接受審判的人一定是嚎啕大哭,跪地求饒。那時的場面一定很壯觀,一定很令人激動……每一個人都將神的審判工作想像得出神入化。」(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閱讀著這些話,我心想:這正是我的想法啊!難道這些都是想像!姐妹跟我分享的道,是我在宗教幾年來不曾聽過的,這話真有意思,這裡很有真理可尋求!於是我問道:「請問這是解聖經的書籍嗎?」姐妹回答說:「這是神的說話。」我有些吃驚,心想:神的說話?神會親自寫書嗎?整本書都是神親自寫的嗎?但我並沒有把這些問題宣之於口,而是基於好奇心的驅使,我選擇了繼續聽姐妹分享交通,好讓我通過閱讀更多神的話,了解神在末世的審判工作。

姐妹又跟我分享了一段神的話:「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姐妹談了對這段話的領受:「從神的話中我們看到,神在末世是藉著發表真理對我們施行審判刑罰,這步工作是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的一步更拔高的工作。因為主耶穌的十字架救恩雖然赦免了我們的罪,我們口裡承認主名就已得救,不被律法定罪,但我們的罪性依然在裡面存在,並沒有達到完全蒙拯救。我們的本性深處還有狂妄自大、彎曲詭詐、自私卑鄙,還能隨時遠離神背叛神,遇到天災人禍還會埋怨神,當神的工作不符合我們觀念時我們還會抵擋神,等等,被這些撒但敗壞性情充滿的人還是撒但的原樣,不能直接被提進天國。所以神在末世發表了審判人的一切話語,這些話語都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是針對我們敗壞人類各種撒但性情的揭露,是審判,也是刑罰,更是為了潔淨。當我們讀全能神的話語時,就會感覺到神在面對面地審判我們、揭示我們,會感受到神的話語如同兩刃利劍,揭穿我們的撒但本性,使我們看清了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真相,讓我們在神面前無地自容、羞愧難當,不由得仆倒在神面前,懊悔、痛恨自己的撒但本性,向神悔改,這就是神話語的審判在我們身上能達到的果效。到神的審判工作結束時,徹底被神潔淨的人才能被神帶入神的國中。」

神的話和姐妹的交通扭轉了我對「審判」的想像和觀念,讓我徹底明白,神並不是在結束世界後設立桌案審判惡人,而是在末世通過發表話語實實際際作了一步審判的工作,是通過話語揭露我們的敗壞本性,讓我們認識自己的種種敗壞性情,並要求我們實行真理,將這些敗壞性情脫去,從而潔淨我們,徹底拯救我們。不過當時的我,讀神的這些話只限於表皮認識,並未經歷神的作工,對神究竟如何進行審判並不了解。直到實際地經歷神的話之後,我才感受到神末世的審判是如此的實際。

3.經歷審判,使我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

一次,美娟姐妹和我坦誠分享了她曾經歷的人生低潮,以及信全能神的經過,並邀請我分享一下自己的人生有過什麼樣的經歷和難處。當時的我高傲自是,認為向別人訴說自己的難處是懦弱的表現,同時也為了保全顏面,對自己的隱私始終不漏一點兒風聲,對姐妹的關心也只是敷衍著回應了。

就在當晚,我讀到神的話《告誡三則》:「你們都應當知道神喜歡的是誠實的人。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說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絕對誠實的人。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不做欺上瞞下的人,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總之,誠實就是做事、說話不摻水分,不欺騙神,不欺騙人。……若你的說話有很多辯解與無用的表白,那我說你是一個很不甘心實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啟齒,若你很不願意將自己的祕密也就是自己的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我說你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腳的人。

當我把這段神的話跟自己對號時,我感受到這就是神對我的審判。神通過話語揭示了我的詭詐本性,我頓覺無地自容,姐妹對我那麼敞開,我卻選擇做詭詐人,對姐妹隱瞞自己內心的真實情形,其實我經歷了丈夫的背叛,明明內心痛苦不堪,卻對姐妹強顏歡笑。我問自己:到底是自己的顏面重要,還是得到別人的關心更重要?神要求我們做誠實人,假如我不能對姐妹坦誠,又如何在神面前稱為誠實人?如何對神忠心?如何得著真理?那又怎麼能蒙拯救呢?

翌日聚會時,我終於對姐妹敞開了自己內心的鬱結,並分享神是如何通過話語審判,讓我認識自己的敗壞,神又是如何用話語撫慰我的心。當我對姐妹敞開後,我感覺與神之間的那道隔牆好像崩塌了。自此,我對教會的任何弟兄姐妹都能夠敞開心,每次聚會,總有一些經歷和難處跟大家分享。感謝神!每當我心存觀念或陷入難處時,弟兄姐妹總能帶領我閱讀相關神的話,讓我明白真理,再藉著生活中去經歷,摸著實行真理的路途,我的情形和難處得到解決。我真實地感受到,末世神親自道成肉身發表話語,展開審判工作,揭示了我們的敗壞,更是對我們最實際的愛與拯救。感謝神!榮耀歸於神!

香港惠如

引言:曾經我們與主的關係是這樣親密無間,但是不知從什麼時候,我們漸漸感受不到主的同在,就連禱告也是……良人啊,你在哪裡?

延伸閱讀

Facebook上尋到末世救恩(一) 我叫蒙愛,今年54歲,生活在馬來西亞,信主三十多年了。我有四個兒子,小兒子才幾歲時丈夫就去世了,我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後來,我信了主,蒙了主的保守與恩典,還有弟兄姊妹的幫助才使我度過了最艱難的那幾年。...
一封電子郵件傳遞真意 王純姐: 你好! 我在遙遠的海外給你寫這封信,心情難以平靜,希望你能用心閱讀完。 記得2007年的夏天,正值我生活陷入困境,看不到人生的希望之時,是上天的安排讓你我相遇。第一次見面,你就把主耶穌...
我走上罪得潔淨之路 2007年,由於生活壓力大,我隻身一人來到新加坡打拼。新加坡常年處於高溫,每天幹活時我都熱得汗流浹背,苦不堪言。再加上人生地不熟,沒有親人朋友相伴,讓我感到生活很枯燥、乏味。 8月份的一天,我在下班...
一名召會信徒的經歷——臺灣馨月的經歷(一)... 我在「召會」信主快兩年了,每次長老在相調會上講主快來了,已經在門口了,來後就提接大家進天國,因此教會每個弟兄姊妹都很積極地守晨興。看到大家都為守晨興,去相調被主提進天國而忙碌著,我心裡也很受激勵,盼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