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時,神帶領她們走出幽谷

一輛救護車伴隨著刺耳的鳴笛聲快速地駛向市醫院,救護車裡心怡的爸爸不斷地和女兒說著話:「心怡,別睡,馬上到醫院了……」心怡臉色蒼白,微弱的聲音帶著顫慄:「爸爸,我是不是要死了?」爸爸聽到心怡的話,眼裡立刻噙滿了淚水,忙安慰道:「不會的,不會的,咱馬上到醫院了……」

正在家裡的靜涵接到丈夫的電話,知道女兒出車禍了。這一刻她感覺整個世界都靜止了,耳邊還迴蕩著丈夫的話:「心怡發生車禍了,現在正在搶救,你趕緊來醫院……」

撂下電話,靜涵的心「砰砰」跳個不停,她有些不敢相信丈夫的話,心裡一個勁兒地問自己:「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因為在靜涵的心目中女兒心怡乖巧、聽話,每天上學、放學都是在人行道上走,怎麼會出車禍呢?神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思索時她換了一身衣服,拿了錢和手機就往醫院奔去……

當靜涵趕到醫院時,看到心怡經過緊張的搶救,已經從死亡的邊緣中拽了回來,但她臉上沒有一絲血色,身上插著管子,流出的血已有大半罐,靜涵看到這一幕,心像被什麼東西猛戳了一下,疼痛不已,她知道女兒傷得太重了,以至於她都不敢輕易去撫摸女兒,生怕會弄疼了她。

車禍, 命懸一線

靜涵從醫生那裡得知,女兒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是腰椎粉碎性骨折,斷裂的骨尖正好扎在神經上,神經已被扎斷了一半,必須得動手術,但是如果病人稍微挪動,骨頭就會扎斷神經導致終身癱瘓。更要命的是目前醫院沒有能動這樣手術的醫生,必須馬上轉到省醫院進行手術,如果過了手術的最佳時期,孩子的未來就很渺茫了。

聽到這種情況,靜涵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怎麼辦?怎麼辦?她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將女兒留在醫院,她的手術沒法做,轉院動手術又怕路上顛簸,女兒腰椎的半截神經將面臨著巨大的風險,一旦在途中有個閃失,女兒後半生就永遠站不起來了,靜涵覺得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難題和考驗。就在靜涵無奈又無力時,突然想起自己經常看的一段神話語:「現在的關鍵就是能按著我的心意行事,這樣的人必蒙我祝福,必蒙我保守。……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神的話像是一束光,頓時照亮了靜涵的心;神的話又像一顆定心丸,讓靜涵那顆忐忑不安的心平靜了下來。是啊,為什麼不把女兒交在神的手裡呢?神就是我們的靠山,是我們的避難所呀!神的開啟、引導,使走投無路的靜涵找到了方向與動力,靜涵不由得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帶領開啟,讓我在最迷茫的時候有了依靠。同時,有讓我看到自己心中沒有你的地位,臨到事都是憑自己的能力解決、處理問題,不會依靠仰望神,這次我願把女兒交在你的手中,不管女兒將來怎麼樣,我願順服你的主宰安排。」靜涵禱告後,心裡踏實了許多,之前的許多擔憂、顧慮也漸漸消失了。

幾天後,靜涵和丈夫將心怡轉到了省醫院,救護車雖然在途中顛簸了三個小時,但是檢查出來的結果卻讓靜涵一家人都很安心,心怡那個扎在神經上的骨刺並沒有移動,靜涵不由得從心裡向神獻上感謝讚美,因她真實地看到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就連這一根小小的神經線都在神的手中掌管。在人看,救護車顛簸了三個小時,對心怡的身體肯定會有損傷,沒想到這一路卻那麼一帆風順,這使靜涵對神的信心又加增了幾分。

又過了一週,到了給心怡動手術的時間,手術前主治大夫說:「你們家屬要做好思想準備,患者的腰椎神經畢竟扎斷了一半,在手術中不排除取骨、接骨時,腰椎神經被扎斷的可能……」醫生的話又讓靜涵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簽字時,靜涵的手怎麼也抬不起來,最後還是靜涵的丈夫一咬牙,在手術單上面簽了字。

手術室的門關上了,靜涵的心卻怎麼也平靜不下來,她怕被推進去的心怡出來後再也站不起來了,她怕看到女兒絕望的眼神,她怕……恐懼、戰兢襲上心頭,靜涵不敢再想下去,她努力想甩掉自己不好的想法,可思緒就像黏住她似的,眨眼間又飛回她的大腦裡。靜涵覺得自己緊張得快要崩潰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等待像一個世紀似的那麼漫長,那麼讓人煎熬。靜涵甚至在心裡盼望心怡能碰到了醫術高明的大夫,手術後的她安然無恙……靜涵的大腦不受控制地遐想著,忽然她意識到,之前不是把一切都交給神了嗎?為什麼一眨眼自己又相信心怡的生命在大夫的手中了呢?來醫院的時候不是已經看到神的作為了嗎?為什麼又不相信神了呢?靜涵不由在心中暗罵自己:真悖逆!於是靜涵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信你卻不認識你,總認為女兒手術的成功與否取決於大夫的醫術,我真是瞎眼、愚昧,神啊!不管女兒手術成功與否,我都願交託在你手中。此時此刻,你成全的是我的信心,我願意依靠仰望你,順服你的擺佈安排。」

禱告完後,靜涵因明白了一點神的心意,她不再恐慌、驚懼,心也慢慢地平靜了下來,這時她想起了一段話:「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此時靜涵的心亮堂了,是啊!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們每個人的命運也在神的主宰安排中,任何人都掌管、主宰不了人的命運,因我們只是受造之物。想到這裡,靜涵驚懼的心一下子沉穩下來,她明白了,無論是什麼結果,都是她該面對的;無論結果好與壞,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靜涵又在神的話裡找回了失去的信心,也有了面對現實的勇氣。

近4個小時的時間,手術室外靜悄悄的,似乎掉一根針都能聽得見。可在靜涵的心裡,卻經過了一場翻江倒海般的激烈爭戰,現實和神話語的引導互相交替著,在這期間是神的話語一次次加給靜涵信心與力量,使她的心安靜了下來。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了,靜涵連忙去看心怡,女兒見到靜涵的那一刻,撒嬌地說了聲:「媽,我疼……」在心疼女兒的同時,靜涵瞬間明白了,女兒知覺的存在是神給她最好的印證,那一刻,靜涵感受到了神的憐憫,流下了感恩的淚水。

手術室外

手術後的女兒,損傷的腰椎神經很快得到了恢復,也沒留下之前大夫說的後遺症。看到一天天好起來的女兒,靜涵從心裡發出了對神的感謝和讚美,她不由想起自己看過的一段話:「人因著信得著了許多東西,不一定得的是福氣,或得著大衛那樣的高興歡喜,或像摩西那樣有耶和華所賜的水,就如約伯那樣,他是因著信得著了耶和華的賜福,也得著了禍患。不管是得福,還是受禍,都是有福的事……」「你們要想被神成全,得學會在凡事上都會經歷,在臨到的事上都能得著開啟,每臨到一件事,不管是好事或壞事都能使你得益處,不能使你消極……」此時靜涵感到這些話說得太實在了,信神無論得福還是受禍,的確都是福氣。就如約伯失去了家產和兒女,自己渾身也長瘡,但他在經歷苦難時體會到了神對他的眷顧和憐惜,也得到了對神的真實認識與真實的信,所以在外表上是壞事,其實這是神的祝福。通過女兒發生車禍動手術這件事,靜涵看到自己對神的信心實在太小、太可憐了,但是經歷過後,她對神的信有了一些實際的認識,也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是神的話語一次次把她從迷茫、困苦中帶了出來;是神一次次加給她信心和力量……此時的靜涵,從心裡由衷地對神發出讚美:感謝你,我的神!

筆者:李 進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從懂事開始,我就知道媽媽體弱多病,從未斷過吃藥,家裡的活都是爸爸一個人幹。為了治病,媽媽經常燒香、拜佛、找巫醫,但都不見好轉。那時村裡經常來一位算命的瞎子(大家都說他算得很準),他跟村裡的人說媽媽53...
危難中我看到了神的保守 每當唱起神話語詩歌:「到有一天,你會覺得造物主不再是一個謎,造物主從未向你隱藏,造物主從未向你掩面,造物主離你並不遙遠,造物主不再是只能讓你朝思夜想卻不能讓你感知到的那一位,他真真切切地守護在你左右,...
驚險一刻,神手搭救(有聲讀物) 那是2015年的秋末時節,秋風漸冷,散會後,曉彤姊妹騎著夏薇的摩托車行駛了一小段路後,朝著夏薇緊張地說:「你這輛車剎車已經不能用了,你要趕緊去修一下。」「哦,好,我明天去修。」夏薇接過車微笑著回答曉彤...
我的第二次生命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從小就羨慕那些衣食無憂的有錢人。那時,我就暗立心志,要用自己的雙手創造幸福的生活。我相信只要我努力拼搏,就能改變自己的命運,過上有錢人的生活。 十九歲時,我幹起了服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