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患難路 愛神心更堅

信主後遭警告

我叫邢程,今年68歲。1998年我得了重病,在瀕臨死亡之時,朋友給我傳了主耶穌的福音,信主後不久,我的病竟然奇蹟般地好了。後來因著我熱心追求做了講道人。不久,當地政府知道了我信耶穌的事,村支書帶著鄉政府的組織部長多次上門警告我:「你是一名共產黨員,不準參加任何宗教信仰,只准信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聽了他說的話,我氣憤不已,就扭過頭不搭理他,組織部長看我這樣的態度,指著我惡狠狠地說:「你別不識好歹,等著瞧,好戲在後頭!」村支書(是本地惡霸,他哥哥是縣公安局的局長,大家都不敢去招惹他。)也附和著說:「你若執迷不悟,一切後果自負!」說完便揚長而去。

聖誕紀念活動被攪

2001年聖誕節,外地教會的弟兄姊妹來我家舉行聖誕紀念活動,村治保主任帶著派出所的三個人突然闖進我家,二話不說便搶走我們的樂器,還一腳踢倒聖誕樹,把現場砸了個亂七八糟,惡狠狠地說我們是搞迷信活動,並定罪我們是邪教,之後揚長而去。我被他們的行為驚呆了,心想:1991年中共政府召開宗教會議,公開聲稱對宗教人士要尊重,努力打造一個和諧的社會主義中國,可如今他們這樣的暴行不是在自打嘴巴嗎!他們宣稱的信仰自由在哪裡?在場的弟兄姊妹氣憤地說:「中共政府就是一伙滿口謊言的地痞流氓,什麼民主自由、信仰自由,全是騙人的鬼話!」

信主受辱,神來安慰

雖然當地政府對我們百般刁難,但弟兄姊妹靠著主加給的信心並不畏懼。後來,因著我們奉主的名為人禱告,治好了很多人的病,不少人都信了主耶穌,弟兄姊妹也都在我家聚會聽道。鄉村兩級政府見多次上門警告無果,便散布謠言,說我收些男男女女在家不干好事,並煽動不信神的人譏笑謾罵我,致使我無論走到哪裡,他們都用惡言惡語辱罵我,有的甚至還動手打我,因著主耶穌的教導我默默地忍受。因我知道他們都是被當地政府散布的謠言迷惑了,於是,我強忍著憤怒在心裡向主禱告:「主啊!我不能因著這些外邦人的譏笑毀謗對你失去信心,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禱告後我想到主耶穌說:「世人若恨你們,你們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約15:18)「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太5:11)是啊,我現在受的譏笑毀謗,不都是因著中共無神論政黨仇恨神的緣故嗎?神是至高無上的,為了把人類從罪中救贖回來,甘願被釘在十字架上。想到神為人類付出的一切,我心裡很受感動。我得了主這麼大的恩典,如今受點譏笑毀謗又算得了什麼!能為主受苦是我的榮耀,也是最正義的事!主耶穌的話使我有了信心力量,我信心十足地跟隨主。

檢討威脅會

後來,他們又采取強硬的手段威脅我放棄信仰。2002年8月,村委會召開黨員干部大會,讓我站在台上,專門針對我這個黨員信神的事讓我檢討。鄉政法書記說:「你在當地群眾中間妖言惑眾擾亂社會治安,若繼續這樣,輕則坐牢重則槍斃。今天我們給你一個機會在會上作個檢討,保證今後不再信神,以往的事就一筆勾銷。你要是態度不好,我們現在就可以判你的刑。」鄉紀檢委書記接著說:「你一個多年的共產黨員居然信了耶穌,這是背叛黨,如果你還繼續信耶穌就開除你的黨籍。一個黨員被開除黨籍是政治上的一個大污點,不但本人今後不能參與政治,連子女升學分配工作都要受到影響。你現在若不信耶穌了還可以保留黨籍,給你個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今天叫你來就是讓你給組織一個明確答復。」聽到他們說的話,我氣憤不已,就因為我信神他們就想盡一切辦法來整治我,真是卑鄙至極。中共政府簡直就是與神為敵的邪惡組織,這樣的邪黨給我的黨員身份也是個恥辱,我丟掉什麼也不能放棄信主。可我心裡害怕自己的兒女會因此受牽連,也害怕自己會被判刑坐牢,更不知道他們以後還會用什麼樣的手段來逼迫我。我在心裡不斷地呼求:「主啊!今天中共政府興師動眾逼我離開你,願你做我堅強的後盾,保守我不背叛你。」此時,我想到聖經中主耶穌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或作:靈魂。下同)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可8:34-35)想到主耶穌的話,我頓時有了信心,相信沒有主的允許他們奈何不了我。我昂首挺胸信心十足地回答道:「我雖然是一名黨員,但我以前酗酒賭博,自從我信神以後,主的話改變了我,這不都是你們看得到的事實嗎?我們都知道如今黨內貪污腐敗,行賄受賄,嫖賭逍遙,不走正道。今天我就是黨員不要了,主耶穌是信定了!」他們瞪大眼睛看著我,一時間都無語了。後來他們氣得又叫罵起來……

警察來抓捕,急躲在山林

2003年1月份,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後,便積極傳福音。後來,村委會指使的眼線,看見我家經常來一些外地口音的弟兄姊妹就舉報給警察。2003年5月8日,中共政府出動警車直奔我家,教會一個姊妹知道消息後,立刻通知我趕緊躲起來,我馬上往家後面的山林跑,剛跑進山林就聽到警車開到了我家門口。我嚇得蹲在山林裡一動不動,豎著耳朵靜聽周圍的動靜。5月春雨連綿,我在山林裡足足蹲了5個多小時,被雨淋得像個落湯雞,肚子飢餓口裡干乾渴,想起來找點東西吃,可全身麻得像癱了一樣怎麼也站不起來,我用拳頭敲打全身的關節,折騰了一番才艱難地站起來,一跛一跛地來到山溝的水邊喝了些水,又摘了點野菜吃。躲在山林裡,我不禁回想信主耶穌四年的時間裡,我一直遭受中共政府的逼迫。如今,我剛信了全能神,中共政府就出動警車來抓捕我,想到今後信神的路更加艱難,我心裡不免有些膽怯。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在這步工作當中需我們極大的信心,需我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腳,因為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著,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達到人都百經熬煉,具備高於約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極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當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的信心,神的這一步工作就算結束了。」(摘自《路……(八)》)從神的話中我才明白,神末世為什麼要來在中國這個無神論的國家開展他的新工作,就是借著中共政府的逼迫,來成全人對神的真實信心與心志,借此把神的話語作在我們的裡面,這也是神智慧的體現。神的話給了我力量,無論難處有多大,我都要勇往向前,為神站住見證。天黑了,我悄悄地回家了。回家後妻子驚魂未定地對我說:「今天公安局和鄉派出所開了兩輛警車來了八個人抓捕你,還下令讓你去投案自首。」
基督徒見證,宗教迫害,中共內幕,逼迫

被逼離家

之後,為了躲避中共政府的抓捕,我每天天不亮就帶點干糧躲進屋後的山林,找了處懸巖作為藏身之處,就這樣我在山林裡躲了四天。到了第五天天還沒亮,我剛起來就聽到家裡的狗亂叫個不停,我朦朧中看見幾個黑影正在向我家移動。我心裡一驚:啊!莫非是中共警察又來了!我趕緊躲到一片竹林裡。這時我隱約聽到村治保主任在大聲喊開門,還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對我妻子大聲說:「告訴你丈夫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接著就看到兩個黑影向我躲藏的這片竹林走來,我拔腿就往後面的山林裡跑,一口氣跑到山林的最高處,才長長地呼了幾口氣,差一點就被發現了。心想:再這樣躲下去也不是辦法,我該怎麼辦?離開家嗎?可是家裡有八十多歲的父親重病在床,還有三個孩子沒有成年,一家人的生活誰來維持呢?我感到左右為難……為了躲避警察的抓捕,我在山林裡呆了一天,晚上很晚我才回到家,父親看出了我的心思,對我說:「孩子啊!你不要顧慮我、顧慮家,你今晚趕快離開。」聽了父親的話我難受極了,緊緊握住父親的手說:「我捨不得走,我不忍心離開您,不捨得離開這個家。」父親說:「這是被中共政府逼得不得已啊!」說完這句話,父親老淚縱橫再也不做聲了。三個孩子緊緊圍著我伏在我的腿上,依依不捨地哭了起來,妻子更是淚流滿面。此時的我心如刀絞,我在心裡不停地呼求神:神啊!我現在處在兩難中,不知該怎樣選擇,求你引導我,帶領我走出這樣的困境。此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託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託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於為神的託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於供應我們全部的神。」(摘自《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神為拯救人類從至高處降在污穢之地,受盡了極大的屈辱痛苦,將自己的全部都獻給了我們,神對人的愛勝過了一切。又想到不知有多少信全能神的人被中共政府逼得有家不能回;不知有多少基督徒被中共政府抓捕入監,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又不知有多少基督徒被中共政府通緝追捕,整天提心吊膽,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可不管他們遭受怎樣的迫害都沒有放棄信神,反而更加堅定了跟隨神的決心,這都是血的見證啊!神供應著我們的一切,敬拜神是天經地義的,我不能因著中共政府的逼迫而放棄信神!神的愛和弟兄姊妹鐵心跟隨神的見證激勵著我。同時神的話帶領我沖破了黑暗勢力的轄制,我含著淚向家人告別後,翻山越嶺離開了自己的家鄉。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為什麼要「偷偷摸摸」地信全能神呢?... 人都認為「好事不怕人,怕人沒好事。」既然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為什麼要「偷偷摸摸」地信?為什麼不公開呢?相信這不僅是主內一些弟兄姊妹的看法,也是我們剛接受全能神不明白真理的人的看法。那就讓我們一同來尋...
離別在那個深秋 秋日的一天,秋莉的大兒子蹲在地上使勁地吹著鍋灶裡被雨水打濕的柴火,一股濃煙衝出,嗆得他邊咳嗽邊用手揉眼睛,然後閉上雙眼,用手扇開眼前的濃煙,對著柴火繼續吹氣,「呼」地一下,火苗從灶裡噴了出來,兒子的頭...
中秋夜晚的「宴席」 夕陽西下,王林離開了聚會點,匆匆回到租房處。剛走到房東家大門口就聽到屋裡人聲嘈雜。他微微一愣放慢了腳步,小心翼翼地側耳傾聽,確定無人談論有關信神的事,他才慢慢地推開了房門。在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中他不...
中共的迫害使我們骨肉分離長達九年(一)... 我原是一名汽車司機,常年開貨車跑長途運輸,途中經常會目睹各種各樣的交通事故,幾乎每次出車都能看到兩三起車禍,有時看見那血肉模糊的場面,我就嚇得心驚肉跳。我常常在想:人的生命太脆弱了,人活在世上沒有平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