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關係:神愛使我們的心緊相連

引言

婆媳關係歷來是家庭矛盾的集中點,當然我們家也不例外。曾經因著我跟婆婆的矛盾,導致我跟丈夫的婚姻也到了破裂的邊緣。幸虧神的救恩及時臨到,才挽救了我們瀕臨破碎的家。回想往事,還歷歷在目……

婆媳關係

初為人媳 結下怨恨

我一個人照顧孩子很累,婆婆來幫我帶孩子,但因婆婆愛打麻將,她常常把孩子帶到麻將室,那裡吸煙的人很多,我進去一會兒就嗆得難受,幾個月大的孩子怎麼能受得了呢?我心疼孩子,對婆婆產生了看法:你一個做奶奶的,只顧自己開心,怎麼一點兒也不考慮孩子呢?但婆婆是長輩,礙於臉面,這些話我說不出口,只能憋在心裡生悶氣,就儘量自己帶孩子。

後來,我見小區裡幾個年輕媽媽,她們上著班,都是婆婆在家帶孩子,做飯、收拾家務。每當她們看到我自己帶孩子時,就很驚訝地問孩子奶奶去哪兒了?怎麼不幫忙帶孩子?……看到她們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笑,我心裡很難受,都是當婆婆的,怎麼差距那麼大?!

一次,一位年輕媽媽對我說:「你要是太好說話、太懦弱了,誰會把你放在眼裡當回事兒?出力又受苦的是啥人?還不都是沒心眼又好說話的老實人。」聽著這話,覺得她說得對,這個世道老實人就是吃虧,我不能再這麼忍下去了,婆婆做得不好,我也得說說她!

一天夜裡,孩子一直哭鬧,我被折騰得一宿沒睡好。早上起來一看,清鍋冷灶的啥也沒有,婆婆和公公也沒在家。我本想抱孩子去外邊吃,可天還下著雨不方便。我打電話給婆婆,誰知,婆婆說和公公去拍婚紗照了,說是有什麼活動送的,中午才能回來,還囑咐我做上他們的飯,他們回來吃。放下電話,我的氣就不打一處來:還有沒有一點體諒別人的心啊,孩子晚上一直哭鬧,你們一個也沒出來看看,現在飯也不做,還光想吃現成的,這哪是來給我帶孩子?不行,等他們回來我必須得跟他們說說。我勉強帶孩子去買了菜做好飯。等他們回來,看到他們高興的樣子我反感極了,一句話也沒說,陰沉著臉吃過飯就抱孩子回屋了。

下午,丈夫出差回來了,本想跟丈夫訴訴苦,誰知丈夫先進了婆婆的房間,沒一會兒,就怒氣沖沖地來找我,說:「我媽做錯什麼了,大老遠的來給咱帶孩子,你還給他們臉色看,把媽氣得直哭,要回老家!」聽著丈夫這樣吵我,我委屈得再也忍不住了,邊哭邊說:「你怎麼不問問我為什麼甩臉子?」丈夫說:「不管什麼原因,他們是長輩,你跟他們甩臉子就不行!」看著丈夫這樣維護婆婆,我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只能任由委屈的眼淚默默地流淌。

晚上,我想跟丈夫說說這件事的原委,只希望他能理解。可丈夫根本不聽,還說:「不管怎麼說,就是他們再不對,你也不應該給他們臉色看。媳婦離了可以再娶,媽只有一個!」丈夫無情的話讓我很傷心。不知道婆婆跟丈夫說了什麼,讓一向對我疼愛有加的丈夫這樣對我。

矛盾無解 心生報復

從未受過如此委屈的我,心裡一直放不下這件事,總想為自己討個說法,希望丈夫能體諒、理解一下我的感受。可是每次提起這件事,丈夫都會跟我爭吵。我常常一個人偷偷流淚,心情鬱結,胸口發悶,吃點東西就反胃,還經常生病,再加上帶孩子的辛苦,頭髮也掉得很厲害。身體和精神的雙重痛苦,使我與丈夫越來越疏遠,甚至到了離婚的地步,也讓我對婆婆的嫌隙越來越大,心想:我就是太老實了,你們才這樣欺負我。我要讓你們看看,我也不是軟柿子!

之後,每當過年要回老家時,我就用各種名目要挾丈夫,否則我就不帶兒子回他們家過年。丈夫特別要面子,怕我和兒子不回去村裡人說閒話,他只能答應我的一些無理要求:首先,到了老家我什麼活都不幹。其次,我說什麼都得聽我的,否則我立馬走人。還有,我若是因為心情不好甩臉子,他要是敢說我一個「不」字,以後別想再讓我踏回老家的門檻。我知道婆婆特別疼愛丈夫,所以到了婆婆家,每次我都故意在婆婆面前指使丈夫為我做這做那,存心氣她。有時我故意晚起床、挑食,讓丈夫給我打洗臉水、重新做飯,婆婆看到後就心疼地說:「我去,我去。」我和婆婆接觸,也總是故意板著臉,從不叫她一聲「媽」,對他們家的人我也都是冷漠相對,從不多說一句話,多一個表情。有時看到婆婆無奈、心疼的表情,我也覺得自己有些過分了,但又一想,為了讓她知道我不是好欺負的,不再把我踩到腳底下,我就得這樣做。

我時時像一隻炸著刺的刺蝟,用冷漠包裹著自己。當看到丈夫和婆婆在一起說笑,其樂融融的情景,我覺得自己就是個局外人,內心越發感覺孤單;丈夫也在我這樣不斷的折騰下,對我越來越冷淡,雖然外表上我們不像之前那麼爭吵,但我能感覺到我們之間變得越來越陌生。我感到很迷茫,內心的痛苦無以言表,捫心自問:難道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嗎?婆婆傷害了我,我也報復了婆婆,按理說我該感到快樂、解脫,但為什麼我感覺痛苦越來越大呢?

痛苦之時 神來拯救

就在我痛苦迷茫時,媽媽把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我看到神的話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

神的話深深觸動了我的心,因著與婆婆的矛盾,我陷入了仇恨中,雖然一直以來我都以冷漠包裹自己,其實我內心十分痛苦、脆弱,感受不到家庭的溫暖,感受不到親情,感覺到的是特別的無助與孤獨。當聽著神這些親切的話語,我的心被溫暖著,好像迷失已久的孩子終於找到了母親一樣,再也掩飾不住自己的情緒,任眼淚肆意流淌。媽媽說:「我們人一切痛苦的根源都是因為遠離了神,活在撒但權下造成的。神就是要將麻木敗壞的人類喚醒,把我們從痛苦的深淵中救起,活在神的看顧、祝福之下。」聽著媽媽的話,我好像看到了希望,心想如果丈夫也信神了,我們都按神的要求做人,也許我們之間的關係也能得到改變,就不會這麼痛苦了。於是我給丈夫傳福音,丈夫也信了神。我們一起聚會,讀神的話,有了共同的話題,矛盾明顯少了很多。

年底要回老家時,丈夫說:「回家了,你給我媽也傳傳福音吧!……」他話沒說完,我板著臉說:「要傳你傳,我不傳!」丈夫見狀,就不說話了。看著丈夫失落的表情,我心裡有些受責備,冷靜下來後我想:傳福音拯救人是神的急切心意,雖然我跟婆婆有過節,那是我們私人的恩怨,如果婆婆能接受真理,也是可傳對象啊。但一想到要張口給婆婆傳福音,我就很為難,心裡七上八下,只好向神禱告交託,願神帶領我。

回家這天,一路上我心裡展開了拉鋸戰:這些年我都沒搭理婆婆,也沒叫過媽,還故意給她臉色看,這可咋開口啊!萬一我跟她說話,她給我難堪怎麼辦?或者她再藉機羞辱我怎麼辦?還有,我若在她面前低眉順眼的,那她會不會更不把我當回事了呀?……種種猜測讓我心裡翻江倒海,我不住地在心裡跟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

到家了,看到婆婆正在做飯,我趕緊過去幫忙,鼓足勇氣後喊了聲「媽」,婆婆先是一愣,便很高興地回應了我。我突然感到很輕鬆,似乎心中的積怨在這一刻都消散了。更讓我沒想到的是,當我給婆婆傳福音時,婆婆高興地接受了。後來丈夫問我,知道為什麼婆婆這麼快就接受了神的福音嗎?是因為她看到我的變化。聽了這話,我從心裡感謝神,是神拯救了我。

我和婆婆, 傳福音

之後的相處中,婆婆和丈夫對我特別好,婆婆知道我喜歡吃山上的一種野菜,不顧寒冷,一大早就到山上給我挖了些野菜,說是讓我帶走的。看著野菜和大家臉上的笑容,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猛然想到之前婆婆和丈夫也是這樣對待我,可我為什麼就感受不到他們對我的好呢?

神話點醒 識透詭計

想想這些年來,一開始我只是不想被人欺負,可到後來演變到我故意折騰丈夫來氣婆婆,我不由陷入了沉思:我為什麼會一步一步變成現在的樣子呢?

後來,在尋求中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的敗壞性情的根源是因著人已經撒但的毒害,已經撒但的踐踏,人的思想、人的道德、人的見識、人的理智都嚴重遭到撒但的破壞,人之所以抵擋神不明白真理就是因為人根源的東西都已經撒但的敗壞,根本不是神原來造成的那樣。」「就因為人接受的都是從撒但來的邪惡的、狂妄的、惡毒的本性,所以人與人之間不可避免地常常爭執,常常計較,互相都不能相合……

結合自己的經歷我才認識到,我之所以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是受「人善被人欺」的撒但毒素所苦害。從小看到媽媽被奶奶和嬸嬸欺負,又經常聽別人說「人善被人欺」,我就從心裡認可了這句話。活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想的都是怎麼維護自己的利益,所以當別人傷害到我時,我就會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想想自己在與婆婆的相處中,當看到婆婆不好好幫我帶孩子,沒有給我做飯就去拍婚紗照時,覺得她是故意不把我放在眼裡,成心欺負我;丈夫的指責更被我當成是因為婆婆說了什麼,故意讓丈夫來教訓我,這不更是欺負到我的頭上了嗎?因此,我說什麼也不能原諒她,當我在丈夫的口裡討不回公道時,我就以折磨丈夫報復婆婆,讓他們知道我不是好欺負的……漸漸地我心裡再沒有了溫暖,在傷害別人的同時自己也痛苦不堪。

現在想想,「人善被人欺」這話外表上看好像只是教人不做被人欺負的人,但在現實中根本行不通,我只能靠著手段壓制別人才能達到不被別人欺負,而在這個過程中,我的心也變得越來越惡,越來越冷漠,甚至對身邊的親人都產生了一種防備、抵觸的心理,潛意識裡總要與人爭鬥,不甘示弱,心裡沒有了對人的體諒、理解。從自己的「演變」中證實,撒但這句話就是在教導我們做人得惡,得強勢、有手段才不會被別人欺負。不難想像,如果我們都憑這個東西活著,都想壓人一頭,都想比別人厲害,人類會走向什麼樣的境地呢?豈不是互相廝殺,永無寧日嗎?看到撒但通過這樣一句謬論、鬼話,達到了它蒙蔽人、敗壞人的目的,讓我們逐漸失去了良心,沒有了理智,失去了正常人性,永遠活在黑暗痛苦之中。撒但的用心何其險惡!想到這裡,我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對自己的生存法則有了些真實的分辨。

背叛撒但 找到路途

與此同時,我心裡有了棄絕撒但的想法,我不能再這樣活著,被撒但玩弄、苦害了。之前沒有來到神面前時,自己被仇恨捆綁了這麼多年,又苦又累,給自己和家人都帶來那麼多的傷害,現在我信神了,我得尋求真理,憑神的話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

有一天靈修時,我看到兩段交通:「人與人達到正常相處也該具備幾條實行原則,不能只滿足於不佔別人便宜、不坑害人,還應具備一些愛心,更要有良心理智,能夠彼此包容互相幫助,能關心別人,凡事讓別人得益處,能為別人著想,不能光顧自己,還能擔諒別人軟弱,能夠饒恕人的過犯,有了這幾條原則我們才能與人建立起正常的關係,達到和睦相處。」「心地善良的人心裡沒有惡毒,你虧欠他可以,他不跟你計較,他虧欠你那絕對不行,他不會虧欠你,另外,你得罪他行,他不想得罪你,更不想傷害你。這是不是心地善良啊?誰做了對他不利的事,他也能設身處地地為人想,能饒恕人,能體諒別人、理解別人,這也是心地善良的表現。」

看到這些話,我明白了人與人能正常相處,不能滿足於不以惡報惡、以牙還牙,還應該具備愛心、良心、理解、擔諒,臨到事得根據神的話,根據真理原則看問題,想想正常人性包括哪幾方面,多為對方考慮,互相包容,彼此擔諒,這樣才能與人正常相處,也是我該活出的正常人性。想想婆婆雖然帶孩子去打麻將,但婆婆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我完全可以跟婆婆溝通來解決這個問題的;在婆婆拍婚紗照的事上,我也沒有替婆婆考慮,他們老兩口一把年紀了,從沒有照過婚紗照,正趕上有免費拍婚紗照的機會,留個紀念,這也是人之常情啊,況且可能他們根本不知道孩子晚上哭鬧的事,這怎麼能怪他們呢?揣摩到這些時,我心裡亮堂了,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沒有一點正常人性的表現,對婆婆沒有理解,關心,包容,擔諒,全都是要求她、指責她,我為自己無理智、沒人性的表現和帶給婆婆的傷害自責不已,我暗立心志,以後一定要憑神的話活著,不再憑撒但毒素活著傷人害己。

因著工作原因,我跟婆婆見面的機會很少,但每次丈夫回老家時,我都會囑咐他關心一下婆婆;我和丈夫也常常在一起談心,偶爾有一些摩擦,也會藉著交通神的話來解決,我們的關係建立在神愛的基礎上,比之前更堅固了。

後續

感謝神把我帶到了神的家,讓我看到了神的話,明白了一些真理,結束了我長達8年的婆媳戰爭,也改變了我人生的軌跡,使我的生命有了新的開始,有了活出真正人生的機會。現在我要抓住神給的機會,重新活一次,追求真正的幸福人生!感謝神!

筆者:澳洲 曉芸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當丈夫要嫁給富婆…… 看「老妻少夫」視頻引發的感悟 一天,我在手機上看到一個視頻,內容大概講的是一個年輕男子入贅到一個比他年長的婦女家,女方家看上去很有錢。結婚典禮上,女方的親朋好友都來祝賀,新郎卻一臉沮喪地坐在餐桌前,...
「魔咒」下,覺醒的女人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傳宗接代」「重男輕女」等等這些封建思想,一直在中國這片土地上久盛不衰,一代代地傳承到了今天,在每一個人的心靈中,早已把這些思想當作了人必不可少的生存理念,即使是在提倡男女平等的...
是神的愛把我帶回到神的家中 1990年春天,我因有病信了主耶穌,在大教堂做禮拜。1994年以後,因為教堂裡牧師、長老爭錢財、爭講台,我得不到生命的供應,就轉入班次聚會。後來,由於班次老僕人被抓,我所在的教會解散,我只得又回到教堂...
如何走出婚變的陰影、重獲幸福? 陸瑤從小就很羨慕別人一家其樂融融、團聚在一起的情景。四歲那年,她爸媽經常拌嘴打架,加上生活壓力,爸爸便外出打工去了。後來她爸爸回來的次數越來越少,也很少往家裡寄錢,即使偶爾回來,跟媽媽也總是吵架。每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