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喜歡謙卑的人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從小因家裡比較貧窮,遭到親戚、朋友的歧視,為此我暗立心志,將來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績讓他們刮目相看。長大後,我在技校學了一門技術,因著自己聰明好學,我比其他的同學學得都快,因此我也得到了老師的誇獎與認同,同學們也都羨慕我,從那以後我認可了自己的實力,覺得自己只要有合適的機會,一定能成為一個成功人士。慢慢地,我變得驕傲自是、瞧不起那些不如自己的人。

2013年,媽媽和哥哥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了我,當弟兄姊妹來我家與我聚會時,我了解到這些弟兄姊妹中有的家庭背景很好,有身分、有地位;而有的則是貧窮的農民,但是我在他們中間沒有看到那種高低貴賤之分,都是親切得猶如一家人,這讓我感覺到全能神教會和社會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這裡很純淨、很溫暖,我被深深地吸引了,於是我很快便融入到了這個溫暖的大家庭!
share

2016年,弟兄姊妹都積極地把自己是如何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敗壞性情如何得著變化的真實過程寫了出來,都在用自己的真實經歷高舉神、見證神。於是我也開始積極配合,在家用心地看神話,回想神在我身上所作的工和我經歷神作工後的變化,然後擬好思路用筆記下來。這麼配合了半個月,我終於寫出了一篇文章,自己仔細看了又看,覺得還是比較滿意的。後來我又拿給教會帶領看,姊妹看了之後說:「感謝神的帶領,你第一次寫文章居然寫得這麼好。」聽到帶領的誇獎,我心裡樂開了花,覺得自己還真是個人才,居然有這麼好的天賦,我便開始自我欣賞起來。

一天下午,哥哥也寫好了一篇文章,找到我想讓我給幫忙看一下,我拿起文章認真地看了起來,看了一會兒我就看不下去了,心想:你配合寫了幾個月的文章,怎麼寫成這樣呀?不僅語病多,思路也不清晰,你這拿出去咋見人啊!我寫的文章,負責人都說寫的不錯,唉!你這寫的根本就不行,拿不到大面上去。我不屑一顧地說:「你這文章差得太多,還得重新寫。」哥哥聽完看了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最後他沒有說什麼,有些失落地回到房間去了。見他那個樣子,我也沒有在意,準備繼續寫我的第二篇文章。

晚上吃完飯,媽媽端杯牛奶來到我的房間,看我在認真地寫著文章,她坐在旁邊陪了我一會,說:「陽陽啊!今天你哥哥的那篇文章寫了十來天,我看他蠻用心的,你看的時候,是咋想的?」我脫口而出:「還努力十多天哪?太差勁了。」媽媽溫和地說:「不管他寫得咋樣,他也在努力配合,雖然他寫的不是很好,但是你應該憑愛心幫助他,而不是滿了瞧不起。」我辯解道:「我沒有瞧不起他,我說的是事實。」媽媽繼續耐心地對我說:「你說的雖是實情,但是神不是要求我們在一起互相幫助、愛心扶持嗎?你當時有沒有想過用愛心幫助你哥哥呢?」媽媽的這番話一下子讓我啞口無言,我心想:是啊!我當時並沒有想過憑愛心幫助他,看到他文章裡全是毛病,就不想再看下去了。媽媽看到我這會兒沒有講話,就對我說:「陽陽,我們一起來看段神的話好嗎?」我點了點頭,媽媽翻開神話書,讀道:「我對那些降卑者一直抬高,對那些自高自大者一直往下踩。不明白我心意的會受大虧損的,要知道這是我的所是、是我的性情,無人能改變,無人能看透,只有我啟示你,你才能明白,否則你也看不透,不要驕傲。」(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六篇說話》)讀完神話,媽媽溫和地與我交通:「從神的話中,我們就可以看到神喜歡的是謙卑的人,厭憎那些自以為是的人。你看你以往學技術學得快、有特長,就總也看不起別人。今天咱們來到神面前才知道,瞧不起人這是撒但的敗壞性情,而你素質好一點、寫的東西好一點就目中無人,開始狂妄自大,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這正是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中。我們要知道我們能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那是神的祝福,若沒有神的帶領,我們又能做什麼呢?(我有些心虛地點點頭)陽陽,神至高偉大,為了拯救人道成肉身來到地上發表真理,神從不以高大的地位自居,一直卑微隱藏在肉身之中,默默無聞地為人類付出一切,在神的實質裡沒有狂妄、高傲、偽裝,而是以真實的態度牽掛、愛護、引領著我們,這是神的可愛之處,我們應該效法,因為神喜悅的是謙卑的人哪!陽陽,我們既然跟隨神想蒙神的拯救,那就得變化我們身上這些令神厭憎的敗壞性情,按著神的要求做一個虛心謙卑的人。」

我心想:是啊!神創造了天地萬物又管理、供應著萬物,為了拯救敗壞、墮落的人類,他從至高處降卑到最低處,神為人類付出了一切,但神卻從沒有以此來誇耀自己、顯露自己,即使我們被撒但敗壞至深,總是流露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但神並沒有嫌棄我們,而是默默無聞地作工在我們身上,以無私的愛繼續帶領供應我們,看到神的卑微隱藏真是太可愛、太真實了。以往我沒有信神時就因著自己有一技特長,總也瞧不起比自己差的人,今天我信神了,寫文章有一點果效,就把自己看得很高,瞧不起哥哥,不能以愛心正確對待哥哥,還說那些刺耳的話,完全沒有顧及哥哥的感受,也沒有考慮到自己這樣說會不會打擊他寫文章的積極性。唉!現在想想我當時真是太狂妄了,咋就一點理智都沒有呢?想到這兒,我有些心虛地對媽媽說:「媽媽,剛才你交通得對,我……當時是有些瞧不起哥哥,說了一些不中聽的話傷害了他。」媽媽說:「嗯,你能認識到是自己錯了,這都得感謝神的帶領,是神的話達到的果效,明天好好跟你哥哥交通一下。時間也不早了,陽陽,那你早點睡吧!」我點點頭。

媽媽走後,我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承認自己的錯誤,也立下心志,以後願意低調做人,不再狂妄瞧不起人了。」第二天我找到哥哥與他聊了一會兒,並主動承認自己太狂妄傷害了他,向他道歉,但哥哥說:「每個人都會有敗壞和自己的小性子,我應該對人有包容忍耐,昨天你說的話雖然讓我很難受,但我看了神的話後就能接受了。」最後我們一起交通了寫文章的路途,越談越開心……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