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迷」小說少年成功蛻變

小說,曾經讓我魂牽夢縈,每看一篇小說我都會有一種身臨其境般的感覺。隨著劇情的深入、起伏跌宕,我也會跟著它笑,跟著它哭,在腦海裡幻想,在小說世界裡遨遊。

第一次接觸小說

我第一次接觸小說是在小學六年級,同學拿來一本《鬼吹燈》,從小就愛看故事的我,一下子被這本書吸引了,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也沒有心思學習了。常常老師在上面講課,我在下面偷偷看小說。回到家,我怕父母說我看小說耽誤學習,於是每次吃過晚飯,我就會一直密切注意父母的舉動,看到他們回屋睡覺了,我就馬上掏出小說看起來。我常常沉浸在小說世界裡,隨著主角去盜墓,鬥殭屍、戰幽魂,其中的驚險刺激讓我如痴如醉,直到很晚才戀戀不捨地去睡覺。那段時期,我經過種種的「艱難與困苦」,我終於把《鬼吹燈》看完了。

但沒有想到的是,看完《鬼吹燈》我竟然得了「後遺症」。每每想起書中描述的盜墓世界裡稀奇古怪的事,我就嚇得好長時間睡不著覺,總感覺晚上那些陰暗的角落裡有鬼魂在盯著我,讓我感到毛骨悚然。因此我整個人也變得疑神疑鬼的,睡覺前,我會用手電筒把床下面、桌子裡面全都仔細照照,確定沒有小說中的那些鬼魂之類的,我才會睡得安心些。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做了噩夢被驚醒,一睜眼就看見牆上好像有個白影在飄,嚇得我趕緊去開燈,這才看清原來是一幅畫掛在那裡。我長舒一口氣,整個人也癱軟在床上,用手一摸身上和額頭都是汗。從此晚上睡覺我再也不敢熄燈了,而且我開始整夜整夜的不敢睡覺,這種折磨讓我很痛苦。

沉迷於修仙小說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段充滿恐懼的日子漸漸被時間沖淡,但是卻沒有沖淡我對小說的「痴迷」。上初中後,因受朋友的影響,我喜歡上了修仙小說。看修仙小說,沒有看恐怖小說的後顧之憂,不用擔心看後擔驚受怕活在恐怖中。修仙小說裡描繪的修仙世界,著實令我嚮往不已。我常常幻想自己是一名煉氣士能長生久視、飛天遁地、跨越宇宙,揮一揮手世界巨變、跺一跺腳天崩地裂。甚至於我開始模仿小說裡的修仙功法,自己也嘗試著修煉。

我看到小說裡有種聚天地之靈氣、吸日月之精華的功法很厲害,我就嘗試躺在自家平房上修煉,想像自己在吸收天地靈氣、日月精華,可是在太陽底下一會兒我就被曬得滿頭大汗,沒有感覺吸收到日月精華;晚上我站在院子裡,想像無數的星辰和月亮的精華被我吸入眉心,可站的腿都酸了,也沒有感覺吸收到日月精華,我就覺得這種功法見效太慢而且太吃苦。

後來,我就又模仿那些修仙得道的人參禪打坐(想像自己在丹田運氣),可惜的是我好像在這方面沒有「天賦」,晚上我盤腿坐在床上修煉,不一會兒就睡著了。我接連修煉了幾天,不但沒有任何效果,還天天睏得不行。雖然沒能修煉成功,我感到很遺憾,但這並不影響我看修仙小說的興趣。每當遇到志同道合的「道友」,我們都會在一起交流一下,現在哪本書好看、故事情節怎麼樣、書寫得「肥不肥」、到不到時候「宰殺」等。修仙小說的種目繁多,有玄幻、魔幻、科幻、仙俠……流派有穿越流、無限流、系統流、廢柴流……每一個類型都把我心中修仙世界描繪得更龐大、更五彩繽紛,裡面的故事也讓我深陷其中欲罷不能。

沉迷於小說後,我的「所得」

因為沉迷於小說,我根本無心學習,經常上課看小說,我的眼睛也逐漸近視了,可即便這樣我照樣看到凌晨兩三點;朋友、同學找我玩,我基本都不去,嫌耽誤自己看小說。朋友因此遠離我,同學也不願意搭理我,但我卻絲毫不在意,覺得我有小說為伴就夠了。這樣久而久之,我總也不想出門,感覺和別人交流有一種障礙,一說話就緊張結巴;爸媽也經常教導我,讓我不要整天窩在家裡,得出去走走,多與人交流……但這些都絲毫不能動搖我看小說的心,因為在我心目中小說就是我的唯一,我覺得我一離開小說,就感到特別空虛無聊,活著也特別沒有勁。
戒掉小說

因著沉迷看小說,我連正常的生活都沒有了。父母不在家時,我嫌自己做飯耽誤時間,就不做飯也不想出去買飯,一天只吃一頓飯;有時家裡實在找不到什麼吃的了,餓得我都直不起來腰了,萬不得已才會犧牲我看小說的一點時間去買飯吃。有時我想幫父母幹點家務,每次都想著:再等一會兒、再等一會兒,先把這章看完,結果看著看著就拔不出來了,把那點體貼父母的心也拋在了腦後。小說裡的虛擬世界佔有我整個身心,導致我雖然四肢健全,卻被小說捆綁得就如殘廢一樣,什麼也不會做。

瀕臨頹廢,神來拯救

正當我日益頹廢時,神的救恩臨到了我,使我這個瀕臨頹廢的人得到了「蛻變」!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的,就是使人墮落的。人活在那個虛擬的世界裡,對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興趣,幹工作也沒心思,學習也沒心思,人就總惦記往那兒去,像有一個東西勾著似的。」神的話一語道出了我的真實情形,我看小說不就是這樣的感覺嗎?!我只要一會兒不看小說,心裡就惦記著,想方設法找時間去看。特別是我一個人呆著的時候,想看小說的慾望更強烈,就像一個抽大煙的人犯煙癮了似的,心裡像有很多螞蟻在爬,那滋味特別難受。我只要一拿起小說投入其中,哪怕內容是天馬行空、無稽之談,我心裡都感到好受……想想自己的這些表現,突然感覺到可怕,我心中第一次湧出一種想要擺脫這樣的生活的渴望。後來我跟弟兄姊妹在一起過教會生活,感到心裡從未有過的釋放與甘甜,我發現原來除了小說,還有許多有意義的事需要我去做。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人傻乎乎的沒分辨,正好心裡喜歡這些東西,喜歡詭異的、刺激的、撒但的那些異能,人追求這些東西……撒但是用這種方式來演繹、編造、虛構一些故事,就迷惑這些傻乎乎、沒有頭腦的青少年。你們有沒有受點影響呢?(受影響了。)那這個毒容不容易往外清啊?你一旦受了影響,這些東西進到你的思想裡就成一種毒素了。這種毒素只要你不識破它,你就不能完全放棄它,你一天受它的影響,你就一天受它攪擾,受它控制。……凡是正常人性不該有的,不是正常人性正常需要的,正常人性不具備的,你硬追求,硬下功夫去品,去體驗,有可能就招來另外一種靈來作事。……這事怎麼解決?人應該常常求告神,不要陷入試探,不要被撒但迷惑。在這個邪惡的時代,在這個污鬼、魔鬼群居的時代,能夠祈求神的恩待、神的保守常常與你同在,讓神看顧你、保守你,使你的心不遠離神,爭取能達到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神,這個道對不對?(對。)」

神的話太實際了,說的都是事實呀!撒但就是用修仙小說這個「毒品」來迷惑人、殘害人,利用各種超然的情節來滿足人們的好奇心、新鮮感,讓人活在虛構的世界裡,追求一些超然渺茫的東西,從而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想想自己自從看修仙小說後,就開始追求得道成仙,然後學習打坐,追求拋棄肉體,羽化成仙,能飛天遁地、長生久視,還想穿越到修仙世界「奪舍重生」附到別人身上,替別人活著,從此一路碾壓,走向人生巔峰。我追求的這些東西在現實生活當中根本就不存在,通過看神的話我才明白,能附到別人身上並能控制人肉體的是邪靈、撒但,這是超越正常人性的東西。撒但藉著小說讓我產生這種種野心與慾望,讓我追求、崇拜當邪靈,具備超然的異能,產生各種非正常人的想法,甚至麻痺我的思想,讓我認為當邪靈沒什麼不好的,然後一味地去追求,沉迷於其中,把自己乖乖地送到撒但懷中被它佔有吞吃,最後輕則精神失常,重則喪掉性命,這真是太可怕了。

明白了這些之後,我在心裡向神禱告:「全能神啊!從你的話中,我認識到了小說給我帶來的危害,看到了撒但的陰險惡毒,撒但想置我於死地,是它讓我變得失去了正常人性,活著像一個廢人。神啊,我不願再受撒但的苦害了,我想做一個正常人,求神拯救我。」後來我就有意識地禱告神,約束自己,但是因我對小說沉迷得太深,想放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撒但也沒有那麼輕易就對我放手。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向小說 Say Bye-bye~ 小說,令很多人都如痴如迷,深陷其中無法自拔,我曾經也是其中的一員。打從年輕起我就喜歡看愛情小說,因受愛情故事的薰陶,我常常幻想著有朝一日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真愛,可婚後我收穫的卻是丈夫一次又一次的背叛。離...
走出網游以外的又一虛擬世界——記一名痴迷小說30年之人的真實講述... 故事整理人:佟彤 受訪人:允飛 受訪時間:2017年10月30日 受訪者人物介紹:允飛,男,45歲,出生在中國,16歲年開始接觸武俠小說,從此小說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到現在為止已近3...
【空虛人生】被悄悄偷走的那三十年 我原是一名武俠小說的忠實讀者,從16歲到45歲將近30年的時間裡,我幾乎沒有一天離開過小說。從最初借書到租書、買書,再到後來用手機下載網絡小說,不算租的書和網絡下載的,光是我家裡的小說都差不多可以開個...
虛空和迷茫,不是青春該有的樣子 「叮鈴……叮鈴……」早上6點,重複的一天又開始了,我無奈地睜開雙眼,和大家無精打采地下樓晨跑訓練。我叫陳曦,同學都說:「誰的青春不迷茫!」我無比贊同這話,迷茫和空虛,也許這就是青春吧! 早餐過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