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名真是永遠不變的嗎?

記得剛信主的時候,帶領就對我們說:「我們要想被主稱許,那就得守住主耶穌的名,因為經上記著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聽了帶領的話,我心想: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我既然信了主耶穌,那就得持守住主的名,一直信下去。

2002年,一次聚會時,帶領鄭重其事地對我們說:「現在好多地方都有傳『東方閃電』的,他們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但是名換了,現在不叫主耶穌而叫全能神了。他們的道講得可高了,我們教會裡就有兩個姊妹被『東方閃電』的人偷走了……」聽了帶領的話,我心裡很吃驚,因為這兩個姊妹我也認識,其中有一個趙姊妹還是帶領,信主十幾年,為主作工受了很多苦,對聖經也很熟悉,講道也很好,像她這麼追求的人,應該知道主的名就叫耶穌,除此之外沒有救主,她怎麼能去信別的名呢?但轉念又想:那兩個姊妹怎麼這麼糊塗啊!主的名就叫耶穌,一直到永遠都不變的,這麼簡單的真理都不知道,我可不能像她們一樣,我信主就得守住主耶穌的名,絕不能背叛主。
駕雲降臨,天國,宗教界,抵擋神,尋求考察

幾天後,我去教會的李姊妹家,看到她表哥在那兒,一問才知道,他是來給李姊妹傳「東方閃電」的。看到這種情況,我急得一把將李姊妹拉到一邊,說:「你怎麼能聽『東方閃電』的道呢?『東方閃電』信的不是主耶穌的名,而是全能神的名,這兩個名不一樣,你不要再聽了。」李姊妹見我著急的樣子,就說:「你別急,我聽他們講的也都是根據聖經,而且交通得也很好。他們交通說律法時代耶和華神作的是耕地的工作,恩典時代主耶穌作的是撒種的工作,末世全能神作的是收割揚場的工作,就是要將真心信神的人收入倉內。我聽著也對,能結合上聖經說的:『天國又好像網撒在海裡,聚攏各樣水族,網既滿了,人就拉上岸來,坐下,揀好的收在器具裡,將不好的丟棄了。世界的末了也要這樣。』(太13:47-49)」李姊妹的話讓我無法反駁,覺得她說的也對,但轉念又想:「東方閃電」的人講道有理有據,的確是高,怪不得那麼多素質好、明白聖經的弟兄姊妹聽了他們講的道都接受了。我可不能再聽了,再聽就進去了。於是,我就回家了。

回到家後,我的腦海裡一直在想李姊妹和我說的那一番話。晚上,我反覆看著李姊妹說的那段聖經,邊看邊想:姊妹說的也是符合聖經的,奇怪!她怎麼聽了「東方閃電」的道一下子就對聖經領受得這麼高了呢?而且經文還找得那麼準?難道「東方閃電」的道真的有真理?但唯獨她們傳的是「全能神」的名,而不是「主耶穌」的名,這名不一樣,我接受不了。

沒過幾天,李姊妹和教會的另外兩個姊妹(已經接受全能神)一起來到我家。李姊妹問我:「姊妹,趙姊妹好長時間沒見你,要不我們一起聚聚,聊聊信神的事,你看如何?」她這一問,我馬上想起帶領說過趙姊妹已經信了全能神了這事,當時我礙於面子,就回答說:「我也想見見趙姊妹。」李姊妹一聽高興地說:「趙姊妹就在我家等著你,那我們一起去吧。」話已出口又沒有辦法收回,我只好和三個姊妹一起去了。

到了姊妹家,我看她們幾個都是精神抖擻、喜氣洋洋的,好像是有什麼喜事一樣特別高興,這讓我感覺很詫異:怎麼一段時間沒見,姊妹們都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不像以前那樣死氣沉沉的沒有精神。吃過飯後,趙姊妹就和我交通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當時我對趙姊妹戒備的心很強,她在那裡交通我根本聽不進去,還一直持守自己的觀點,認為神的名只能叫主耶穌,不能改變。整個晚上我就坐在那兒,什麼話也不說。姊妹們在那兒交通、唱歌、跳舞、讚美神,氣氛很活躍,而我在一旁一直死氣沉沉的。趙姊妹看出我一晚上心門都沒打開,就叫我向造天地萬物的主禱告,願神帶領我打開我的心門。我一聽,覺得這可以,主耶穌不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嗎?於是我就禱告說:「造天地萬物的主啊!現在趙姊妹給我傳福音,說你已經回來了,但是不叫主耶穌而叫全能神。主啊!全能神是不是你的再來,這方面我還看不透,求你開啟帶領我,求你開啟我的靈眼保守我,讓我有分辨不走錯路。」

禱告過後,我就想唱幾首聖經詩歌來堅固自己的心,我心想:《啟示錄》裡的歌都是很有力量的。於是我就找出詩歌來唱,我首先唱道:「在神面前,坐在自己位上的二十四位長老,就面伏於地,敬拜神,說:『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啟11:16-17)我剛唱完,趙姊妹就在一旁問我:「姊妹,你看啟示錄中說誰作王了?是不是全能神作王了啊?」我聽了趙姊妹的話,沒吭聲,又接著找了一首:「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世(或作:國)之王啊,你的道途義哉!誠哉!」(啟15:3)唱完後,趙姊妹又問我:「姊妹,你看是誰的作為大哉、奇哉,誰的道路義哉、誠哉?」聽了趙姊妹的話,我心想:這些經文裡怎麼都提到「全能者」呢?但我心裡還是不服氣,於是,我又找了一首接著唱:「住在至高者隱祕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詩91:1)

當我唱到這裡時,再也唱不下去了,聲音有些哽咽,眼淚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來,心想:這些聖經章節我常常看,詩歌也經常唱,怎麼就沒注意到這些呢?這裡說的多明白呀!全能者不就是全能神嗎?尤其是最後一首歌裡還說道「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這話說的多肯定呀!我怎麼這麼瞎眼愚昧呢?越想越懊悔。趙姊妹在旁邊安慰我說:「我們因為不認識神,就容易抵擋神。今天我們能明白聖經中這些奧祕,這也是神的開啟,更看到神沒有丟棄我們,還在竭力拯救我們。」姊妹的一番話更是讓我泣不成聲,看到神對我的愛實在太大,神並沒有因著我之前的抵擋而放棄我,還在拯救著我。這時,我對趙姊妹說:「我願意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你能給我一本書嗎?」趙姊妹高興地給了我一本神的話語書,讓我回家好好看。

回到家後,我迫不及待地打開書,如獲至寶般地看了起來。我看到全能神說:「人說神的名不變,那為什麼耶和華的名又變成耶穌呢?說彌賽亞要來,怎麼來了一個名叫耶穌的呢?這神的名怎麼會變呢?這些不是早已作過的工作嗎?難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嗎?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換,『耶和華』的工作可由『耶穌』來接續,『耶穌』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來接替嗎?『耶和華』的名可變為『耶穌』,『耶穌』的名不也可以更換嗎?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頭腦太簡單造成的。神總歸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麼變,也不管他的名如何變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遠也不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神的話讓我豁然開朗:是啊!一直以來,我都持守著神的名永遠不變,那「耶和華」神的名不也變為「耶穌」了嗎?這不都是神早已作過的工作嗎?神說「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頭腦太簡單造成的。」想想的確是這樣啊,我的頭腦確實太簡單,又怎能測透神的作工呢?而我卻持守神就叫主耶穌,不叫耶穌的就不是神,我這不是把神給定規了嗎?僅僅因神的名不同而拒絕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真是太愚昧瞎眼了。

此時,我的心裡五味雜陳,有高興,也有懊悔。高興的是,我有幸聽到神的聲音,看到神的話了;懊悔的是,我憑著自己的頭腦觀念,定規神的名不能變,因此不接受神的新工作,還做了抵擋、棄絕神的事。但神沒有看我的愚昧無知,還安排姊妹給我傳福音,又開啟我唱起啟示錄中的詩歌,從而能來考察全能神的作工。想到這兒,我不由得跪在神的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太無知瞎眼了,以往盡憑自己的想像,幹了好多抵擋你的事。神啊!你沒有按著我的所說所做待我,還來拯救我。神啊!我真是感謝你對我的拯救……」

從那之後,我每天都要看神的話,藉著看神的話,我漸漸明白了一些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看到神的話說:「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麼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麼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替時代,因為沒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所以說,一次來了叫一個名,代表一個時代,開闢一個新的出路,一步新的出路是一個名,這就代表神是常新不舊的,他的工作不斷向前發展。歷史不斷向前發展,神的工作也是不斷向前發展的,六千年經營計劃要結束,必須是不斷地向前發展,天天作新的工作,年年作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出路,開闢新紀元,開闢更新的工作、更大的工作,隨之,帶來新的名,帶來新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神的話說得太明白了,一個壓在我心裡很長時間的問題也隨之解開了。以前我看聖經,舊約記載著耶和華神的名,耶和華神作的工作,而到新約又講主耶穌的名,主耶穌所作的工作。神只有一位,但是怎麼稱呼會不一樣呢?這個問題我問帶領,帶領也說不清楚,現在看了全能神的話語,我終於明白了。神的工作是不斷向前發展的,神每開闢一個新的時代,帶來一步新的工作,神的名就得更換,一個時代一個名,一步工作一個名,神作工不守舊、不守一點規條。神在每一個時代所取的名、所作的工作都是有意義的。因為神根據所作工作的不同,在每個時代都要發表不同的性情。在末世,神作的是徹底潔淨人敗壞性情的工作,向人類顯明的是公義、威嚴、烈怒的性情,如果還用「耶穌」這個名,那人就總是享受神的憐憫慈愛,得不到神的潔淨、成全。所以神以「全能神」的名結束了我們只知享受神憐憫慈愛的恩典時代,開闢了末世審判潔淨人的國度時代,我們只有接受了「全能神」的名,經歷、順服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這才是走上了追求蒙神潔淨、拯救的道路。可見,神所作的一切完全都是我們敗壞人類的需要,神對我們的愛真是太大、太真實了!

此時,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激動,我更加定真了這就是神自己的發聲說話,因為只有神才能將這一切奧祕都揭開。我如獲至寶,對神的話也更加的渴慕,每天都要看神的話。漸漸地,通過看神的話,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感到自己是最有福的人,我在末世接受了神的新名、跟上了神的新作工,這是神對我的高抬與恩待。想到還有許許多多信主的弟兄姊妹,他們對神的新名有觀念,因而拒絕接受神的新工作,還在黑暗中沒有前行的方向。我感到我有責任把那些還在黑暗中摸索的弟兄姊妹帶到神的寶座前,接受神末世的救恩。

從那之後,我積極投入到傳福音的隊伍中,我要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作見證: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他就是我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

徐麗

最新經歷文章分享:回到神前——擺脫頹廢生活,走上人生正道

延伸閱讀

最後的拯救 1982年我信了主耶穌,經常聽牧師講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我們只要信主耶穌基督,向主悔改認罪,按著主的教導去實行,與人和睦相處、互相...
神用心良苦拯救我 2005年我爸爸得了肺癌,我從日本回中國照顧他時,有人給我傳主耶穌的福音。開始我並不相信主耶穌就是救世主,所以拒絕了,但後來我看著爸爸經受病痛的折磨太痛苦,就帶他去教會找精神寄託。但第一次去了教會後,...
名譽、地位、錢財泯滅了我的良心 1993年冬,因母親去世,家庭變故,我失去了升學的機會。迷茫惆悵中,我走進了校園附近的聚會點信了耶穌,在那裡我體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心與愛護,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便開始看聖經,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教會...
看哪,是他!就是他!ーー主耶穌 在37歲那年,我得了一場大病,病得奄奄一息。痛苦中,我想起姐姐曾說過,主耶穌是人類唯一的救贖主,他不僅賜人恩典、祝福,還為人醫病趕鬼,凡持守主耶穌名的,神必賜福千代……於是,我向主耶穌呼求,求主能醫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