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救恩:走出曠野 來到迦南

我從小就跟著家人信主耶穌,因中國是無神論政府掌權,所以信神是受逼迫的,我爸爸就是因為信耶穌被扣上了「反革命右派分子」的罪名,遭受中共酷刑折磨離世的,所以我們只好小心翼翼地聚會、傳福音

1980年,我當上了小學老師,學校的領導知道我信主耶穌,就找我談話讓我信仰共產黨,不能信主,我只好每週偷偷地去做禮拜。後來因我信主耶穌,經常面臨來自學校的各方面壓力,迫於無奈我只好自己在家禱告、看聖經,很少去聚會了。

2008年秋,我通過考試來到韓國。我看到這裡每條街道都有教堂,我感到很震驚:這麼小的國家,竟然有這麼多的教堂。我想:這下我可以自由釋放地去教堂好好信神了,想上哪個教會都可以,不用像在中國那樣受轄制了。我心裡非常感謝神,也暗立心志,一定得好好追求。

很快,我找到一個能容納2000多人的教堂。但是去了幾次後發現,信徒們在禱告時不求神的心意,不為神的福音傳遍地極禱告,不為教會的復興禱告,而是為了得到更多的福分、祝福禱告,為自己的身體健康、家庭平安,為兒女的學業、婚姻、工作而禱告;平日的活出也跟世人沒有什麼區別,都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惡性循環當中;教會中的很多信徒還用方言禱告,禱告的聲音很大,影響其他人作禱告,很多人來做禮拜時都避開他們;而且牧師講道總強調多奉獻,說只有多奉獻才能在天國裡蒙大福。我越來越厭煩這個教會,就又重新找了一間。但是教會的光景都大同小異,教會牧師講道也是老生常談,沒什麼新亮光,我的生命得不到絲毫的供應,聽了一段時間也不想去了。我開始迷茫,走在大街上,看著那麼多教堂卻不知道該去哪個,我就像迷失在曠野的小羊一樣,感到乾渴、無助、迷茫。

教會荒涼

此後,我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去教會。為了解決心靈的空虛,一到週末我要麼去爬山,要麼去海邊、去公園,或者約朋友打麻將,開始隨從外邦人的生活方式與潮流,看似我每天都在享受生活,但是快樂只是暫時的,心裡的空虛怎麼也填補不了。有時我心裡也很自責:自己是個基督徒,怎麼跟外邦人一樣,隨從社會的潮流,活在吃喝玩樂當中了呢?但不知為什麼自己就是身不由己,心裡每天空空的,感覺不到生活的快樂。

不去教會後,我心裡總是受責備,覺得虧欠主。我知道現在是末世了,主就要來了,我想到聖經啟示錄中說:「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啟3:15-16)想到這裡我感到有些害怕,如果我繼續遠離主,追求世界潮流吃喝玩樂下去肯定會遭主厭棄的,我不能再這樣墮落下去了,得找個教會好好侍奉主。找到教會後,我開始做善事:資助非洲小孩、多奉獻、多傳福音,只要教會有事讓我去辦,我都認真對待。但是努力幾年後,我心裡依然沒有踏實的感覺,還是空空的,靈裡還是感到乾渴、無助,我也依舊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惡性循環當中。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該怎樣解決這樣的光景,只好禱告求主帶領我從這種情形中走出來。

2017年11月,通過教會傳道士的介紹,我認識了一個姊妹。一次,我去一個姊妹家做客,姊妹家來了幾位信主的客人,我們在一起不知不覺就聊起了各自的情形和教會現在的光景。我說:「雖然我信主耶穌的時間很長了,來到韓國也去過幾個教會,但總感覺教會裡沒有聖靈作工,牧師講道都是老生常談,沒有新亮光,聚會沒有享受,禱告也沒有感動,我感覺聚會得不到絲毫供應,靈裡黑暗、枯乾,熱心也逐漸減退了。」

弟兄交通說:「你說的這種情況,是一種普遍的現象。現在整個宗教界出現嚴重飢荒,牧師長老沒道可講,信徒的信心、愛心軟弱冷淡,失去了聖靈作工。這正應驗了阿摩司書八章十一節所預言的:『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我們都知道,在律法時代,耶和華神頒布律法、制定誡命來約束人不去犯罪,那時人都有敬畏耶和華神的心,聖殿也有耶和華神的榮耀。但到了律法時代後期,人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因犯罪越來越多,已經沒有足夠的贖罪祭,便把瞎眼、瘸腿的牲畜獻給神。而祭司們獻劣祭,不守神的律法、誡命,謹守人的遺傳,完全偏離了神的道,以致聖殿也成了販賣牛羊鴿子的買賣場所,怎能不讓神厭憎呢?這是導致聖殿荒涼的主要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神的作工已經轉移了,道成肉身的主耶穌在聖殿以外開展了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神的工作在律法時代工作的基礎上又向前發展了,工作的重心已經轉移到了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上,那些跟上主耶穌作工的人就有聖靈作工,而那些依然死守在聖殿裡的人就被聖靈作工的流淘汰撇棄了,這也是當時聖殿荒涼的一方面原因。我們再看當今的宗教界,牧師、長老在教堂裡主要以宣講聖經知識、神學理論為主,常常以講解聖經來炫耀自己、賣弄自己讓人崇拜,並沒有遵行主耶穌的話語與誡命,沒有守住主的道,而且他們很少講解主的話,從來不帶領我們實行、經歷主的話,達到明白真理認識主,導致所有宗教界信徒都偏離了主的道,即使信主多年,明白的只是聖經知識、神學理論,對主沒有絲毫認識,也沒有敬畏與順服,都成了信主卻不認識主的人,導致失去了聖靈作工,失去了神的祝福,可以說,這就是宗教界荒涼的主要原因。另外一方面原因,也是因為神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聖靈的工作轉移了,也就是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全能神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開闢了國度時代,結束了恩典時代。聖靈工作的重心已經轉移到了接受神的末世審判工作的人身上,而那些還停留在恩典時代,跟不上神新工作的人就被聖靈作工的流淘汰撇棄,這是現在教會荒涼的另一方面原因。」

聽到弟兄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我心裡有些吃驚,因為從來沒有人跟我交通過這方面的道,不過主回來這可是個大事,我可得謹慎對待,我決定好好聽聽他們的交通。

這時,弟兄唸了一段神的話:「神要作成這一事實,讓全宇之下的人都來朝見神,都來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

弟兄交通說:「神是生命的活水泉源,只有神能供應我們的生命,所以,只有接受神新工作的人才有聖靈作工,才能享受到寶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供應。而那些跟不上神作工步伐的人就得不到生命活水的滋補和供應,靈裡怎麼能不黑暗,枯乾呢?不過神的心意是藉著教會的荒涼迫使那些真心信主的人,被迫尋找能使自己靈裡得供應的道,得以活在神的面前。其實,神早已來在人間作工多年,在中國先揀選得著一班人,中國的福音工作已經接近收尾,神子民在神的帶領下已經將福音擴展到了世界各國,全能神的話語已經翻譯成了十幾種語言公布到網上,供世界各國渴慕尋求神顯現的人考察。現在,已經有很多會聽神聲音的人已經認出神的聲音紛紛歸回到神的寶座前,享受神話語的帶領和供應。所以我們要想脫離靈裡枯乾、黑暗的光景,就得跟上聖靈現時的作工,接受全能神話語的帶領、供應、牧養,否則我們不僅解決不了靈裡黑暗、乾渴的光景,還會被神厭棄啊。」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全能神的話是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三)... 一天,我們幾個主要同工在接待家探討關於教會的事情,尹路明也給了我們一些合理的建議。這時,我疑惑地問道:「路明,你到我們教會也有一小段時間了,弟兄姊妹也都反映你所交通的對人挺有造就,可是我就覺得挺奇怪,...
主耶穌,我永遠愛你! 從小我就跟著媽媽和外婆信主。幼時的我,一看到信主的阿姨們來家裡聚會,我就會很積極地跪在地上準備禱告,我的這一舉動總是逗得大家的歡笑,也因此深得叔叔阿姨們的喜愛,大家都覺得我長大後肯定是個愛主的人,我也...
主耶穌真的回來了(上) 轉眼我信主已經三十五年了,回想剛信主時,因為享受到主耶穌豐豐富富的恩典,我便開始熱心傳福音見證主的作工。那時候教會的弟兄姊妹都很積極,傳福音也處處看到主的祝福。 後來,我和先生結婚去了鄰國,那是...
我找到了脫罪之路 我信主耶穌有很多年了,那時我常常聽講道人說:「主耶穌已經把我們從十字架上救贖下來,赦免了我們一切的罪,經上說『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約翰福音3:36)所以只要我們按主的話去實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