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用心良苦拯救我

2005年我爸爸得了肺癌,我從日本回中國照顧他時,有人給我傳主耶穌的福音。開始我並不相信主耶穌就是救世主,所以拒絕了,但後來我看著爸爸經受病痛的折磨太痛苦,就帶他去教會找精神寄託。但第一次去了教會後,感覺爸爸的心情好了很多,我心裡也覺得平安,所以就一直堅持去教會做禮拜了。在去教會的一段日子,我學會了禱告,當遇到爸爸不舒服的時候,他都會讓我給他按摩,我邊按摩邊在心裡默默向主禱告,希望主能保守他不這麼痛苦,每次禱告後爸爸真的就不那麼疼了,我知道是因為我禱告主,主醫治了他。

兩個月後,爸爸因為肺裡有積水導致喘不上氣,醫生說要抽水,看著骨瘦如柴的爸爸躺在那裡難受得直捶床,我真的無法想像一根長長的針插進爸爸體內他會多麼痛苦,於是我決定為爸爸禁食禱告。接下來的三天,我不吃不喝,拼命地禱告,最後,奇蹟發生了,爸爸體內的水一夜之間消失了,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我內心的激動和喜悅更是無法用言語表達,我感到有主的同在太幸福了。後來再去教堂的時候,我和爸爸就坐在最前排用心聽道。三個月後,爸爸雖然安詳地離開了,但對於爸爸的離開,我沒有感到很悲慟,因為我知道他走得很踏實,我也從心裡感激這段時間以來主對我和爸爸的眷顧和保守。而且我發誓:即使所有人都不信主,我也要信一輩子。

爸爸的後事處理完後,我回到了日本,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基督教教會。感謝主,沒多久我在家附近找到了一個日本基督教教會,之後每個禮拜天我都帶著女兒風雨無阻地去聚會,雖然聽不懂多少日語的聖經講解,但每次去聚會,我心裡都感到特別的平安、喜悅。一年後,教會換了一位男牧師,他常常帶教會裡的姊妹們各處遊玩,還去廟裡看紫籐花,甚至有姊妹拜「石頭人」他也不管。我們信主不可拜偶像,這是基督徒人人知曉的事情,作為牧師還能當作沒看到,這哪裡是事奉主的人,真讓人寒心!面對教會的光景,我向主禱告後,決定離開這裡去找一個真正的教會。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去了耶和華見證人教會,但聽了幾次道後,我發現他們和我信仰的基督教不一樣,就沒有再去了。

後來我又在家附近考察了幾處教會,但還是沒有找到真正的基督教教會,心裡不免有些失望。再加上當時懷孕妊娠反應很大,身體不方便,我就選擇在家讀經禱告。當孩子出生後,我的心全投入到了孩子身上,也開始貪圖肉體享受,不怎麼願意看聖經了,甚至早上不禱告心裡都沒有責備。而且我發現,我讀了很多的聖經,也知道作為基督徒應該遵守主的教導,愛人如己,包容忍耐,但我卻經常因為孩子的事情和丈夫發生爭吵,吵過之後又特別懊悔,我也多次禱告主耶穌賜我一個包容忍耐的心,但無論我怎麼悔改禱告,還是控制不住地發脾氣,為此我感到很痛苦,所以決定還要找教會,因為靠著我一個人讀聖經還是不行。

2016年12月份,我在一個教會考察時認識了趙姊妹,一次趙姊妹說有個弟兄道講得很好,於是我們就一起去聽聽。參加聚會的過程中,弟兄結合聖經章節把什麼是真正的基督教及世界上為什麼會產生很多教派的原因交通得很明白,我聽得津津有味,覺得他們信神信得真好,我也讀了很多聖經,但比起他們,我感覺自己差得太遠了。後來弟兄因為有其他事情,就讓一位小敏姊妹給我們交通。經過幾次交流,我覺得姊妹為人真誠,樸實,對信神的事還很敬虔,我就把自己生活中遇到的一些難處對姊妹說了,姊妹結合一些聖經章節和聖經故事和我交通神的心意。我覺得姊妹的交通有聖靈的開啟,心裡很激動,所以我想讓姊妹給我交通更多的聖經內容。但一次聚會中姊妹給我們見證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顯現,神再一次道成肉身開始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聽到姊妹的話我一下子僵住了。幾年前我回國探親時就聽姐姐說她信了全能神,當時我還對姐姐很不滿,覺得她怎麼能背叛主信全能神呢?!這個小敏姊妹的人性挺好,講解聖經也很有亮光,她怎麼也信全能神呢?!我一時間難以接受。接下來小敏姊妹說什麼我也聽不進去了,聚會結束的時候,姊妹說過幾天給我送一本書,那裡面都是全能神道成肉身發表的話語,希望我能好好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儘管姊妹說得很誠懇,但我只是礙於臉面勉強答應了。

幾天後姊妹給我送來一本《羔羊展開的書卷》,但我根本沒打算看。直到2017年1月3號晚上10點多,我被一個噩夢驚醒了,醒來後,我心裡很害怕,心口窩也感覺異常難受,甚至感覺周圍都涼嗖嗖的。於是我打開燈,起身走到客廳,隨手拿起姊妹給我的那本書翻看起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去拿這本書看),神說:「你要想看見神的愛,要想真實體嘗到神的愛,必須得深入實際,深入現實生活當中,看見神作每件事都是愛……」(摘自《愛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這句話突然觸動了我的心,是啊,神主宰我的生活,神說在實際生活中體嘗神的愛,這是什麼意思呢?難道發生在我生活中的這一切都有神的愛在其中?

第二天,我拿起書繼續看,這次又看到很多揭示我敗壞的話,說得很扎心但卻非常準確,好像是摸著我的心在說一樣。還有很多藏在我心裡不想讓人知道的話,都被神揭示了出來,此時我的心「怦怦」直跳。我想起小敏姊妹說過,這本書裡都是神的話,現在確實有這種感覺,因為除了神沒有人能看透我的內心,於是我給小敏姊妹打電話,想多了解一些全能神的作工。

過後我一有時間,就跟小敏及其他姊妹一起聚會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次聚會中,一段神的話觸動了我的心:「我勸各位不要把自己看得比金子還重要,別人能接受神的審判你為什麼就不能呢?你比別人高多少呢?別人能在真理面前低頭你為什麼就不能做到呢?」(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這些嚴厲的話語一句句撞擊著我的心,想到這段時間接觸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他們來自各行各業,都是有知識有文化的人,如果不是真神作工,誰願意花費一生的時間去跟隨呢?而且聽說全能神的國度福音正在向各國各方擴展,很多海外的基督徒都跟上了羔羊的腳蹤,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這不正說明了出於神的必興旺嗎?!這麼多人都能去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為什麼我這麼悖逆?對於主的再來總是帶著懷疑、猜測的態度,不能用真心尋求考察?於是我決定要用真心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一次聚會中,我問小敏姊妹:「我信全能神是不是就背叛主耶穌了呢?」姊妹說:「全能神是主耶穌的顯現,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不是背叛主耶穌。因為全能神在主耶穌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更高的工作,就如當初主耶穌在耶和華神頒布律法使人知罪的基礎上作了贖罪的工作一樣,今天,全能神又在主耶穌赦罪的基礎上作了一步除罪的工作。耶和華、耶穌和全能神這三個名,是神在不同時代根據工作的不同所取的不同的名,名雖不同,工作也不一樣,但是一位神。我們一起來讀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更明白了。」

全能神說:「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並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並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沒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內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著時代不同,因著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著時代的不同而有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姊妹接著說:「律法時代神以『耶和華』的名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告訴人當敬拜神,遵守神所頒布的律法。律法時代後期,人因守不住律法而面臨著被處死的危險,所以神的靈穿上肉身來在地上以『耶穌』的名開展了恩典時代的工作,我們只要奉主的名禱告,罪就得到了赦免,就能夠繼續來到神面前敬拜神。但到了末世,人類的敗壞已經達到了頂峰,雖然罪得到了赦免,但犯罪的本性還在,所以神根據我們敗壞人類的需要,又一次道成肉身以『全能神』的名作了一步審判、潔淨的工作。從神在每個時代所作的工作中可以看到,雖然時代不同,神的名字不同,但都是一位神根據我們的需要作的拯救工作,每一步工作都是在上一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一步比一步拔高,最後才能把人類從撒但權下徹底拯救出來。我們信全能神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並不是背叛主耶穌。」

讀了全能神的話,聽了姊妹的交通,我才明白了,我信全能神是跟上了神作工的步伐,並不是背叛主,感謝神,這些話說得太明白了,耶和華、主耶穌和全能神是一位神,他們在不同時代取了不同的名字,不管取什麼名,作什麼工作都是為了拯救我們。回想這段時間,心裡確實感到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有權柄,有威力,打開了神三步作工的奧祕,而且在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聚會這段日子,我明顯感覺有聖靈的帶領,這種感覺和我最初信主時的感覺很像。

之後姊妹又給我找了很多電影,告訴我多看看全能神教會的電影,就會對神的作工有更多的認識。於是我就認真地看了《打開緊箍咒》《神的名更換了?!》等好幾部福音電影,通過看這些電影我對全能神的作工有了更多的認識,原來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傾注了神全部的心血代價,每一個時代神作什麼工作,取什麼名,發表什麼樣的性情,神都經過了精心的考慮,都是有意義的,這是我們無法想像的。看到自己和電影裡很多弟兄姊妹一樣也像戴了緊箍咒,被自己的觀念想像牢牢地綁住了,感謝神不看我的悖逆,一次次帶領我經歷他的作工,在他的話語中明白他拯救我的心意。

兩天後,外甥給我發來一條信息,讓我不要背叛主耶穌。他攔阻我信全能神,還附帶了幾節經文:「腓力對他說:『求主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耶穌對他說:『腓力,我與你們同在這樣長久,你還不認識我嗎?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麼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你不信嗎?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著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作他自己的事。你們當信我,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即或不信,也當因我所作的事信我。』」(約14:8-11)看完這幾節經文,我的心反而一下子亮了,主告訴我們看到了父就是看到了主,主在父裡面,父在主裡面,這不就說明了主和父原為一嗎?即使我們不相信,那麼通過讀神的話,考察神所作的工作,我們也能從中看到神的實質和神權柄的彰顯,確定耶和華和主耶穌、全能神就是一位神啊!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出來,外甥想借用聖經來攔阻我跟隨神,但是神開啟我明白了神話語的真正含義。同時我也感到特別蒙羞,這段時間我一直悖逆、抵擋,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但好幾次當我對全能神的作工有觀念的時候,弟兄姊妹就好像知道了我的心思一樣,他們總能及時地和我交通神的話,解決我的觀念,這其實都是神在帶領。神鑒察人心肺腑,神知道我心裡一直在等待聖靈的印證和開啟,能讓我堅信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今天我等到了,我感受到了主在親自告訴我他和全能神原為一,從此我再也不疑惑神的末世作工了,感謝全能神的帶領、開啟,讓我跟上了羔羊的腳蹤!

日本 慕真

一位姊妹的感動分享:從曠野到迦南,是神引領了我

延伸閱讀

主已重歸(一) 參加這次的查經會的都是來自四個派別的帶領同工。由於是不同的派別,大家都互相防備著,氣氛有點緊張,個個臉上都神情凝重。只見范姊妹站起來微笑著說:「 弟兄姊妹,感謝神的特別預備,使我們來自四面八方的不同派...
走上真正的信神路(下) 我對趙弟兄說:「根據全能神的話和主耶穌的話來看,神是公義的,神不以人外表作工多少、貢獻多少,受苦的程度來定規人的結局,這是我看聖經多年認識不到的。保羅蒙召以前確實瘋狂抓捕迫害主的門徒,但他蒙召後,為傳...
我真的「被提」了!(下) 因著我一直認為主來了就是提接我們進天國,不然就不會是主的再來。所以我很難相信蕭姊妹見證的主已經來了,並開始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但蕭姊妹他們耐心地解答我的疑惑。蕭姊妹告訴我說:「關於進天國這麼大...
緊跟羔羊的腳蹤(二) 到了約定聚會的時間,姊妹們專門給我解決問題,我就問姊妹:「有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難道信神就要一味地包容忍耐嗎?」張姊妹笑笑,說:「對於這個問題,我們還是來看神的話吧。」接著張姊妹打開書本讀道:「『這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