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末世的工作為什麼不以靈的方式而是道成肉身來作呢?

神話答案:

「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就如耶和華的雲彩無人能靠近一樣,只有他成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將他的『道』裝在他要成為的肉身中,才能將這『道』親自作在所有跟隨他的人身上,人才能親自聽見他的道、看見他的道,以至於得著他的道,藉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著這極大的救恩,也沒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靈直接作工在人中間,那人都會被擊殺的,或者會因著人沒法接觸神而被撒但徹底擄去。……

……若是神的靈直接向人說話,人就都順服在『聲音』之前了,不用說話揭示人就都仆倒了,就如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仆倒在光中一樣,若神仍那樣作,人永遠不能藉著話語的審判來認識自己的敗壞達到被拯救的目的。只有道成肉身才能將話語親自送到每個人的耳中,使那些有耳朵的人都聽見他的說話,都能接受他話語的審判工作,這樣才是話語達到的果效,不是靈的顯現來將人『嚇倒』,藉著這樣實際而又超凡的工作才能夠將人深處那些隱藏了多少年的舊性情完全揭露出來,達到讓人都認識到,能夠有變化。……之所以道成肉身,就是因為肉身也能帶有權柄,而且能實實際際地作工在人中間,讓人看得見、摸得著,這樣的作工比起擁有所有權柄的神的靈的直接作工實際多了,而且作工果效也明顯。這就是因為道成的肉身能實際地說話、實際地作工,肉身的外殼還不帶有權柄,人都可靠近,他的實質卻帶有權柄,但人誰也看不著他的權柄。當他說話、作工時人也發現不了他的權柄的存在,這更有利於他的實際作工。他這些實際的作工都能達到果效,儘管人都不知道他帶有權柄,人也看不見他的不可觸犯與他的烈怒,就藉著隱祕的權柄、隱祕的烈怒、公開的話語來達到他說話的果效。這就是以說話的口氣、說話的嚴厲、話語的所有智慧來讓人心服口服。這樣,人都順服在似乎沒有權柄的道成肉身的神的話語之下了,這就達到了神拯救人的目的。這也是道成肉身的另一方面意義:是為了更實際地說話,也是為了讓他話語的實際在人身上達到果效,看見神話語的威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為他作工的對象是被撒但敗壞的屬肉體的人,並不是撒但的靈,也不是任何一種不屬肉體的東西,正因為是人的肉體被敗壞了,所以他才將屬肉體的人作為他作工的對象,更因為人是被敗壞的對象,所以他無論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選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對象。人是肉體凡胎,是屬血氣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對象,這樣,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為與人有一樣屬性的肉身來作工作,以便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為人是屬肉體的而且人並沒有勝罪與擺脫肉體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務必得成為肉身來作工。雖然神道成肉身的實質、身分與人的實質、身分大不相同,但是從他的外貌來看卻是與人一樣的,他有正常人的外貌,有正常人性的生活,在人來看根本發現不了他與正常人不相同的地方,就這一正常的外貌、這一正常的人性就足可來作他在正常人性裡作的神性的工作。他的肉身有利於他在正常人性裡的工作,有利於他在人中間的工作,他的正常人性更有利於他在人中間的拯救工作,雖然他的正常人性在人中間掀起不少風波,但是這些風波並不影響他作工的正常果效。總之,他正常肉身的作工對人來說還是有極大益處的,儘管多數人都接受不了他的正常人性,但他的作工還是能達到果效的,而且這個果效是藉著正常人性達到的,這是不可疑惑的。他在肉身中作工使人所得到的東西遠遠超過人對他正常人性所存觀念的十倍、幾十倍,而這些觀念到最終都會被他作的工作淹沒,工作達到的果效即人對他的認識遠遠超過對他的觀念的數量。……

……道成肉身的神之所以來在肉身完全是因著敗壞的人的需要,是人的需要並不是神的需要,這一切的代價與痛苦都是為了人類,並不是為了神自己的利益,在神沒有得失與報酬之說,他得到的並不是他後來收穫的,而是他原來就該有的。他為人類作的一切、付出的一切代價並不是為了他能得到更多的報酬,他僅僅是為了人類。在肉身之中作工雖然有許多人難以想像的困難,但到最終肉身作工達到的果效還是遠遠超過靈直接作工的果效。肉身作工雖然存在相當多的難處,並不能有靈一樣偉大的身分,也不能像靈一樣有超凡的作為,更不能有靈一樣的權柄,但是就這一個不起眼的肉身的作工實質遠遠高於靈直接作工的實質,就這一肉身本身來說就是所有人的需要。對被拯救的人來說,靈的使用價值遠遠不及肉身的使用價值:靈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與他接觸的每一個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獲得人的了解與信任,更能加深人對神的認識,更能加深人對神的實際作為的印象;靈的作工神祕莫測,肉眼凡胎難以預測,更難以看得見,只能憑空想像,肉身作工正常實際而且有豐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親眼目睹的事實,人都可以親自領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開豐富的想像,這是肉身的神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靈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見又難以想像的事,例如靈的開啟、靈的感動、靈的引導,但對於有大腦思維的人來說,靈的這些作工並不能給人以明確的意思,只能給一個感動或是大體相仿的意思,並不能用言語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與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準確的話語引導,有明確的心意,也有明確的要求目標,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像更不需去猜測,這是肉身作工的明確性,與靈的作工大不相同;靈的作工只能適應一部分有限的範圍,並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對人要求的準確目標與人得到認識的實際價值就遠遠超過靈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對於敗壞的人來說,只有準確的說話,明確的追求目標,看得見、摸得著的作工才是最有價值的作工。只有現實的作工、及時的引導才能適合人的口味,只有實際的作工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性情中拯救出來,而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達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舊性中拯救出來。靈雖然是神的原有實質,但就這樣的工作只有藉著肉身才能作到,若是僅讓靈來單獨作工那就不能達到作工果效,這是明擺著的事實。……

……神能將敗壞的人拯救出來脫離撒但的權勢,但這一工作並不是神的靈能直接達到的,而是神的靈穿戴的肉身、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唯一能作的工作。這個肉身是人也是神,是有正常人性的人,也是有完全神性的神,所以,儘管這個肉身不是神的靈,而且與靈大不相同,但拯救人的仍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是靈也是肉身。不管怎麼稱呼,總歸是神自己拯救了人類,因為神的靈與肉身是不可分割的,是肉身作的工作也是神的靈作的工作,只不過不是以靈的身分作工,而是以肉身的身分來作工。需要靈直接作的工作就不需道成肉身,需要肉身作的工作靈就不能直接作,只能以道成肉身的方式來作工,這都是工作的需要,是敗壞的人類的需要。三步作工中只有一步作工是靈直接作的,而其餘的兩步作工則都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並不是靈直接作的。靈作的律法的工作並不涉及變化人的敗壞性情,也不涉及人對神的認識。肉身作的恩典時代與國度時代的工作則都涉及人的敗壞性情與人對神的認識,肉身作的工作都是拯救工作中重要、關鍵的工作。所以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直接作工,人類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牧養、扶持、澆灌、餵養、審判、刑罰,需要道成肉身的神更多的恩典、更大的救贖。只有在肉身中的神才能作人的知心人、作人的牧者、作人隨時的幫助,這些都是如今與以往道成肉身的必要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 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人的肉體是受撒但敗壞的,肉體被蒙蔽最深,肉體是受害至深的對象,神親自在肉身作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拯救的對象是屬肉體的人,而且撒但也利用人的肉體來攪擾神的工作,與撒但的爭戰其實就是征服人的工作,而人同時又是被拯救的對象,這樣道成肉身來作工就太有必要了。撒但敗壞人的肉體,人也就成了撒但的化身,成了神打敗的對象,這樣,與撒但爭戰、拯救人類的工作都在地上,神務必得成為人與撒但爭戰,這是最現實的工作。他在肉身中作工其實也是在肉身中與撒但爭戰,在肉身中作工就是作他在靈界的工作,他將他在靈界的工作全部實化在了地上,征服的是悖逆他的人,打敗的是與他敵對的撒但的化身(當然也是人),到最終蒙拯救的還是人,這樣,他更有必要成為一個有受造之物外殼的人,以便能與撒但作實際的爭戰,征服悖逆他而且與他有相同外殼的人,拯救與他有相同外殼的受害於撒但的人。他的仇敵是人,征服的對象是人,拯救的對象也是受造的人,所以他務必得成為人,這樣,他的工作就方便多了,既能打敗撒但,也能征服人類,更能拯救人類。『肉身』雖然正常、實際,但並不是平凡的肉身,不是只有人性的肉身,而是有人性也有神性的肉身,這是他與人不同的地方,這是神的身分的標誌。這樣的肉身才能作他要作的工作,才能盡到肉身的神的職分,才能將他在人中間的工作完成得徹底,否則的話,他在人中間的工作將永遠是一片空白,永遠是一個漏洞。即使神能與撒但的靈爭戰而且得勝,但被敗壞的人的舊性永遠得不到解決,悖逆、抵擋他的人永遠不能真實地服在他的權下,也就是他永遠不能征服人類,永遠不能得著全人類。地上的工作得不到解決,他的經營就不能結束,全人類就不能進入安息。神與所有受造之物不能進入安息,這樣的經營工作將永遠沒有結果,神的榮耀也就隨之消失了。雖然說他的肉身沒有帶著權柄,但是他所作的工作達到果效了,這是他工作的必然趨勢,不管是帶有權柄還是不帶有權柄,只要是能作神自己工作的就是神自己,不管肉身多麼正常、普通都能作他該作的工作,因為這個肉身是神並不僅僅是一個人。這個肉身之所以能作到人作不到的工作,就是因為他的內裡實質並不同於任何一個人,他能拯救人是因為他的身分並不同於任何一個人。這個肉身之所以對人類太重要,是因為他是人,更是神,因為他能作一個平凡的肉身中的人作不了的工作,因為他能拯救與他一同生活在地上的敗壞的人。同樣是人,道成肉身的神對人類來說則比任何一個有價值的人更為重要,就是因為他能作神的靈作不了的工作,他比神的靈更能作神自己的見證,他比神的靈更能徹底得著人類,因此這個肉身雖普通正常,但說起他對人類的貢獻、對人類生存的意義那就寶貝多了,這個肉身的實際價值與意義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估量的。肉身雖然不能直接毀滅撒但,但他能以作工的方式來征服人類、打敗撒但,使撒但徹底服在他的權下。正因為神道成肉身,所以他能將撒但打敗,也能拯救人類。他不直接毀滅撒但,而是道成肉身來作工征服撒但敗壞的人類,這樣能更好地在受造之物中間作他自己的見證,也能更好地拯救被敗壞的人。神道成的肉身打敗撒但比神的靈直接毀滅撒但更有見證、更有說服力。肉身中的神更有利於人對造物主的認識,更能在受造之物中作他的見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 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延伸閱讀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是如何達到的? 解答:要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看見神的顯現,就必須得會聽神的聲音。要分辨神的聲音,首先必須得認識什麼是真理,會分辨什麼是知識道理,能確定什麼是出於神的,什麼是出於人的,具備這些自然就能分辨神的聲音了。我們...
在末世神已經作了新的工作,為什麼人跟不上神的新工作仍在恩典時代的教會裡信神就不能蒙拯救呢?... 神話答案: 「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
恩典時代與國度時代有什麼區別?為什麼必須接受國度福音才能蒙拯救?... 「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不過在信的人身上還有那些悖逆東西、抵擋東西,這還得慢...
聰明童女會聽神的聲音 問題(2)我信主大半輩子,一直為主勞苦作工,儆醒等候主的再來,主來了為什麼不能啟示我呢?主不可能撇棄我呀?我對此感到困惑不解,你們對這事是怎麼看呢? 解答:人信主大半輩子,勞苦作工,儆醒等候主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