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帶我走出了「苦海」

人生的起頭 在苦境中企盼陽光

我出生在中國河北省一個小縣城的普通家庭裡,小時候爸爸經常喝酒,喝醉了就會打媽媽,我和弟弟總是害怕得躲到被窩裡不敢看。爸爸醒酒之後,媽媽再把怨氣撒回到爸爸身上,而爸爸總是三天兩頭的喝醉,所以家裡總是硝煙不斷。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的我,學習成績特別不好,所以老師不喜歡我,同學也經常欺負我,漸漸地我變得膽小怕事、自卑、見人不敢說話。初中畢業後,我去了另一個城市讀中專,之後便留在那裡打工。眼看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但由於我性格內向很少和男生接觸,加上父母的婚姻對我的影響,所以我從心裡害怕結婚。但我也幻想著自己能找一個情投意合的人,不求大富大貴,只求和和美美、平平淡淡地過一生。
苦海,曙光

後來經同事介紹,認識了我現在的丈夫。剛見到他時,覺得他說話幽默風趣,想到自己這麼內向,找一個愛說話的丈夫正好適合自己,我們便開始交往了。那時候他經常帶我出去玩:逛公園、看電影,時不時還送花給我。那段日子挺浪漫開心的,於是在不久後我就帶他回家見過了我的父母、親戚。但是在後來的日子裡,我慢慢發現他脾氣特別不好,經常生氣,還摔東西。因此我為我們的未來感到擔心,怕自己也走上和父母一樣的路。但由於自己愛面子、思想保守,覺得都見過家長了,結婚好像是順其自然的事,就這樣我們結婚了。

踏進婚姻的殿堂 步入人生的低谷

婚後,他稍有不順心的事就會拿我撒氣,我若還口就會換來一頓拳打腳踢,這些事我從不敢告訴別人,怕父母難過著急,也怕親朋好友笑話,只能自己偷偷地流淚,默默認命。為了生活我們開了個小飯店,他脾氣本來就急,忙的時候就更愛發火,而自己從來沒接觸過餐飲這行,所以幹活慢,他就經常罵我是蠢貨、笨蛋,還把切好的菜倒在我身上,這些都是輕的。記得有一次我們一起從店裡回我們住的地方,他帶了半個西瓜準備回去吃,結果就因為我著急走忘記帶勺子,回到家要吃西瓜時他就火了,罵我是豬腦,說沒勺又沒刀讓他怎麼吃,說完惡狠狠地把西瓜摔到地上。當時我坐在床上不敢吭聲,但心裡對他的蠻不講理充滿了恨,眼睛裡藏著掩飾不住的恨意,他看到我的表情對我又是一頓暴打。丈夫的拳腳落在我身上,痛在我心裡,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不停地問自己為什麼這麼命苦,什麼時候我才能擺脫這種生活呢?

由於飯店生意不好,我們又利用早上時間批發了水果去早市上賣,中午再回去開飯店。一天,有個男的同行到我們攤位上和我說起最近的水果進價高,這行不好幹,我也附和著說了幾句。這時丈夫走過來就和同行吵了起來,最後還把他打了,這件事驚動了派出所,最終丈夫被罰了二百塊錢。回家後他就把怨氣都撒到我身上,說一切都是因我和那個男人說話引起的,然後對我又是一頓拳打腳踢。因著被打的次數太多了,我麻木了,任由他打,我只是抱住頭默默流淚。從此我不敢再和陌生男人說話,二十五六歲正是陽光燦爛的日子,而我的日子卻像地獄一般的痛苦,身心疲憊,活著沒有任何盼頭。

絕望中出逃 卻逃不出我的宿命

終於有一天,他打完我後睡著了,我收拾了幾件衣服帶了點錢跑了出來,晚上我不知道去哪兒,就在附近旅店住下了。那天晚上我想了很多,我打算第二天去另外一個城市生活,讓他永遠找不到我。誰知第二天天剛朦朦亮丈夫就來敲門,我趕緊躲到窗簾後面,但還是被他發現了。他下跪求我跟他回家,但我鐵了心不回,他一生氣把旅店的門砸了,我知道他的脾氣,如果我再堅持下去,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於是我硬著頭皮和他回了家。一進門他就劈頭蓋臉地打我,這樣他還是覺得不解恨,就抽出皮帶往我背上抽,火辣辣的疼痛讓我傷心欲絕,那一刻我的心徹底傷透了。他打累了、氣消了,又給我跪下,並說以後再也不打我了,這些話我不知聽過多少遍,對於他的歉意我絲毫沒有感覺,心裡的苦只能自己默默忍受。

一次次地痛苦與折磨,我的心都碎了,恨自己怎麼這麼命苦,為什麼我掙脫不了自己的命運呢?後來我懷孕了,那時候聽說出國掙錢多,於是丈夫開始籌劃辦理出國,在孩子一週歲時丈夫拿到簽證去了新西蘭,三年後,為了還房貸我也來到了新西蘭。原以為三四年不見,他的脾氣能改一些,但沒想到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小心眼,就像一顆隨時可能爆炸的炸彈一樣。這樣的日子讓我苦不堪言,活著沒有一點意思,但為了孩子、為了這個家,我只能忍氣吞聲地活著。

苦境中體嘗神的愛 化解了我心中的仇恨

2016年1月,正在我極度痛苦時,全能神的福音臨到了我。經過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人是神造的,起初我們的祖先亞當、夏娃生活在伊甸園中,沒有肉體的痛苦和纏累,也沒有人與人之間的紛爭和惱恨。但自從他們被撒但引誘敗壞後,被趕出伊甸園,從此就失去了神的祝福,活在了各種痛苦之中。姊妹還帶我看了一段神的話:「肉體的痛苦、肉體的煩惱、空虛,還有人間這些淒慘萬狀的事,都是從撒但敗壞以後撒但開始折磨人,人以後就越來越墮落,人的病痛也越來越加深,人的痛苦越來越加重,越來越感覺人間的空虛、人間的悲慘、人間的不可生存,人對人世間感覺越來越沒有希望,這些都是從撒但敗壞以後而有的。所以說,人這些痛苦是撒但加給人的,是人經撒但的敗壞墮落以後才有的。」姊妹交通說:「我們被撒但敗壞後,都變得自私卑鄙、詭詐惡毒,人與人相處沒有愛,沒有信任,都為了自己的利益相互爭鬥、互相傷害。因此我們感覺活著沒有幸福,沒有真正的溫暖,只有永無止境的痛苦。」聽著這些話,過去的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回想從小到大這些年,我從來沒有真正感覺到幸福,我的人生全是痛苦和絕望,原來這一切都是撒但的苦害。再看看我身邊的很多人,也都是陷在各種痛苦中:在單位裡同事之間為了錢勾心鬥角、互相算計;一個朋友因為丈夫賭博欠了幾十萬的高利貸,為了躲債兩個人有家不能回……生活在撒但的世界中,沒有這樣的煩惱還有那樣的憂愁,總是禍不單行,全都是痛苦。

姊妹又讓我看了一段神的話:「神對每一個人所作的是毫無置疑的,神在牽引著每一個人的手,神時時刻刻地看顧著你,絲毫沒離開過你。……神所作的這一切的良苦用心,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而且神在作這些工作的同時,從來沒有條件、沒有要求讓任何一個人知道他在你身上所付的代價,從而對他感恩戴德。神有沒有作過這樣的事?(沒有。)人活到這麼大歲數,基本上每一個人在一生當中都遇到過好多次險事、好多次試探,因為撒但就在你身邊,無時無刻不在盯著你,它喜歡你臨到災害,喜歡你臨到禍患,喜歡你事事不如意,也喜歡把你放在撒但的網羅裡。而神所作的呢,在時時刻刻地保守著你,使你避開了一次又一次的禍害,一次又一次的災難。所以說人的一切,平安也好,喜樂也好,福氣也好,人身安全也好,事實上都是在神那兒掌控著,都是神引導、主宰著每一個人的一生、命運。

聽著這些話,我心裡忽然感覺很溫暖,回想我結婚這十多年遭受過丈夫無數次家暴,受了很多皮肉之苦,而自己竟能毫髮無損,這都是神的看顧和保守。還記得他曾打過他的女網友一巴掌,女網友就被打得耳膜穿孔住進了醫院。如果不是神保守我,恐怕我早就住無數次醫院了,也有可能被打傷、打殘。思想著這些,我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激之情。從神的話中我也知道了,丈夫能那麼凶惡,是因為撒但的敗壞,想想他打我的時候怒氣沖沖,打完之後又後悔,這不都是撒但的愚弄和苦害嗎?從那一刻開始,我不再抱怨自己的命不好,對丈夫的恨意也減輕了很多,因為這一切的苦都是撒但造成的,我應該恨惡撒但。從此我的心裡不像以往那樣痛苦了,神的話使我得到了安慰。

迎來人生曙光 徹底走出「苦海」

我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開始參加聚會、讀神的話。神的話說:「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原來自從我來到這個世上,神就一直在我身邊看顧著我,一步步把我帶到了今天。雖然我遭受了丈夫的毒打,有許多的痛苦,但我因為隨從丈夫來到新西蘭而接受神的末世救恩,我這是因禍得福啊!神能主宰我的命運,那我丈夫不也在神的手中掌握嗎?我願把丈夫交在神的手中,也把我以後的人生命運全都交給神。在真心的相信和依靠之中,我看到了神的作為。

有一天我正在上班,丈夫氣沖沖地來找我,說我們租住的房門打不開了,他以為他的鑰匙壞了,就拿了我的鑰匙回去,但房門照樣打不開。他又急又氣,打來電話說是門鎖壞了,還說他打電話給管理員,但那兩天是節假日,沒有修鎖的……放下電話我心裡忐忑不安,心想:如果今天晚上還打不開門,以他的脾氣就能把門踹壞,還得把火發到我身上。我越想心裡越害怕,也沒心思上班了,趕緊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現在心裡很害怕,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幫助我渡過這個難關。」禱告後想到神的話:「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是啊!神是全能的,所有的人事物都是神掌管,我丈夫能不能發火打我也在神的手中,神若不許可什麼事情也不會發生。神的話讓我的心平安、踏實下來。感謝神的愛,教會的姊妹給了我一套被褥,晚上下班回到住處,正好那棟樓的一樓有一個空房間,雖然有點潮濕,但最起碼晚上有個呆的地方了。丈夫下班後我把他帶到臨時的這個房間,他只是搖頭嘆氣,抱怨怎麼這麼倒霉,但並沒像以往那樣對我發火,我心裡很清楚這是神的主宰安排。我在心裡一直默默向神禱告,後來他不僅不抱怨了,而且還讓我早點休息。當時我的內心特別感動,因為這樣的事如果發生在以前,他肯定會把火氣撒到我身上,而今天他不僅沒有罵我、打我,反而來關心我,我心裡一個勁地讚美神的大能。

通過這件事,我看到了神的實際、信實與奇妙,我更加認定了是神在主宰著萬事萬物。從此我更堅定了追隨神到底的信心,也學會了有難處的時候依靠神、仰望神。後來我看見了很多神的奇妙作為,漸漸地丈夫也知道心疼我了,還常常給我做飯,也不再動手打我。這一切的變化讓我從心底感謝神,感謝神一直默默地看顧保守著我,是神帶領我一步步走出苦海,讓我不再痛苦,讓我的心靈有了停泊的港灣。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澳洲 渴慕

分享不同經歷丶不同認識:愛有了方向

延伸閱讀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有一天我的一個朋友來找我,跟我談了一件事,說她的一個閨蜜家庭幸福美滿,事業有成,生活富裕,年紀輕輕自己辦廠,有車有房有孩子,可說是功成名就。但是好景不長,有一天她的閨蜜感覺身體不適,但是因著工作繁忙沒...
一位拜金母親的心聲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張麗出生在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婚後,婆家也很窮,夫妻倆靠種菜為生,一年四季為了掙錢勞碌奔波,生活還是特別的困難。張麗看著三個漂亮的女兒逐漸長大了,心裡暗想:自己這輩子沒有錢過窮日子,...
我們的家庭矛盾是這樣解決的 蒙神恩待,我走上了信神的路 我從小身體不好,因此家人都寵著我,雖然我比妹妹大三歲,但是,我從來都不讓著她,不管有好吃的還是好穿的,我都要爭個先。結婚後常常為一些小事和丈夫爭得面紅耳赤,如果爭不過...
別讓猜疑毀了自己的婚姻 公交車上的惴惴不安 7月份的下午,太陽像個大火爐一樣炙烤著大地,在公交車站等車的依依雖然遮著太陽傘,仍然感到刺眼的陽光肆意地從薄薄的傘面透射到身上,鬱悶的心情變得更加煩躁。 依依鬱悶的是因為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