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已從神的家起首!

2000年的一天晚上,我坐在床前看聖經,突然看到彼得前書四章十七節中說:「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這時,我的腦海裡不知不覺展現出了主耶穌來審判人的畫面:在天空中擺設一個大的桌案,天軍天將在兩邊排列整齊,每個人都跪在桌案前,把自己一生當中所犯下的罪行都公佈於天下,要是撒謊旁邊會有像電視機一樣的設備把人的罪行顯示出來,所有的人都膽戰心驚地跪在地上磕頭求饒,那個場面非常壯觀、威嚴……想到這兒,我不禁陷入沉思之中:這幾年牧師長老講道常常會講萬物的結局近了,我們要警醒等候主的再來,在主來的日子要接受主的審判,可我想不明白為什麼審判要從神的家開始呢?再說,外邦人不信神、不敬拜神,他們應該接受神的審判,我們已經因信得救、因信稱義了,神為什麼還要審判我們呢?如果神審判我們,那不就被定罪了嗎?正當我想得入神的時候,丈夫走過來對我說:「你外甥女快結婚了,你準備什麼時候去你媽媽那裡呀?」我回過神來,若無其事地說:「過幾天我和你一起去,這幾天下雨,我不想去。」沒想到一向對我百般順服的丈夫,突然間像變了個人似的,竟生氣地說:「不要一推再推了,明天你一定要去,不要說是下雨,就是下刀子你也得去,不去你會後悔的。」說完轉身就不搭理我了。丈夫反常的舉動讓我感到費解,但在納悶之餘,我想到自己已經半年多沒有見到家鄉教會的弟兄姊妹了,早點回去和他們交通一下也好。於是第二天清早,我就坐車回娘家了。

媽媽見我回來了非常高興,激動地對我說:「哎喲!我女兒今天回來了,回來得正好,媽告訴你一個大好消息,我們盼望的主耶穌回來了,就是末後的基督全能神……」我被媽媽這突如其來的話震住了,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眼睛直直地看著她說:「媽,我們信主的人得有敬虔的心,對於主的再來我們不能隨便亂說的。」這時,姐姐走過來笑著對我說:「小妹啊,前幾天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來咱們教會講道,給我們看了聖經啟示錄裡預言的『小書卷』……」媽媽連忙接話說:「這書上的話可真是寶貝,這是末後的基督全能神發表的話語,這話裡有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還有神審判人、刑罰人、揭示人的話語,真是應有盡有啊。女兒,今天你回來了,真是神垂聽了我們的禱告啊!」媽媽邊說邊笑得合不攏嘴,我疑惑地說:「媽、姐,你們說主已經來了,這怎麼可能呢?聖經上明明記著說,主來的日子要有審判,現在審判還沒有開始,主來的預言還沒有應驗,你們怎麼說主已經回來了呢?」姐姐激動地說:「小妹,神的審判工作早就開始了,神是用話語來作審判、刑罰的工作……」聽到這兒,我不禁想起經上說:「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提摩太后書3:1)我心想:還是謹慎小心為好,沒有分辨就容易做出得罪主的事,我可不能背叛主。於是,為了躲避媽媽和姐姐,我便找藉口說去婆婆家住幾天。

晚飯後,媽媽見我不願意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她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女兒,你知道嗎?短短的一個多月,教會帶領王姊妹和其他同工帶著我們派別三百多人跟上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接受了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的工作。你以為弟兄姊妹是很草率就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了嗎?斷乎不是,我們是考察了數日之後,從全能神的話中認出了神的聲音,才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的。」聽到這兒,我不禁大吃一驚:這怎麼可能呢?王姊妹熟讀聖經還是教會的講道人,對主有忠心,她怎麼會輕易地把弟兄姊妹帶到全能神教會呢?她可是個有思想有見地的人,她不會做出草率的決定,看來這事不簡單啊。既然媽媽和姐姐讓我考察全能神的新作工,不如先尋求尋求我心裡多年的困惑。想到這裡,我抬頭看看媽媽又看看姐姐說:「你們這樣說也有道理,我也相信弟兄姊妹考察真道肯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這我不否認。但我想先問問你們,彼得前書四章十七節說:『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你們剛剛也說了,主耶穌已經來作審判的工作了,我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審判要從神的家開始呢?」

姐姐看了看我誠懇地說:「剛開始我對這節經文也不太明白,後來我看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才有了一點點的認識。其實,這是因為在神的家中,雖然有眾多跟隨主耶穌的人,但並不是所有承認主耶穌的人都是真心信神的人,都是神要拯救的對象,實際上還有很多人根本不是屬神的人,而是混進來的稗子、山羊,是屬魔鬼撒但的不信派。到末了時代,神要先潔淨他的教會,要將他的審判工作從神的家開始起首,藉著審判的工作使所有信神的人都顯出原形,把真信與假信、山羊與綿羊、麥子與稗子都分別出來,善歸於善、惡歸於惡,最終將人賞善罰惡。主耶穌說:『當收割的時候,我要對收割的人說,先將稗子薅出來,捆成捆,留著燒;惟有麥子要收在倉裡。』(馬太福音13:30)『他手裡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裡,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馬太福音3:12)全能神說:『現在的征服工作就是為了顯明人的結局的工作,為什麼說現在的刑罰與審判就是末日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呢?這你還看不透嗎?為什麼末了一步工作是征服的工作,不就是為了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嗎?不就是為了讓人都能在刑罰、審判的征服工作中顯出原形之後而各從其類嗎?與其說是征服人類,倒不如說是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就是審判人的罪之後來顯明各類的人,從而以此來定人是惡或義。征服工作之後便是賞善罰惡的工作:完全順服的人即徹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擴展全宇的工作中,沒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災禍臨到。這樣,人便各從其類了,惡人歸於惡,再沒有日頭光照,義人歸於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遠的光中。萬物的結局都近了,人的結局也都顯在眼前了,萬物都要各從其類,人怎麼能逃脫各從其類之苦呢?顯明各類人的結局是在萬物的結局近了的時候而顯明的,也是在作全宇的征服工作(包括從現在的工作開始的所有征服的工作)中而顯明的。顯明所有人類的結局是在審判台前,是在刑罰中,是在末世的征服工作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一)》)由此可見,末世審判的工作要從神的家起首,這個工作實際上就是拯救人、潔淨人的工作,同時也是顯明人、淘汰人的工作。我們若存著謙卑尋求的心來接受順服,那證明我們就是綿羊、麥子,就能得著神在末世所作的審判、潔淨的工作,最終就能得到潔淨、蒙神拯救;如果我們不願意接受順服神的審判工作,拒絕神發表的話語,那我們可就是被神顯明出來的稗子、山羊,最終的結局就是被神的烈怒之火焚燒淨盡了啊!」聽著姐姐的交通,我不禁在心裡感嘆:真是一段時間不見刮目相看啊,姐姐交通的話太有見地了,沒想到她看了全能神的話語竟然認識得這麼高,句句都在理,也符合聖經,難道主耶穌真的來作審判工作了?可我轉念又一想:這一切來得真是太突然了,我還是多多向主禱告尋求尋求吧!於是我就推脫說:「今天我坐車很累,我要休息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想著媽媽和姐姐說的話,翻來覆去睡不著。第二天一大早,我們本村教會的一個同工來到我家,她看見我高興地說:「姊妹,你回來了,這段時間我們都在為你禱告,是神垂聽了我們的禱告,感謝神啊!前幾天,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在咱們教會講道,說神已經開始作審判工作了,以後如果有機會你也去聽聽。」說完就轉身離去了。同工姊妹走後,我趕緊跟主禱告:「主啊!這裡的弟兄姊妹都說你回來作審判的工作了,我現在很迷茫,不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你的再來,如果我選擇錯了,一步走錯就會步步錯,主啊!主啊!我怕走錯路,孩子求求你給個印證,如果姐姐她們傳講的道是出於你的,今天就有人來叫我去聽道,如果不是,今天就沒有人來……」禱告完,我剛站起來,那個同工姊妹又回來了,並對我說:「姊妹,教會帶領王姊妹知道你回來了很高興,她打電話叫你馬上到她家去聽道。」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議:我剛剛禱告求主給個印證,她們就來叫我去聽道,難道這真是出於神的?還有這次回娘家若不是丈夫一反常態地逼著我來,我也不會急著來,難道真是主耶穌垂聽了弟兄姊妹的禱告藉著丈夫逼著我來的?驀然間感到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也許是聖靈的引導,看來這道我真得好好尋求考察一下,若真是主耶穌的再來,我錯過機會就會終生遺憾。想到這兒,我急匆匆地和媽媽一起趕往王姊妹家聽道。

到了王姊妹家,我看見一個四十多歲的弟兄,他是全能神教會的講道人,他很有禮貌地跟我們打招呼,當時還有五六個弟兄姊妹和我們一起聽。弟兄結合聖經交通了舊約律法時代與新約恩典時代神作工的意義,神發表的性情與作工達到的果效,以及末世神又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來作審判工作,這正好應驗以賽亞書二章三、四節的預言:「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說: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我們也要行他的路。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我聽著這個弟兄的講道,感覺很新鮮,弟兄姊妹也聽得津津有味,有的甚至當場就跟弟兄要書,而我還不能從心裡完全接受全能神末世的工作。跟媽媽回家後,我考慮了許久,想到啟示錄裡多處都提到:「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示錄2:7)也許這本書就是啟示錄裡預言的小書卷呢?於是,我從姐姐那拿了一本全能神的話語書,坐上了去婆婆家的車……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迷茫中,神愛引領我尋到真光 我出生在一個天主教家庭,從小就被爺爺奶奶帶著到教堂參加彌撒,因著環境的薰陶加上我也相信天主,於是學會了唸各種經、行各種儀式。 2009年我來到了日本留學,一次偶遇,我在同學宿舍裡見到一位基督教的...
我今已醒悟 我今年62歲,在我51歲那年因腰疼病信了主耶穌,因著主耶穌賜的恩典,後來不知不覺我的腰疼病好了,我認定主耶穌就是真神,便立志要永遠跟隨主。之後我積極參加聚會,在聚會時我常聽牧師長老講:「『東方閃電...
衝破謠言的網羅,迎接主耶穌的再來 弟兄姊妹,主內平安!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個特別的經歷。 最近,上網常能看到一些人在發帖定罪「東方閃電」教會,定罪的言語特別污穢、惡毒,盡是褻瀆。我就很好奇,這些發帖的人多數是教堂裡的牧師長老,他們平...
緊跟羔羊的腳蹤(二) 到了約定聚會的時間,姊妹們專門給我解決問題,我就問姊妹:「有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難道信神就要一味地包容忍耐嗎?」張姊妹笑笑,說:「對於這個問題,我們還是來看神的話吧。」接著張姊妹打開書本讀道:「『這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