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愛滿滿

1999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當知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時,我非常興奮,真沒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還能迎接到主耶穌的重歸。我滿心歡喜地和弟兄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盡本分,每天都過得特別充實,享受著聖靈的同在,心裡充滿了幸福快樂。但正當我沉浸在與主相遇的喜樂中時,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早已悄無聲息地上演了……

recall

不久後的一天,女兒突然有氣無力地對我說:「媽媽,我上不來氣,我難受。」我看到女兒的臉色有些難看,想到自己信主這些年有病時求主,主都給我們醫治了,覺得不會有什麼大事,就對孩子說:「沒事,多依靠神就好了。」安慰完女兒後,我照常去地裡幹活了。第二天,女兒摀著胸口用微弱的聲音對我說:「媽,我真的很難受!我還是上不來氣。」看著女兒一臉的痛苦,連一口飯都吃不下,我有些著急害怕了,就趕緊和丈夫帶著女兒坐車去了醫院。在檢查的過程中,我心裡始終忐忑不安。檢查後,大夫拿著檢查結果一臉嚴肅,用略帶沉重的口氣對我們說:「這孩子是心臟主動脈瓣脫垂,得馬上做手術,換進口金屬的機械瓣,大約得6萬塊錢手術費,你們趁早做準備吧,如果耽誤了孩子就有生命危險……」這話如晴天霹靂,我怎麼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大夫看到我受到驚嚇的樣子,又用安慰的口氣對我說:「手術的成功率還是很大的,有百分之九十五。」我不由得低下頭看了一眼女兒,想到女兒才14歲就要做這麼大的手術,而且還不一定成功,要是手術失敗了……我不敢再想下去了。我神情恍惚,邁著沉重的步子往家裡走,回到家天已經黑了,我疲憊地倒在了炕上,飯也吃不下,嗓子也腫了起來。越想女兒的病越著急上火,心裡不停地琢磨:手術費就得6萬,這筆錢借了可咋還呀!而且手術還不一定成功,就算是成功了還得終身吃抗生素維持生命,女兒得遭多大的罪呀!唉!今後的生活該怎麼辦?為什麼這事會臨到我呢?我心裡越想越難受,感覺一點盼望都沒有了。轉念一想,莫非是神在檢驗我?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想,想得我頭痛,渾渾噩噩中我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小姑子就打電話來,焦急地對我說:「嫂子,你可不能大意呀!這可不是個小手術,我們還是去有名的大醫院給孩子看病吧!」我撂下電話,心裡更是沒底了,我和丈夫心情沉重地帶著孩子匆匆地趕到了大醫院,給孩子做了一番檢查後結果還是一樣的。我們辦完手續後,在小姑子家住著等待幾天後的手術。這時,小姑子的婆婆胸有成足地對我說:「你家孩子有病的事我聽說了,我告訴你呀,你跟著我信佛吧,我保證你家孩子的病能好!我家附近誰家一有事就找我,我都能給一一化解,這可不是假的!」說著她就對著那些東西,三拜九叩了起來。我坐在那裡沒有吱聲,心想:我雖然希望孩子病好,但我也不能背叛神啊!主耶穌說過:「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馬太福音6:24)讓我拜假神,這可是嚴重的背叛神的事,我可不能聽你的!我說:「大姨,真正信主的人,是不會去信佛的!只有神才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他掌管著一切。」她看我態度很堅決,無可奈何地說:「你再考慮考慮,別耽誤孩子的治療時間呀。」我不想再聽她說下去了,就找了個藉口進了房間。晚上,我跪在床上流著淚向神禱告:「神啊!其實我多希望孩子的病能好啊!但我不能跟她信假神背叛你,我相信孩子的生死都在你的手中掌握。可我現在不明白你的心意,求你帶領引導我,讓我明白你的心意。」

第二天,我們去了醫院。在去醫院的路上我的眼淚像開了閘的水一樣不停地往下流,但我唯一能持守住的就是不管最後是什麼樣的結果,我知道神是公義的!我願意持守住對神的忠心,雖然我不明白神的心意是什麼,但我願意順服下來。突然我想起了之前看過的一段神的話,神說:「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著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著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別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並不求來世得著什麼。當我將忿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卻並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蹤影了。所以,我說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信」,你怎麼認識?》)想起這話,我有些蒙羞加慚愧,自從信主以後我一直把主當作大醫生,有病就求主醫治,總是讓主保守我家平平安安沒災沒禍。一臨到禍患或有不幸的事發生,我就想讓主馬上把這些災禍挪去,若是主沒有挪去心裡就痛苦難受。想到這兒,我才認識到我信神一直都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而是要求神,想從神得著更多的恩待和祝福。這時,我不禁想起了約伯的經歷,約伯一夜之間失去了漫山的牛羊和所有的兒女,但他始終沒有埋怨神,還能稱頌神的名。而自己對神沒有一點真實的順服,在事實面前我才看清我的實際身量。這時我的腦海裡又清晰地浮現出一段神的話:「末世的工作需極大的信心,需你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腳,因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著,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達到百經熬煉,具備高於約伯的信心,需要人受極大痛苦,受盡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信心,這步工作才算結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八)》)是啊!神成全的是人的信心,這樣的環境臨到是神對我的試煉,是神檢驗我信心的時候,神的心意是讓我在試煉中能像約伯一樣為神站住見證,不發怨言埋怨神、也不對神提要求。藉著聖靈的開啟,我心中頓時有了一股無形的力量,有了願意面對現實的勇氣,雖然我沒有完全明白神的心意,但是不管結局如何我都不能埋怨神、誤解神,願意堅定信心地為神站住見證!因著神加給的力量,我心裡也不那麼迷茫痛苦了。

剛到醫院準備面對接下來的手術,沒想到幾個專家卻突然說:「我們經過會診一致同意,這孩子暫時不用做手術了,如果現在這個年齡做,就得做兩次大手術。先回家養著吧,等身體不長了做一次就行了,要是實在呼吸困難再來做吧!」聽了大夫的話,我驚訝得愣住了!之前每個大夫不是都一直在勸說我們,孩子必須得做手術嗎?這怎麼又突然不做了呢?不是說不做手術孩子就有生命危險嗎?而且孩子的病還在一天天地加重。想到這兒,我焦急地說:「不是都安排好了今天要做手術嗎,這要是孩子呼吸困難不還得馬上做手術嗎?要不現在就做了吧!」丈夫聽我這樣說,一把將我拽到一邊,不高興地說:「大夫都說不做了,那咱就不做了!」就這樣我們帶著孩子回家了。我有些不放心,心裡忍不住地產生疑惑:這病能養好嗎?連藥都不能吃,這怎麼養啊!一想起來,我就忍不住的擔憂。

但讓我萬萬想不到的是,剛回到家孩子就活蹦亂跳地玩起來,也沒再說難受,而且玩一會兒就睡著了。第二天,孩子起來就吵著說餓了,我做好飯端上桌,看著孩子吃得可香了。一直到第3天,我看孩子的精神狀態還是很好,一點有病的症狀也沒有了。看來孩子的病是真的好了,我終於放心了。過了幾天,我們又帶著孩子去醫院做了複查,檢查結果出來後,大夫驚訝地問我:「吃啥藥了嗎?還是又到別的醫院看了?」我們搖搖頭說:「沒有!什麼藥也沒吃!」大夫感嘆道:「這可真是神蹟呀!我們從醫這麼多年還沒遇到過這種情況,這病還能自己好了?奇怪!」聽到大夫的話,我知道這都是神的奇妙作為,心中對神的感激之情難以表達,此時眼淚打濕了眼眶。

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這次我終於放心地回到了家。見到教會的弟兄姊妹後,我把這段時間的經歷和弟兄姊妹們一起分享,大家也都從我的經歷中看到了神的奇妙與全能。接著姊妹又給我交通了一段神的話,全能神說:「許多事臨到不符合你的觀念,但你能放下,從中認識神的作為,在熬煉之中顯出你愛神的心,這才是站住見證。如果你家庭平安,個人肉體也享受,沒人逼迫你,教會的弟兄姊妹還順服你,這能顯出你愛神的心嗎?這能熬煉你嗎?熬煉之中才能顯出你愛神的心,藉著不符合你觀念的事臨到才能成全你。神就藉著許多反面的事、許多消極的事來成全你,藉著許多撒但的作為、撒但的控告、撒但在許多人身上表現的來讓你認識,以此來成全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姊妹交通說:「神的話告訴我們,我們要想被神得著,就得藉著不符合我們觀念的環境臨到,才能使我們的信心和順服得到成全。我們知道今天神作的是最後一步成全人的工作,撒但並不甘心失敗,所以撒但與神的爭戰也達到了高峰,它無時無刻不在尋找機會吞吃我們。我們身邊發生的事雖然不符合我們的觀念想像,但神的心意都是為了成全我們。同時,這也是一場屬靈的爭戰。如果我們家裡也平安,肉體也享受,就看不到我們的真心和順服了,撒但也不服氣。神為了讓撒但徹底服氣,讓撒但不敢再控告攪擾神的選民,也為了檢驗人對神的信心與順服,才允許撒但的試探臨到每一個人。人若在各種環境中識不破撒但的陰謀詭計,就很容易被撒但擄去,這樣人就永遠失去了蒙拯救的機會。人若在撒但的試探中持守住了對神的忠心與順服,那人就在撒但面前為神做了美好響亮的見證,同時我們信心、愛心也得到了神的成全。從中看見神的智慧永遠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撒但永遠是神的手下敗將。所以不管以後臨到什麼不符合我們觀念的環境,我們都要禱告依靠神,不要失去對神的信心,這樣神才能將我們徹底作成。」

藉著神話語的揭示和姊妹的交通,我才對靈界的爭戰,撒但的詭計有了一些認識與分辨,看到從我女兒有病時,撒但就一直在引誘我,想吞吃我。利用我小姑子的婆婆引誘我信佛背叛神,又藉著醫生說孩子的病非常嚴重使我對神的工作失去信心,看到撒但真是陰險惡毒啊,若不是神的看顧保守我很容易就會中撒但的詭計。從中讓我看到了靈界的爭戰異常激烈,更看到了神對人的愛和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通過這次的經歷,也使我真正明白了,末世的工作雖然不像恩典時代主耶穌那樣顯神蹟奇事,但神的奇妙作為和神話語的威力卻隨時都能讓信他的人看見。我深刻地體會到了神的全能與主宰!跟隨神的信心也更加的堅定了!

雅蘭

浪子回頭金不換—也許你會說:我不是浪子,這跟我沒關係。但你知不知道我們正正是一個在外流浪多年的孩子?我們掙錢糊口,每一天都很苦很累,失去了人本應擁有的天真與幸福。找回有心有靈的我們,分享:浪子回頭金不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