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神的「新名」有了新的認識

那年,我家蓋房時發生事故致兩死兩傷,這突如其來的災難讓我無法承受,高額的賠償款使本來就錢財緊缺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在我人生最艱難、最需要人幫助時,鄰居把主耶穌福音傳給了我,並給我講了主耶穌十字架的事蹟,我被主的愛深深地感動了,覺得只有主才是我唯一的依靠。為了還報主的愛,我積極參加聚會、傳福音。

一天,李弟兄高興地來到我家,對我和丈夫說:「弟兄、姊妹,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回來了,他就是末後的基督全能神,如今他再次道成肉身作了一步審判潔淨人的工作,你們趕緊考察考察吧。」當時我正在看聖經,一聽這話感到特別震驚,急忙說道:「主再來叫全能?不可能!聖經上清清楚楚地記著:『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唯有主耶穌是救主,除了主耶穌,就不會再有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你信其他的名這不是偏離主道,背叛主了嗎?我勸你趕緊向主認罪悔改吧。」李弟兄聽後微笑著說:「姊妹,我們信的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雖然神的名字變了、工作變了,但神的實質是不變的,還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關於神的新名啟示錄裡也有預言……」沒等李弟兄把話說完,我便反駁道:「聖經上清清楚楚地記著:『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13:8)主耶穌的名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不管你怎麼說,我都要持守主的名,守住主的道。」坐在一旁的丈夫思慮了一下,說道:「蒙愛,李弟兄是個有頭腦、有思想的人,在主內也一直比較追求,現在他既然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肯定有他的道理。聖經上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要不咱們靜下心來好好聽聽吧?」看著丈夫有尋求的意思,我心想:信主就得守住主的名,離開主耶穌的名還是信主嗎?於是,我態度堅定地說:「主耶穌就是愛我們的唯一救贖主,他的名是永不改變的,我們得有良心不能忘了主對咱們極大的愛,更不能背叛主。」李弟兄看到我的態度堅決,便無奈地離開了。此後李弟兄還多次來給我們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我用各種辦法躲避,一次次地拒絕接受神的末世作工。

兩個月後的一天晚上,丈夫誠懇地勸勉我說:「蒙愛啊,全能神確實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他們是一位神。這段時間通過看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就如關於神的名、神的三步作工、神道成肉身等各方面真理,全能神的話說得很透亮,你聽聽吧……」聽到丈夫的話,我一愣,心想:丈夫怎麼這麼快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呢?於是,我生氣地說:「那既然這樣,咱們就各信各的吧!你也別跟我說了,不管怎麼樣,我得守住主的名……」丈夫又急忙說:「你尋求尋求就知道了,信道都是從聽道來的,不聽就不會信,現在有人傳主回來的,你不聽怎麼能迎接到主耶穌的重歸呢?……」我根本聽不進去丈夫的話,手一擺堅定地說:「好了,不管怎樣我得守住主的名,你以後別跟我提這事了。」丈夫無奈地搖了搖頭。後來丈夫再給我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時,我都迴避不聽。之後,丈夫又帶來一個老姊妹也多次給我見證主的再來,可我死守自己的觀念不放,緊閉心門,用同樣的話來回絕她。

神的拯救, 看神的話語

就這樣,丈夫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在家裡一起聚會,我坐在外屋看聖經。每逢看到他們一起聚會交通得熱火朝天時,坐在屋外的我都有幾分羨慕,失落感也油然而生,心想:他們每個人怎麼都那麼有勁兒?我們聚會時講道人無道可講,弟兄姊妹得不到供應,都在台下拉家常。莫非全能神教會有聖靈作工?但他們見證主來換了新名字,這怎麼可能呢?我思來想去,覺得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得持守主名,絕不背叛主。但我又一想:這都一個多月了,教會也沒人通知我去聚會,到底是咋回事呀?就這樣,我每天在家裡翻看聖經,焦急地等待著弟兄姊妹通知我去聚會。可是一天、兩天……始終沒人來通知我。

兩個月後的一天,我在路上遇見了好久不見的王姊妹,我感到特別驚喜,三步並兩步地走到王姊妹跟前問道:「咱們現在怎麼不通知聚會了呢?」王姊妹支支吾吾地說:「我們都聚著呢!嗯……乾脆告訴你吧,你被教會隔離了。」聽到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一般,愣了半天我才晃過神來,急忙問道:「隔離我?為什麼?」王姊妹說:「教會有規定,只要家裡有一個人信全能神,其餘的就得被隔離。帶領還特意交代我們不讓接觸你,防止你來教會偷羊。」我聽後很氣憤地說:「聖經上有這樣的規定嗎?他們怎麼能這樣對待我?我丈夫是信了全能神這不假,可是我沒有背叛主,也沒有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現在我靈裡枯乾,得不到供應,他們不來與我交通主的心意,還袖手旁觀,隔離我不讓我去聚會,看著我快到懸崖邊了也不拉我一把,這不是落井下石嗎?這是信主之人的所為嗎?他們這樣做合主心意嗎?主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太22:37-39)主教導我們要愛人如己,他們這樣對待我也不符合主的教導啊!」說著我的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王姊妹無奈地說:「咱們還是禱告主吧,主會為咱開闢出路的。」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想:帶領怎麼能這樣對待我?我多次在他面前表明我的立場,但沒想到教會還是把我隔離了,那以後的路我該怎麼走啊。痛苦中,我默默地呼求主:「主啊,你是我唯一的救主,唯一的神,願你帶領我走以後的路。」這時,極度消沉的我剛走進大門,就聽見一陣悅耳的歌聲傳了過來,原來丈夫與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唱歌呢!此時,我不免有些羨慕,多麼渴望也能過上這樣的教會生活啊。想想丈夫自從信了全能神後,整個人的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變化,尤其談聖經時特別有見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也特別有愛心,不管我怎麼對待他們,他們還是一直真誠地幫助我,有時看到我家裡農活忙時,他們二話不說,挽起袖子就幹。這時,我忽然想到聖經上說:「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5:22-23)愛只能從神而來,難道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再來?

基督徒

這時,我悄悄地坐在屋外,想聽聽他們唱的歌詞中說了些什麼。無意中聽到歌詞裡提到耶和華和主耶穌,我心想:這首歌到底說的是什麼呀?怎麼還提到主耶穌了呢?我得仔細聽聽,我聽到歌詞裡唱道:「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神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神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神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神的名,並不能把神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神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神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

神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神叫神救主耶穌,今天神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神的所有性情,滿載著神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名的意義》)這首歌深入我的心,這話說得真有權柄、有威力,難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心裡糾結著,要不先放下自己的想法,等丈夫聚完會後,我問問丈夫?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守望者等待你的到來,我找到活下去的勇氣!... 「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在我人生最絕望的時候,全能神向我伸出了他的...
破 繭 而 出 我們一家人都在蒙頭派信主,我是個普通信徒,爸爸是個小帶領。2004年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隨後我與見證人張姊妹又將國度福音傳給了我小妹。我打算裝備好神的話後,再去傳我爸爸。沒曾想,我接受國度...
看透真相踏實前行 四月中旬的一天,我送走了給我見證神末世作工的趙弟兄,回想著趙弟兄臨走時囑咐我的話:「要好好讀全能神的話,只有多讀全能神的話才能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顯現作工。」 我回到房間打開《話在肉身顯現》聚精會神...
找到小書卷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49歲那年因病信了主耶穌。從聖經中看到主能使啞巴說話、癱子行走,因此我也常常跟主禱告,求主醫治我的病。不知不覺我的心臟病真的好了,而且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我心想:有多少人得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