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心靈的「金鑰匙」

在外多年的打工生涯,我嘗盡了人情冷暖,最終一無所獲。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一個朋友,在當地開著一家批發糧油的店舖,生意規模較大。朋友告訴我,做糧油生意只賺不賠,怎麼也比給別人打工強,最低也能保證家庭生活的開支。看著朋友這些年不僅住上了大房子,還穿金戴玉的,我相信她這話是真實的。我便和丈夫商量在我家不遠處開了一家小糧油店,立志在做生意時一定本本分分地做人,把店裡的生意打理好,相信很快就會改變生活現狀的。

開張的第一天,我的小店就賣了五百多斤油,我開心極了,心裡盤算著要是店裡的生意每天都這麼好,那該有多好呀!過了幾天,我聽婆婆說,附近的老姨們說我們剛開始做糧油生意,不會在清油裡搞鬼,所以,她們就約人都來買我們店裡的清油,存放下來以後慢慢吃。聽到這裡,我心裡很納悶:賣清油還能搞鬼嗎?當我再去找朋友進清油時,朋友還不相信我這麼快就把剛進的兩桶清油賣完了,我便老老實實把老姨們說的話告訴給朋友。朋友聽我說完,就說像我這麼老實地做生意,根本掙不上大錢。她看我一臉的茫然,就耐心地教我怎樣「加工」清油才會讓利潤翻幾倍。她說:「每一行生意都有自己的渠道,就拿油來說,當地出產的一種棉籽油,淡黃色、無異味,價格低廉,但炒菜肥膩,當地的人都不愛吃,商家也銷不動,因為一到冬天,棉籽油就變成了像豬油似的、白色的糊糊狀,人很容易就分辨出來。但是商家們可以把棉籽油和純胡麻油或純菜籽油混合到一起,這不僅不會影響其他油的味道,而且還能賣到胡麻油和菜籽油的價格。一桶菜籽油可以兌三桶棉籽油,可以賣上四桶菜籽油的錢。其實,我們在市場上很少能買上純菜籽油或胡麻油,這是糧油行業公開的祕密,也是這個行業的潛規則,就包括市場上賣的包裝精美的,商標上標著國家特級、一級的胡麻油或菜籽油都是經過勾兌的,摻點棉籽油算好的,沒有給你把地溝油摻上就不錯了,特別是轉基因的油、各種調和油,用什麼油調和的咱們就不好說了。反正有些人圖便宜一個勁地講價錢,那我們就把摻的棉籽油多的胡麻油或菜籽油賣給他,一分價錢一分貨,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我第一次聽到各種「油」的來歷,驚得我目瞪口呆。我真不敢想這幾十年我們到底吃了些什麼油?我們已經上當受騙這麼長時間,難道今天我又去欺騙別人嗎?不!我不能昧著良心做人!但我回到店裡反覆地想,按我們原來的方法賣油,錢賺得少不說還累得腰酸背痛,這是何苦呢?

後來,我把朋友說的辦法一五一十地給丈夫說了,我們再三商量後,還是覺得不能這樣坑人、害人,哪怕少賺點錢,也不能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可是,就在我開店不久後發現,市場上賣的菜籽油和胡麻油價格比我店的油的批發價還要低,我心裡清楚,市場上賣的低價油都加了大量的棉籽油,可不知情的老百姓看市場上賣的油比我們便宜,就都跑到市場上買便宜的油去了,再加上隨著本地的超市食用油搞特價,二十多、三十多元錢就能買一桶十斤裝的調和油或菜籽油,甚至加上十幾元錢就能買上一桶胡麻油,所以我店裡的生意越來越淡,眼看著別人手裡的鈔票越來越多,而我們甚至連本錢都賺不回來時,我心裡感到特別的失落,覺得自己這樣做生意是不是很傻?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裡,別人都能靠著「本事」掙上大錢,過上好日子,而我這樣死守著做人的信條,連家裡的開支都支付不了,那我做生意圖的又是啥呢?漸漸地,我的心理發生了變化,不想再老老實實地做生意了,「有錢能使鬼推磨」,誰願跟錢過不去呀!

我開始試著從朋友那裡進了幾桶棉籽油,看著丈夫把棉籽油一點一點勾兌進純菜籽油和胡麻油裡,我就像做了虧心事,總有一種負罪感,可看到一桶380斤的菜籽油勾兌三桶棉籽油後變成四桶菜籽油,多賺2000多元錢,我就丟掉所謂的良心,想著大家都這樣做,又不是我一家這樣做。但到了第二天,有人來買油時我卻張不開口說價格,怕人問我為什麼菜籽油的價格低了,只好躲到一邊讓丈夫去給人打油。過了一段時間,我看顧客也沒有來指責我店裡的油不好,慢慢地,我的心便放鬆了,覺得這樣做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反正市場上都這樣,我還沒有像別人加添那麼多的棉籽油,並且價格貴的油質量好你又不掏錢買,價格便宜的油明擺著就是勾兌的,但你圖便宜,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一分價錢一分貨,這不能怨我吧。從那以後,我的膽子也漸漸地變大了,不斷地接受朋友灌輸的各種賺錢的辦法。比如:我店裡用的是電子秤,一般情況下騙不了人,但是朋友讓我買塊吸鐵石,在稱糧油的時候,趁顧客不注意把吸鐵石沾在秤底下,等把商品取掉的時候,趁人不注意把吸鐵石取下來,這樣就可以多算些錢;還有一種查看大米質量的工具,可以從封好口的大米袋子裡把好大米抽出來,每個袋子裡抽一些就夠一家人吃了,雖然最後20斤一袋的大米不夠斤兩,但根本沒人跟你求這個真;廠家的麵粉標有48斤的和50斤的兩種,價格有差異,我可以進兩種不同斤數的麵粉,對年老昏花的人或是粗心的年輕人就把48斤的麵粉當50斤麵粉來賣,一袋就能多掙點錢,一般人都不會發現的,就算真有人來問,就說自己沒注意,把那幾塊錢退給他就完事了;賣的散稱大米,都是把陳年的米、不太好的米打開包裝低價出售;我們的米、麵要是過期了,就找廠家把出廠時間和商標及時換掉,一樣能當新米、麵來賣……

就這樣,我昧著良心搞欺騙,按著朋友教給我的辦法去騙人,但每一次看著顧客遠去的背影,我的心裡都有一絲不安,生怕哪天有人找上門來罵我是個騙子,我每天帶著負罪感活得很累、很壓抑,但我無力自拔,只能在這個錢財的漩渦中越陷越深……

2008年年底,全能神的救恩臨到了我。隨後,我在教會裡積極聚會,每天操練學神話語詩歌。有一天,我聽到一首神話語詩歌:「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啊,不欺上瞞下,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做事、說話不摻水分。若你的說話有哇很多辯解與無用的表白,那神說你是一個很不甘心實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啟齒,不願意將自己的祕密也就是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神說你就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腳的人。若你很喜歡哪尋求真理之道,你就是一個在光明中常活著的人在光明中常活著的人。……」原來神喜歡誠實人,神希望我們做一個正大光明的人,做什麼事敢接受神的鑒察,敢接受人的監督,不做欺上瞞下的事。突然,我意識到自己每天都在做欺騙人的事,在賣糧油的時候全是用各種手段欺騙人獲得更多的利潤。可轉念一想:在這樣激烈競爭的市場中,我若是不靠點手段掙錢,那我只能關門歇業了,眼前的生活該怎麼辦?我左右為難,不知以後該如何做生意。最後經過一番爭戰後,我覺得只要我以後在神面前,在弟兄姊妹面前不撒謊、不搞欺騙就行了,至於外邦人就沒必要求那個真,因此,我繼續按以前的方式來做生意。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