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基督徒擺脫老闆、牧師的攔阻,迎接到主耶穌的重歸

編者按:

一心,是一位善良、有愛心的美容師,她從中國來到新加坡,有主的保守,她有一份安定的工作,過著開心、安穩的生活。後來,她聽到主來了的消息,正在考察時卻成為公司、牧師關注的對象。她曾害怕和人的關係破裂,害怕失去工作,但神的話引領她,她靠著神話語的帶領,在牧師、教友對她的攔阻、攻擊中,看清了什麼是從撒但來的,什麼是從神來的。她在攻擊、威脅聲中明白了多方面真理,一點點地成長,最後堅定了她一生跟隨神的心志。以下是一心姊妹講述她的勵志經歷:

新加坡基督徒擺脫老闆、牧師的攔阻,迎接到主耶穌的重歸

原教會姊妹知道我在考察神末世作工

2016年11月,我在facebook上認識了全能神教會的林泉弟兄、張華姊妹和小小姊妹,他們結合聖經裡的預言給我交通、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他們的交通、見證,我明白了全能神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話語審判、潔淨的工作,末世神要用審判的方式將人徹底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讓人脫離撒但權勢,不再悖逆神、抵擋神,成為真實順服神的人。從全能神的話語中,我還明白了神藉著審判分別麥子、稗子,綿羊、山羊,將人都各從其類。從全能神的話與弟兄姊妹的見證中,我認識了全能神就是我所盼望的主耶穌的再來,我願意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一天,原派別朱姊妹突然問我最近在忙什麼,我把考察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事告訴她了。朱姊妹聽說是全能神教會,就開始講很多網絡上的謠言和定罪神的話,來毀謗全能神教會、褻瀆神。還勸我不要再接觸全能神教會的人了。我說:「我接觸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有一段時間了,覺得跟他們交流很好呀!並不是你說的那樣,而且全能神的話很實際,能供應人作人的生命糧,給人指出實行的路途,讀了容易明白,又能記住,比我聽牧師講道得的太多了。」朱姊妹看我態度堅定,便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問我是否需要把考察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事情告訴傳主福音給我們的雲姐,我說:「先不告訴她,我還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等我完全定真了再告訴大家。」她也答應我先確定清楚了再告訴雲姐。

我考察神的末世作工被教友出賣,遭老闆攻擊

但沒想到,五天後,老闆找到我說:「一心,雲姐讓我為你作禱告,雖然我不會禱告,但是我會盡力的……」聽到這話,我知道朱姊妹已經把我考察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事告訴了雲姐,朱姊妹這樣的做法真的太不道德了,對我來說是滿了欺騙和出賣,我感到連信主的弟兄姊妹也沒有可以信任的了……正想著,老闆不問前因後果,在公司十多個人面前說我不好好信主,走偏了路,還說了許多話抵擋全能神、定罪全能神教會。我感覺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有點不知所措,也感到心裡很難受。於是我默默地禱告:「主啊,為什麼他們不考察就開始說那些抵擋、定罪的話?為什麼他們那麼相信網絡上的謠言呢?主啊,我怎麼辦呢?難道真的是我錯了嗎?主啊,願你保守我,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全能神帶領我識破撒但詭計

後來,我把遇到的事情給林泉弟兄說了,林弟兄給我發了神的話:「撒但無時不在侵吞人心中對我的認識,無時不在張牙舞爪地作它最後垂死的掙扎,你們願意在此時被它的詭計而擄去嗎?願意在最後的工作完成之時而斷送自己的一生嗎?難道你們還等著我再次釋放我的寬容嗎?追求認識我是關鍵,但注重實行亦不可少,我話直接啟示給你們,希望你們能順從我的引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六篇說話》)「他在肉身中作工其實也是在肉身中與撒但爭戰,在肉身中作工就是作他在靈界的工作,他將他在靈界的工作全部實化在了地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林弟兄告訴我:「神的話讓我們明白了,這是一場靈界的爭戰,是撒但的攪擾臨到你了。神道成肉身發表話語讓人認識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藉此來拯救人。撒但尾隨在神的後面,攪擾打岔神的作工,否認神的作工,否認基督,棄絕真理,以此攔阻人來到神的面前。聖經上說:『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1:5 )『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約1:11)當初主耶穌作工時,猶太教的領袖——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不但棄絕了基督,還成了撒但的差役,竭力抵擋主耶穌的作工,他們抵擋神最主要的手段就是捏造謠言、作假見證,他們毀謗、褻瀆主耶穌,說主耶穌靠著鬼王趕鬼,誣陷主耶穌煽動百姓禁止給凱撒納稅,當主耶穌復活後,他們又買通兵丁作假見證說主耶穌的肉身被門徒偷去了,在聖經以外的書上甚至記著說主耶穌是『私生子』,等等。末世當神開展了新工作時,中共政府為了建立無神區,宗教界的許多牧師、長老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與飯碗,都給神的作工製造了大量的謠言與假見證,以此來蒙蔽、恐嚇、攔阻人考察、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所以,我們必須看透中共無神論政府是神的仇敵,看透攔阻人考察神作工的牧師、長老、惡人都是當代的法利賽人,必須看透網絡上的謠言是撒但的詭計,在這場屬靈的爭戰中站在神的一邊,不讓撒但擄去……」

林弟兄談的這些讓我明白了謠言的來源,攻擊我的每一個人都沒有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就開始抵擋,他們真是被謊言沖昏了頭腦,明智的人應該考察了再定論。但因著信神是件大事,我還是怕走錯了路,心裡有些顧慮。下班回家後,我流著淚向主禱告:「主啊,你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曾經在最難的時候都是你在帶領著我,讓我活得開心、快樂。主啊,我現在很迷茫,願你帶領引導我,主啊,今天我也不聽信人的話而人云亦云,我願行在你的心意上。」晚上睡下後,不知道睡到幾點鐘,我迷迷糊糊感覺有東西壓著我,我想睜開眼睛但睜不開,我掙扎著也沒用,我急忙喊:「主耶穌啊,救我!」可是我喊了兩次都不行,還是感覺有東西壓著我,我很恐懼,不知道怎麼辦好。突然我想到了全能神,於是我喊了兩聲「全能神」後一下就醒了。醒來後我有些驚慌失措,好一會兒才緩過來。心想:為什麼我喊主耶穌沒用,而喊全能神的時候就醒了?我想起了林弟兄曾與我交通過:全能神來了,接續了主耶穌的作工,以「全能神」這個名來結束舊時代,開闢了新的時代,因為神一個時代一個名,聖靈是維護他新時代的名。今天是末世了,全能神從九一年就開始作工了,所以,我們現在禱告要禱告「全能神」這名神才垂聽。我這才意識到剛剛發生的事不是突然的,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給我的印證。感謝主!我也有了信心面對公司老闆和同事的攻擊了。

因堅持信全能神再次被攻擊

第二天,我去上班時,老闆又當著公司裡所有員工的面說我走錯了路,還說了很難聽的、褻瀆神的話。我聽到那些話很氣憤,就問她:「什麼叫『邪』?我們都是信神的,你為什麼要這樣定罪別人?」說完後我生氣地離開了。過了一會兒,老闆來找我,說我對她發火,我說:「不是我想發火,是你不應該說那些話。那些褻瀆、抵擋、定罪神的話是我們信神之人不該說的,那是得罪神的。你如果覺得我會給公司帶來不利,那我可以選擇離開,我只是想好好信神,我不會傷害你,也不會影響公司的。在你們看你們是出於好心,但我是成年人,我會理性地思考問題,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去尋求、考察了,並不是隨便就聽信的。」老闆又問我看過電視、網絡上那些話嗎,我說:「反面的東西都是從撒但來,我看的東西和你們看的不一樣。全能神教會沒有讓人去做那些惡事,而是恰恰和你們說的相反,是讓我們做好人,做誠實人。」老闆當時沒話說離開了。

神話語詩歌給了我「迎戰」的信心

但從這之後,老闆說話總擠對我,甚至諷刺我,就是想讓我放棄信全能神。一天,老闆突然告訴我:「等雲姐出差回來要找你談話。」聽到這話我心裡有些難受,也有些緊張,我信主是雲姐傳的,她又是我們店裡的VIP客戶,要是得罪了她,不但老闆不高興,以後我們還怎麼相處呢?距雲姐回來的日子越發逼近,我心裡更加緊張、害怕。一天下午,我坐在VIP室裡就跟神禱告,剛剛禱告完,老闆打電話告訴我說:「一會兒雲姐來了,你給她做臉部護理。」我雖有不情願,但又推脫不了。我回到護理房找出神話語詩歌來聽,想藉此把心安靜在神面前。我聽到神話詩歌第210首《我心定規要愛神》「……願你開啟我的靈眼,願你的靈感動我的心,使我在你面前脫去一切脫去一切消極情形,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完全在你面前敞開我的心,使我的全人完全奉獻奉獻在你面前,你怎樣試煉我都行。現在我不考慮有沒有前途,我也不受死的轄制,我願意以愛你的心來尋求人生之道。……」(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話語給了我信心,慢慢地,我心裡踏實、安靜下來了。是啊,不管別人說什麼,我也要去尋求真理,尋找神的顯現作工,追求愛神,不受任何人的轄制。無論老闆怎麼看我、對待我,與雲姐的關係怎麼樣,這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於是我有了信心去面對這一切的環境。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如翻騰的響雷、洶湧的浪濤在中華大陸傳開,震動了整個宗教界,同時也受到了宗教界各宗各派的定罪和棄絕,遭到了世上君王的逼迫。許多別有用心的人更是不顧事實,隨意編造謠言,傳播毀謗全能神的話,...
我走上罪得潔淨之路 2007年,由於生活壓力大,我隻身一人來到新加坡打拼。新加坡常年處於高溫,每天幹活時我都熱得汗流浹背,苦不堪言。再加上人生地不熟,沒有親人朋友相伴,讓我感到生活很枯燥、乏味。 8月份的一天,我在下班...
我明白主耶穌說的「半夜」是指什麼了... 夏日的一個傍晚,天氣特別悶熱,公園的涼椅上,三三兩兩坐滿了乘涼的人。麗莎獨自漫步在公園,她時而抬頭仰望天空,時而低下頭來思量什麼,臉上滿了憂愁。 忽然,麗莎停下了腳步,她發覺眼前站立著三個人...
你聽, 這是主的聲音! 記得我第一次讀全能神的話語時,就感到神的話句句都說到了人的心坎兒裡。看得多了就感到神的話語雖普通,卻有權柄、有能力,震憾人心。 當我看到神的話說 :「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