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行真理的幸福體驗

2014年秋,因中共政府加緊迫害基督徒,我被迫離開了家。經叔叔介紹,我暫時到一家餐廳去打工,做前台服務員。我想我是信神的人,既然在這裡工作,無論能不能長久,我也得盡上我的全力,得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能讓神名受到羞辱。所以我工作起來就像幹自己家裡的活一樣盡職盡責,老闆看我很實在,對我也很好。

但令我倍感煩惱的是,後廚有一個大姨經常到前台來挑毛病,所說的也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起初我還能忍耐,因我從神的話中知道我們都是被撒但敗壞至深的,相處時難免會勾心鬥角,她是不信神的人,看老闆對我好,有些嫉妒也很正常。可她就像沒完沒了似的,有時還當面挖苦我,說我不是靠本事吃飯,是靠親戚關係進來的。雖然我表面上不與她理論,但心裡真是特別討厭她,不願搭理她。有時我聽到她問我一件事情,但我就當沒有聽見,故意與別的同事說話。有時實在受不了她的冷嘲熱諷了,我就很想到老闆面前告狀。有一次,當我真的要去找老闆告狀的時候,突然想到了神的話:「為人時多講點『忍』、多行點『讓』,胸懷寬大點,學習點『宰相精神』;有不好的意念時,多實行點背叛肉體……罪惡的手伸出來的時候縮得短點,別伸那麼長,沒用!到神這兒得著的都是咒詛,小心點;有點可憐人的心,別總持著武器打人……」(摘自《多講點實際》)神的話把如何做人都告訴給我們了,要胸懷寬大一些,有點包容的心,這是一個有良心、理智的人起碼該具備的。可看看我自己,當別人攻擊我時,我就想要以惡治惡,抓一些對方的把柄向老闆告狀,甚至恨不得讓老闆把對方開除以解我的心頭之恨。我這不是奉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哲學嗎?在神話語的審判下,我才認識到自己的所思所想完全是出於敗壞性情,不合神的心意。我不能任著性子做事,應該憑神的話實行,活出正常人性。不能讓不信神的人恥笑,不能羞辱神的名。於是,我打消了向老闆訴苦告狀的念頭。

但與這個大姨在一起相處,一看到她那副不可一世的樣子,我還是打心眼裡不願去面對她。每當這時,我就特別想念教會中的弟兄姊妹,跟弟兄姊妹在一起我從來都不用防備誰。即使自己流露了敗壞性情,弟兄姊妹也會包容忍耐我,沒有誰會挖苦、排斥我。所以一想到這兒,我就不想在這個地方待下去了。可我要馬上回去就有被中共抓捕的危險,我只能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哪,如果在這裡是你的心意,我願順服下來去經歷你的作工,可是我的身量太小,願你加給我面對艱苦環境與困難的勇氣,使我在臨到不如意的人和事時能安靜在你面前,在你的話中揣摩你的心意,憑你的話語活著……」

有一次,我擦牆壁時看到有一塊瓷磚因裝修時留下了一塊污漬,怎麼也擦不掉。那個大姨在一旁自言自語地說:「就這點活還幹不好,也不知咋幹的!」聽了她的話,我特別委屈,心想:自從我在前台當服務員以後,衛生狀況比以前好多了,老闆都誇我能幹。你也是打工的,憑什麼總數落我?不行,我不能這麼忍著了,要不然你還覺得我好欺負呢!大不了和你吵完我不在這兒幹了。想到這裡,我就想上前與她理論。但當我要張口的時候,忽然又想起神的話:「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你從外表看事好像不大,但這些事臨到就能看出你這個人到底愛不愛神,若愛神就能為神站住見證,如果沒實行愛神,說明你不是一個實行真理的人,沒有真理,也沒有什麼生命,是糠皮!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別看現在你沒臨到什麼大事,不作什麼大的見證,但在日常生活的細節當中,都關乎到神的見證。讓弟兄姊妹佩服,讓家裡人佩服,讓周圍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進來,對你的所做所行都佩服,看見神作得實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個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的話使我的心安靜了許多。是呀,我是信神的人,臨到一切的事都有神的許可。神把我擺佈在這樣的環境裡,不是僅僅讓我打工維持生計,也是為了讓我能活出聖徒體統與正常人性。雖然周圍都是不信神的人,他們也不知道我是信神的,但神在鑒察一切,神期待我能為神作見證來羞辱撒但。可我若是一遇到不順心的事,看到不如意的人就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那我與不信神的人又有什麼區別呢?這樣反省著自己,我的心也完全安靜下來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