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猜疑毀了幸福婚姻

邪惡潮流帶來的隱憂

我跟丈夫在水庫打工。來水庫釣魚的基本都是大老闆和政府官員,他們每次都領著小三,有的來一次就換一個女伴。我知道現在的社會風氣不好,男人找小三,女人傍大款都成了潮流,我很擔心丈夫學壞。丈夫性格內向,但長得很帥氣,一米七五的個頭,做飯、炒菜啥都會,外面的活也都拿手。鄰居媳婦絲毫不避諱對丈夫的喜歡,常誇我丈夫能幹,還說很羨慕我有福氣。我聽著也很高興,可心裡不自覺的有種危機感,深怕丈夫隨從邪惡潮流,抵不住外面的誘惑。

夫妻關係

為了不讓我擔心的事發生,我唯一的辦法就是時刻讓丈夫生活在我的視線裡,不管他有什麼事我都跟著去,實在去不了,我也會打電話,隨時掌握他的行蹤。一天,我打電話問丈夫在哪,他笑著說跟老闆在歌廳唱歌,沒等他說完,我的火氣就上來了,心想:這些老闆,唱完歌就去洗澡按摩找小姐,丈夫跟他們混,早晚得學壞。想到這可怕後果,我就一個勁兒給丈夫打電話,直到把他追回家,心裡才鬆了一口氣。

猜疑,使我跟丈夫漸行漸遠

冬天,水庫沒有活了,丈夫有時間就去鄰居家串門。一連幾天,除了吃飯在家,其餘時間都在鄰居家,晚上很晚才回來。我心裡直犯嘀咕:以往鄰居媳婦就對丈夫有好感,經常誇他,看丈夫的眼神兒都不一樣。我們幹活時,她看到丈夫在那,就過去嘮嗑,丈夫不在時她從來都不去。他們這樣頻繁接觸,早晚得出事……我越想越不安。一次丈夫又到鄰居家串門,我就急匆匆地把丈夫找回家。一到家,我就問丈夫:「你咋老上她家呢?你心裡到底咋想的?」丈夫無奈地說:「沒咋想,就是沒事去她家串門,她丈夫在家你怕啥?」我氣得大聲說:「有你這麼串門的嗎?吃飯都得喊你,吃完飯又跑到人家去了,這正常嗎?」不管我咋問,丈夫一句話也不說,他越不說話我越認為猜對了,氣得我哭起來,可丈夫竟不理我,自顧去睡覺了。我心想:你真變心了,我都氣成這樣了,你也不安慰我,還能睡著覺!我一腳就把丈夫踹醒了,他看看我生氣地說:「我都不生氣了,睡覺你還不讓,你越這樣問我就越不說。」說完把臉扭過去,又睡了。我很傷心,心裡特別淒涼,心想:丈夫真的變了,以前他雖然不願意說話,但還能幫我幹一些家務活,關心孩子,現在就知道去鄰居家玩,他心裡真的沒有我了,我越想越難受,眼淚止不住地流。

接下來的日子,丈夫還是照常去鄰居家串門,只要我發現丈夫跟鄰居媳婦說話,神經就高度緊張,趕緊讓小女兒去找。每次找回丈夫,我們都要大吵一架,最後,丈夫被我鬧得不敢去鄰居家了。有時他也像以前一樣關心我,我也猜疑:是不是做了對不起我的事,良心發現了?於是,我就說話刺激他。丈夫經常被我鬧得愁眉苦臉,有時乾脆蒙頭睡覺,我們之間的話越來越少,關係也越來越不好。我很痛苦,從心裡不想跟丈夫鬧,但我身不由己地就會懷疑丈夫。有時我就想,這樣生活還不如離婚,但又怕傷到孩子,只能維持著這段婚姻。我感覺活得很苦、很累,一生氣或者想事情多了,大腦就一片空白。我經常喝酒麻醉自己,可酒醒了,痛苦一點兒也沒減輕。有時拿錢上街買貴重的衣物,當時很高興,發洩完了又後悔,心疼。我總感覺自己心裡沒著沒落的,不知道自己該如何生活下去。

痛苦之時,神愛臨到

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在我痛苦迷茫時,我們夫妻倆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聚會時,我聽到一首神話語詩歌:「1.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沒有依靠,沒有幫助,卻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著頭皮支撐著沒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這樣沒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沒有目標地生存著,只有傳說中的那一位聖者將會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來到的人,這個信念在沒有知覺的人身上遲遲不能實現,遲遲不能實現,然而,人還是這樣盼望著盼望著。

2.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

聽著詩歌,我的眼睛濕潤了,我感覺神把我心裡的苦都說出來了。在這個邪惡的社會中,就連夫妻都不具備真正的信任,我也總活在猜疑丈夫的痛苦中,雖然很苦,但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面對我們的婚姻,我看不到未來,看不到希望,只能過一天算一天,沒有任何的力量和依靠。神知道我活得有多痛苦無助,他在苦苦巴望著我能回到他身邊。神的話讓我感到特別溫暖,我就像一個離家已久的孩子,終於回到了母親的身邊,有了依靠、有了安全感,也有了生活的希望。

感謝神,因著信神,我跟丈夫的關係緩和了很多,我們會一起讀神的話,禱告,也能說些知心話了。可是,以前的事在我心裡還是個疙瘩,我還是想證實一下,可我沒勇氣說,心想:以前我怎麼問他都不說,越不說我越認為他外面有人了。如今我們都信神了,他現在也跟我說心裡話了,我要是跟他交通神的話,他一定能說。想到這兒,我就喊著丈夫一起讀了做誠實人方面的神的話,然後讓他交通。沒想到,丈夫交通的是信神後的經歷,我想知道的事他一字沒說,我感覺很失落。

找到問題的根源

一天,聚會時,我們正好交通做誠實人方面的真理,我看到神的話說:「蛇是誰呀?(撒但。)……蛇說了:『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撒但的字字句句都有摻雜,包括它的用心、它的存心以及它的說話方式。它的說話方式主要是什麼?拐彎抹角地引誘,還讓你看不出來,讓你也聽不出來它有什麼目的,讓你主動地上鉤,你還得讚美它,還得對它歌功頌德,這是不是撒但一貫的手法呀?」「我很欣賞對別人沒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歡肯接受真理的人,對於這些人我很照顧,因為這兩種人是我眼中的誠實人。」

看完神的話,我很受觸動,神是信實的,說話都很直白,沒有絲毫隱晦,而撒但說話總是拐彎抹角,帶有存心目的,讓人不知不覺就上當受騙了。想到這,我一下聯想到自己試探丈夫的行為,不就跟撒但一樣嗎?我想要知道他以前是咋想的,但不直接說,還拿交通神的話當藉口,想套他的話,這不是詭詐嗎?再想想以前,我為啥活得那麼痛苦?也是因著我太詭詐了,沒有任何事實證據,就總懷疑、猜測丈夫出軌背叛我,捕風捉影地防備他和其他女人接觸,逼他和我「坦白」,把我們倆折騰得痛苦不堪,這都是我活在詭詐的敗壞性情中導致的。看透了問題的根源,我的心一下敞亮了,原來我的痛苦是自己的敗壞性情造成的。同時,我也明白了神喜歡誠實人,我既然信神了,我就應該按照神的要求做人。

看神話

做誠實人,我和丈夫和好如初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沒有語言的溝通,沒有心靈上的溝通,人與人之間不可能知心,不可能互相供應、互相幫助……」「誠實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來,讓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實的那一面,不要偽裝,不要包著裹著,人家才能信任你,才能把你當成一個誠實人,這是做誠實人最基本的實行,這是前提。」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路途,要想做誠實人,徹底解決我跟丈夫的隔閡,就得和他敞開心一起溝通,把各自的想法都說出來。我們都知道彼此心裡的想法,就不會再猜疑了。想到丈夫是個內向的人,不善於表達,我卻總是強人所難,每次都逼著他說,但我卻從來沒有與丈夫真正交心。現在,我得實行真理,先主動跟他敞開。

回到家,當我真想跟丈夫說時,我又張不開嘴了,心想:他要是知道我之前套他的話,以後我再說啥他還能信嗎?還能和我說心裡話嗎?要不然我就別跟他說了,我知道錯了,自己偷著改吧!可轉念一想,誠實人凡事都沒有偽裝、包裹,我要是不敞開亮相,這不還是為了維護自己臉面耍詭詐嗎?這也不是真正的誠實人啊!做誠實人咋這麼難呢?我在心裡不住地跟神禱告:「神啊!我知道你喜歡誠實人,我也不想做詭詐人了,一天活得可累了。我想要跟丈夫敞開心說說心裡話,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禱告後,我心裡有了一股實行真理的力量,於是,我把這段時間的流露、認識都跟丈夫敞開了,說完後我長舒一口氣,心裡特別踏實。沒想到丈夫沒生氣,還跟我說:「你就放心吧!我和鄰居啥事都沒有,以前我是跟你鬥氣,你越問我就越不說。現在咱們都信神了,有神鑒察,我不怕你,還怕神呢!不過,我也有不對的地方,平時很少跟你溝通,才導致你一直猜疑我,現在我也知道神喜歡誠實人,以後再有啥事,咱們就在一起敞開心交通。」

之後,丈夫還跟我交通了他這段時間的經歷,在水庫打工時,老闆娘引誘他,他是怎麼禱告神背叛肉體實行真理的。這時,我又蒙羞又高興,看到當我憑神的話實行做誠實人時,丈夫不但沒有像我想的不信任我,反而還說出了他的心裡話,我心裡多年的疙瘩也終於解開了。以往自己沒信神,活在撒但的權下,被撒但捉弄得沒有一點人樣,遇到問題總是猜疑,總是把簡單的問題複雜化,也常常因著這些事生氣。當我憑著神的話做誠實人時,一切的問題都變得簡單了,這樣活著我才感覺自己有點人樣了,心裡特別開心。

現在,我和丈夫有了共同的語言與追求目標,也能互相關心照顧,經常在一起交通神的話,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收穫。我們一家人又過上了多年沒有的幸福快樂的生活。

由此我才看到:猜疑是陰暗、邪惡的,帶給人的都是無盡的苦惱與傷害。只有做誠實人才能獲得釋放自由,人與人之間才能和睦相處,神的話才是解決猜疑的唯一良方!

筆者:中國 張倩

為您推薦更多基督徒婚姻見證:

別讓猜疑害了你

維持幸福婚姻:如何化解因猜疑引發的婚姻危機?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