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謠言歸向神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從小我就跟著父母去教堂參加聚會。我最喜歡主日學學習聖經故事,因為我可以從聖經故事中了解到神作過的工作。慢慢地,我明白了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擔當了人類的罪,人可以靠著他罪得赦免,享受神的恩典;明白了主對人的愛與憐憫。12歲那年,緬甸的一個地區有隆重的基督教營會,父親要我去參加並囑咐我一定要受洗。牧師也說:「基督徒唯一免死亡進天堂的途徑就是受洗。」我不敢違背父親的囑咐,當然也想進天堂,所以在那一次參加基督教營會中,我就受洗了。從此我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基督徒。

成年後,我一直在教會擔任青年會的主席,傳道人不在的時候,我就帶著弟兄姊妹禱告、查經、唱詩、分享見證。結婚後,我在教會裡收主日奉獻與十一奉獻。在我信主的生涯中,看到起初的教會是有聖靈作工的,牧師講道滔滔不絕,信徒聽了有享受、得造就,弟兄姊妹信心火熱、有愛心,積極參加聚會,到處傳福音。可後來牧師講道老調重唱,根本供應不了信徒,信徒開始追求錢財,聚會人數越來越少,每到週六牧師還要打電話督促信徒來聚會,信徒即使來聚會了,唱詩也是有口無心,聽道打瞌睡、沉睡,散會後談生意,聚會只是走走形式罷了。為此我感到很困惑,心想:教會怎麼變成了荒場呢?30多年來,我常常聽到不同的牧師講的都是同樣內容的道:「我們信主耶穌,罪已完全得赦免。」「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主耶穌已一次完成了救贖的工作,我們信主耶穌就已經得救,必能進天國了。」由此,「我已得救,我能進天堂」已經成為我信神的信條,不管教會如何荒涼,其他信徒如何消極軟弱,我都持守住:只要我不離開主,主是不會撇棄我的。

2016年2月,我上網時結識了鄭弟兄、李慧姊妹,交流分享經歷後,我談到了我們教會成為荒場的困惑。鄭弟兄說:「教會荒涼不止你們的教會是這樣的光景,而是整個宗教界都出現了荒涼景象。我們看看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聖殿裡的光景,就能明白現在教會荒涼是怎麼回事了。主耶穌結束了律法時代,開闢了恩典時代,當主耶穌作工時聖靈就不在聖殿裡作工了,聖靈作工轉移維護主耶穌的作工了,原本敬拜耶和華的聖殿成了販賣牛羊鴿子與兌換銀錢的賊窩。」接著我們查考了兩節聖經:「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們那裡;我降雨在這城,不降雨在那城;這塊地有雨,那塊地無雨;無雨的就枯乾了。」(摩4:7)「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摩8:11)鄭弟兄又給我發了兩段神的話:「神要作成這一事實,讓全宇之下的人都來朝見神,都來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千年國度已來到》)「其實神在他們身上的工作早已停止了,他們身上根本沒有聖靈工作,神的工作早已轉到另外一班人身上了,他要在這些人身上成全他新的工作。因為那些在宗教裡的人不能接受他的新工作,只是持守以往的舊工作,所以神就將這些人棄絕,將他新的作工作在那些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身上,這些人是配合他新的工作的人,只有這樣才能成就他的經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鄭弟兄接著談道:「我們看到今天的教會與當初的聖殿一樣了,教會荒涼與主來有直接的關係,我們苦苦巴望的主耶穌已經道成肉身重返人間,以全能神這名發表真理作了末世審判潔淨、拯救人的新工作,聖靈離開了恩典時代的教會維護神新的作工,作工在接受神新工作的人身上。恩典時代的教會空守主耶穌的名,失去了神的同在,沒有了生命活水的供應,就越來越荒涼了,最後成為荒場……」

聽弟兄這麼一談,我才意識到現在的教會確實與主耶穌開始作工時聖殿荒涼的景象是一樣的。我覺得鄭弟兄交通的有新亮光,有主的帶領。可是聽鄭弟兄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作了審判潔淨人的新工作,我就有些困惑。心想:主耶穌回來了這有可能,但我們信主耶穌已經得救了,主耶穌回來應該是直接提我們進天國,不可能再作審判潔淨人的工作了!但我想主來是大事,我應該先尋求尋求。於是,我把困惑的問題向鄭弟兄說了。

鄭弟兄說:「許多主內的弟兄姊妹因著不明白神的作工,和你有同樣的觀點,認為接受主耶穌為救主就能得救進天國了,因此便拒絕接受神的末世救恩,產生這個觀念的主要原因是我們對主耶穌作工達到的果效不明白。全能神說:『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不過在信的人身上還有那些悖逆東西、抵擋東西,這還得慢慢脫掉。得救不代表人完全被耶穌得著了,乃是代表人不屬罪了,罪得赦免了,你只要信他就永遠不屬罪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二)》)『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從神話語中我們看到,當時主耶穌作的工作是救贖全人類的工作,把人從律法的定罪中救贖出來,人可以靠著主耶穌就能罪得赦免,這就是得救了。也就是說得救的真意是罪得赦免不被律法定罪說的。人的罪得赦免了,但並不代表人脫去了撒但本性,從此不犯罪了。人身上還滿了撒但的本性,如狂妄、自是、謊言、欺騙、自私、貪婪等等。這些撒但本性支配人,說謊搞欺騙,欺哄神,隨意論斷神的作工,定罪神、悖逆神、抵擋神等等,這樣就必須神再作一步審判潔淨的工作,將人完全從撒但權勢下拯救出來,讓人脫離罪惡生命性情得著變化,不再悖逆神、抵擋神,能真實地順服神,被神完全得著,這樣的人才徹底蒙拯救了,才能進天國承受神的應許。這樣的果效都是神末世的審判工作帶來的。可見主耶穌的救贖工作是為末世的審判、潔淨人的工作鋪路的。這正應驗了聖經:『你們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彼前1:5)」
生命,教會荒涼,真假道

聽了全能神的話與弟兄所談的,我明白了主耶穌作的是為人類贖罪的工作,不是作除罪的工作。當人犯罪後,只要來到主耶穌面前認罪,罪就被主耶穌赦免了,神不看人為有罪了,免除對人的處罰,這就是得救了。看來人不明白真理對什麼是得救都會謬解呀。再想想今天我們的確還活在罪中,活在犯罪認罪的情形裡,確實需要神再來作審判潔淨的工作。現在想想牧師說的「基督徒唯一免死亡進天堂的途徑就是受洗」這句話真是幼稚與荒唐。我覺得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是人的實際需要。但主來是大事,我不能盲目接受,於是我決定考察神的末世作工。

過後,我帶著謙卑尋求的心想了解全能神教會的信息,就上網搜索。上網前我禱告:「神啊,如果『東方閃電』就是我所信的主,就求聖靈感動我,讓我會聽你的聲音。」我無意點開了一個網站,看到裡面全是中共政府與宗教界論斷、褻瀆、攻擊、定罪全能神和全能神教會的話。看到這些,我一顆熾熱尋求的心馬上冷卻了下來。雖然我的心涼了,但神保守我,我很冷靜。我想:網上說的這些是不是真的呢?玉翠(我們當地出產)有真的有假的,網上的信息不一定都是真的,我不能盲目聽信,何況自古真道受逼迫,當初主耶穌在猶太傳道時就受到了猶太教與羅馬政府的逼迫。想到這裡,我意識到有聖靈作工的教會是屬於神的,撒但必然起來攻擊、定罪,必然會有反面宣傳。基督教各宗派為什麼沒有反面宣傳,就因為他們沒有聖靈作工。雖然我有這些意識,但心裡還是受那些反面宣傳的攪擾,於是我把我看的反面視頻發給了鄭弟兄,讓他給我解釋一下,鄭弟兄發來信息說:「那都是謠言、鬼話!」

第二天,我又在網上看到中共政府驅逐外國宣教士,焚燒聖經,拆毀教堂,關押、殺害基督徒的累累罪惡……看到神作工的確不容易,我對中共政府有了分辨,不相信它給全能神教會製造的謠言。但是我對宗教界為什麼褻瀆、定罪全能神感到困惑不解。我把心裡的困惑告訴了鄭弟兄,他說:「神兩次道成肉身的作工,都受到宗教界敵基督勢力的論斷、褻瀆、定罪。當初的法利賽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名利地位說了許多毀謗主耶穌的話,並捏造謠言作假見證來詆毀主耶穌的作工,以此來攔阻猶太百姓跟從主耶穌。今天宗教界的牧師、長老與當初的法利賽人一樣,他們怕信徒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來到神的面前,就沒有人再崇拜、仰望他們,沒有人給他們奉獻財物了,所以,竭力造謠作假見證來攔阻信徒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可見,宗教界的牧師、長老都是主耶穌說的凶惡的園戶,是霸佔神選民的惡僕,是與神為敵的敵基督。」聽到這裡,我對宗教界論斷、定罪全能神的話與假見證有了分辨,不再相信他們的謠言、鬼話。

經過幾天認真的考察,弟兄姊妹耐心地與我交通,我終於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高興地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如今在全能神教會裡,我享受到了從寶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供應,以往的信心、愛心完全恢復,明白的真理越來越多,我願與弟兄姊妹一起追求真理,傳揚國度福音,讓更多的人知道主耶穌已經回來了,能走出謠言、觀念的蒙蔽,早日回到神面前。

緬甸 清心

熱門討論:關於「聖經都是神默示的」之爭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