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的商人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結婚後,孩子不到兩週歲時,因著國家實行承包制,丈夫突然下崗了,面臨家庭生活的困境,我特別為難,無奈之下就想借點錢做點買賣,我就想到了我的同學小琴,現在也是我的叔伯兄弟媳婦,我就去市場向她借錢,可是她居然當著眾人的面不肯借錢給我,我站在人群中感覺特別的沒有面子。那一刻我明白了,在這個世界上要想活得有骨氣、有尊嚴,讓人看得起就得有錢,俗話說:「錢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我在心裡下定決心一定要掙大錢給他們看看。最後我東拼西湊借了點錢,就開始在市場買賣

菜市場

作者:Nathan Freitas / CC BY-SA 2.0

來到市場我對這裡的內情根本就不懂,可偏偏又遇見我兩邊賣菜的商販都是量秤高手(就是缺斤少兩的),本來一元錢一斤批發來的菜,如果給夠秤應該賣一元二。可是她們什麼價錢都賣,看似價錢便宜了實際上是在斤數上都找回來了,顧客還以為她們賣的菜便宜就都上她倆那買了,而我實實在在地賣根本就賣不出去,一天下來我看著兩邊攤位上的菜全部都賣光了,而我卻沒賣多少,此時我心急如火:這要是幾天賣不完,菜壞了怎麼辦?要是壞了,別說養家糊口了,就連本錢也得賠進去。現在丈夫下崗了,孩子還得上學,錢對我來說太重要了,有了錢我們一家三口才能生活下去,有了錢才能讓人高看,要沒錢親戚朋友都不搭理你,回想自己借錢的那一幕,被人晾在一邊的那種感受……不行,我一定得掙到錢,雖然「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第二天我來到市場,我看著市場裡來來往往的人群,心裡有點害怕,我是跟著她們學還是不學呢?這時,一個女的走過來,問:「豆角多少錢一斤?」我心想:抓住機會不能錯過了,我膽膽突突地說:「賣一元二呢,一元錢賣給你吧。」她聽完說:「那你就給我稱5斤吧。」我一看她站下了,可我卻不知咋稱了,我要是按一元錢的價格賣給他,再給足稱就得賠錢,可缺斤少兩的我也不會啊!這可咋整啊?我一邊裝菜一邊看兩邊的攤鄰,希望她們幫我來稱一秤,這時,就看見旁邊攤位的人走了過來,說:「三姐,你不會使秤,來我給你稱。」她說完,三下五除二不一會兒就稱完了,看那堆兒菜也就是三斤,她說:「正好5斤,還多著呢。」我一看心裡有些過意不去,還有點不忍心騙顧客,又怕顧客回頭來找我。我的心提心吊膽的,等了半天買菜的也沒有回來找,這時我才放心了。心想:這樣來錢是快,三斤豆角就掙兩元錢,這一年半載的下來,我得掙多少錢啊!就這樣,慢慢地自己也學會缺斤少兩了,也掙到了錢,生活條件也有所好轉,不知不覺我就被這股社會潮流捲入其中。自從掉進這個陷阱,我就像進入了泥潭似的,為了掙到錢我們之間互相搶顧客各不相讓,真是寸土必爭、寸利必得,有時爭得面紅耳赤,在我們的眼裡什麼都不重要,只有錢最重要。人和人之間沒有了人情,也沒有了友情,而且每次賣菜不缺斤少兩就覺得可惜,心裡就不舒服,就覺得失去了一次掙錢的機會。

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後,市場改革,我們蔬菜區改成了調料區。可是我們同樣賣調料,他們賣的價格卻比我賣的便宜很多,我通過各種渠道,千方百計地找到同行們降低價格的原因,原來她們在花椒裡摻輔料加工,在味精裡摻添加劑,這樣價格一下子就降了下來。被金錢沖昏頭腦的我也不考慮這樣做對別人有沒有害處,就理所應當地隨從了這個市場潮流,為了掙到更多的錢得到更大的利益,我又在市場搞起了批發。因著我的生意越做越大,整個調料區都批發我的貨,雖然掙著錢了,家庭條件也優越了,可是我卻每天都在勾心鬥角、爭名奪利,就和動物一樣弱肉強食,你爭我奪,人情冷漠,我活得特別的不開心,特別的累,就覺得活著沒意思,但不干還不行,我依舊每天起早貪黑地就和上了弦的鐘錶似的一刻不停地轉著。

就在我天天為之苦惱之時,主耶穌的福音臨到了我,看到主耶穌教導人,讓人愛人如己、愛仇敵,為仇敵禱告,饒恕人七十個七次,我的心也為之感動。也覺得賣菜時缺斤少兩都是主不喜悅的,從那以後,我心想:我再賣調料時,就額外多給顧客加點量,把以往沒信主之前缺斤少兩的都補回來,這樣我的心才能踏實點。後來再批發摻假的調料時,心裡就琢磨:這樣摻假是不是犯罪呢?是不是得罪主呢?當我在經上看到主耶穌教導我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馬太福音18:3)我心想:我這樣摻假是欺騙顧客,是羞辱主的名,不是誠實人不是小孩子的樣式,根本就進不了天國。明白這些以後,我就不摻假了。可是活在這樣勾心鬥角的氛圍中實在是太累了,後來我就把調料店兌了出去開了裝潢店。

接觸這個行業之後我才知道,這裡更是坑人不淺,外表打著為你營造一個美好的空間、舒適的環境,而內幕卻更是卑鄙。這裡的潛規則是:因為顧客都不認識裝修材料,也不知裝修房子用多少料,所以必須找師傅幫助買材料,這樣商店就得給師傅留提成,而且是百分之二十的提成,如果不給師傅留提成,下次他就上別的商店買材料去了。所以為了留住師傅多掙錢,就得高要價格,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顧客講價,師傅就讓拿次料,但提成必須留出來,反正顧客也不懂,最後受害的還是顧客。知道了這些內幕,我的心裡特別糾結:這不還是搞欺騙、得罪主嗎?但又一想:我投了這麼多錢,若是賺不回來,我以往那些年的打拼不都白幹了嗎?這可是我一生的心血代價啊!我左思右想:為了掙到錢,打開市場局面,沒有辦法只能這麼幹了。這些裝潢的師傅經過我們的維護,都陸續地來買料,我雖然掙到錢了,樓房也住上了,好車也開著,但我的心裡覺得特別虧欠主,良心不安,我活在了痛苦之中,特別的迷茫。我來到主的面前向主禱告:「主啊!我再這樣下去也不能進天國呀,可這個世界太黑暗了,我也想滿足你,但是不這麼做我在這個世界上實在是沒法生存啊!……」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