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人的樣式

從小父母對我管教得很嚴,我也非常聽父母的話,坑矇拐騙偷的事我根本不幹,我就認為自己是個誠實人。

後來我接受並經歷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在神的作工的顯明中,我對自己的彎曲詭詐的本性才有了真實的認識,體會到做誠實人並不像我想像得那麼簡單。

網迷,蛻變,QQ音速,技巧,遊戲,網吧,攻克己心,試探

在過教會生活時,因我早晨有貪睡的習慣,有幾次我睡過頭了,超過了早上的聚會時間,到了聚會點我就感到臉上有些掛不住,當弟兄姊妹問我原因時,我老是找藉口為自己開脫:什麼「車子壞了」,「堵車了」,「有人叫我辨了點急事」,「遇到熟人說了幾句話」等等。每次這樣說謊後我並不以為然,覺得這沒什麼。神是聖潔的,神不容許人玩詭詐丶搞欺騙,所以神繼續顯明讓我認識自己。

一次我為了早上不耽誤聚會,頭天晚上早早就睡了,第二天鬧玲響了,我還是困得不想起,就想伸手把鬧鈴關了,想著再睡十分鍾吧!沒想到,一下睡過頭了,都超出聚會時間十分鍾,我急匆匆地奔向聚會點。一路上想:今天又遲到了,我要對弟兄姊妹說我貪睡誤了聚會,那弟兄姊妹會怎麼看呀,會不會覺得我這人太貪睡了……為了維護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我就找藉口說:「是我的鬧鈴沒有響,才……」而且我還說了一些虧欠神之類的話,刻意表現自己愁眉苦臉的「內疚」,沒想到弟兄姊妹還信以為真,憑愛心安慰我,給我交通真理,這樣的局面瞬間使我的良心很受責備,看到弟兄姊妹單純善良,而我卻對弟兄姊妹滿了謊言欺騙,所以整個聚會我都感到特別蒙羞,難受得頭也抬不起來。

回到家,我打開《話在肉身顯現》看到神的話說:「有正常人的言談舉止就是說話有倫次,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符合事實恰如其分,不搞欺騙,不說謊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提高素質是為了能蒙神拯救》)「有些人嘴上總掛著虧欠神,整天愁眉不展、裝腔作勢,裝出一副可憐相,太令人噁心!……有的人在人面前故意低三下四,像綿羊似的,一點勁也沒有。國度子民是這樣嗎?國度子民都應活潑自由、單純敞開、誠實可愛,活在自由的情形之中,有人格,有尊嚴,到哪都能站住見證,是神、人都喜愛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要注重實際不是搞宗教儀式》)看到誠實人才有正常人的樣式,說話不搞欺騙,不搞偽裝,單純敝開,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能尊重事實,這樣做人才有尊嚴丶人格。對照自己一次次地違背良心在弟兄姊妹面前撒謊丶欺騙,虛假偽裝,裝腔作勢,違背事實說話,失去了人格丶尊嚴,沒有一點誠實的見證。看到神鑒察人心肺腑,對人真是瞭如指掌,說的就是我的實情。我為了維護自己的虛榮臉面總是身不由己地一次次欺騙弟兄姊妹,為自己找藉口,找理由,而且還製造假相,在人前表示虧欠神,懊悔自己,以此來包裝自己,掩蓋自己。我實在沒有人格丶尊嚴,既欺騙神又欺騙人,這樣的行為怎能不叫神厭憎!現在看來我被撒但敗壞得確實太深了,以前我還恬不知恥地滿以為自己就是誠實人,現在在神話的揭示中才看到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個誠實人!

感謝神這樣的顯明,讓我對自己的詭詐本性有了認識,真是太需要神的拯救啦!我不由得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話語的審判刑罰,我欺騙了弟兄姊妹,但我欺騙不了你,我的所做所行逃不出你的鑒察,今天臨到你話語的審判,這是你對我的拯救與提醒,讓我看到自己根本不是一個誠實人,現在我的良心特別受譴責,我也恨惡自己。神啊!以後我願做個誠實人,注重面向你說話做事,做一個單純敞開的誠實人。」之後,我立定心志按時聚會,實行真理做誠實人,後來我背叛肉體能按時去聚會了,可外面的事我好實行出來,但在做誠實人上涉及到名譽、地位和自己的利益時,就覺得很難實行了。

後來我到文字組盡本分時,一個弟兄寫了一篇文章,散亂沒有中心,弟兄姊妹給他指點的問題多了,弟兄就講理由不太願意接受,我心想這個人可能不接受修理對付吧。誰知,第二次讀文章之前,他說:「修理對付對人太有造就了、太有益處了,讓人獲益匪淺……」我一聽:「誒?原來這個弟兄能接受修理對付,看來是我只看事情的表面了,既然他覺得修理對付對人太有益處,那他肯定就是個追求真理的人,我若要能發現他文章上的問題,一定要給他全部說出來,好讓弟兄生命長進得更快。」一次聚會時,當我給弟兄的文章指的問題最多時,雖然看到他坐臥不安,呼吸都不均勻,聽到他說話都有顫抖的聲音,可我還是沒有受其轄制,繼續給他指問題,聚會完時看到他拍手說今天指的問題很有亮光,我當時心裡感覺美滋滋的可有享受了。誰知,當我的文章寫完上交之後,他看到我的文章竟然拍著手哈哈笑起來:「啊,你的文章也上交了?讓我也看看你文章中存在啥問題!」看到他的表情,好一會功夫我才反應過來,心裡猜想:這弟兄怎麼還這樣?當這麼多弟兄姊妹的面兒這麼笑是啥意思?難道上次他拍手接受我的指點純屬無奈的假相?這次拍手發笑是想等著要看我的笑話啊,還把話說得這麼透明,哼!既然你不接受別人的建議,那以後即使我能發現你文章中的問題,我再也不給你說了……就這樣,因為我害怕自己的臉面受到傷害,此後每次聚會關於弟兄的文章我都只是應付著聽聽,說一些別人都很容易聽出來的問題。後來我發現只要我說的少了,弟兄對我的笑臉也多了,而組長說的多了,他反而對組長的建議不太採納。當能贏得弟兄的好感與親近時,我就想到了一句撒但的名言「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以後得對他的文章少提問題,說多了他不高興,說得少了他還能對我笑臉相迎呢,那我就做這樣的人!從那以後,修改他的文章時我都是得過且過,發現問題從來都不跟他直說,這樣做了一段時間,我不但不認識自己的彎曲詭詐,反而還心安理得。結果,因著我的不誠實,神的審判刑罰又一次臨到了我。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一夜之間 天色陰暗,沒有點燈的房間像被黑色的油漆塗抹著,蘇珂和李姊妹慌慌張張地在收拾已經被抓的弟兄姊妹的神話語書籍,在整理書籍的過程中,李姊妹對蘇珂說:「中共真是太黑暗了,聽說XX地方傳福音的弟兄姊妹也被抓了。...
轉變 我是一名90後,從小就在家人的呵護下長大,父母除了在學習上對我要求嚴格一點,其他什麼事都順著我,我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我變得狂妄自是、嬌生慣養。在家裡從來沒有一個人敢說我...
在審判中覺醒 重新 引言:她是一名宗派講道人,她一直認為傳福音、建立教會,扶持幫助弟兄姊妹,勞苦作工,做光做鹽,有好的行為,就是有變化的人,將來必蒙主的稱許。後來她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經歷神審判刑罰的作工中...
末班車 東北的三九天格外寒冷,刺骨的北風中還夾雜著大片的雪花,伴著暮色降臨,路上的行人也隨之少了起來,這時從稀稀拉拉的行人裡急匆匆地走來一位中年女子,她叫丁香。丁香傳了一天的福音,此時的她雖然有些疲憊,但是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