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待客旅得到了主的恩典

於是,我翻到前言看到:「雖然很多人信,但很少有人明白什麼叫信神,到底如何做才能達到合神心意。……『信神』就是相信有神,這是最簡單的『信神』的概念,進一步說,相信有神並不是真正的信神,而是一種簡單的信仰,帶有濃厚的宗教色彩。真正的『信神』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但人往往把信神的事看得很簡單、很輕浮,這樣信神的人就失去了信神的意義,信到最終也不能得到神的稱許,因為其所走的路不對。那些到如今仍是在字句裡信神的人,在空洞的道理裡信神的人,他們仍不曉得自己並沒有信神的實質,並不能獲得神的稱許……」(摘自《話在肉神顯現·寫在前面的話》)我邊看邊想:這些話怎麼把「信神」的含義說得這麼清楚、透亮?我信主這麼多年可從來沒聽過這樣的話。原來光承認神的存在,相信有神,這只是簡單的信仰,稱不上真正的信神,真正的信神是指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最終達到性情變化說的。那我這些年有沒有信神的實質呢?反思之中,我突然想起長老說的「信神就得看聖經離開聖經就不是信神」這句話,現在琢磨這句話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呢,難道聖經就能涵蓋神所有的說話和神所有的作工嗎?記得聖經上說:「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地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約21:25)那就說明神的作工和說話並不完全都記載在聖經裡。想想神包羅萬有,無所不在,這一本聖經怎麼能代表神的所有呢?若是把神定規在聖經裡,這不是把神看得太渺小了嗎?看來這麼多年我沒有信神的實質,而是在信聖經啊!

我越想越覺得這話不是一般人能說出來的,好像是神的聲音,不然,誰沒有人能把「信神」的含義說得這麼準確?於是,我準備實際地考察考察,再確定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

第二天早上,我們又聚在一起,我開門見山地問道:「兩位弟兄,我們都認為信神就得看聖經,若離開聖經就不叫信神,而你們卻去看《話在肉身顯現》這本書,所以我們都有點接受不了,因此這麼長時間我們一直不敢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馬弟兄交通說:「許多人都認為信神就得看聖經,離開聖經就是背叛主。那我們到底是在信聖經還是在信主呢?到底是神大,還是聖經大呢?當年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並沒有新約聖經,而且主耶穌作的醫病趕鬼的工作,傳悔改的道,這些在舊約聖經裡都沒有記載。因而,法利賽人就用舊約聖經將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以至於犯下了滔天大罪。如今的宗教界又犯了與法利賽人同樣的錯誤,用聖經來定罪神末世的作工,這不是信神之人的可悲之處嗎?我們若是把聖經看得高於一切,而把神與聖靈的作工給忽略了,這還是在信神嗎?」接著,馬弟兄給我們讀了一段神的話:「你若說信主就得看聖經,你就得吃喝聖經,不可在聖經以外再崇拜別的不涉及聖經的書,否則,就是背叛神。自從有了聖經以來,人信主就成了信聖經。與其說人信主了,不如說人信聖經了;與其說人開始看聖經了,不如說人開始信聖經了;與其說人歸在主的面前,不如說人歸在了聖經的面前。這樣,人就把聖經當作神來拜,當作自己的命根子,若沒有了聖經,相當於沒有了生命。人把聖經看得與神一樣高,甚至人把聖經看得比神還高。若沒有聖靈的工作,若摸不著神,這都可以活下去,但一旦失去聖經這本書,或失去聖經裡的名章、名句就像人失去生命一樣。……多數人根本不懂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也不明白信神該如何信,只是一味地搜集打開聖經章節的線索,人也從來不追求聖靈作工的動向,只是一直在苦苦地研究聖經,調查聖經,從未有一個人能在聖經以外找著聖靈更新的工作,誰也離不開聖經,誰也不敢離開聖經。……人對聖經的看法都是『迷』,都是『信』,沒有一個人能完全清楚聖經的內幕與實質。所以,以至於到今天人對聖經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神奇之感,而且對聖經更加『迷』,更加『信』。」(摘自《話在肉神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聽了神的話和弟兄的交通,我才明白,神都是按著自己的意思來作工的,並不是根據聖經來作的,我們若只信聖經卻不信神的作工,那就不是信神了。主耶穌來作工時,那時並沒有新約聖經,但是主耶穌照樣完成了神在恩典時代的工作。如今也是,聖經裡只記載了律法時代和恩典時代兩步工作,並沒有記載神末世的作工和說話,但是神在聖經之外作了新工作,說了新話,那我們就得信這些話,接受這個新作工,這才有信神的實質啊!想到這些我心裡感到很內疚,也看到自己太瞎眼了,把神定規在聖經裡,用信聖經來取代信神,甚至把聖經看得比神還大,導致自己差點把主耶穌的再來拒之門外。感謝神不記念我的過犯,還藉著弟兄們一次次地給我傳福音,讓我從聖經裡走出來,歸回到神面前。

後來,兩位弟兄又給我們讀了很多全能神的話,我從心裡確定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們在場的幾個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切榮耀歸給神!

感動分享:從迷失中走出來的客旅

分頁閱讀:上一頁 1 2

延伸閱讀

走上真正的信神路(下) 我對趙弟兄說:「根據全能神的話和主耶穌的話來看,神是公義的,神不以人外表作工多少、貢獻多少,受苦的程度來定規人的結局,這是我看聖經多年認識不到的。保羅蒙召以前確實瘋狂抓捕迫害主的門徒,但他蒙召後,為傳...
手捧著神話 我淚如雨下 ——棺材前的懊悔 我轉臉看到外面的棺材、壽衣都操辦齊了,只等我一口氣上不來就裝進棺材裡,絕望、淒涼之感一齊襲上心頭:完了!完了!我才四十多歲,我不甘心這樣死去呀!我眼巴巴地望著窗外藍藍的天空,淚水早...
「東方閃電」——救主再現(二) 第二天,我來到楊弟兄家,向他說明了來意。楊弟兄說:「咱倆一起扶持教會十幾年了,都彼此了解,你做事謹慎小心,這也是我一向讚許的。經上說:『你們辦事應當謹慎;因為你們判斷不是為人,乃是為耶和華。判斷的時候...
我跟上了羔羊的腳蹤 在我十八歲那年,媽媽因病信了主耶穌,那時候我只知道主的名,但對信神的事卻一點也不明白。說來也巧,後來我到一家企業上班,那個企業裡的多數人都是信基督教的,在和他們的接觸中,我看到他們的行為的確和不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