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當怎樣活著

全能神說:「人花費畢生的精力都在與命運抗爭,一生都忙碌於養家糊口、穿梭於功名利祿之間。人寶愛的是親情、金錢與名利,人把親情、金錢與名利看為一生中最有價值的東西,儘管人都埋怨命運多舛,但人還是把『人為什麼活著,人當怎樣活著,人活著的價值與意義』這些人最該明白與探求的問題置於腦後,一生無論多少年只為追求名利而奔波,直到人的青春不再,直到兩鬢斑白,直到容顏老去,直到人意識到名利不能阻擋人衰老的步伐,金錢填補不了人心靈的空虛,直到人明白誰都不能逃脫生老病死的規律,直到明白誰都不能擺脫命運的安排。……人在物質世界所得的名或利給了人暫時的滿足感,給了人一時的快慰,給了人心靈踏實的假象,讓人迷失了方向,所以,在茫茫人海中掙扎,渴求得到安息、得到安慰、得到心靈的寧靜的人被一層又一層的浪濤席捲著,當人還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為何活著、將往何處去等等這些人最該明白的問題的時候,人便被名利引誘、迷惑、控制,一去不回頭,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在不經意間人就這樣送走了一生的黃金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話語讓我想起一幕幕往事……枷鎖,福音,知識能改變命運,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人當怎樣活著,名利,

從小父母就教育我要好好讀書,說「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知識能改變命運」,只有讀書多了,考上大學了才會被人高看,以後才會名利雙收,出人頭地。於是,為了實現功成名就、出人頭地的夢想,我從小就努力學習,成績也一直很好,可就在我上高中時因用腦過度患了腦神經衰弱,萬般無奈之下,我不得不輟學了,我的大學夢也隨之破滅。

帶著無盡的遺憾,我開始步入社會,後來又結婚生子。雖然我年少時的夢想沒有實現,但我並不灰心,結婚後,我把希望寄託在了下一代身上。為了供兒子上學,我與丈夫起早貪黑地拚命地掙錢,那時我省吃儉用,一邊上班的同時還承包了責任田種地,又養了十來隻羊,恨不得把自己一個人能當三個人使,也經常累得腰酸背疼,有病了也不捨得休息一天。儘管這樣勞苦,但一想到這是為了兒子的前程在努力,我也就心甘情願了,甚至感到砸碎骨頭賣錢供他上學也是值得的。

可以說,為供兒子上學,我花費了所有的精力,直到兒子拿到了碩士學位證書,我心裡的石頭才終於落了地。聽到親朋好友們的讚賞,我感覺臉上很有光,覺得自己的苦沒有白受。但有些現實也是要面對的,那就是兒子考上了大學,我的身體也累壞了,每天都活在病痛的折磨中,痛苦不堪,五十多歲的我,走起路的背影就像七八十歲的老太太。把兒子送進高等學府後,我的虛榮心得到了一時滿足後,但病痛的折磨、身體的垮塌讓我突然感覺到活在這個世上的無助與空虛,人好像只能無奈地順應著這個世界的生存規律。於是,在痛苦中,我只能把唯一的希望都寄託在兒子身上,希望兒子將來能幹出一份事業來彌補我心靈上的虛空與無助。

在此後的一段時間裡,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多次來給我傳神的國度福音,而我仍然為了掙錢貼補兒子的花銷,就以沒時間為理由一次又一次地拒絕神的救恩。當時,我在酒廠上班,有一次下著雨,一個姊妹在廠門口等我下班要給我傳福音,看到姊妹這樣的執著、有愛心,我心裡的確很感動,但一想到將來孩子如果想創業更得花錢,自己哪有時間去信神呢?於是我還是拒絕了神的救恩,仍硬著頸項為名利奔波。

2013年11月,我的身體越來越不好,病越來越加重,後來實在幹不了活了才不得不辭了職回家休養。以前常聽說一句話:久病床前無孝子,那時我不以為然,可自從我臥病在床後,家裡人對我冷淡了,即便是兒子也很少關心照顧我。我突然感覺在這個世上活得好孤獨、好痛苦,如今的我似乎只有坐吃等死了。我多少次暗自流淚,痛不欲生……就在我陷入絕望中時,鄰村的姊妹又把全能神的福音傳給了我。

我坐在病榻上,第一次翻開了神的話,我看到神說:「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看到全能神說的這句話,我一下子振作起來。神的話給了我安慰和力量,想到自己若不是藉著病痛,還是整天忙著掙錢,根本不能來到神的面前,這都是神的愛。我越看神的話心裡越亮堂,不知不覺病也好多了,我參加了教會生活。當我第一次過教會生活時,看到全能神教會中不管男女老少,個個都充滿朝氣,臉上煥發著光彩,沒有憂愁,沒有煩惱,弟兄姊妹之間互相單純敞開,彼此相愛。那一刻,我的心裡無比享受。我為自己的家勞苦了半輩子,從來沒有這樣幸福、自由、釋放的感覺,但在這裡,我真實地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我好像迷失了多年的孩子回到了母親的身邊,從心裡喜歡了這個大家庭。

一次,我看到神的話說:「中國人歷時幾千年的奴役生活,將人的思想、觀念、生活、言行、舉止都束縛得毫無一點自由,幾千年的歷史將活活的、有靈的人都折磨得猶如無靈的死人一樣,多少人都生活在撒但的屠刀之下,多少人都安居在猶如動物的巢穴之中,多少人吃著猶如牛馬一樣的飯食,多少人橫躺豎臥在『陰曹地府』之中毫無知覺……人就在這樣的陰曹地府裡生活了幾十年、幾百年以至於幾千年,早出晚歸,天剛亮公雞打鳴人便從『墳墓』裡探出身來,看看天,瞅瞅地,便開始了一天的活動,當日落西山時,人便拖著疲倦的身子再次回到『墳墓』裡,將肚腹裝滿之後已是黃昏,人為了明天再次從『墳墓』裡出來預備好之後,便將猶如磷火發出的光一樣的燈熄滅……在這樣的境地人不知度過多少個春秋,死而復生,不知在這與幽魂打交道的人間呆了多久,更不知與世長辭多少次,就這樣的『人間地獄』,人生活得滿心歡喜,似乎沒有一點怨言,因為人早已過慣了陰間的生活。」「就這樣的人,竟有許多人仍口口聲聲表揚其是『民族的代表』,這不是笑話嗎?神要改變人,要拯救人,將人從死人的墳墓裡救出來,脫離陰間、地獄的生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五)》)

我感到神的話揭示的就是我,想想自己以往為了過上好日子讓人高看,兒子考上好大學出人頭地,我終日奔波忙碌,過的真是被撒但奴役愚弄的生活。那時為了供兒子讀書,我每天早上天不亮就下田幹農活,總是干到晚上滿天星星了才回家,回到家急忙吃點飯又忙著趕到工廠連夜加班掙錢,等深夜回到家已經累得直不起腰來,以至於後來疾病纏身,快到了不能自理的地步。想到這裡,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不禁感慨道:我這過的哪裡是人的生活啊!真是苦不堪言。我真是可憐又可恨,神一次次擺佈弟兄姊妹來給我傳福音,要救我脫離撒但的苦害,可我的心竟麻木、剛硬到一個地步,不願聆聽神的聲聲呼喚,一次次拒絕神的救恩。儘管我如此悖逆,神還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神用他的話語喚醒了我這顆麻木的心,救我脫離了撒但的苦害。否則我還一直活在撒但權下,被它折磨得苦不堪言,找不到人生的方向,最後被撒但吞吃。現在我真是感到懊悔、自責,想想要是能早日來到神面前多好!

感謝神的拯救,讓我看清了撒但敗壞人的卑鄙手段與惡毒實質。我體嘗到了神對我的救恩,覺得人活著沒有什麼比敬拜神更重要的了,於是,我想把福音傳給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兒子,讓他們也都能得到神的拯救。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完全回擊了我的想像……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