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迎接到了主的再來

二十六歲時,我因丈夫有病信了主耶穌, 信主後,我明顯感到自己不再那麼愁苦了,心裡天天都是高興的。

那時候我不但享受了主賜給的喜樂,更享受了主對我的呵護。每次我因丈夫的病軟弱的時候,給我傳福音的老姊妹就及時地來了,她給我講耶穌的生平,講主為救贖人類釘十字架的事蹟,我被主的愛感動著,心一點點向神靠近了;有時她安慰、鼓勵我,給我講自己苦難的經歷,使我有了信心去面對生活。我感到主就像一位慈母,一直在拉著我往前走。有時我不想去教堂聚會,但是剛產生這個念頭,丈夫突然就發火了,不是罵我就是罵兒子,我沒心思在家呆了,就跑到教堂去聚會,聚完會再回到家裡時,丈夫又高高興興地和我說話。這樣的事情發生幾次後,我才意識到,這一次次事情的發生都是因自己悖逆神造成的,主耶穌在藉著丈夫管教我。我驚奇地發現神不光像慈母,還像嚴父,能擔量人的幼小和軟弱,但也在嚴格地要求人,在人悖逆的時候還能管教人。主就是又真又活的神,他就在我們身邊,我越來越感到自己離不開主了,心裡對主產生了深深的依戀。
我終於迎接到了主的再來

後來當我看到主說:「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那裡,叫你們也在那裡。」(約翰福音14:3)我就認為主拯救人類的工作已經結束了,主去為我們預備了地方,就來接我們到他那裡去。我心裡感到很高興,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見到主耶穌,所以一直盼望主能早日來接自己。

2006年春天,有一天早上我剛睡醒,腦海裡突然冒出一首歌的歌調,這歌調我聽過,但不知是哪首歌,起床後我就打開《讚美詩》尋找,後來就翻到《救主復活歌》,當我看到這樣一段歌詞:「……主復活!,榮陞天庭,寶座莊嚴,君臨萬國,主所向,我願追隨,偕主同享天家安息.哈利路亞!」時不由得一愣:君臨萬國,不就是指主降臨說的嗎,主的心意就是讓我追隨,這是不是主在啟示我呢?上午九點多我正在收拾房間時,有人敲我家的門,我打開門一看,家屬院一位阿姨領著一個陌生女的,阿姨指著我對那女的說:「這個姑娘人很好,你要傳福音就給她傳吧!」阿姨說完就急急忙忙地走了,我便讓這個大姐進屋。我就和她聊起來,我說:「聽阿姨說你來是傳福音的,你傳的是什麼福音啊?」大姐微笑地問我說:「如果一個很普通的人去教堂裡講道,交通的是主的話,你聽不聽?」我說:「凡是交通主的話,那當然要聽啊!」大姐又說:「如果主再來不在教堂裡,而是另外作一步新的工作,你會相信嗎?」我一聽她說這話,當時就笑了,心想:這大姐可能沒信過主耶穌,所以不知道主的工作已經作完了。我就對她說:「那我不相信,主耶穌的工作已經作完了,主再來是接我們到他那裡去,怎麼可能還有什麼新工作呢?」大姐就和我交通講主已經回來了,結束了恩典時代,開闢了新的國度時代的工作,我們信神要跟上羔羊的腳踪,才能迎接到主的顯現。因我害怕被迷惑,就不想再聽她的交通了,大姐看我不願意听就不再說了,隨後她就離開了我家。

那天晚上,我跑到一個教友家說:「今天來了一個傳道的,說主已經回來了,又作了新工作,我聽著感到不對,主耶穌的工作已經作完了,主再來時怎麼可能還作工呢?」教友也認可我的觀點。正說著,我突然聞到一股馨香味,就問教友:「你家怎麼有一股花香味啊?」教友說她聞不到。我感到很奇怪,這股味就是從房間傳來的,她怎麼會聞不到呢?我又問:「是不是你給家裡撒香水了?」她說:「沒有啊,我怎麼就沒聞見有香味啊!」教友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自己進房間的時候也沒有聞到這味道,我們議論的時候才聞到的。這時候我意識到這馨香之氣是來自主的,我不敢再說下去了,我從教友家出來時,那股香氣一直隨著,到院子裡才消失了。

從這以後,我想起這件事情,心裡感到納悶:為什麼我說主來這件事時,主向我顯明這股馨香之氣呢?又想起那位大姐說主回來作了一步新工作,難道主真的回來了嗎?尋求吧,怕自己受迷惑走錯了路,這十年我的信主生涯都要歸於徒勞;不尋求吧,如果主真的回來了,作了新工作我不接受,錯過迎接主的機會,那我這十年更是白信了,最後肯定得遭懲罰下地獄!那幾天我心裡很糾結,就跟主禱告:主啊!現在有人傳你已經回來了,我不知道是真還是假,我現在如同在十字路口,不知該往哪裡走了,求主憐憫我能行在你的心意上。

有一天我剛回來,家屬院的童阿姨就跟我說有個人來給她傳福音,她聽人家講得挺好的,讓我也去聽聽,我就答應了。到童阿姨家裡,有一個姊妹熱情地和我打過招呼並說:「我也是信主的,雖然我們信神,但對神的認識卻很有限。通過聖經我們看到,從亞當夏娃經撒但引誘被趕出伊甸園後,神就有了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神的經營計劃是三步作工,每步作工神取的名不同,作工的方式和地點也不同,神對人的要求以及作工達到的果效也都不一樣……」

姊妹說的這些我感覺很新鮮,從沒聽過哪個牧師、長老這樣講過,於是我和童阿姨就認真地聽。姊妹繼續說:「聖經舊約是神作的第一步工作,當時神作工的地點在以色列,神取名叫『耶和華』,耶和華神借摩西頒布律法來帶領眾百姓,讓他們知道怎麼生活,什麼是犯罪,如何敬拜神,如何獻祭等,那時神對以色列百姓的要求就是守律法,守住律法就有神的祝福,如果觸犯了律法呢?百姓就要被石頭砸死;祭司就會被降下的天火燒死。律法時代神作工達到的果效就是讓人知罪。我們想想耶和華神作工達到果效了,為什麼耶穌還要作救贖的工作呢?」姊妹問我,我哪裡知道這些呢?雖然信主多年,舊約聖經也看了,但今天她這麼一講,我突然覺得自己知道得太少了。我就對她說:「我不知道,你講吧!」

她說:「因為神作工常新不舊,神作工是根據他的經營計劃,也是根據人類當時的需要。因為人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當時已經沒有足夠的贖罪祭來贖罪了,就把瘸腿的、眼瞎的牛羊、鴿子獻在祭壇上。如果這樣發展下去,人類只能因著觸犯律法被處死,那神造人的意義就要歸於烏有。為了將人從律法下拯救出來,神又作了第二步工作——救贖的工作。神道成肉身成為人子,神的名不再叫耶和華,而是取名叫耶穌,主耶穌來了作工地點在猶太,主要傳悔改的道,釘十字架救贖人,人只要接受耶穌的名,向主悔改就得著赦免,不再被律法定罪處死,因著主的憐憫與恩待,所以耶穌的作工稱為恩典時代。兩千年來,主耶穌的作工僅是達到赦罪的果效,但人還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因為人的罪性還在裡面紮根,還能對神產生觀念,能論斷神、背叛神、抵擋神……」

姊妹交通到這裡,我想起原來牧師長老把舊約和新約的經文摻合在一起講,我只是多知道了一些經文,卻始終沒搞清楚聖經舊約和新約是什麼關係,光知道舊約是聖父耶和華作工,新約是聖子耶穌作工。通過姊妹這麼一交通,把聖經舊約和新約講得很清楚了,讓人知道舊約是神作的第一步工作,新約是第二步工作,這就是神作工的實情,看到神這兩步工作雖然不一樣,但都是根據敗壞人類的需要作的,也是根據神經營計劃而作的,我心裡感到很亮堂。

姊妹接著說:「末世神再次道成肉身在中國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全能神以發表真理的方式來審判、潔淨人,這步工作是神整個經營計劃的最後一步工作,是一步除罪的工作。我們要對神作的末世工作有認識,先來看看神的話吧!全能神的話說:『最後這一步作工並不是獨立成一體的,而是與前兩步作工合成一體的,也就是說只作三步作工中的一步作工是不會完成全部拯救工作的,即使是最後這一步作工能將人徹底拯救出來,但也不能說只要單獨作最後這一步作工,勿須前兩步作工就可將人類拯救出撒但的權勢。

這三步作工中的每一步作工都是在上一步作工的基礎上作的,並不是單獨又作了拯救工作以外的工作,雖然時代或作工大不相同,但作工的核心還是為了拯救人類,而且拯救工作一步比一步進深。作每一步工作都是在不廢掉上一步工作的基礎上又繼續作這一步工作,這樣,在常新不舊的工作中神不斷發表他從未向人發表的性情,總是向人公開他新的作工與他新的所是……他的作工總是在變化,因此總是遭到人的反對,而他的性情也總是在變化,作工的時代與作工的對象也總是在變化,而且總是作一些以前從未作過的工作,甚至作一些在人看與以前相矛盾的工作或相反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神的話說得很清楚,神在末世作的審判工作,不是一步獨立的工作,而是在主耶穌作工的基礎上作的一步進深、拔高的工作,雖然神的作工在不斷地變化,發表的性情也在不斷的變化,但是每步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尤其最後一步工作更是關鍵的工作,人只有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最後被潔淨才能進入神的國,得以見主的面。不接受神的審判,人裡面的罪性就沒法脫去,人只能活在認罪犯罪的之中難以自拔,這樣的人最後都是被懲罰的對象。」

聽了這些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覺得的確有道理,耶穌的救贖工作只是赦免我們的罪,並沒有除去我們罪性達到不再犯罪,的確還需要主來作潔淨的工作。我想起經上說:「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希伯來書12:14)既然全能神末世作的是除罪的工作,那我不能錯過這個機會,我願意接受神的新工作。

那天回家的路上,童阿姨問我聽她們講的道怎麼樣,我說挺好的,感覺主真的回來了。阿姨說:「我聽著也挺好,那咱們以後和她們在一起聚會吧!」我答應了。

但是回家後,我想到自己去教堂聚會十年了,現在接受全能神的名,讀全能神的話語,不再去教堂了,感覺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就好像自己離開了主耶穌,而信了另一位神。此時心裡說不清是對主耶穌的一種依戀,還是對以往的教會感到不捨,突然又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主真的回來了嗎?我心裡還是有點不踏實,我決定還是先跟主禱告,然後看聖經,看主怎麼引導。於是我跪下來禱告:「主啊,今天有人見證你回來了,我聽他們講得挺好,但是心裡還不踏實,就怕走錯路。主啊,如果你真來了,求主用經文引導我……」禱告後我翻開聖經,一眼看到詩篇第14篇2節說:「耶和華從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沒有,有尋求神的沒有。」看到這節經文我心裡感到踏實了,這不就是主在引導我,既然有人說主耶穌已經來了,神就在觀看有沒有人渴慕,有沒有人尋求。感謝神,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從那以後,我就坦然地和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了。

後來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在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當中,一共分三個步驟,即三個時代:起初的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即救贖時代)、末了的國度時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看到這些話,我才真正明白神的經營計劃是三步作工,而不是我想像的主的工作作完,就代表神整個工作作完了。神的經營計劃是藉著三步作工完成的,每一步作工都是在上一步的基礎上作的,每一步工作代表神的一部分所是,代表神的一部分性情。神一直在作新的工作,人若持守神的一步作工只能認識神一部分,而這部分認識還能成為人抵擋神的資本。

回想自己當初就是持守主耶穌的作工,認為主的工作已經作完了,當姊妹來傳福音時,我拒絕神的救恩,還以為自己是在忠於主。這時我才想起姊妹第一次來給我傳福音的那天早上,聖靈啟示我那首歌的題目《救主復活歌》,就是告訴我救主已經來了,只是自己太麻木沒有意識到。我也想起自己那天在教友家聞見馨香之氣,也是神對我的保守,如果不是聞見那股香氣,我肯定還會繼續論斷,憑自己這狂妄自大的性情,也很難接受主再來的作工!想想自己能跟上神的新工作完全是神的恩待。感謝神!

軼茗

讀後感:看到神的活靈活現,一次次擺設環境來拯救我們這些活在悲慘下生活的人,我們才有機會看見光明丶看見人生的盼望。就如以下將要分享的一個經歷,他從沒有信神到信神的一段 血淚斑斑的回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