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見了神新的說話

我曾在神學院裡,天天學習著聖經中各個人物的歷史和時代背景,品味著新約、舊約中神所說的每一句話,遨遊在神作過的工作中,聖經的每一卷書我不知翻來覆去地讀了多少遍,聖經成了我生命裡的一部分,我與它形影不離。

突然有一天,一個姊妹問我:「你總學那些聖經知識、神學理論,生命能得著供應嗎?」說實在的,儘管這些聖經理論知識我也感覺枯燥乏味,早已沒有新鮮的亮光伴隨,但我不想那麼說,因我寶愛聖經,寶愛聖經的每一章、每一節,甚至那些名章名節都銘刻在我心中,珍藏著,永存著。

舉起聖經,侃侃而談

我舉起聖經,侃侃而談:「聖經是本天書,是我們行事的指南,聖經的每一條要求,都是我們基督徒應當守住的。神的說話作工都記載在聖經裡!」姊妹平靜地說:「神大有能力,他可以用手心量諸水,用虎口量穹蒼,用升斗盛大地的塵土,用秤稱山嶺,神的全能全智人無法測度。以賽亞書中說:『看哪,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他舉起眾海島,好像極微之物。』(賽40:15)我們在神的眼中,就像海裡的一滴水,微不足道,不值得一提,怎能定規神呢?主耶穌說:『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約5:39)聖經是本歷史書籍,它是為神的工作作見證的,並不能代表神,聖經中有限的記載,怎能把神的所有所是盡都見證完全呢?神是活生生的神,他那麼偉大,那麼至高無上,怎能被我們限制在聖經裡呢?」

姊妹的話著實讓我吃驚,更讓我感到不可思議:古今中外所有信主的人看的都是這一本聖經,新舊約一共六十六卷,已經完全了,怎麼能說是有限的記載呢?我怎麼也接受不了。只聽她娓娓道來:「神從開始造人,就一直帶領人生活,六千年的作工,六千年的拯救,神到底說了多少話,人無法衡量、計算。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三年半的時間說了多少話,講了多少道,聖經裡並沒有完全記載下來,正如約翰所說:『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地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約21:25)神太全能,人類太渺小了,聖經上記載下來的主的說話、作工實在太有限,神若是把他的所有所是、他的智慧全能都發表出來,恐怕整個宇宙也裝不下了!」

姊妹的交通觸動著我的心,敲打著我的心,我多年所持守的信念被推翻了,我想反抗,我想質疑,但我又無可辯駁,的確,聖經記載的太有限了,主耶穌的話並沒有完全記在新約裡,這是不可反駁的事實。姊妹又繼續對我說,她的母親不善言談,但對她卻是例外:小時候,母親常叮嚀她「不要跟別的小朋友打架,上課的時候要專心聽講」;長大後,母親的話愈發增多,關心她找什麼工作,選擇什麼樣的對象;如今她已經成家立業,母親仍時常囑咐她,教她怎麼過日子……對她總有說不完的話,那是源於母親對她的愛,對她的呵護與牽掛。更何況神對我們呢?神是造物的主,他是活生生的神,不是呆在三層天什麼也不作,而是一直發聲說話帶領人類向前發展,就聖經中記載的那些神的話,只是神生命中的萬分之一、億萬分之一,那聖經中僅有限的六十六卷書,怎能將神對人類的心意表達得完全?又怎能將神對人類的愛道盡呢?神要對人類說的話是永無止境的。

隨後,姊妹給了我一本聖靈的發聲說話,我看到神說:「聖經所記載的都是有限的那些東西,並不能代表神的全部作工。四福音一共還沒有一百章,什麼咒詛無花果樹、彼得三次不認主、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向眾門徒顯現、論禁食、論禱告、論休妻、耶穌的出生、耶穌的家譜、耶穌設立門徒……無非就記載這些有數的東西,人就把這些當寶貝了,還與今天的工作對號,而且還認為耶穌一生下來作的工作就這麼多,好像神就能作這些工作,再沒有工作了,這不屬於謬嗎?」(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一)》)「到底聖經大還是神大?為什麼神作工非得根據聖經呢?難道神自己就沒有任何權利來超脫聖經嗎?神就不能離開聖經另外作工嗎?為什麼耶穌與他的門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說他按照安息日、按照舊約那些誡命實行,他為什麼來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腳、蒙頭,還掰餅、喝酒呢?這些不都是舊約沒有的誡命嗎?他要按照舊約,為什麼打破這些規條呢?你該知道,先有神,還是先有聖經!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聖經的主嗎?」(摘自《聖經的說法(一)》)

神的話語威嚴,句句帶著審判,刺透了我的骨節與骨髓。想想自己信主多年,「神的說話作工都在聖經裡,聖經以外再沒有神的作工說話」這些觀念深深地扎根在我心裡,我早把聖經看作至寶,當成了絕對的權威,任何人不得侵犯,我相信持守住聖經定會蒙神稱許進天國。但今天看了神的話我才明白,聖經只是神前兩步作工的紀實,是律法時代、恩典時代經歷神作工的人編輯而成的。無論是耶和華頒布律法帶領人,還是主耶穌道成肉身救贖人,都不是根據聖經來作的。相反,神每次開展新時代的工作都超出了聖經的範圍,指給人更新的路。我懊悔自己以往太狂妄,神是造物的主,是人類的主,更是聖經的主,我怎麼能定規神的作工說話都在聖經裡呢?我把聖經與神劃為等號,這哪裡是在信神,豈不是在信聖經嗎!想想當初的法利賽人心裡沒有神的地位,一味持守舊約聖經的字句來定罪主耶穌,最終還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我與他們又有什麼區別呢?我不也是憑著自己的觀念想像定規神,把再來的主耶穌又重釘在十字架上了嗎?

尤其看到神說:「那些只在乎聖經字句卻並不在乎真理的人、並不在乎尋求我腳蹤的人,都是與我為敵的人,因為他們將我限制在聖經之中,將我定規在聖經之中,他們這樣做對我是極大的褻瀆,這樣的人怎能來到我的面前呢?他們注重的並不是我的作為,並不是我的心意,並不是真理,而是字句,是叫人死的字句,這樣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摘自《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這簡短的幾句話,將我沉睡的心與靈徹底點醒了。我不禁驚呼:這話真是出於神的呀!這時我不禁想到神說:「我要在你中間行我所未曾行的,以後我也不再照著行。」(西5:9)神是常新不舊的,神所行的事都是以往從未行過的,神的工作也是在一直向前邁進,從沒有止步。末世主耶穌再來所發表的話語,也不會自動跑到聖經裡,我們若根據一本聖經來信神、定規神,將會失去神賜給我們更多、更豐富的真理;而且,若一直持守聖經,得不著神活水的澆灌,生命也將會停滯不前。現在我知道了在聖經以外還有神的發聲說話,末世主耶穌再來還要對我們說很多很多的話,將他的生命所是發表出來,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正如主耶穌說:「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16:12-13)主耶穌的再來——道成肉身的末後基督全能神就是真理的聖靈來了,發表了人類蒙拯救的一切真理,揭開了神六千年經營人類的奧秘,揭示了人類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發表了神公義和威嚴烈怒的性情,以及神末世審判刑罰如何潔淨人、拯救人,各類人的結局歸宿等方面的真理。我們只有跟上神的作工步伐,緊跟羔羊的腳蹤,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經歷、實行神的話,脫去人的觀念想像、狂妄自大、彎曲詭詐等撒但敗壞性情,從全能神的作工說話中得著真理,得著生命,最終才能蒙拯救進天國。我真切地感受到,全能神帶來的國度時代的聖經——《話在肉身顯現》,這些言語中飽含著神對我們人類更多的愛和拯救,我不願再悖逆抵擋他,只願接受全能神作我的救主,永遠跟隨他、敬拜他!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程琳

分享更多:今天看到一篇文章,一個無神論者說:「怎麼會相信世間有神呢?你見過神嗎?」這看似值得思考的問題,但大家有沒有從現實的角度去想?比如:我們誰也離不開空氣,但誰也都看不見空氣,那能說空氣不存在嗎?當一縷微風吹來的時候,我們感受到了涼爽,但是風到底是什麼顏色,什麼形狀,我們能看到嗎?同樣,我們能因著看不見神就說沒有神嗎?另外,宇宙星辰的運行,一年四季的轉換,晝夜更替的規律,這些事是人能安排的嗎?這樣一討論越覺耐人尋味,請繼續看下文:信神怎能靠眼見與推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