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上了羔羊的腳蹤

在我十八歲那年,媽媽因病信了主耶穌,那時候我只知道主的名,但對信神的事卻一點也不明白。說來也巧,後來我到一家企業上班,那個企業裡的多數人都是信基督教的,在和他們的接觸中,我看到他們的行為的確和不信神的人不一樣,我感覺信主的人挺好的。當時,單位裡有一個信心比較大的弟兄經常給我傳福音,他說:「我們信的就是創造萬物的主耶穌……」後來他帶我去教堂做禮拜,當時聽著教堂裡播放的讚美神的詩歌,我的心被感動了,眼淚不知不覺流了出來,我在心裡禱告:「主耶穌啊!我感謝你在萬民之中揀選了我,讓我成為你的兒女,我願永遠跟隨你……」可是婚後因為忙於生計,我就不去教堂了。直到2010年,因為女兒常常生病,我再次回到主的家中。帶著對主的感恩和虧欠,我開始積極參加聚會,只要有時間我就看聖經,我知道我再也不能離開主了。那時候面對生活中的各種難處和因信主遭到的親人朋友的譏笑,我只要來到主面前禱告,靈裡就特別釋放,感覺主耶穌就是我唯一的依靠。那時候我經常唱一首詩歌:「磐石,磐石,耶穌基督!除他以外別無救贖,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唯有你是救贖主。你是人子,你是中保,你是神子,你是羔羊,你是道路,你是真理,你是生命,你是光,磐石,山寨,逃城,盾牌,我們屬於你,永不動搖,直到萬代。」主的大能帶領、激勵著我在各種難處中走了過來。

可不知道為什麼,漸漸地我開始感覺聚會沒有享受了,一場聚會下來什麼也得不著,我的靈裡也特別軟弱。我常常禱告說:「主啊!為什麼每次的聚會不但不能使我靈裡剛強,反而讓我越來越軟弱呢?我現在心裡很不願意去聚會,即使去了也是走形式。主啊!我心裡非常無助、彷徨,不知道該怎麼辦,願你帶領我。」但不管怎麼禱告,我的信心還是越來越小。到了2014年,丈夫因為酒後駕車出了車禍,兩年的治療費和賠償費用使家裡欠下了10多萬元的外債。由於債務的壓力太大,我只好和丈夫一起到新加坡打工掙錢還債。

2016年4月,我來到新加坡,現實環境中的壓力和難處遠比我想像的要大得多,我每天都要工作12個小時,身體上的勞累不說,在店裡還要忍受同事、老闆的責罵。雙重的壓力讓我的身心承受著極大的痛苦,每天下班我都會哭,心裡也對神生發了怨言,我不想面對現在的環境,就想趕緊回國。就在這個時候,跟我住在一起的同事王姐,看見我放在床頭的聖經,她告訴我她也是基督徒。得知王姐也是信主的,我心裡非常高興,是神給我預備一個神家的姊妹。我們常常在一起交通信神方面的話題,王姐常常鼓勵我,讓我多向神禱告,而且在工作和生活上都給我很大的幫助,因為我剛來新加坡對這裡的飲食很不習慣,王姐就在下班後給我煮飯,每天都這樣做。每當這個時候,我心裡都很受感動。後來通過王姐我又認識了兩個姊妹,當第一次和姊妹們聚會時,我再也壓抑不住心裡的委屈,眼淚止不住地流了出來。姊妹安慰著我,和我交通神的心意,姊妹說既然能順利地來到海外,這裡肯定有神的許可與美意,只是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接著姊妹又結合聖經中約伯的故事交通說:「約伯在臨到失去家產和兒女這麼大的試煉時,他沒有埋怨神,而是順服神的主宰,稱頌神的名,當約伯站住見證後就看到了神的祝福。所以咱們不管臨到什麼樣的環境先不要埋怨神,先順服下來摸神的心意……」聽著姊妹的交通,我的心裡慢慢地平靜了,想到約伯臨到那麼大的試煉都能順服神,那我也不能再發怨言傷神的心了,隨著姊妹的交通我感覺又有了信心。同時,也感覺姊妹交通的真有亮光,能把約伯的故事和現實生活對照,這是我以前看聖經時從來沒有認識到的。聽過姊妹的交通後,我的狀態也越來越好,再上班的時候也不那麼煩惱了。從那時起姊妹們就經常來和我聚會,每一次我都感覺有很大的收穫。

一次,我們聚會時讀了一段神的話:「神造了這兩個人,神把他們當作伴侶,作為他倆唯一的親人,照顧他們的生活,也照顧他們的衣食住行。在這裡神是以亞當、夏娃的父母親的身分出現的。……神對待亞當、夏娃的態度與方式就如人的父母牽掛他們的兒女一樣,也如人類的父母疼愛、照顧、關心他們的兒女一樣,實實在在,看得見、摸得著。神並不以自己高大的地位自居,而是親自用皮子給人類做衣服穿。這件皮衣不管是用來遮羞也好,還是禦寒也好,總之,神是在親自作、親手作這件事情,而不是像人想像中的神用意念或者是顯神蹟的方式來做一件衣服遮住人的身體,而是實實在在地作了一件人類認為神不能作也不該作的事。這件事雖然簡單,甚至人認為不值得一提,但是又讓所有跟隨神曾經對神充滿了渺茫想像的人見識到了神的真實、神的可愛,看到了神的信實與他的卑微。」(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讀完這段話,我感覺很驚奇,看聖經這些年我從來沒有想到神做這件事的時候,還有這麼多的心意在其中。這段話似乎讓我對聖經一下就明白了很多,感覺這話說得真好,看後讓我的心裡很溫暖,感覺到神真的太愛人了,神把最好的都給了人類,不知不覺中我感覺與神的關係近了很多。

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從創世以來我就開始預定揀選了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們。……你每天要幹什麼、要遇見什麼樣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況把你今天帶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擾亂自己,要坦然前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四篇說話》)這段話說人每天要幹什麼,要遇見什麼人都是神安排的,這話讓我的心豁然開朗了許多,原來我能來到海外都是神的安排,在這裡能遇到姊妹,得到她們這麼多的幫助,這都是神的主宰啊!想到這些我的信心又增加了很多,既然這一步步走過來都是神在帶領著,我相信前方的道路神也必有預備。此時,我心裡不再彷徨、無助,願意把一切都交在神的手中。雖然那段時間工作依然很累,但是我心裡非常盼望和姊妹們聚會,因為每一次的聚會都讓我靈裡得供應,有收穫,和以往去教堂裡聚會完全不一樣。

可是,幾天後在和王姐一起看福音電影時,我突然看到裡面有「東方閃電」四個字,我的心再也平靜不下來了。想到在國內就曾聽牧師說過,信「東方閃電」的人已經不奉主耶穌的名禱告了,而是禱告全能神,牧師還警告我們不要接觸這些人。想到這些我立馬警惕起來,不想再和王姐說話,在工作的時候也開始躲著她,但是心裡又會時常想起王姐對我的照顧,還有和她們在一起聚會的場景,不論是她們對真理的交通還是生活中的活出,我都感覺到有聖靈作工的印證。但我唯一想不通的是,她們為什麼不禱告主耶穌的名了呢?在我不知怎麼辦的時候,我向神作了一個禱告:「神啊!你安排我接觸到這幾個姊妹,也知道了她們信的是『東方閃電』,禱告的是全能神的名,現在我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選擇,不知道『東方閃電』到底是不是真道,求神帶領我。」禱告後我的心裡很踏實,便和王姐說出了我的疑慮。王姐說:「神的話能解決人的一切問題,我們可以一起交通。」於是我同意考察考察。

當天晚上來了兩個姊妹(曉雅和蓮心姊妹),她們給我見證了神的末世工作。曉雅姊妹說:「主耶穌已經回來,又一次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作了刑罰審判、潔淨人的工作。因著神工作的發展,神的名也已經更換,不叫主耶穌,而是叫全能神。」聽了她的交通,我也提出了我的想法:「以前我們都是禱告主耶穌的名,靠著主耶穌的名醫病趕鬼,那為什麼現在神的名又叫全能神了呢?」曉雅姊妹聽後交通說:「其實,關於全能神的名,在聖經中早就有預言,就如啟示錄1章8節中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11章17中說:『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19章6節:『我聽見好像群眾的聲音,眾水的聲音,大雷的聲音,說: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像這樣的經文還有很多,從中看見,神在末世道成肉身是以全能神的名來開展審判的工作。」聽著姊妹的話,我心裡好像一下子亮了:原來聖經中早就說過全能者這個名啊!全能者不就是全能神嗎!這時,蓮心姊妹又給我放了一首神的話語詩歌視頻《神名的意義》:「每一個時代(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每一步作工),神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啊),就是每一個名(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一個時代。1 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神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神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神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神的名,並不能把神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神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神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2 神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神叫神救主耶穌,今天神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神的所有性情,滿載著神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5 之所以神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神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神——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神的看見神的本來面目:並非只是以色列以色列人的神,也並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受造之物的神。」看完後,姊妹們又給我交通了很多,我這才明白:原來神在每一個時代都要叫不同的名,神的每一個名都有代表意義,都代表了神在本時代的性情和要作的工作,但每一個時代神所取的名都不能代表神的全部。所以在末世神來作新工作的時候就要更換新的名,也就是取名叫全能神,以這個名來作末世的審判工作。神不希望人把他定規在一個名中,所以神才取不同的名,從而讓人認識神的全部性情與所有所是。等到有一天,神的工作都結束的時候,神就不用叫任何的名字了,就叫造物的主,因為神的權柄與偉大是任何一個名字都不能概括的。我感覺這些話說得太有權柄了,只有神能這樣說話,也只有神能說自己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我相信這就是主耶穌回來了,這是神的說話發聲。

此時此刻,我明白了為什麼在國內聚會時靈裡得不到供應,禱告主耶穌的名也得不到主的帶領,原來神早已作了新的工作,起了新名,人再禱告主耶穌的名已經獲得不了聖靈的作工。同時,我也恍然大悟,為什麼王姐和這兩個姊妹交通的這麼有亮光,行事為人也讓人佩服,原來她們是跟上神的新工作,是聖靈作工的帶領達到的果效。對比之下,看到人若不跟上羔羊的腳蹤,就會活在黑暗之中,只有跟上聖靈現實的作工了,人才能有信心,有力量。我禁不住在心裡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感謝神帶領我認識了全能神教會的幾個姊妹,讓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定真了全能神的名,得到全能神的話語的帶領,讓我生活中的難處得到了解決。感謝讚美全能神!一切榮耀歸給神!阿們!

新加坡 申愛

不容錯過最新經歷文章:東北的三九天格外寒冷,丁香姊妹今天傳福音跑了一天,不僅沒有人尋求考察,還遭到一個宗派人朝她吐口水,狠狠地把丁香罵了。這一天的事讓她心裡感覺特別委屈,一股酸楚湧向心頭,不禁有些消極、軟弱……但當她趕上了最後一班尾班車的時候,被車上發生的一幕感動著,過後心裡更充滿了力量,疲倦與飢餓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究竟是什麼事讓丁香有了這正面的改變?分享:末班車

延伸閱讀

進天國有路了 我叫Ella,今年53歲,來自菲律賓,我出生在一個天主教家庭,雖然從小在天主教堂裡面信主,但是我對主的認識很少,信心也很小,甚至和外邦人一樣追求發大財。1987年4月,我在國外做家政助理時遇到一個菲律...
我找到了脫罪之路 我信主耶穌有很多年了,那時我常常聽講道人說:「主耶穌已經把我們從十字架上救贖下來,赦免了我們一切的罪,經上說『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約翰福音3:36)所以只要我們按主的話去實行,...
識破謠言歸向神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從小我就跟著父母去教堂參加聚會。我最喜歡主日學學習聖經故事,因為我可以從聖經故事中了解到神作過的工作。慢慢地,我明白了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擔當了人類的罪,人可以靠著他罪得赦免,享...
緊跟羔羊的腳蹤(一) 我看到啟示錄14章4節說:「羔羊無論往那裡去,他們都跟隨他。」我在想:怎樣才能做到跟隨羔羊的腳蹤呢?現在我實在太軟弱,怎麼也持守不住主的話了。正當我陷入沉思時,聽到了敲門聲,我打開門一看,原來是大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