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錯了!

我因病信了主耶穌,病好後,我為了還報主的大愛,不怕山高路遠,不管天晴下雨,我都要出去傳福音,扶持軟弱的弟兄姊妹。另外,我還省吃儉用拿自己的錢給弟兄姊妹買聖經,不久,就有很多的人歸向了主,我自然也就成了這片教會的講道人。漸漸地,我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威望越來越高,弟兄姊妹都圍著我轉,有人直接稱我為長老,我心裡更是美滋滋的。為此勞苦作工所得的這些成果,就成了我得福、得冠冕的憑據。後來教會的人越來越多,中共政府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把我關押了二十八天,這更助長了我得福的慾望,因為聖經上說:「你們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彼得前書1:5)看到這些話,我就想:別人能不能得到神末世的救恩我不敢說,但我這樣為主花費肯定能得到神末世的救恩,就能進天國我錯了,進天國,得福,存心,幡然醒悟

轉眼到了1998年,我聽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末世道成肉身的全能神,也有人給我們的吳牧師傳過全能神的國度福音,但吳牧師定不真這道是真是假就沒敢接受。我想:是真是假自己考察一下不就清楚了嗎?然後我就找到傳全能神國度福音的王弟兄,從他那借了兩本神話書,拿回家考察。我看到書上的話內容豐富,特別新鮮,是我從來都沒有看過的,我當時興奮極了,感謝主沒有撇棄我。心想:我勞苦作工多年,終於等到主回來了,我現在是萬事具備只差被提了。一天,我信心百倍地又坐下來考察,我看到全能神說:「現在多數人都是這種情形:為著得福我得為神花費呀!為得福我得為神付點代價呀!為得福我得為神撇棄一切,為得福我得完成神的託付盡好我的本分。這是受得福存心支配的,完全是為得神的賞賜,為得著冠冕才為神花費的,這種人心裡沒有真理,肯定只明白一些字句道理到處炫耀,所走的路正是保羅的路。這種人信神就是一個勁兒地作工,在他的心中好像工作作得越多證明對神越忠心,作得越多肯定神越滿意,作得越多肯定在神面前越該得冠冕了,保證在神家得福最大,他認為如果能為基督受苦,能為基督傳道,能為基督死,性命都不顧,並且把神所託付的本分完成好,這就是神最祝福的人,這就是得福最大的人,肯定就是得冠冕的人。這正是保羅所想像的、所追求的,正是保羅所走的路,保羅就是在這個思想指導下來作工事奉神的。這種思想存心是不是來源於撒但的本性?……你們現在走的路是什麼路呀?雖然你沒打算走保羅的路,但是你的本性就這麼支配的,你也是身不由己正是這麼往前走的,雖然你心裡願意走彼得的路,但你不清楚彼得的路到底怎麼走,你不知不覺走的還是保羅的路,事實就是這麼回事。……可以說,今天神將蒙拯救的路、被成全的路顯明給你們,這是神的恩待高抬,是神在帶領你們走彼得這條路,如果沒有神的開啟引導,誰也走不上彼得的路,都只能走保羅的路,步保羅的後塵導致沉淪。保羅走他的路當時並不覺得錯,還滿以為正確呢,他沒有真理更沒有性情的變化,他太相信自己了,認為這樣走沒有絲毫的差錯,他是滿有信心、滿有把握走下去的,到最終他也沒有幡然醒悟,還以為他活著是基督。就這樣一直走到最終,到最終受懲罰的時候一切都晚了。」(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

看完全能神的話猶如當頭一棒,打得我暈頭轉向,我的心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保羅勞苦作工為主花費,受了那麼多苦,可神的話中怎麼說保羅走的是滅亡的道路,還得遭懲罰呢?這怎麼可能呢?難道受苦付代價換來的就是這個下場嗎?我再也無力支撐了。看到保羅受了那麼多苦都不能蒙拯救,那我還有啥指望呢?回想自己以前省吃儉用建立教會,起早貪黑牧養教會,為主傳道不怕山高路遠,受了不少苦,竟然……再想想自己這些年,我在女兒面前沒有盡到一個做父親的責任,我把全部的精力都花費在了教會上,甚至坐監,傳福音遭受世人的譏笑我都沒有對主失去信心,我這樣信,如今還不能蒙拯救,還要遭懲罰。難道我這些年的付出花費都付之東流了嗎?都白信了嗎?看到我多年的盼望即將化為泡影,我不甘心,這事熬得我每天心煩意亂的,一想起自己以前所受的苦都白受了我就難受,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幾經失眠時,我都起來在臥室裡走來走去思考這事,也常常面對著窗外朦朧的月光不停地問自己,這麼多年受的苦真的白受了嗎?一段時間,我明顯消瘦了很多。軟弱中我還得看書,萬一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那我可不能錯過這個救恩啊。但我要看看自己究竟錯在哪了,痛苦中我又翻開書,看到全能神說:「放下你的觀念吧!安靜下來仔細讀讀這些話語,只要你有渴慕真理的心,神會開啟你明白他的心意,明白他的話語。放下你們的『不可能』論調吧!越是人認為『不可能』越是可能發生的事,因為神的智慧高過諸天,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神作工是超出人的思維觀念這個範圍作的,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真理可尋求,越是人的觀念想像不到的事情就越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是呀!神是智慧的神,是全能的神,神的作工是不會錯的,難道真是我追求的錯了?不對不對,為主勞苦作工怎麼還會有錯呢?可神話句句都有威力,我也沒有理由不承認哪,要不我去找王弟兄給我交通交通,保羅為什麼會受懲罰?見到王弟兄我張口便問:「王弟兄,我看到神的話說保羅受苦付代價最終還遭到了神的懲罰,這是為什麼呀?保羅做那麼多工,受那麼多苦,怎麼還不能蒙拯救呢?這樣那我們受的苦不也白受了嗎?」

王弟兄鄭重其事地說:「弟兄,那我們就談談保羅的追求為什麼不蒙神的稱許,反而還受到了神的懲罰,我們來看全能神是怎麼說的:『保羅在作工的過程中也有個人的追求,他的追求只是為了以後的盼望,為了以後能有好的歸宿,他在作工中並不接受熬煉也不接受修理與對付,他認為只要他所作的工作滿足神的心意,他所做的一切能討神的喜悅,到最後必有賞賜為他存留。他的作工中並沒有個人的經歷,完全是為作工而作工,並不是在追求變化中來作工。他的作工中盡是交易,並沒有一點受造之物的本分或是順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他沒有正常的理智,始終都是狂妄心理:我給你多少你給我多少,我付出多少你給我多少賞賜、多少報酬。他的作工始終都是受這個思想支配的,所以說,他的心裡面始終沒有敬畏神的心,沒有懼怕神的心,你看他那個口氣:當打的仗打完了,也就是你讓我打的仗打完了,當跑的路跑完了,你讓我跑的路我也跑了,當守的道守住了,你不是讓我守這個道嗎?我守住了,有榮耀的冠冕應該為我存留吧?是不是這麼個口氣?』(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事奉神當走彼得的路》)從神的話當中看到,保羅為主作工完全是為了得賞賜,得冠冕,如他自己所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摩太后書4:7-8)從保羅說的這句話上就可看出,保羅作工就是在與神搞交易,想借用勞苦作工來換取天國的福氣,他認為自己作工多了,受苦多了就有資本了,便開始向神邀功領賞了。可見保羅作工多年性情並沒有一點變化,對神的公義性情不認識,最後還能說出他活著就是基督,從中看到他還想與神平起平坐,這與背叛神的天使長一樣,還想升到至高處與至聖者同等,這哪有一點敬虔的心。人在為神作工中若是為了愛神、滿足神,那就蒙神的紀念或稱許;若人為神花費不是為了愛神,滿足神,而是為了得福,得賞賜,那在神的眼中就是在作惡,正如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麼?我就明明的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罷!』(馬太福音7:21-23)全能神今天也說:『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麼看?就是你心思所想、你外表做出來的不是在為神作見證,不是在羞辱撒但、打敗撒但,而是處處都是羞辱神的記號;你也不是在為神花費,不是在為神盡上你的責任與義務,而是為你自己。「為自己」言外之意是為了什麼?為撒但。所以到最終神就會說:「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神不紀念了,賞賜沒有了,在神那兒不是善行,成了惡行了,這不是一場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性情是公義的,神的實質是聖潔的,所以人信神是否能蒙拯救,不是根據勞苦作工來定規,而是根據人有無真理,也就是人在信神盡本分的過程中,是否是為了愛神、滿足神、體貼神心意,沒有自己的存心與摻雜,同時也是為了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脫去敗壞性情,活出真理的實際,這樣的人才能蒙神拯救,被神成全,被神帶入神的國度之中。如果人的存心、目的不對,只是為了得福而追求,那在神的眼中就是作惡的人,因人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撇棄花費再多也不會蒙神稱許,而且還會被神定罪的,如保羅就是這樣的人,所以說他走的是失敗之人的道路,到最後不但不蒙神稱許,還受到了神的懲罰,這是神的公義性情決定的。相反彼得就不一樣,他在作工中注重的是認識神,認識自己,追求的是愛神,滿足神的心意,最終彼得是合神心意的人,結果被神成全了。如果我們信神不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不是為了還報神愛而作工,而是想以勞苦作工為資本與神搞交易,那我們就沒有把神當神來敬拜,而是把神當成債主,我出多少力你給我多少錢,這樣的信又怎麼能不讓神噁心與厭憎呢?怎麼能蒙神稱許呢?」 聽完這話,我雖還有些難受,但又讓人不可辯駁。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名譽、地位、錢財泯滅了我的良心 1993年冬,因母親去世,家庭變故,我失去了升學的機會。迷茫惆悵中,我走進了校園附近的聚會點信了耶穌,在那裡我體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心與愛護,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便開始看聖經,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教會...
我找到了永生之道 我表弟與兩位姊妹來給我們夫妻倆傳全能神的國度福音,我妻子接受了,我因是宗派的帶領,並且我還覺得自己看聖經比表弟他們多,就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裡,不想聽他們的交通見證。後來表弟他們來與我妻子聚會,就邀請我...
考察東方閃電之後才知真相 我是臺灣人,今年60歲,信主40年了。回想在我讀書的時候,每天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當時爸爸的生意做得很大,有十幾家公司,每天家裡都是人來人往,筵宴不斷。後來,爸爸經營的公司因著別人報假賬導致虧空,以至...
多年的盼望終於實現了 我出生在一個天主教世家,從小母親就教我讀經。當時正逢中共建國,因著中共政府對宗教信仰的逼迫,我到了二十多歲才有機會去教堂聽道。當時神父經常給我們講:「我們信靠天主要好好認罪悔改,多多行善,更不要作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