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恩典:超重沙車身上碾壓,我在神的保守中完好無損

生死,也許就在一瞬間。一次意外的車禍,她被拉有五六噸沙子的大型拖拉機連續碾壓兩次後,竟與死亡擦肩而過,並且恢復得特別好。那麼,這期間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意外車禍,身置沙車輪底

那是農曆八月初六的上午11點左右,我從鎮上辦完事回家,天突然下起了小雨,想到剛收的玉米還在外面,我急速地騎著自行車往家趕。走到一條大約五米寬、慢下坡的石子路上時,才發現我的自行車沒有剎車,但此時我卻騎得飛快。就在這時一輛載滿沙子的大型拖拉機迎面向我駛來(車頭前邊一邊一個小輪子,車頭後邊一邊一個稍大點的輪子,後面車斗一邊一個1000#的大輪子),我小心翼翼地靠右行著,由於這段路多處都是坑坑窪窪,只有我這邊的路面平整一些,拖拉機為了躲開路面上的坑,就朝我這邊轉方向,眼看拖拉機離我只剩五六米遠,馬上就要向我直衝過來,我的自行車還在飛速向前,也剎不住車,我想跳車也跳不下來,想躲閃,一看右邊是將近2米多深的泥水溝,我只好向路左邊拐去,誰知正好拐到路中間時,拖拉機剛好繞過那個坑也朝中間開過來了。此時我躲閃不及,心想:完了,這下我是必死無疑,看來這禍我是躲不過去了!我就禱告主,求主能接收我的靈魂。就在這時,拖拉機一下子把我從自行車上撞了下來,左側頭部和肩重重地摔到地上,沒等我反應過來,拖拉機頭右側的兩個輪子隨即就從我右側胯骨上腰窩處碾了過去。此時我身子側臥,雙腿蜷縮,可奇怪的是我被碾過之後,沒覺得疼痛,心裡也不害怕。

隨後,我就順勢翻過身面朝上平躺在地上,睜開眼一看,我剛好躺在車頭跟車斗之間的空隙裡,可是後斗右側的大輪胎正好對準我的肚子,心想:司機這時要是把車停下來的話,我就可以從車中間的空隙裡爬出來。可車子卻絲毫沒有放慢速度的意思,我緊張得心都要跳出來了:這可該咋辦呢?我要是直起身爬出來,車斗底盤刮著我的頭我就活不成了,要是把腿挪到車斗底下倒是能避開車斗的大輪子碾壓,但要是挪不及時腿就會被碾斷……我正想著,只覺得「咯噔」一下,重重的一車沙從我的肚子上碾了過去,我感覺就像有東西托著輪胎似的,我沒有任何被壓迫的疼痛感,而且我的大腦也很清醒。拖拉機在離我10米多遠處停了下來,司機和車上的另外一個人慌忙下車快步向我走來,司機嚇得渾身發抖,他們兩人走到我跟前,一邊一個人把我從地上直接架起來,讓我來回走動,想看看我的傷勢如何。這時我覺得四肢無力,更無法站立,肚子就像扁了的皮球,感覺裡面缺東西,我剛走幾步就覺得全身像被撕開一樣疼痛難忍,左胳膊像是斷了也不能動了,我右手摀著肚子,有氣無力地說:「你們別折騰我了,我實在疼得受不了了,趕快把我放下讓我躺著吧。」於是,他們把我放下平躺著,一個人陪著我,另一人回家叫人、喊車。我躺在地上,只感覺左側肩胛骨疼痛難忍,肚子裡萬般難受,上半身不能動,其他地方倒是沒有什麼不適。心想:我出了這麼大的車禍,頭腦還這麼清醒,這真是主的保守啊!於是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主:「主啊,我以為車從我身上碾過去我就死了,沒想到我頭腦還很清醒,還會走路,主啊,我感謝你,這都是你的看顧保守啊!」我心裡對主滿了感恩。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左右,司機開著三輪車慌慌張張地過來了,他們把我抬到三輪車上,急速往醫院開去。在去醫院的路上我不住地呼求主救我,呼求中,我想起主耶穌使管會堂的睚魯的女兒死而復活的事,睚魯的女兒已經死了,但主耶穌一句話就讓她復活了,自己被車碾過之後也還活著,這不就是主在救我嗎?今天我是死是活不也在主的手中嗎?想到這兒,我心裡感覺特別踏實。

奇妙恩典

不一會兒到了鄉醫院,醫生先給我拍片子,發現我肩胛骨處骨折,然後又按著我的肚子檢查,奇怪的是我都不感覺疼痛,醫生驚訝地說:「那麼大一車沙從你肚子上碾過去,你的肚子竟然沒事,真是奇蹟啊!而且我行醫三十年從沒見過這麼奇妙的骨折——不用打石膏,只用躺在硬板床上養就可以……」聽了醫生的話,我從心裡感謝主的大能,五六噸的沙車,從我身上碾過去,我竟然感覺不到疼痛,這是主對我奇妙的保守呀!正如神的話所說:「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蹚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燄也不著在你身上。因為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是以色列的聖者——你的救主……」(以賽亞書43:2-3)

病痛中,對主的信心更堅定

可沒想到第二天,我渾身開始疼痛,肚子也難受得要命,左側耳朵腫得像麵包一樣,整個脊背像打了石膏一樣僵硬,不僅不能動還鑽心的疼,身子稍動一下五臟六腑就針扎般的疼痛難忍,我被疼痛折磨得茶水不進,想到有的人出車禍,當時沒死,但過後幾天卻死了,我很恐懼,雖然醫生只說每天輸兩瓶水消炎,靜養就行,但我照常輸著水,病情卻絲毫不見好轉,也不知自己有沒有生命危險。我越想心裡越軟弱,就趕緊在心裡禱告主。這時,我想到主耶穌讓死了四天的拉撒路復活的神蹟,又想到之前主曾經醫治過我的病痛,我已經經歷過主的大能,看到人的命都在主的手裡,主是全能的,我不能對主失去信心,想到這兒,我心裡感到很踏實,我默默向主禱告:「主啊!你能讓拉撒路從死裡復活,這是你的權柄能力,我經歷這場車禍,還能保住命這也是你的大能,也讓我看到人的生死都在你的手中。主啊,我的病情能否好轉都在你的手中,我願意相信你,願你醫治我吧!」禱告後,我心裡也不再膽怯害怕了。

後來,丈夫要求司機把我轉到縣醫院治療。在縣醫院檢查後,醫生對我說:「你這是沙車太重,碾壓肚子造成的腸梗阻,肚子裡有淤血,不過也無大礙,輸幾天水,排排淤血,就可以了,身上的骨折躺在硬板床上養一段時間就好了。」聽到醫生這樣說時,我知道自己沒有生命危險了,心裡好像一塊大石頭落地了一樣,由於三天三夜沒有睡覺,當天晚上輸水時不知不覺我就睡著了。接下來我身上的疼痛逐漸減輕了,睡覺也正常了,背上也不感覺到僵硬了,漸漸地我也能吃下飯了,精氣神兒也越來越好。感謝主,我能恢復得這麼快,這都是主的看顧保守!正如聖經上說:「堅心倚賴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為他倚靠你。」(以賽亞書26:3)

主愛伴隨,直到永遠

在縣醫院待了六天,醫生說我沒有大礙了,只要平躺著不動,回家養養就行了。在家養傷的前三個月,我就躺在床上天天看聖經。一天,我看到聖經上說:「他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詩篇91:2)「雖有千人仆倒在你旁邊,萬人仆倒在你右邊,這災卻不得臨近你。」(詩篇91:7)「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你已將至高者當你的居所,禍患必不臨到你,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因他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在你行的一切道路上保護你。他們要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詩篇91:9-12)揣摩著這幾節經文,我心想:我出這麼大的車禍,這不就是神的手在托著我嗎?若是沒有神的手托著我,我哪能承受住這一車沙從我身上碾過去,神的能力太大了。想到這些,我對神的信心更大了,相信神會醫治我使我痊癒的。

三個月後,我的骨頭沒打石膏,沒用鋼板就長好了,胳膊能抬了,也能來回走動了。四個多月時,做飯、洗衣服這些簡單的家務活也能做了,只是重體力活還不能幹,每次跪下禱告時胸口和兩側胯骨有些疼痛。偶爾我也會擔心,以後會不會落下後遺症。有天靈修時,我從聖經上看到書念夫人的兒子得病死了,先知以利沙為她禱告,使她兒子復活的事,我從中得到了很大的啟發:書念夫人的兒子死了,因著她真心敬拜神,對神有信心,神就藉著先知以利沙的手使她的兒子又活過來了。看到神的能力無處不在,想到自己身體已經恢復得只剩跪下禱告時胸口和胯骨疼痛,還會不能痊癒嗎?此時,我感覺有些蒙羞,自己對神的信心還是小啊!我相信,人對神的信有多大,就能看到神多大的作為,從那之後,我就不再為自己的病會不會落下後遺症而憂慮了。

半年後,我就能騎自行車聚會傳福音了,陸陸續續家裡稍重一點的家務活也能幹了,到十個月時地裡的農活也都能幹了。一年後我除了睡覺不能翻身外,恢復得跟正常人一樣。村上人見到我,都很驚奇,有人還說:「那麼重一車沙碾過去你還能活命,真是不可思議!」聽到他們這麼說,我忍不住在心裡向主獻上感謝和讚美,我知道這都是主的保守,是主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體嘗主恩,感謝神愛

我剛出車禍不久,我姐來看我時對我說:「咱信主了就有主的看顧保守,同樣出車禍,你今天能保住命,真是感謝主的大能呀!你出事不久,XX村上有一對夫妻在給別人送磚的路上,不知咋回事,那個女的從車上掉下來了,他丈夫正開著的磚車,也剛好碾壓過她的肚子,那女人的腸子被碾出來當場就死了。」聽了姐姐的一番話,我心裡更加感謝神的拯救。我又想到附近村莊的夫妻倆,最近開著拖拉機在賣玉米回來的路上,那女人的帽子被風颳掉後,她從行駛的空拖拉機上跳下去準備撿她的帽子時,她丈夫沒有來得及剎車就從她的頭上碾了過去,當場就被碾死了。對比著這一件件事,我不禁感嘆主的大能,看到臨到災難時,信神的人有神的看顧保守,不信神的只能遭受災難的侵襲,這就是信主和不信主的差別。

回想我這一路走來,都是主對我的愛與保守,若不然又有誰有能力將我從幾噸重的車輪下救起,而完好無損呢?在前後三個輪胎的碾壓下,我就是不死,肚子也會被碾爆的!回想著主的愛,我感恩的淚止不住地流下來,是主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筆者:中國 理智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