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這裡是真理掌權

編者按:她是恩典時代的一名講道人,一言堂是宗教式的講道方式。她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後,把弟兄姊妹也都帶到了神的面前。在聚會時,她還是宗教式的交通——一人講眾人聽。經對付她才認識到自己的狂妄本性,喜歡站高位讓別人聽,在教會生活中也要實行真理原則,於是她改變了自己以往的實行,看到全能神教會是公平公義、真理掌權。恩典時代,講道人,宗教,真理,掌權,全能神,國度時代

一天下午,我去聚會,看到王華、劉燕、周慧已經到齊了,我們禱告後,我說:「弟兄姊妹,今天咱們交通交通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作工的意義,也就是說末世神為什麼選擇用話語來作工。我先來讀一下神的話吧。全能神說:『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說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著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著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著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著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從神的話中我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主要就是說話,他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都是為了讓人能夠更了解他的作工,認識他的性情,神把他對人類的心意、對人類的要求與人該實行的路途都直接告訴給人,讓人能夠更清楚地知道,怎麼做是神所喜悅的,怎麼做是神所厭憎的,人藉著神的話語能更準確地摸著神的心意,實行到神的心意上,這次神道成肉身不顯神蹟奇事只說話,這樣的方式更能顯明人、淘汰人,這裡面都包含著神的智慧,到最終有的人因著神的話得潔淨、被成全,有的人卻因著神的話被顯明、被淘汰,這就是神話語的威力,更是神話語的權柄所在……」周慧見我一直在講,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站起來張了張嘴,剛想說什麼,我又接過話滔滔不絕地交通起來。劉燕看了周慧一眼,又看了我一眼,低著頭沒說話。這時王華站起來,直接對付我說:「李姊妹,咱們聚會交通神話的原則中說:『為了讓人都得益處,最好每人只說五分鐘左右,最多別超過十分鐘左右,一次說不完可以分兩次、三次說,讓大家都有說話的機會,不能讓一個人佔用太多時間。對個別特別好說話的人,如果他講的跑題了也可以打斷他的話,讓他學習有理智,學習尊重人,這樣實行對大家都有益處。』(摘自《關於教會工作的交通講道與教會工作安排歷年彙編》)咱們聚會不能只一個人交通,搞一言堂,聖靈作工在每一個弟兄姊妹身上,咱們得給別的弟兄姊妹交通的機會,這樣才有理智,對弟兄姊妹的生命也有益處。」周慧說:「是啊,我也覺得你這樣做不符合交通的原則,剛想給你提,可是我總也插不上話。」聽了姊妹們的話,我臉上火辣辣地難受,心想:我不就是多交通了一會兒嗎!值得你們這麼對付我?這讓我的面子往哪擱?我交通神的話是對弟兄姊妹有負擔,這難道也錯了嗎?你們嫌我交通得多,我不交通了還不行嗎!此時,我心裡特別抵觸,低著頭開始擺弄自己的筆記本。後來,一個聚會下來,我也沒說幾句話。

散會後,我邁著沉重的步子,愁眉不展地回到家,丈夫正在做晚飯,看到我不高興,便問道:「怎麼了,今天回來悶悶不樂的?」我把聚會時發生的事跟丈夫說了一遍,本想著讓丈夫安慰安慰,可丈夫卻說:「你呀,就是愛搶話,不是弟兄姊妹們說你,聚會光你一個人講,別的姊妹要有新亮光釋放不出來,你這不是攔阻聖靈作工嗎!要都像你這樣,弟兄姊妹之間還怎麼取長補短啊!你呀,是該改改你的宗派講道了。」沒想到丈夫會這麼說我,我愣了一下,心裡感到特別委屈,不服地說:「我交通神的話也是體貼神的心意啊,這難道也錯了嗎?弟兄姊妹對付我,怎麼你也不理解我,還這麼說我?」說完我走進臥室,心裡特別難受,委屈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地往下流,心想:今天這是怎麼了?弟兄姊妹對付我還不算,回到家丈夫又對付一通,難道我交通神的話也錯了嗎?回想信主時都是我一個人站在台上講,弟兄姊妹在下面聽,可今天我多講了一會兒,他們怎麼都對付我呢?難道我真的錯了嗎?想到這兒,我心裡思索著:雖然我交通神話語的時間是長了點,可是我也是出於對弟兄姊妹的負擔,也沒有跑題啊……,我怎麼也想不通。痛苦中,我跪在神面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真的錯了嗎?為什麼他們都對付我呢?丈夫還說我攔阻聖靈的作工,神啊,我現在認識不到,感到特別委屈,求你開啟引導我,讓我明白你的心意,學到我該學的功課。」禱告後,我猛然間意識到:不對啊,我這不是在跟人對號嗎?不管是弟兄姊妹對付,還是丈夫對付,都有神的許可,都是神的手在擺佈安排,這裡面肯定有神的美意,更有我該學的功課,我不應該與人、事、物對號。可是神擺佈這一切讓我學什麼功課呢?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浪子回頭 基督徒家庭長大的我,蒙主祝福,到美國深造 我出生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小城市,自我曾祖母一代開始信主,以後代代都歸入基督的門下。聖經故事、讚美詩和教堂中的聖樂伴隨我度過了快樂的童年。隨著年齡的增長,繁重的...
全能神的話是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二)... 第二天,我把尹路明引薦到我們聚會點參加同工查經會。我站起來介紹道:「各位同工,這位是尹弟兄,是我最要好的小學同學,這幾年一直住在X市,也是當地教會的主要同工,對聖經有獨到的見解,這次回來要在這裡呆一段...
「東方閃電」——救主再現(二) 第二天,我來到楊弟兄家,向他說明了來意。楊弟兄說:「咱倆一起扶持教會十幾年了,都彼此了解,你做事謹慎小心,這也是我一向讚許的。經上說:『你們辦事應當謹慎;因為你們判斷不是為人,乃是為耶和華。判斷的時候...
傳給哥哥的喜訊 哥哥: 你好!自從我到韓國工作,我們已有兩個月沒有見面了,不知你現在的靈裡光景如何? 近幾年,教會一直荒涼,有一些弟兄姊妹回世界打工掙錢,剩下的弟兄姊妹聚會也不正常,即使來聚會,也享受不到聖靈的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