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關於主再來的討論

這天下著濛濛細雨,行人們有的打著傘,有的悠然自得地在雨中漫步。

李牧師,金牧師,周傳道士他們是韓國教會有名的牧師和傳道人。下午,他們忙完教會事務聚在了一起,聊著聊著,談到了現在有人見證主已經回來的這個話題。金牧師說:「李牧師,周傳道士,相信你們的教會也都知道了,現在有人見證主耶穌已經第二次道成肉身歸來,並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這實在令人感到震驚。對這事,你們是怎麼看的?」金牧師拋出的話題引起了其他兩人的注意。李牧師不屑一顧地說:「經上記著說:『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這話是真實的。』(啟1:7)可我們現在並沒有看到這種場面,主怎麼可能回來了呢?」其實李牧師這個觀點,金牧師以前也是這麼想的,可是後來他查考聖經,發現經上預言主再來還有別的方式,比如啟示錄16章15節:「看哪,我來像賊一樣。」既說「像賊一樣」應該是偷偷地隱祕地來。如果主耶穌再臨是駕雲降臨,眾目都看見,那「像賊一樣」來,這話怎麼應驗呢?於是他說出了自己的觀點:「根據經上的預言來看,主再臨是不是有兩種說法,或者是兩種方式?一種是隱祕降臨,一種是公開顯現,這樣經上關於主再來的預言就不矛盾了。」

沒想到金牧師的觀點和周傳道士不謀而合,周傳道士認為主的話是不會自相矛盾的,預言也是不會落空的,既然預言這樣說,那一定會一一應驗。而且經上也多處預言主再來是人子降臨,如路加福音17章24-25節裡談道:「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既說是「人子」「受許多苦」,那應該是指神道成的肉身。周傳道士大膽猜測:主再來會不會像主耶穌來的時候一樣,許多人都把他當作普通的人,沒有認出他是彌賽亞、是基督,正因為神道成肉身成為人子,從外表認不出他是神,因此神道成肉身成為人子就成了一件隱祕的事,這與主預言他再來「像賊一樣」的經文相吻合。因此他認為,經上預言人子再臨很可能是指神道成肉身隱祕降臨說的。

周傳道士的一番話,讓金牧師心思越來越清晰,他也認為主耶穌再臨很可能是先以人子的方式隱祕降臨,然後再公開顯現,這也是很多解經家都認可的一個事實。

一直沒有插上話的李牧師聽金、周二人談的火熱,心裡閃過一絲不快,他雙手環抱,以此來掩飾自己的尷尬,緩解了一下情緒,他對周傳道士的觀點提出質疑,他不服氣地說:「如果按你們說的,主再臨是先隱祕降臨後公開顯現,那主在隱祕降臨到公開顯現這個期間作什麼工作呢?」

李牧師的話讓金、周二人一度陷入了沉默,他們邊喝咖啡邊思考著。

突然,周傳道士像發現新大陸般輕快地說:「在聖經中多處預言主再臨要作審判的工作,如:『因為他來要審判遍地。』(詩98:9)『他來要審判全地。』(詩96:13)『我必臨近你們,施行審判。』(瑪3:5)並且在啟示錄中還多次提到『得勝的』這個詞,比如2章7節:『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神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2章17節:『得勝的,我必將那隱藏的嗎哪賜給他……』等等,從這些經文來看,我想神在道成肉身隱祕降臨期間,很可能是要藉著審判工作作成一班得勝者。」對於周傳道士的話,李牧師再次提出了質疑:「你這樣說還有哪些聖經根據呢?」

坐在一邊的金牧師,一直在揣摩著周傳道士的話,他覺得今天周傳道士說的這番話有聖靈開啟,是出於聖靈的引導,這些聖經章節他們平時也都沒少讀,怎麼就沒讀出這些亮光呢?當聽到李牧師提出質疑時,他思想了一會兒接過來說:「主耶穌曾說過:『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16:12-13)這裡說到真理的聖靈要引導人進入一切的真理,我想是否是指神末世道成肉身要發表真理來作審判工作說的呢?」

周傳道士顯得很激動,他說:「感謝主,我記得經上說:『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珥2:29)這裡說神用他的靈澆灌他的僕人和使女,很可能就是『審判從神的家起首』的工作,藉此先作成一班得勝者,我想這句預言中的僕人和使女,應該是被神首先作成的初熟的果子,他們都是以後在神的國裡事奉神的,這是很有可能的事,看來接受神隱祕降臨的作工很有意義啊!」「感謝主,你這樣一說,我又想起來啟示錄還說:『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啟7:17)既說到『羔羊必牧養他們』,就是指神道成肉身成為人子來牧養人說的,也就是說,神要親自道成肉身成為人子來在人間,把他的生命活水賜給人,藉此作成一班得勝者。」金牧師說。

周傳道士邊聽邊點頭,「我也這樣感覺,這樣說來,神在道成肉身隱祕降臨期間,是要藉著發表真理來作成一班人,我們得抓住這個機會接受神的拯救,否則等到神公開顯現,那我們後悔也晚了。」

被冷落一邊的李牧師,雙手一攤,故意挑釁地說:「就算主再來是道成肉身隱祕降臨,那我們該怎麼認識他呢?」

李牧師的問題,讓金牧師和周傳道士感覺到李牧師的不服不滿,但是這個問題他們確實一時回答不了,三人再次陷入了沉思。金牧師想:是啊!這個問題我還真沒想過,如果主耶穌再來真是道成肉身隱祕降臨,那我要怎麼才能認出主呢?金牧師不禁在心裡呼喊:「主啊,我若因不認識你,錯過你的再來怎麼辦呢?主啊,求你不要丟棄我,幫助我聽到你的聲音,跟上你的腳蹤。」禱告後,金牧師突然想到主曾說過:「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著我。」(約10:27)他激動地對李牧師和周傳道士說:「我記得在主耶穌的門徒詢問怎樣迎接主再臨時,主耶穌就說:要做聰明的童女。因為聰明的童女是注重聽神的聲音,當他們聽到有人喊神來了,他們聽出是神的聲音就出來迎接主。我們今天也要注重聽神的聲音,既然有人見證主已經回來了,那就需要我們好好尋求考察,看看他們見證的到底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

「感謝主,這是出於神的引導啊!看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得去考察神的作工才行啊!」周傳道士興奮地說。他和金牧師商量著怎麼找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讓他們給好好交通交通全能神的作工。他們想:現在既然全能神教會的人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已經發聲說話了,那他們就應該禱告尋求,慎思明辨,不能盲目否認定罪,必須多讀全能神的話,把全能神的話語讀完了,自然就能知道這是不是神的聲音了。

一旁的李牧師尷尬地喝著咖啡,再也沒有提出質疑。

不知什麼時候,外面的雨已經停了,太陽已經完全衝破了雲層的遮蔽,陽光普照大地。

安 銘

申延閱讀:主回來應該有什麼動靜啊?

延伸閱讀

看哪!書卷打開了! 當我還是個八歲孩子的時候,就與媽媽進入了耶和華見證人教會。在那裡我聽到了許多故事,就如:約拿、約伯、耶利米、挪亞、亞伯拉罕……我被這些有關上帝與人的故事吸引著,使我幼小的心靈對神產生了美好的嚮往,建立...
懊悔的心聲 每當聽到:「回想以往,對神冷嘲熱諷,無時不在顯露自己,無時不在悖逆神,再觀今日,有誰不流淚?有誰不自責?有誰不自責?……」(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國度禮歌二 神已來到神已作王》)這首神話語詩歌時,我就...
尋求,使我找到了有雨之城 走在街上,我看見宗教傳福音的攤檔,不禁回想起我在恩典時代的點點滴滴。那時我也是做著同樣的事奉,每天早上9點到10點45分擺福音攤檔傳福音,完成後我才上班工作。那時雖然對許多聖經經文也看不明白,但還是願...
我找到了永生之道 我表弟與兩位姊妹來給我們夫妻倆傳全能神的國度福音,我妻子接受了,我因是宗派的帶領,並且我還覺得自己看聖經比表弟他們多,就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裡,不想聽他們的交通見證。後來表弟他們來與我妻子聚會,就邀請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