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杰與袁明的故事(有聲讀物)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主內平安!上帝給每個人安排的婚姻都是獨特的,每個人在婚姻中都有各自的使命,今天就讓我們來聽聽《文杰與袁明的故事》。

文杰上大學後收穫了自己的愛情,與男友袁明相識、相戀、相知的過程,讓文杰相信愛情是可以用來寄託幸福的。袁明高大魁梧、才華橫溢,而且對她溫柔體貼、照顧有加,這樣的浪漫與溫情完全符合文杰對愛情的所有憧憬,她把自己後半生的幸福寄託在了袁明身上。然而好景不長,大二那年,袁明檢查出肝臟功能衰竭的病,這個消息給這對情侶浪漫熱烈的感情埋下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但是文杰覺得自己這輩子離不開袁明了,她作好了最壞的打算,無論袁明將來怎樣,她都甘心跟著他,她認了!

畢業後,袁明的病情還在加重,重到不能工作。文杰既要照顧袁明,又要承擔高額的醫藥費,她工作之餘又做了兩份兼職。袁明時常對文杰表達愧疚,文杰總會笑著安慰袁明不要想太多,只管安心養病。文杰雖然在竭盡所能地維護著這段感情,但是局面還是被打破了,她向家人隱瞞了袁明幾年的病情,不知怎麼突然被家人得知了。這個消息猶如一顆炸彈投入了文杰平靜的家,父母、姐姐、親屬們,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地勸說文杰與袁明分手。文杰怎麼能放得下袁明呢,她以一己之力與家人抗衡著。直到一天,她從外地回到家,看到好久不見的母親蒼老了許多,花白的頭髮刺痛了她的心。夜裡,母親苦苦哀求文杰,說自己一直擔憂她的將來,實在不忍看著女兒將後半生託付給一個疾病纏身的男人。母親的眼淚幾乎要流乾了,文杰撲到母親懷裡艱難地向母親承諾:等袁明好些了,他們就分手。

接下來,文杰四處尋求良方,精心照顧袁明,袁明真的一天天好起來了。袁明恢復到可以正常工作後,終於知道了文杰與母親的約定。袁明主動放開了文杰的手,那一刻,文杰的心撕裂般地疼起來……

分手後,文杰會偶爾給袁明打個電話問候一下,知道他還好,文杰就放心了。幾年過去了,文杰成了大齡青年,給她介紹對象的人幾乎踏破了她家的門檻,可她的心封得緊緊的,因為她的心裡始終有一個袁明。後來還是年邁多病的母親苦苦哀求,文杰才不得以選了一個老老實實,在外地工作的男人結了婚。婚後文杰不再與袁明聯繫了,日子過得如同白開水一樣平平淡淡,她的心也如這日子一樣再無漣漪。後來文杰聽說袁明的事業做得風生水起,職位連連高升,她在心中暗暗為袁明高興。

又是幾年過去了,一日,文杰突然接到了袁明朋友的電話,對方告知她:袁明病危!文杰得知噩耗,急忙趕往醫院,見到了躺在病床上已氣若游絲的袁明,但這久別重逢的一面竟是永別……

葬禮上,告別廳裡放著袁明的遺照,那是他大學時期的照片,是文杰曾經最喜歡的一張。當年的心上人書生意氣,風華正茂,而今音容笑貌已不在,只剩下相框中的遺容和葬禮上催人淚下的哀曲。若不是朋友的攙扶,文杰早已癱倒。周圍人的交談傳進文杰的耳朵:「多可惜啊!這麼年輕。聽說感情受挫後,就再也沒找過女人,一心撲在工作上,整天應酬不斷,硬生生把身體累垮了……」文杰哭得近乎昏厥。回到家,父母、姐姐都聞訊趕到了,望著他們,文杰的心裡滿了怨氣:如果你們當初不把我和他拆散,如果我能一直照顧他,他怎麼會有今天?!

從那以後,文杰的心裡就像壓了一塊石頭。雖然日子還在過,可她總會在笑著笑著時突然想起袁明,笑容就會馬上凝固。文杰再也沒有真正的快樂了,她覺著是因為她當年的放手才讓袁明對感情失去了希望,只能以拼命地工作來麻醉自己,結果積勞成疾,那麼年輕就離世了。文杰覺得自己欠了袁明一條命,對袁明的愧疚折磨著她度過了很多無眠的夜晚,她總在想怎樣才能把自己的愧疚傳遞給陰陽兩隔的袁明呢?文杰的丈夫雖然不常在家,仍然覺察出了文杰的異樣。夫妻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冰冷,文杰對自己的婚姻也不抱希望了。

當文杰的生活灰濛濛一片時,一個朋友把神末世拯救人的福音傳給了她,神的話語如同一股暖流滋潤著文杰冰冷的心。

一天,文杰看到了一段神的話:「如果說一個人的出生是其前世的緣起,那麼一個人的離世便是其前世的緣落了;如果一個人的出生是一個人此生使命的開始,那麼一個人的離世便是其此生使命的結束了。造物主既然為每個人設置了固定的出生背景,也必然為每個人安排了固定的離世背景。這就是說,每個人的出生都不是偶然的,每個人的離世也不是突發的,每個人的生死都與前世今生有著必然的聯繫。一個人出生的背景如何、離世的背景是什麼,都與造物主的命定有關,這就是一個人的宿命,即一個人的命運。既然一個人的出生有諸多說法,那麼一個人的離世也必然有各種特殊的背景了,這樣人類中就產生了各種不同的壽命,也產生了各種離世的方式與時辰:有的人身強力壯卻早年夭折,有的人體弱多病卻長命百歲,壽終正寢;有的人死於非命,有的人則自然辭世;有的人客死他鄉,有的人則在親人的身邊閉上雙目;有的人死於空中,有的人則死於地下;有的人溺於水,有的人則亡於災;有的人卒於晨,有的人則卒於夜……人都想生得風光,活得精彩,死得轟轟烈烈,但沒有一個人能超越其宿命,沒有一個人能擺脫造物主的主宰,這就是人的命運。人可以為自己的未來作出各種規劃,但沒有一個人能規劃出自己如何出生與離世的方式與時間。儘管人都極力迴避抵制死亡的到來,但死亡卻在人不經意間悄悄地逼近人,沒有人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離世,也沒有人知道自己將以怎樣的方式離世,更沒有人知道自己將在何地何方離世。很顯然,掌握人類生死大權的並不是人類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種生靈,而是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人類的生死並不是自然界某種規律的產物,而是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結果。」(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文杰反反覆覆地讀著這段話,眼淚情不自禁地流下來,心裡也隨之釋然了。原來每一個受造之物都有自己的宿命,掌握這宿命的正是創造天地萬物,又供應、主宰萬物生命的神!神對每一個人的前世今生都有合適的安排,我們任何人都無法逃脫神的主宰。袁明年紀輕輕就離世,不是因為文杰當年的放手,這是他的宿命,是神早就主宰命定好的。袁明今生的使命已經完成,就算文杰能一直在他的身旁照顧他,也挽留不住他的生命。文杰長長舒了一口氣,心裡的石頭不見了,她感受到了久違的輕鬆。

而另一方面,文杰也體悟到了神這樣安排他們兩個人的宿命,其中包含著神的愛與良苦用心。袁明的宿命就是活到中年為止,這是無法改變的。這樣,如果當年他們真的在一起了,而今的局面將更加讓文杰難以承受。畢竟兩個人如果相伴多年,中年喪夫守寡的痛苦,並非是每一個女人都能承受得住,尤其是像文杰這樣多愁善感,柔柔弱弱的女人。果真那樣,文杰的下半生真就是毀了!她會一直活在對袁明的思念中,直到老死。如今文杰從神的話中明白了神主宰人類命運的事實,減輕了心中的愧疚與自責,她才清醒地意識到,神給她安排了一個不善言談的丈夫,生活中少了一些浪漫,但有一個人在實實在在地跟她過日子。即使自己的那位心上人離開人世,還有一個完整的家供她棲息,使她多愁善感、極其脆弱的心靈免受更大的傷害和打擊,而自己因為對神的主宰命定不認識,一直活在埋怨中……想到這裡,文杰淚如雨下,失聲痛哭,看到只有神最愛人,最了解人的所需。神給每一個人安排好的人生才最值得我們用心去經歷、體嘗,因為這擺佈安排裡包含著神對我們的眷顧與牽掛,無盡無休,浩瀚深沉。

如今,文杰的生活很穩定,信神讀神的話語,聚會過教會生活已成了她生活的主旋律;傳福音見證神對自己的奇妙拯救,更是她一直要實行下去的事情。她和丈夫之間的關係也變得融洽了,家裡的歡聲笑語越來越多。文杰偶爾還會想起袁明,但已不再哀傷。她覺得那是一段神擺佈的特殊人生經歷。一路走來,當她蒙神拯救來到神面前後,終於認識到:正是神歸正了她的人生軌跡,使她親身體驗到了什麼才是愛,什麼才是幸福,活在神面前,順服神擺佈,一輩子過得才安穩。敬拜造物主,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活著才有意義,有價值。

筆者:小林

延伸閱讀

宇宙星空的奧祕 記得學生時代第一次上地理課時,老師講的就是關於宇宙星空的奧祕:在宇宙中有無數星體,它們在太空中旋轉,按著各自的軌道繞著一個中心有秩序、有規律地不停運轉。就如:地球繞太陽轉一週為一年;月亮繞著地球轉一週...
神給了我一個真正的家 在我三歲的時候,爸爸就去世了,那時媽媽剛生下弟弟,因為奶奶迷信,就說是弟弟和媽媽把爸爸剋死的,無奈媽媽只好帶著弟弟回到外公家住,所以從我懂事開始就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雖然爺爺、奶奶待我很好,但我還是...
「放手」是自由的開始 玉新拿著離婚證,平靜地走出民政局。她抬頭看了看蔚藍的天空,長出一口氣:放他自由,我也自由了…… 得到消息的大姑姐、大伯哥為玉新憤憤不平,要帶玉新到林海的工地上把那個女人打跑,還數落玉新是窩囊廢,...
真正美麗的人生! 都說人如其名,可在潘美麗身上卻並不是這樣。潘美麗個頭不高,長相極其普通,屬於那種放到人群裡瞬間就會被淹沒的類型。她丈夫卞新陽光帥氣,笑起來特別像劉德華,當年就是這麼一縷動人心魄地笑,讓家境殷實的潘美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