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打死嬰孩,家人痛苦欲絕投告無門

1998年10月,媳婦生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孫子身體很健康,特別招人喜歡。可是就在1999年4月6日的那天,我們永遠地失去了這個孩子。

vaccine

那天,兒子、兒媳抱著6個月大的孫子到市裡的防疫站去打防疫針。上午11點半打完針回家後,到下午孫子的身體就不舒服,於是他們又趕緊把孩子帶到醫院搶救,當時我在花生加工廠撿花生,下班回家一看家裡的門鎖著,這時鄰居告訴我說:「孩子打防疫針出事了,在醫院搶救呢?」我一聽,趕緊跑到醫院。到了醫院後,我看見孩子在桌子上躺著,已經停止了呼吸,全家人哭成一片,我心疼地把孫子緊緊地抱在懷裡,哭得死去活來,沒想到身體健健康康的孫子竟然幾個小時不見就死了,我悲痛欲絕。當我得知孫子是因為打防疫針而死的,我的心痛如刀絞,我從心裡恨這些醫務人員,就這樣不負責任地草菅幼小的生命,醫德何在啊?於是,我氣憤地去找防疫站的領導討個說法,到了防疫站,看大門的人說都下班了,只有辦公室主任還在。我就去找到辦公室主任,他冷冷地告訴我們說:「王站長這幾天開會去了,先把孩子送到火化場,明天領導回來再解決吧!」他就用這一句話把我打發走了。於是,我叫兒子,兒媳,女兒先回家。我先把孫子送到火化場冷凍,我抱著孫子捨不得放進冷凍室,看著幼小的孩子就這樣無辜地成了醫務人員手中的犧牲品,我的肺都要氣炸了,但孩子已經死了,我守在那裡也沒用了,我還擔心家裡的兒子、兒媳經受不住痛失幼子的打擊,就忍痛把孩子放下後回家了,當時已經是晚上12點了,到家後,我們全家人又為失去孩子哭得死去活來。

第二天早晨,我和丈夫到防疫站去給孩子討個說法,防疫站的副站長告訴我們他解決不了這個事情,要等到王站長回來才能解決。這時管醫療事故的呂科長告訴我們說:「等法醫檢定出結果來再解決。」他們的答覆讓我和丈夫很氣憤,明明是他們打針把孫子打死了,還推卸責任,裝腔作勢地走過程,藉此掩蓋他們的惡行,真是太讓人氣憤了,但我們又只能被他們玩弄著。後來法醫開刀把孩子的心臟拿出來鑒定,呂科長對我們說:「這裡不能鑒定得送到別的市醫院鑒定。」我們哪裡知道他們在耍什麼花招,我們被他們推來推去,他們始終不給我們一個說法。在這期間我們往防疫站跑了無數次,為了討個說法,還孩子一個公道,我們沒有心思上班,天天以淚洗面,活在痛苦當中,生不如死。一直等了40多天,一天防疫部的人告訴我們要拿200元錢才能給我們解決,當我們交了200元錢後,他們不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還歪曲事實、厚顏無恥地說:「孩子是病死的,如果我們承認了孩子是打防疫針死的,那以後誰還敢帶孩子來打針,那防疫站不得關門了嗎?」聽了他們這一番不知羞恥的話,我氣得渾身發抖說不出話來,這些人簡直太沒有人性了,就是一幫殺人不見血的惡魔,為了自己的利益推脫責任,把人命當兒戲。丈夫不服地說:「你們這就是歪曲事實,我們的孩子一向身體很健康,早晨還吃了兩個雞蛋羹,上午11點半打了針下午就死了,就是被你們打針打死的。」他們聽後無話可說,但仍舊不理我們。就連丈夫的二哥在人民醫院上班也不敢幫我們說話,怕被衛生局的人知道後丟了工作,也不敢到我們家裡來。殘酷的事實讓我看到在中共統治下的人都是冷酷無情,沒有一點兒人情味。

過了一些日子,呂科長讓我們到衛生局解決此事,那天是衛生局統一處理醫療事故的日子,在場的共有8家,是由呂科長親自處理,結果一家也沒有給賠償金,也沒有給我們一個說法,我們都白跑一趟,丈夫氣得要去告他們,呂科長威脅說:「你們還想告我們,為了你們的孩子這個事我們去市裡送標本,來回的車費就不算了,請醫院的工作人員吃一頓飯就花了800元錢,不用你們拿錢就算便宜你們了。」這時,丈夫氣憤地對呂科長說:「你們請醫院工作人員吃了一頓飯花了800元錢,是為了讓他們給你們出假證明,說孩子是病死的與你們無關,是為了你們的利益,你還想讓我們拿錢,你真是狼心狗肺的畜生,太殘忍了。」他們任憑我們怎麼講也不管我們。回家後,我們一家人被氣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孩子被他們打針活活地打死了,國家衛生部門不但一句公道話不說,還叫我們拿上200元的處理費才給我們解決,結果還是不解決,這哪裡有一點人權啊,我們苦苦盼來的全是謊言、惡語、欺騙,痛苦。

我們被逼得走投無路,實在嚥不下這口怨氣,就決定傾家蕩產也要去告他們,給孩子討回公道,把他們草菅人命,惡毒凶殘的罪惡事實揭露出來,這時弟弟對我們說:「你們沒有地方告的,中國就是共產黨的天下,它們都是官官相護,根本就沒有老百姓講理的地方,你們就是傾家蕩產也打不贏官司的,不要累垮了身體。」丈夫氣得直跺腳,心裡一直不服,覺得孩子死得冤,一定要去告。我聽了弟弟的一番話也意識到在中國的確是民告官,告不倒,傾家蕩產沒有用,世人有句話,「衙門口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我心想這個官司也不能打,告不倒他們說不定最後還得賠上我們全家人。就這樣因著我們家沒有錢,沒有勢力,打不起官司,我們無法給孩子伸冤,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這事也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有時夜晚,我跪在院子裡向天哭訴:「老天爺啊!求你救救我們一家人吧!」

不久,神的救恩臨到了我。傳福音的姊妹聽了我們家孩子的事情後,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神的話說:「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沒有依靠,沒有幫助,卻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著頭皮支撐著沒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聽了神的話,我感覺真的是老天爺垂聽了我的祈求,只有神知道我活在痛苦之中,他來救我脫離苦海來了,我的心被神的話語感動得淚流滿面,我像是仆倒在母親懷抱裡的孩子似的,心裡感到特別溫暖。

隨後姊妹又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揭示出中共掌權的黑暗邪惡,在它的統治下,百姓沒有人權自由,沒有老百姓說理的地方,它殺人就像殺一隻小雞一樣,根本不把人當人待,它所說所做都是為維護它的利益,它顛倒黑白、說謊欺騙、利益熏心、歪曲事實。把一切的不義都嫁禍在老百姓的頭上,就像我們家的孩子明明是它們害死的,可是為了衛生部照常營業,他們竟然顛倒黑白地說孩子是病死的,不對此事負任何責任,使我們全家無處伸冤,活得生不如死。他們真是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這次痛失孫子的悲劇讓我更加看清了中共撒但政權的邪惡,卑鄙和毒辣,活在這樣黑暗邪惡的社會中,老百姓只能受它的蹂躪踐踏,哪裡有真正的人生?哪裡有自由和民主權益?

只有神是公平公義的,只有神才能給人帶來真正的公平、自由與光明。我從心裡由衷地感謝神撫平了我心靈的創傷,讓我找到公平公義,感受到教會中的溫暖。

文章來源:跟隨耶穌腳蹤

讀後感:一個小小的生命就此白白斷送了……究竟在這黑暗的國家中還有多少草菅人命,惡毒凶殘的慘事發生?追蹤內幕:法律面前人命如同草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