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婆媳怨 終得「話」解

毅然離開

2013年的一天,丈夫去世四個月後,我再也無法和婆婆相處下去了,我一手拉著孩子,一手拖著箱子,任憑她在後面怎麼喊,我和孩子頭也不回地上了車。車開走的那一刻,我毅然決然地告訴自己:一旦踏出這個家門,我決不再回來。

從小我就要強,無論學業上還是生活中遇到的事情,我都自己拿主意,不喜歡別人干涉。沒想到結婚後我卻遇到一個非常強勢的婆婆,家裡大小事情她都要做主,這對於要強的我怎能接受得了,為此,我們之間經常矛盾不斷,以至於我們之間的關係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

矛盾開始

記得婚前要買傢俱,婆婆相中桔色傢俱,就對我說:「你們也要買這種顏色。」我沒有回應她,心想:我才不要呢,我要買自己喜歡的顏色。等我買回傢俱後,婆婆嫌我沒買她看中的顏色就很生氣,說我買的傢俱顏色難看,還說以後買傢俱必須得帶她一起去。我聽後心裡很不舒服,心想:你管得也太寬了,我買傢俱,憑什麼選你喜歡的顏色啊!當時就覺得婆婆太強勢了,以後相處真是個問題。我懷孕後,她說我們衣櫥太小要買個大的,我說房間窄小,買了佔地方,就沒同意。結果沒過兩天她就自作主張買了個大衣櫥回來,還說:「這個衣櫥是我買的,你要愛惜。」本來看她買這個大衣櫥我心裡挺堵的,聽她這麼說我更來氣,心想:你喜歡你拿走啊,我不稀罕你的東西。後來孩子的奶粉、衣服、玩具她都要管,有時候還不等我做決定,她就自作主張地把東西買回來了,氣得我真想和她分家。

有一天,婆婆提議說讓我們買一套房子,她可以出一部分錢,我聽了正合我意,心想買了房子我就可以搬出去住了,就再也不用受她擺佈了。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聽婆婆和鄰居說她也要搬到新房和我們一起住,還要幫我打理家。什麼都要她來安排,我才不幹呢,心想那我就不用你的錢,等我籌夠錢了自己買房子,這樣婆婆就不會住進我們的新房了。2002年,我到新加坡工作,經過幾年打拼,我賺了不少錢,於是我和丈夫商量買房的事,婆婆聽到後說:「你們要買房子,先讓我看下再說,我沒看之前不准買。」聽她這麼說,我氣不打一處來,不想和她正面衝突,就氣呼呼地回房間了,婆婆還在外面囉哩囉嗦,我實在忍無可忍,隔著房門大聲說:「你管得真寬,我又不用你的錢,憑什麼要你來安排?」之後,我們經常為了一些小事僵持不下,最終我忍受不了就和老公搬了出去。

矛盾升級

幾年後,我懷了第四個孩子,婆婆聽說我又懷了一個男孩,就嘮叨我們養不起還要生那麼多。一天我下班回來,婆婆對我說:「我已經和你小姑商量了,她沒有兒子,你養這麼多孩子多辛苦啊,等這個孩子生下來你就送給她養!」看到她自作主張要把我的孩子送給別人,我真想和她吵一架,你當我的孩子是玩具啊,想送誰就送誰,因擔心發火影響胎兒,我忍著怒氣靜靜地走開了。

幾年後,我老公出車禍意外去世了,老公去世的第二天,婆婆當著親戚的面和我說要把小兒子送給小姑撫養。想到我懷孕的時候她就說把孩子送人,現在我老公屍骨未寒,她竟然說出這樣的話,我十分氣憤,在心裡暗暗發誓:我早晚會帶孩子離開這個家,以後她別想再見到我和孩子。

四個月後,我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帶著孩子離開,婆婆見我在收拾行李就問我去哪裡,我說去妹妹家度假,她不相信,問我什麼時候回來,還讓我不要帶孩子,我沒有搭理她,繼續收拾東西。東西收拾好後,我帶著孩子,拉著行李出門了,婆婆看出來我是想離開這個家,就攔我,我毅然決然地說:「誰也攔不了我,我今天一定要把孩子帶走,以後再也不會回來了。」不管婆婆在後面怎麼喊,我拉著孩子頭也不回地上了車。

主愛臨到

2015年我信了主耶穌,看到主耶穌為了救贖我們被釘十字架,我被主的這份大愛深深感動,又在聖經上看到主的教導,要求我們愛人如己,要愛仇敵,因著主的教導和主的愛,我願放下對婆婆的怨恨,做個主稱許的人。但一想到婆婆那種獨斷專行,自以為是的樣子,我一肚子的怨氣還是放不下,直到兩年後……

末世救恩

2017年2月份,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當看到神的話說:「就因為人接受的都是從撒但來的邪惡的、狂妄的、惡毒的本性,所以人與人之間不可避免地常常爭執,常常計較,互相都不能相合,這就是因著撒但的狂妄本性造成的。」還有一段生命進入的交通說:「人被撒但敗壞以後,人的本性就成了撒但本性了,活出來的就是撒但的性情,你看哪一個人活著都具備狂妄自大、自以為是、誰也不服的性情,心中看不起別人;另外,人絲毫不接受真理,都是我行我素,隨心所欲,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這時我才認識到我和婆婆不能正常相處,我對婆婆的怨氣始終放不下,都是受狂妄的敗壞性情支配。因著自己狂妄自大的性情,在跟婆婆相處期間,凡事都想自己做主,自己說了算,不管婆婆說什麼,只要和我的意見不同,我心裡就特別抵觸、厭煩,不願意接受婆婆的建議和對我的安排。因我不認識自己的敗壞,就總把眼光盯在婆婆身上,覺得她太霸道總想管制我,甚至都不想和她住在一起,最後我離開時,面對婆婆背後那麼呼喊,我仍是頭也不回決然離開,看到自己真是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一點人樣。這時又想到在我坐月子期間,每一頓飯該吃什麼,婆婆都很用心地給我做,不會因為我沒有和她說話就不管我。在我女兒剛出生不久,婆婆跌倒了,即便這樣她還扶著東西一瘸一拐地給我做飯,想到這裡,我對婆婆感到一絲虧欠,想找機會和婆婆道歉,敞開自己的敗壞。

實行敞開

一個月後,我利用休假的機會回家一趟,順便想和婆婆敞開心聊聊。婆婆就住在我們隔壁,快走到她家門口的時候,我心裡開始糾結,想到自己以往曾說過走了就不會再回來,現在自己又主動上門道歉,別人會怎麼看我呢!想到這我又轉身走了回來。回來後覺得還是不行,這次回來就是要和婆婆和好的,我不能就這麼回去了,於是我又返回去,結果走到那裡,我還是開不了口,放不下面子,來來回回走了三次,最終我還是放棄了。

回到家,我坐在沙發上,心裡有些沮喪,心想,沒信神之前,我不認識自己,如今自己都是信神的人了,也認識自己的狂妄本性,也知道應該實行放下自己,可為什麼我卻顧慮重重,張不開口呢?

後來一次聚會中,我和弟兄姊妹說了自己和婆婆之間的事情及自己實行不出真理的困惑。一個姊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解剖、亮相的時候也得需要勇氣呀!你看人背後跟神禱告、背後跟神認錯也好,或者是悔改也好,或者是解剖自己的敗壞性情也好,他怎麼說都可以,因為人閉著眼睛什麼也看不著啊,就像跟空氣說話似的,他就能亮相,自己怎麼想的,或者當時怎麼說的,什麼樣的存心,怎麼樣的詭詐,都能說出來;但如果讓你跟人去亮相的時候,你可能就沒有這個勇氣了,你也沒有這個心志了,因為你拉不下那個臉,你剝不下那個面子,這就很難實行了。

這時我才明白,我實行不出真理,放不下自己跟婆婆道歉的根源,是因為我受狂妄性情的捆綁,放不下自己的臉面。想去實行真理時,敗壞性情就會出來攔阻我,使我難以低下高傲的頭,心裡掙扎就是說不出口。同時,從神的話裡我也明白實行真理,跟婆婆敞開亮相得需要勇氣啊。於是,我就向神禱告:「神啊!這次無論別人怎麼看待我,也不管婆婆如何對待我,我都要實行真理滿足神,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

再接再厲

2017年6月份,我再次回家,雖然立定心志要放下自己的臉面和婆婆敞開心,但一路上我還是有些忐忑,心裡想像的種種場景浮現在眼前,我們會不會痛哭流淚,婆婆會不會把我趕出去……我不住地禱告神加給我力量,並立定心志今天一定要說出來,不管她怎樣對待我,即使棄絕我,我也甘願接受。

我走到家門口的時候,看到婆婆在她家門口掃地,我的心緊張地「砰砰」直跳,不知要怎麼開口,這時婆婆抬頭看了我們一眼,臉上沒有什麼表情。這時我心裡有些失落,原以為她這麼久沒有看到我們,再看到我們時會很開心,即使我們之間有矛盾,起碼看到孩子回來也應該會開心一些吧。如果她先給孩子打招呼,我也順勢和她講話,但想不到她只是看了我們一眼。看到婆婆這個態度,我心想:自己想和人家和好,人家都沒有這個意思,我是不是不應該回來啊。於是我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

回屋之後,我就跪下來禱告神,為什麼我不能自己先開口,一定要等到人家開口,為什麼我看到婆婆的臉色我心裡又開始反悔,我心裡還是過不了這道坎,這時我才真正體會到撒但敗壞性情已經成了我的生命,時時控制著我,讓我無力掙脫。我意識到實行真理不像我想像得那麼簡單,需要我有心志,需要付一番代價,想到這裡我繼續和神禱告:神啊,我不能再被撒但繼續控制下去了,求您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一定要做到自己該做的!

衝破攔阻

第二天,婆婆叫孩子去她家吃東西,我覺得這是我向她敞開的一次機會,於是我也跟著孩子往婆婆家走,想不到孩子進院後婆婆轉身要關門,我在後面叫了一聲,婆婆沒聽見,把門關上了。我愣愣地站在門外,還沒有進去就吃了一個閉門羹,我還要進去嗎?心裡又開始一陣糾結。想到神的話:「神讓人實行的每一個真理都需要人去付代價,都需要人實實際際地去做、去實行、去經歷,拿到現實生活當中,不是讓人喊口號……」「人實行真理的過程是人自己與自己的敗壞性情爭戰的過程。怎麼辦哪?這麼想也不要緊,它只要不控制你的行為就行,你不受它轄制,不被這種想法控制住,這種想法引導不了你的行為,這就戰勝它了。」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明白了這些,我得跟自己身上的敗壞性情爭戰,實際地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於是我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靠著神加給的勇氣和力量推門進去,用顫抖的聲音叫了一聲:「媽!」婆婆聽到我的聲音,一下子愣住了,或許是因為我好多年沒有叫過她了,又或許想到我當初的決絕,沒想到今天我還會叫她一聲媽。當時的場面非常尷尬,我不知道接下來婆婆會有什麼表現。這時婆婆看著我,態度溫和地說:「嗯!嗯!」我看得出她的態度在轉變,頓時心裡一塊壓了許久的石頭好像一下子被移開了,心裡感到釋放了,感謝神!

婆媳, 家庭

敞開心扉

進屋後,婆婆就忙著給我們準備吃的,我心裡有些過意不去,說:「媽,你別忙了,我們坐下聊聊吧。」當婆婆坐在我對面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從來沒有認真地看過她,忽然覺得她老了很多,想到自己這些年的任性,我在心裡一直向她說:「對不起,媽。」雖然只是在心裡說,可她好像能從我的表情聽到我的聲音,緩緩地說:「回來就好。」我點點頭。聊天中,我把自己當年的無知、對婆婆的誤解、傷害等等都推心置腹地說了出來,婆婆也第一次放下長輩的架子,和我敞開自己的內心,她說自己說話很直,沒有顧及我的感受,總覺得一個女人要管好這個家就得強勢,別人才能聽,有時脾氣上來自己都控制不住……

感謝神,我們婆媳能坐在一起如此坦誠地交心,是我這輩子都不敢想的事情,此時,我對婆婆多年的怨氣也釋懷了,這都是神話語達到的果效,從此我更加渴慕神的話語。

站住見證

2017年10月的一天,我下班回來發現整理好的書籍不見了,後來才知道婆婆嫌亂讓女兒放到儲藏室了,我說:「放到儲藏室不是更亂嗎?」婆婆說:「放在這裡才亂,一定要收拾掉。」聽她這麼說,我又來氣了,覺得自己做些事情她又要干涉,我正要流露血氣的時候,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撒但敗壞性情又要作王掌權了,於是我就趕緊禱告神,求神加給我一顆順服的心。然後我去儲藏室看了一下,再看看自己擺設的地方,這才發現之前自己那麼放真的很亂,放在這裡的確整潔多了。感謝神保守我在這件事上沒流露出血氣。

和諧相處

接下來的相處中,我們彼此尊重、互相照顧,考慮到婆婆年紀大了,我就放棄外地高薪工作留在本地照顧她,婆婆很感動。之後我們一起看戲,一起去買菜,親如母女,無話不說。感謝神!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使我和婆婆十年的恩怨終於化解了,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筆者:馬來西亞  真心

☆ 推薦閱讀: 婆媳關係:神愛使我們的心緊相連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基督徒的婚姻也不例外... 對美好婚姻的憧憬 我出生在一個幸福的基督徒家庭,從小就隨家人信主。姨媽常常會帶我去教堂做禮拜,每當看到弟兄姊妹在教堂裡舉行婚禮,臉上掛著幸福又甜蜜的笑容時,我就夢想著自己長大後,神也能賜給我一個美滿...
不再抱怨婚姻 神安排的都好 我出生在一個貧困的農村家庭,父母都沒文化,也沒有手藝,全靠掙工分吃飯,母親還身患重病,家裡整天吃不飽,穿不暖,我們家的生活過得很艱苦。那時我就想:以後我一定要找一個有本事、會掙錢的丈夫,這樣我就能跟著...
我那愛撿廢品的公公 家,是個多麼溫馨、令人嚮往的地方,它就像是在風雨中的避風港,當我們累了、倦了,都想回到家裡歇一歇。然而,我的家庭曾一度充滿戰火,讓我好幾次都想離家而去,但如今,我的家庭和睦幸福,這是如何達到的呢,事情...
婚姻,從猜疑到喜樂(有聲讀物) 生活中,我們常常會遇到許多的難處與苦惱,依靠上帝,他會引領你渡過難關……今天分享的文章《婚姻,從猜疑到喜樂》希望能給我們帶來一些啟發。 我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希望自己婚後能過上夫妻恩愛的幸福生活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