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班車

東北的三九天格外寒冷,刺骨的北風中還夾雜著大片的雪花,伴著暮色降臨,路上的行人也隨之少了起來,這時從稀稀拉拉的行人裡急匆匆地走來一位中年女子,她叫丁香。丁香傳了一天的福音,此時的她雖然有些疲憊,但是她害怕趕不上末班車,就卯足了勁兒地奔公交車站點趕去。到了站點,丁香看見公交車停靠在那裡,她這才長舒了一口氣,下意識地抖抖自己身上的雪花,又看了看手上的錶,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終於趕上了今天最後的一班車。
末班車

丁香抬頭往車裡看去,開車的師傅大約有五十多歲,兩鬢有些斑白,一看就是一個駕齡很長的老司機。丁香站在車門口禮貌地問道:「師傅,幾點開車?」開車師傅很和善地回答:「快了,最多也就十分鐘。天太冷了,趕緊先上車坐下吧!」丁香點點頭,快步上車就近找了一個靠窗的座位輕輕地坐下,身體半倚在靠背上,就在坐下的一剎那,她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此時疲憊與寒冷也一起向她襲來。今天傳福音跑了一天,不僅沒有人尋求考察,還遭到一個宗派人朝她吐口水,狠狠地跺著腳說:「你們信全能神的人背叛了主耶穌,我奉主耶穌的名狠狠地咒詛你!」這時的丁香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心裡忽然感覺特別委屈,一股酸楚湧向心頭,就覺得給這些宗派人傳神的國度福音咋就這麼難呢?丁香想想自己這幾年一直奔走在傳福音的路上,雖然道成肉身的全能神隱祕降臨在中華大陸作工20多年了,神的發聲說話已經傳遍了千家萬戶,震動了各宗各界,很多真心信神渴慕真理的人聽見了神的聲音紛紛地歸到了全能神面前,但宗教裡還有很多人因著牧師長老對神末世作工的定罪、誹謗而受迷惑捆綁,不願意尋求考察真道。當她給「生命道」教派信主的朋友傳全能神的國度福音時,昔日的好朋友從此反目成仇;給「班次」教派的一個姊妹傳福音,沒想到這個姊妹竟然拿著糞叉狠狠地叉向她……回想著他們仇視的目光一次次地拒絕全能神的末世救恩時,丁香感覺心裡有些消極、軟弱……

這時,車上一陣嘈雜聲打斷了丁香的思緒,只見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凶巴巴地對著司機不耐煩地吼道:「不是6點10分發車嗎?都過了10分鐘了咋還不開車?」聽了中年男子的話,其他乘客也紛紛指責司機說話不算數,有的抱怨太冷,有的說自己著急回家給孩子做飯,一時間車上的人都七嘴八舌地數落起司機來。沒想到,司機卻滿臉賠笑:「對不起!對不起!再等一小會兒,這是最後一班車,今天早上拉出來的乘客還有兩個孩子沒到,假如她們趕不上末班車,就得打車回去,那得花多少錢哪!」司機手握著方向盤,一邊跟乘客解釋著,一邊眼睛不時地往外張望。一會兒,兩位年輕的姑娘左手裡拎著包,右手摀著胸口,頂著滿頭的雪花,呼哧呼哧地上了車,這時車子開動了起來。兩位姑娘對司機一個勁兒地表示謝意,司機有些欣慰地說:「哎!孩子,不用謝我,這是我的職責,只是對不起這一車的乘客,要謝就謝謝他們吧!」兩位年輕姑娘對著車上的乘客一會兒點頭,一會兒抱歉,一會兒感謝……

客車穩穩地向前方疾馳而去,然而,丁香卻被剛才車上發生的這一幕感動著,慚愧著。她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謝謝你藉著司機給我上了最好的一課,司機知道自己帶出來多少乘客,他的職責就是再把他們帶回去,司機甚至不顧眾人的埋怨、指責,也要堅持履行自己的職責,堅決要把自己載出的乘客如數載回,司機盡上了他的職責,他是問心無愧的。可我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在傳福音時當盡的職責與本分都盡上了嗎?為什麼臨到點難處、宗教人的辱罵、誹謗就退後消極呢?可見我對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不明白。

想想神六千年經營人類的工作,從律法時代到恩典時代,神就一直在帶領人類、拯救人類,現在國度時代的工作是神拯救人類經營計劃的最後一步工作,神預定要拯救的人神一個也不丟棄,神要把這班人帶入神為人預備的美好歸宿之中。時候不多了,神的工作即將結束,但是現在還有很多人沒有回來,神在等待,神心焦急!神對那些沒有跟上神末世作工的人,不也是希望他們能奔跑著趕上神末世拯救人的「末班車」嗎?那些還沒有來到全能神面前的各宗派的弟兄姊妹,因著不明白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只是聽信牧師長老所講的聖經字句道理,把神的說話作工定規在聖經裡,出了聖經就不是信神,認為神只是憐憫慈愛的神,只能作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不知道神的作工是隨著時代向前發展的,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已在恩典時代救贖工作的基礎上又作了一步審判人、潔淨人的新工作,使那些活在犯罪認罪、認罪小書卷,奧祕,話在肉身顯現,救贖,希伯來書犯罪循環往復中的人,能在神的末世審判工作中得以脫離罪惡,得著潔淨、變化達到蒙拯救。他們抵擋神、拒絕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是因為他們愚昧地聽從牧師長老的迷惑控制,不注重尋求真理,不注重聽神的聲音,固步自封不尋求考察真道造成的。可儘管麻木的人類對神的拯救滿了誤解、抵擋,但神的作工依然向前發展,說話發聲,擴展福音,神拯救人的心意依然不變。面對神的末世作工及對人的拯救,又想想當初神曾擺佈多少弟兄姊妹給自己傳福音,而自己也是一次次地悖逆抵擋,傷神的心,但是神卻沒有按着自己的悖逆來對待,仍然給自己機會回轉。整整三年弟兄姊妹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一次次地耐心給自己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最終才使自己搭上了進入國度的「末班車」。

想到此,丁香感到良心倍受責備,同時神的話也在她耳邊輕輕地響起:「他們貧窮、可憐、瞎眼,不知所措,落在黑暗之中哀號,路在何方?多麼渴慕光明猶如流星一樣,突然降下來驅散這將人壓抑了多少年的黑暗勢力。苦苦巴望、日思夜想,有誰盡都知曉?這苦難深重的人竟然在光劃過之日仍被囚禁在黑暗的監牢裡不得釋放,何時不再哀哭?這些從未有過安息的脆弱的靈竟這樣慘遭不幸,無情的繩索、凝固了的歷史早將其封鎖在其中,哀哭之聲誰曾耳聞?愁苦之態誰曾目睹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以後的使命,你當怎麼對待》)丁香感到神的話帶著權柄,又帶著責備,既溫柔又有力,讓她羞愧又讓她無地自容。是啊!我怎麼就忘了自己曾經也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呢!想想剛才那兩個乘客即使趕不上末班車,她們還可以花錢打車回家,但是那些仍停留在恩典時代,光接受主耶穌的救贖卻不接受全能神末世救恩的人,如果趕不上神拯救人的這趟「末班車」,那將會永遠失去蒙拯救的機會。

丁香在心裡一遍又一遍默默地向神說:「神啊!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一定要盡全力與神配合,傳福音滿足神。」此時丁香渾身充滿了力量,疲倦與飢餓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她在心裡唱道:「我不去想以後的道路如何,我只以通行神旨意為天職,我更不想前途是得福受禍,既然選擇了愛神我就忠心到底。不管身後潛伏多大危險患難,不管眼前是多麼崎嶇坎坷,既然目標是神得榮之日,就將一切撇棄,努力向前。你曾想到神的心何等焦急,當怎樣與神配合才是為神分憂,我更當想該怎樣安慰神心,既然我要愛神就當拼命獻上。為神盡忠的時候已經到了,我們該為見證神而受苦,神為我們受苦太多,該是還報神愛的時候。弟兄姊妹我們站起來,愛神就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放棄一切竭力忠於神,讓神早日得享安息,迎接神的得榮之日得榮之日。」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前進在愛神的路上》

夜幕中,耀眼的車燈照亮了前方的路,飛舞的雪花迎面拍打在車窗上,客車迎著風雪載著滿車的乘客,捲起一陣陣白色的煙霧,疾馳在回家的路上。

甦醒

延伸閱讀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上) 我是廠裡的化驗員,參加工作後不久,我就發現那些說老實話、辦老實事的人在單位都吃不開,真正得名得利的人都是那些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善於說謊、搞欺騙的人,這些人保護自己的祕訣都是「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
「嫉妒心」不再左右我 2016年10月底,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工作,之後就經常和幾個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分享經歷、唱詩讚美神,我覺得這樣的教會生活很快樂,很享受。轉眼幾個月過去了,每個弟兄姊妹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長進...
風雪夜的等待 記得那天下午是學年期末考試公布成績的日子,這次考試的成績不僅決定來年的班級分配,同時還要計入畢業成績。所以,同學們都很重視,經歷了一個月緊張的複習、備考,終於要看成績了。 下午的最後一節課後,班長去...
信仰與前途,她的選擇是? 2008年,王朋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她看到全能神的話說:「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託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