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面前人命如同草芥

1995年我在某地當武警看押犯人,一天接到領導指示,要槍決犯人,我當時心想:人有權利去剝奪另一個人在世上的生存權利嗎?我給母親打了電話,母親說:「咱家人可不能幹這個事。」於是我找到領導說:「我暈血,幹不了。」領導詫異地看著我說:「你暈血?那你是怎麼混進革命隊伍的,你知道麼?有多少人想搶這個名額,這樣會得到一個優秀士兵的稱號,將來回到地方好找工作。」我苦笑著說:「指導員,我真的暈血。」領導看著我無奈地擺了擺手說:「你走吧!你當不了射手你就去看法場吧。」

兩天後,我被點名看法場,臨上車時,領導給幾個主射手一人一顆彈頭被磨平的子彈,我困惑地問道:「為什麼要把子彈頭磨平?」事務長說:「便於槍斃犯人,磨平的子彈從後腦射進是小眼,從前面射出是開放性的大洞,基本上就是認不出來人的模樣。」到了法場我們都穿著雨衣,帶著口罩和墨鏡,犯人也都被五花大綁的背對我們站著,這時,一個犯人高喊著:「我冤枉啊……」領導和法院的人皺著眉頭說:「別讓他喊了。」獄警就用特製的尖嘴鉗子,夾著一個彈簧的兩頭,(兩頭都有小鋼板),塞進死刑犯的嘴裡,一下子他的嘴就被撐開鮮血瞬間就流了出來,旁邊的人馬上就給他帶上口罩,一會功夫口罩也紅透了。他只能發出「唔、唔、唔」的聲音。有一次我們的車快到法場時,站在我前面的犯人哭著說:「班長,我冤枉啊!」我說:「我也沒辦法。」他長嘆了口氣說:「哎,班長能讓我站著死嗎?」我說:「我說了不算。」他流著眼淚低下了頭,到了法場,驗明正身後,讓犯人全跪下,不願意跪的,也都踢倒跪下,領導喊:「預備……放。」射手同一時間地射出子彈,犯人也幾乎是全部臉朝前倒下,我的心在槍響聲中就像被什麼東西揪了一下似的特別難受。我看到有的戰友在挑斷死人後面的繩子時,還在每個死人的大腿內側都捅一刀。我疑惑地問:「這是幹什麼?為什麼都捅一刀。」他們說:「如果有活的,好再補一槍。」我說:「人都死成這樣了,還能有活的嗎?」他們說:「這是傳統,一直都這樣,都是流傳下來的。」中共,暴力治國,黑暗,法律,人命如同草芥,法場,公平

我跟著部隊回到營區,一連幾天晚上都做這個夢,槍斃人的血腥場面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當我背著槍來到監區巡邏時,聽到犯人都在監室裡偷偷地議論著什麼,我走到門口,喊一個犯人來到監室門口,問他:「你們在議論什麼事?」他吱吱嗚嗚地不敢說。我給他一支煙說:「你說吧,我不會跟別人說的。」犯人說:「那好,班長,你可千萬別說是我說的,這裡面有幾個人死得冤枉,四號監室的那個人,是因為打了縣裡一把手的兒子,因為一把手的兒子先欺負一個賣菜的老農,他覺得不公平就上去理論,一把手的兒子先打他,他奪過車鎖,把一把手的兒子暴打一頓;還有一個人,是幾個人一起犯的事,結果那幾個人有關係,花錢出獄了,就剩他一個人沒錢沒勢,最後所有的責任都落到他一個人的頭上,他因為不服就一個勁地上訪,當官的怕給他們惹出麻煩,就把他給槍斃了;其次,這裡因為一段時間處死多少人也是有名額、任務的,所以之前這裡有幾個犯人罪不至死,但因為他們處死的人數不夠,也把他們給湊數槍斃了。」聽到這話我心裡感覺特別的沉重,這就是「保家衛國」的軍人嗎!竟然草菅人命!這實在是太讓人寒心了!軍人都能做出這樣的事,這個國家還有希望嗎?還能好嗎?我巡邏時,看到監區牆上的口號:「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懲前毖後,醫病救人」……此時這些詞彙在我眼前顯得是那麼的空洞,蒼白無力。

回到營區後,我一連幾天睡不踏實,老是在心裡琢磨一個問題,國家不是一直在強調人權、嚴格執法嗎?他們怎麼能幹出這種事?這是我知道的,還有我不知道的,不是更多嗎?國家的法律,對有錢有勢的就網開一面嗎?在法律面前怎麼就做不到人人平等呢?有錢有勢的人的命是命,而平民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嗎?這讓這些平民百姓還怎麼活啊?這個想法一直困擾著我很多年,但都沒有找到答案。後來到地方工作多年,時常想起這些事,直到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我才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全能神說:「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找著人生的歸宿?」(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人間的溫暖在哪裡?」「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從神的話中我才看到,中國是中共邪惡政黨掌權的國家,它施行暴力治國,獨裁專政,所以它統治的人類都活在黑暗的籠罩之下,沒有出頭之日。所以人世間才滿了邪惡敗壞,滿了殺戮。什麼法律,什麼人權、自由,在中國這片土地上根本就行不通。在中國是「權大於法」,中共政府就是法,有權有錢的人就能逍遙法外,無權無勢的人就算沒有犯法,也會被安上各種罪名,甚至被處以極刑。所以中共政府口口聲聲喊的「公民合法權益」都是騙人的鬼話,都是愚弄百姓的花招。可憐的中國人民只能任由他們欺壓,蹂躪、殘害,「有冤無處申,有狀無處告」,更看不到活著的希望。今天只有來到神面前才有真正的人生可言,才能體會到什麼是真實的愛,才能看透什麼是真正的邪惡,全能神的話讓我們看透了世間的一切事,也讓我們勝過了黑暗的權勢,得以釋放自由,宇宙萬物之中,只有主宰萬物的全能神有這樣的能力,這是由神的實質決定的。正如全能神的話說:「他的性情中所包括的有對人類的愛、對人類的撫慰、對人類的憎恨,更有對人類望眼欲穿的了解。……神的性情是萬物的生靈的主宰所具備的,是一個造物的主所具備的,他的性情代表尊貴、代表權勢、代表高尚、代表偉大,更代表至高無上。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正義的象徵,是一切美與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觸犯(也是不容觸犯)的象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一位筆者的感想:回顧中共執政這六十多年,共產黨將這種思想貫徹始終,中國人則不斷地經歷各種「革命」「運動」,老百姓飽嘗了強權、暴力、屠殺給他們帶來的血雨腥風,他們失去了家園,失去了親人,也失去了希望。中共的統治使這片神州大地生靈塗炭、哭聲遍野,但是偉大的「人民領袖」毛澤東看到這一切卻高興地說出他的心裡話:「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繼續閱讀:中共用謊言愚民、暴力革命的獨裁統治已到盡頭

延伸閱讀

藏字石驚現「中國共產黨亡」——舊聞新談... 2002年6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河谷景區發現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上,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經地質學家和古生物學家鑑定,「藏字石」沒有絲毫雕鑿加工的痕跡。巨石上的「中國共產黨亡」六...
歷史由誰書寫,命運由誰安排? 回顧中國近代史上的重大戰爭,日本發動的侵華戰爭最為引人注目,這場戰爭差點讓中國淪為日本的殖民地、附屬國。 自1937年7月7日的「盧溝橋事變」開始,短短幾個月內,日軍就佔領了中國的華北平原,東北...
誰為我們的健康買單? 隨著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人們也逐漸把健康擺在了首位,但當你的健康被無情地侵害時,你又該找誰為你的健康買單?我們先來看看以下這些觸目驚心的實例: 一、南京三千噸醫療垃圾被賣,用過的注射液器變成吃飯...
災難來了,誰能救你? 在這末世的末了時期,聖經裡有關災難的預言正在應驗,我們看到現在的災難越來越大,已經不是一處兩處地方受災,地震、瘟疫頻繁發生,洪水、冰雹、龍捲風等災難也越來越多,各種災難陸陸續續都降了下來。當災難降臨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