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歲幼兒生命垂危,蒙神奇妙保守

接觸福音 半信半疑

2016年10月,母親帶著教會的姊妹來給我傳福音,交通天地萬物都是神造的,人的命運在神手中掌管……聽了她們說的這些話,我並不太認同,我覺得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礙於母親的情面我還是坐下來聽她們講。

接下來半年多時間裡,教會的幾個姊妹耐心地來給我交通神的話。接觸時間長了,我發現她們都挺好的,言談舉止很得體,對人很有愛心,不像世上那些人滿口髒話、傲慢無禮、爾虞我詐。我開始被她們的活出一點點打動了,也能聽進去一點神的話,但對神還是半信半疑,聚會也嫌麻煩,因為每天有一大堆家務活等著我,還有倆孩子要照顧,再加上輔導班的工作,忙得我每天焦頭爛額,有時間還想忙裡偷閒休息下。所以我不願在信神的事上花費時間和精力,只是口頭上說著信神,很少去聚會、看神的話。

一歲幼兒 命懸一線

2018年1月11號這天,迎來了今年第一場雪,雪下得出奇的大!早晨推開門一看,外面白茫茫的一片,門外積雪足有10-20厘米深。我想出去買東西時,1歲2個月大的兒子小寶追著要我抱,當時他嘴裡吃著花生,一看我沒抱他,脾氣馬上上來了,頭猛地向後仰,哭著開始耍賴。這一下可不得了,孩子突然不哭了!嘴裡還有嚼過的花生,我一看這是被卡住了!孩子小臉已經憋得通紅,哭不出來了!我急得又拍後背又壓腹部,可是沒用,孩子嘴和臉已經開始發烏發青了,急得我又把手伸到孩子喉嚨裡看能否把花生米摳出來,也沒有用,眼看孩子快不行了,我又急又怕,尖叫一聲哭了起來,慌忙之中想起了神!就急忙大聲呼救:「神啊!快救救我的孩子啊,孩子快不行了啊!」我一邊哭一邊拍孩子後背,老公也慌了,也急得哭起來,趕緊打了120救護車。

生命垂危, 神奇妙保守

我一邊哭一邊在心裡一遍遍呼求神,孩子還是沒好轉的跡象,身上軟軟的,牙關緊閉,我怕他咬舌頭,趕緊把手指給他咬著。這時,鄰居們聽到了過來看,可都是一點辦法沒有。我看著孩子這情況,再看看外面這大雪,路上又不好走,我開始絕望了,我心如刀絞、全身發抖,大哭著一遍遍大聲叫著孩子的名字:小寶啊,你可千萬別嚇唬媽媽,趕快好起來呀!

情況緊急 無能為力

不一會兒,一個鄰居開車過來,我和老公急忙抱著孩子上了車。可路上積雪太多,車不敢開得太快,一路上孩子還是牙關緊閉,我一直用手指撐著孩子的牙齒,他的小牙把我的手指咬破了,血順著手指往下流,我也不敢鬆手,只有在心裡不停地呼求神。後來我看孩子小臉好像不發青了,但是看著情況還是不好。我們好不容易到了市區,上了救護車以後,醫生也沒有辦法,眼睜睜看著孩子的情況越來越孬也都無能為力。

到了醫院,孩子被抱進急診室,我本以為孩子可以得救了!誰知過了十來分鐘,醫生告知我們,孩子情況嚴重,他們無能為力,建議轉到市醫院。聽到這個消息,我猶如晴天霹靂!孩子情況這麼危險、嚴重,往市醫院路上要2個小時車程,再加上天還在下雪,路上再耽擱時間,孩子能堅持那麼長時間嗎?我看著孩子躺在急診室的搶救台上一動也不動,只有脖子那兒艱難地一鼓一鼓地動著,我的心一下子崩潰了!趴在急診室門口的凳子上嚎啕大哭,這時我多想代替孩子受這份罪啊!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太渺小了,什麼也做不了,既代替不了孩子受痛苦,更救不了孩子,醫生也救不了他,我只能在心裡一遍遍呼求神:「神啊!你是全能的,求你救救這個可憐的孩子吧!他才一歲多一點啊……」

救治途中 一波三折

後來醫院催著我們趕緊帶孩子去市醫院,也不給派救護車送,我們只好找了一輛私家麵包車,我趕緊抱著孩子心急火燎地往市醫院趕。因路上積雪多不好走,也不敢催司機快點,我只能一邊哭一邊不停地在心裡禱告。在路上孩子雖然一直牙關緊閉,睜著眼睛眼珠一動也不動,但是小臉不發青了,我就這樣坐在他身邊,孩子那樣子我真的不敢看,也不忍心看,每一分每一秒是那樣的漫長和煎熬!

眼看著孩子情況越來越嚴重,離市醫院還不到一半的路程,在我近乎絕望的時候,我想起約伯臨到試煉,兒女都沒有了的時候,他沒有發怨言,而是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可想想自己,看到孩子這個情況,就對神誤解埋怨,活在膽怯害怕中,對神哪有一點信心啊!從約伯的經歷中我明白了孩子也是神賜的,我開始禱告:「神啊!孩子這條命在你手中,你今天是帶走還是留下,我都接受!不埋怨你,因為這小生命本來是你賜給我的。」

分頁閱讀: 1 2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我的第二次生命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從小就羨慕那些衣食無憂的有錢人。那時,我就暗立心志,要用自己的雙手創造幸福的生活。我相信只要我努力拼搏,就能改變自己的命運,過上有錢人的生活。 十九歲時,我幹起了服裝...
捕魚沉船歷險記 以前,我們與別人合夥承包了一個面積約七百畝地的水庫,多年來一直靠養魚為生,我與丈夫幾乎每天都要捕魚,收入很可觀,日子過得挺富足,我認為錢雖不是萬能的,但沒錢是萬萬不能的,因此我也成了錢的奴隸。...
這不是巧合,而是神暗中的保守 2017年春節,一個合家團圓、走親訪友的日子,我從韓國回到中國老家過年,正月初四上午,我從小妹妹家坐客車準備去大妹妹那裡。誰知,一場重大車禍正在悄悄地臨近…… 客車開出大約1小時的路程,我心裡突...
【車禍蒙恩】生死一線 奇妙生還 2017年7月3日早晨8點,我正在屋裡吃早飯(我家租住在一個模具廠裡),5歲的小孫女慧慧睡醒後從床上爬起來對我說:「奶奶,我要尿尿。」我隨口對她說:「去衛生間也行,到門口也行。」說完我就去廚房準備洗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