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的人生

在我小的時候,母親就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常常教育我要做一個聽神話的好孩子,為人要正直,不能說謊。在母親的教育下,我覺得人與人之間就應該以誠相待、互相幫助。長大後,我也將這些作為我做人的原則,對身邊的人都是以誠相待。然而,我真心付出過後,換來的卻是老闆的冷眼以及比別人都少的工資。這讓我很納悶:為什麼其他的同事明明沒有真實地付出,只因著會說好聽的話就討了老闆的歡心,得到了高回報呢?我心想:日久見人心,我的付出老闆遲早會看見的,不管怎麼樣我得憑良心做事,於是我義無反顧地繼續默默工作著。

但後來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改變了我的觀點。那次領取工資以後,我把錢放在了枕頭下面,當時和我同住一間宿舍的老員工也知道我放錢的位置。可第二天當我拿錢的時候,卻發現錢不翼而飛了,此時,同宿舍的老員工已經回家了。我靜下心來想:宿舍裡就我們兩個人,我沒拿,也沒有小偷來,那錢無疑就是被她偷走了。

當我把這件事告訴老闆的時候,原以為老闆會替我主持公道,但萬萬沒想到的是,老闆竟然用二百元錢把我打發了,理由是店裡離不開那個老員工,所以讓我忍下這口氣。面對這樣的結果,我完全接受不了,心裡很痛苦,覺得老闆這樣對我太不公平了,一直壓在我心底的怨氣徹底爆發了!我心想:肯定是因為我太老實了,所以他們才這樣欺負我。看來我以前的想法錯了,殘酷的事實足以證明:「以誠相待」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根本就行不通,要想在這個社會更好地生存下去,只有成為強者,如果我始終這麼老實,遲早會被別人欺負死。

從此我開始改變自己,丟掉了往日的純真,也不再追求做誠實、善良、正直的人了。我開始跟她們學著適應這個社會,開始去圖書館找一些學習心理學或是玩轉職場一類的書,因我要摸透人的心理,我要變強,不能再讓人欺負。慢慢地,我掌握了處理人際關係的訣竅:老闆來了我會馬上奉承她的穿衣打扮;老闆說什麼我都會順著她的話往下說,回答問題都不直接回答,而是話到嘴邊留三分,還要裝出一副卑躬屈膝的奴才樣。工作中我也學會了偷奸耍滑,同事之間也不再以誠相待,不再謙讓,不再任她們欺負,我開始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跟她們鬥。後來,我越來越會玩手段耍心機,但同時我的良心也在受譴責,覺得我的做法不對,但正被眾人高捧的我並沒有太在意。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我經常參加各種娛樂活動,也學會了喝酒。每次回到家已是凌晨時分,疲憊的身體就像沒有靈魂的布偶一樣,渾身無力又精神萎靡。母親每次看見我憔悴的樣子,都會勸說我回到全能神的家中,但無論她怎麼勸說,都喚不回我這顆麻木的心,這讓母親既傷心又無奈。就這樣,我一天天地拖著疲憊的身體,直到它不堪重負。本來就有腸胃炎的我因喝酒過量而進了醫院。當我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突然感覺好累好累,好想長睡不醒脫離這種生活。就在我的身心受到極大的痛苦時,全能神的愛手又一次抓住了我。

當我從醫院回來後母親給我讀了全能神的話:「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沒有依靠,沒有幫助,卻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著頭皮支撐著沒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這樣沒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沒有目標地生存著,只有傳說中的那一位聖者將會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來到的人,這個信念在沒有知覺的人身上遲遲不能實現,然而,人還是這樣盼望著。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分享全能神的話語

全能神的話就像一束光照亮了我內心的黑暗,使我感覺溫暖。我就像迷路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心靈的港灣。我不禁開始回想,這幾年我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以前老實本分憑良心做人的我,為了適應這個社會丟掉了良心和尊嚴,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看看鏡子裡的自己,染著黃發,化著濃妝,穿的衣服更是不倫不類。難道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嗎?雖然我現在是得到了物質上的滿足,可我的心裡快樂嗎?在這樣一個花花世界中,我為了讓自己能生存下來,用各種手段來武裝自己,使自己變得越來越狡猾,活在這個邪惡的世界中我失去了生存的目標,用儘了各種招數,換來的卻是疲憊的身體和破碎的心靈。在神話中我明白了:失去了全能者的供應,人活著就沒有了正確的目標與方向,無論人追求什麼或以怎樣的方式活著都是痛苦的,因為人失去了心靈的滋補,失去了人賴以生存的根。如果不是這次生病我仍硬著頭皮苟延殘喘,靠著這些錯誤的觀點而活。我也明白了是神藉著母親一次次地呼喚著我的心與靈,但我太麻木了,不知向神回轉,可神卻默默地守候在我的身邊,等待著我的回轉。那一刻,我空落落的心突然感覺有了著落,我的心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安與踏實。我連忙捧起神的話,如獲至寶。我下定決心:從今以後我再也不願活在這扭曲的生活中了,我要按神的心意而行,活在神的面前。

感謝全能神的拯救!回到教會後,我根據神話做人,心靈裡感覺特別踏實,我看到神的話說:「我的國度都是要那些誠實、不虛偽、不詭詐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實忠厚的吃不開嗎?我正和他們相反,誠實人到我這裡來就行,我就喜悅這樣的人,我也需要這樣的人,這正是我的公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如今我已經信全能神幾年了,每天過得都很充實,不用再擔心做老實人會被欺負了,因教會的弟兄姊妹都在神話的帶領下追求做誠實、善良、有人性的人,互相都能以誠相待,彼此幫助。我也不再以社會中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作為生命了,而是以神話中神對人的要求作為人處世的根基,從而接受神對我的重新塑造,走上了正確的人生道路。

相關推薦:音樂劇《小真的故事》演繹人生蛻變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實行真理的幸福體驗 2014年秋,因中共政府加緊迫害基督徒,我被迫離開了家。經叔叔介紹,我暫時到一家餐廳去打工,做前台服務員。我想我是信神的人,既然在這裡工作,無論能不能長久,我也得盡上我的全力,得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能...
一句話,七年 七年的煤礦生活讓我心力交瘁,雖然得到的不少,但是失去的更多…… 我出生在一個農村家庭,從我記事起就羨慕開汽車的,每當看到馬路上的小汽車呼嘯而過時我是那麼地嚮往,渴望自己也能有一輛小汽車,能過上人上人...
真正的人生 結婚後我到藥店打工,老闆開始讓我當營業員,可在我實習階段發現老闆為了掙錢,把藥品價格翻五到十倍後賣給顧客,並且還給營業員下任務,如果賣不掉就得自己掏錢買。營業員們為了掙錢、為了搶顧客,互相之間勾心鬥角...
生命的起點 我的爸爸是一個殘疾人,在我的記憶裡爸爸從來沒有離開過他的輪椅,生活上的一切事都需要媽媽來料理。因著這樣一個特殊家庭背景,我成了同學眼裡的笑話。很多人都說:學校的時光是童年最美好的憧憬,對於我來說,校園...

One comment

  • love music

    很真實,我也有過和作者類似的經歷。想必大多數人都能看到這現實的一面,人沒有神的拯救,失去神的引導,只能是在罪惡中生存 。
    一首好聽的讚美詩歌分享給大家:http://www.godfootsteps.org/tr/jlsg0301.html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