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我願永遠跟隨你

我叫永改,今年72歲,1992年信了主耶穌。因著我的熱心追求,教會提拔我做一名主要同工,並經常在外作工傳道,因此遭到了中國政府的抓捕。

1996年6月15日晚11點左右,我和家人已經入睡,突然,我被外面的狗叫聲驚醒,接著就聽見「咚、咚、咚」的緊急敲門聲,我便問:「是誰呀?」隨即我就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惡狠狠地說:「是派出所的,快開門!」我心想:都這麼晚了,派出所的人來能有啥事呢?我起來剛把門打開,六七個警察闖進屋裡,兩個警察抓住我強行把我的胳膊扭住推到門外,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抓捕嚇得驚魂未定,又有一個人上前狠踢了我兩腳,邊踢邊咬牙切齒地說:「我們抓了你三次都撲空了,今天終於抓住你了。」我反過身來看了他一眼才知道是大隊的治安主任,門口還站有十幾個彪形大漢,手裡都拿著電警棍和木棍。我掙扎著說:「你們抓我幹啥?我犯什麼法了?」其中一個人說:「你信主屬於非法傳教,擾亂社會治安,這就是犯法了!」我說:「信主是好事,這怎麼還成了擾亂社會治安了呢?」他們像沒聽見似的,便把我推著往馬路上走去,另有十幾個人跟在我的兩旁和後面,走了約五十米遠,我看到前面停著幾輛警車,他們把我推上車就把我的手與車銬在一起。大概過了半小時車停了下來,他們打開手銬把我拖下來,推進了一個約有十幾平方米的黑屋裡,裡面就是空蕩蕩的水泥地板。看到他們一個個都是凶神惡煞相,我心裡不禁有些害怕,便向主禱告:「主耶穌啊!孩子感謝你,今天警察把我弄到這個地方我很害怕,求主加給我信心,我願依靠你站住見證,阿們!」禱告後,我的心安靜了下來。

到了18日早上8點鐘左右,天還下著雨,兩個警察將我的雙手銬上後推到車上。過了半個小時左右,他們把我帶到市公安局,一個警察把我帶到一間牢房,隨後故意提高嗓門說:「裡面的人聽著,他是信主的,你們好好伺候他。」聽他這樣說,裡面的犯人一擁而上對我拳打腳踢,我被打得在地上疼得滿地滾,並發出陣陣慘叫聲。一犯人又將我從地上拖起來讓我背靠著牆,讓8個年輕力壯的犯人每個人朝我前胸狠打七下,然後又讓我臉靠著牆8個人朝後面再狠打八下,頓時我覺得胸悶得喘不上來氣,疼痛難忍。我哭著在心裡默默地向主禱告「主啊!求你保守我,我太痛苦實在受不了了,我覺得我要活不成了,主啊!我把性命交給你了。」禱告中我彷彿看到主耶穌遍體鱗傷,背著沉重的十字架,走向各各他,主耶穌本是無辜的,但為了拯救人類甘願釘在了十字架上。而我一個蒙神憐憫的罪人,今天為何不能為主獻身呢?這時我聽見一個人說:「不能再打了,再打要出人命的。」我心裡緩緩地鬆了一口氣,知道這是主的憐憫與看顧,一個犯人伸手將我扶起來,問:「你犯什麼法了?」我有氣無力地說:「我是信主的,沒有犯法。」那個犯人說:「信主是做好人,他們為啥抓你呢?」我說:「因為他們不允許人信主。」幾個犯人互相看了看說:「信主的人是好人,以後咱們不打他了。」此時我感謝主的保守,挨這麼多人的毒打,主若不保守我就被他們打死了。這時我想起主耶穌說:「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馬太福音16:25)是啊!今天臨到這事是主在檢驗我的信心,當我把生命交給主的時候,主卻保住了我的生命,從中看到我的生死都在主的手中。主耶穌,抓捕,拳打腳踢,毒打,監獄

6月24日早晨8點半左右,一個警察銬上我的雙手把我帶到審訊室,審訊的警察把桌子一拍聲色俱厲地吼道:「黨的政策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快說,誰傳的你?你都給誰傳了?」我氣憤地說道:「國家法律規定『宗教信仰自由,保護人民的合法權益』,你們為啥還要抓我?你們這是違法呀!」一個看起來像警察頭頭的,陰險狡詐地譏笑著說:「宗教信仰自由,那是掩人耳目的,實話告訴你吧,中國要加入世貿組織,一個國家若沒有宗教信仰,不能參加聯合國,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不得已將信仰列入憲法,這些條例是讓外國人看的,除了在三自教堂信神以外,信任何教派都是犯法的,共產黨就是法,這是誰也不能改變的!」聽到他這樣說,我才知道原來共產黨在憲法上說信仰自由都是騙人的,中國政府這也太狡詐了。他們見我不作聲,那個警察又惡狠狠地說:「有人舉報你到處傳教,你到底傳了多少人?老實交代!」這時,我想到主耶穌說:「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10)我就在心裡默默禱告主:「主啊,我今天受到他們的逼迫,是在你的苦杯裡有份,這是我的福氣,我願意背這十字架,不出賣弟兄姊妹。」見從我口裡問不出什麼,一個警察變了口氣說:「信什麼主啊!你知道嗎?信主會影響你兒女前途的,你交代了就可以馬上放你回去。」聽說信主還要影響兒女的前途,我心裡就感覺特別的痛苦,心想:要是不說,不但自己要受重刑,兒女的前途也要毀掉,要是說呢?出賣弟兄姊妹就成了千古的罪人。一想到這些我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眼淚在眼圈裡打轉。警察看我動搖了,趁機點了一支煙往我嘴裡塞,突然我腦海浮現出毒蛇引誘夏娃吃善惡樹上果子時的情景,我意識到這是魔鬼的詭計,我「呸」地一聲,把煙吐到地上。他們見我軟硬不吃,就又把我關了起來,後來又提審了兩次,也沒有問出什麼來,就把我關進了看守所。

9月23日早上,一個警察把牢房門打開將我帶出來,只看見一個理髮師在給犯人剃頭,警察將我按到板凳上坐下,讓師傅把我頭髮也全剃光了,又把一個大牌子掛在我脖子上,上面寫著「打擊宗教信仰」,然後把我推上車將我的手與車銬在一起,拖到各個鄉鎮遊行了一個星期,我心中怒火中燒,想大聲吶喊:我是為主傳道,讓人信靠主,達到認罪悔改,脫離罪惡的,卻遭到這樣的折磨。10月1日早上審訊後,我被扣上「非法傳教,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判刑兩年半,2日早晨8點多鐘他們把我們五個信主的基督徒戴上手銬一起推上車,拖到勞教農場。下車後警察將我們五人推進一間屋子裡,一進去後我大吃一驚,這裡都是信主的弟兄姊妹,一個弟兄告訴我這一個屋裡共有108個信主的,不知別處還有沒有。聽到這話我氣得咬牙切齒,我們沒偷沒搶的,做的都是好事,為什麼把我們這些信主的人都抓起來了。

兩天後我被分到教育大隊,一進牢房,牢頭先讓我跪下,讓犯人用腳狠踢了我十幾下,然後讓我蹲了半天,接著讓我頭頂著床攔上的三角鐵,屁股撅起來用板凳打,打了三下我的頭就被三角鐵撞破了流出血來,打完後牢頭讓我身子弓著,兩手按地,頭倒栽在地上。此後他們經常這樣折磨我,少則三個小時,多則大半天。10月11日又分班了,班頭說:「你知道嗎?你們信主的分到我們這,就是讓我們管制你們的,晚上讓你看我們吃餃子。」我心想:在這裡面還能吃餃子,還可以呀!到了晚上,幾個犯人用被子包著的一個人抬到我跟前說:「今天讓你看吃餃子。」說著有六個犯人你一腳他一腳地將被子裡的人活活踢死了。牢頭說:「這就是信主之人的下場!」說著將被子打開,當我看到裡面的人時嚇壞了,原來是我認識的一個王弟兄,見我害怕了,他們就威脅說:「要想活著就得拿錢!」說著,牢頭就把手伸向我。此後,我的家人寄來的錢、吃的東西都給了牢頭。生性要強的我被這些惡魔給折磨得如瘦弱的小羊,一想起被打死的王弟兄,我渾身發麻,就像要暈倒似的,太可怕了。在這裡獄警察根本不把人當人待,打死都沒人過問,我敢怒不敢言。心中只有痛苦地向主呼求:「主啊!我們信主天經地義,為什麼中國政府這樣殘忍地對待我們,主啊!你曾經喝過的苦杯,我一定要喝,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

後來我又被分到勞改班挖樹,下班點名時,我身邊一個管教幹部在旁邊椅子上睡覺,點到我的名時我怕把他吵醒了,答應的聲音小了一點,管教舉起電棒就朝我打來,當時我被打得頭破血流。我心如刀絞,堂堂的男子漢,卻受到這般羞辱,這真是人間地獄。兩年半的牢獄生活把我折磨得不成人樣,我每天都吃不飽飯,還要幹十幾個小時的體力活,並且常常受獄警的欺壓、凌辱,一不小心就要被毒打,中國的監獄簡直不是人呆的地方,若不是主的憐憫,我早就被折磨死了。

1999年5月1日,我刑滿釋放走出了那個人間地獄。走時,管教還說:「回去以後不要再信了,再抓進來就要判重刑!」回來後兩個警察又到我家來威脅說:「你回來後不許再信神了,否則就讓你再坐一次牢!」聽到他們這樣說,我從心裡恨透了中國政府,不管以後坐不坐牢,我都要跟隨主走到底!

經歷了中國共產黨的殘酷抓捕迫害,我終於看清了中國共產黨所宣揚的共產黨是偉大、光榮、正確的,原來全是欺騙人、蒙蔽人的話,在中國是沒有信仰自由的,它倡導的信仰自由完全是欺世盜名,愚弄人民的話。回想自己在中共的監獄裡,被殘酷折磨,幾次昏倒,若不是神的保守,我早就死在裡面了。在我多次軟弱中是主十字架的大愛感動帶領著我,使我有信心和力量走過來,不管以後我還會臨到什麼樣的環境,中國共產黨還會怎麼逼迫我,我都願為主奉獻一生!

推薦相關:你想得到主耶穌的應許嗎?

延伸閱讀

鐵心跟隨主走十字架之路 我16歲那年,身體不好,一直生病。母親說:「你去信耶穌吧!」我就去了我家附近的聚會點聚會,我們當時是每天晚上聚會,一天不落。有一次我胃疼難受得很厲害,講道人和弟兄姊妹一起為我禱告,我的病就好了,從那以...
血淚史(下) 四個月後的一天,我正在娘家吃中午飯,突然來了兩個警察,他們進家就命令我跟他們走一趟!我怕連累父母,就放下碗鎮定地說:「我跟你們走。」到了鎮派出所,我丈夫,小叔子也隨後去了,幾個警察就教唆親人勸我歸到三...
公園裡的一刻鐘 依凡如約來到公園,她低頭看了看手上的錶,離約定的時間還差一刻鐘,她朝四周望了望,還沒有見到姊妹的身影,於是就坐在小樹林邊的長椅上,一邊等待著姊妹一邊觀賞著公園的美景。這時依凡的目光鎖定在了不遠處的草坪...
因信神我們一家三代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二)... 因著在外地也不安全,我就想給家裡打個電話,看看家裡的環境會不會鬆一些。2010年6月10日我撥通了家裡的電話,是母親接的電話,我用智慧問她家裡的環境怎麼樣,母親已多年沒見到我,突然聽到我的聲音,高興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