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手·緊牽

清晨,楊沙走出房間,站在小木樓的陽台上。眼望著前方,突然,一群白鷺飛過,漸漸地消失在煙霧環繞的群山中。此時,她的思緒也被帶向了遠方的家……

曾經,楊沙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她與丈夫相親相愛,與公婆和睦相處,兒女天真活潑,一家人生活得其樂融融……楊沙深知這都是神的祝福,立志要還報神恩。

然而,一年冬天,楊沙因傳福音被中共警方抓捕,並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由拘留她十天……「哐」一聲響,監獄的門打開了,楊沙走了出來。外面空氣新鮮,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心想:終於自由了!可令她想不到的是,一場浩劫正向她襲來……

回家不久,中共的爪牙突然成了楊沙家的「常客」。他們軟硬兼施逼楊沙簽悔過書,否認神,放棄信仰。為此,楊沙心裡感到特別壓抑、痛苦。因她不願隨從中共無神論政府做背叛神、褻瀆神的惡事,這就意味著她隨時都有被抓捕坐監的危險。因此,楊沙不管是出門買菜,或是接送小孩,還是在家裡,她都時時警惕,提防警察的突然襲擊。楊沙無比懷念以往和弟兄姊妹相聚的時光,可如今那美好的教會生活卻變得遙不可及。唯一讓楊沙感到安慰的是:雖身處逆境,但有神與她同在,帶領她一次次勝過撒但的圍攻。

一天傍晚,教會的李姊妹突然冒險來到楊沙家。楊沙驚訝地問:「姊妹,怎麼了?你來我這兒太危險了!」李姊妹緊握楊沙的手,點點頭說:「我知道,你聽我說,我舅舅前不久因複印福音資料被中共抄家,判了七年刑。上週我舅媽又被警察抓走了,判幾年還不好說。姊妹,警察三番五次來恐嚇你,你現在沒被抓是神的保守,要是你繼續留在家裡會很危險的,你最好還是先離開家躲一躲吧!」楊沙有些茫然,心情沉重地「嗯」一聲。她馬上想到自己家裡很不安全,便鬆開雙手催促著:「姊妹,安全要緊,你快回去吧。」李姊妹叮囑她:「不管以後臨到什麼事,記住!神是咱們堅強的後盾,你要凡事依靠神、仰望神。」說完,兩個人揮手告別。楊沙帶著不捨,目送李姊妹離去。此時,楊沙不禁內心吶喊:信神、盡本分這有什麼錯?中共政府為何要對我們如此逼迫、抓捕,甚至判刑坐牢!天地萬物本是神所造,中共為何步步緊逼,不讓人敬拜神。

晚上,楊沙看著身邊兩個熟睡的孩子,又想到她現在的處境,她不由得長嘆了一聲:唉!若繼續留在家信神,隨時都有被捕入獄的危險;若離開家,又要面臨骨肉分離,該怎麼選擇呢?她緊咬下唇,淚水悄悄地滑落下來。她心裡不斷地爭戰著:若為了暫時的家庭福樂放棄真道,豈不是苟活一生;若持守真道,她又有太多的不捨與牽掛,她捨不得年邁的母親,放不下心愛的兒女。可現在她很清楚,從她信神受迫害的那一刻開始,就注定這個美滿的家將要被中共拆毀。想到這兒,她「撲通」跪在地上呼求:「神啊,這個環境臨到有你寶座前的許可,也是你檢驗我信心的時候,但是我情感太重勝不過去,願神憐憫我,帶領我……」禱告過後,她想到了神的話:「甘願忍冤下去嗎?甘願做奴隸嗎?甘願與亡國奴一同滅在神的手中嗎?你的心志在哪兒?你的志氣在哪兒?你的尊嚴在哪兒?你的人格在哪兒?你的自由在哪兒?你甘願讓你的一生為『大紅龍』這魔王而肝腦塗地嗎?你甘願讓你的此生被它而折磨死嗎?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為何不將自己的一生早早地交給神?還是猶豫不定,何時能完成神的工作?就這樣毫無目標地受欺受壓,到頭來空活此生,何必匆匆來又匆匆地走呢?為何不留下點什麼寶貴之物而獻給神呢?千古仇恨都忘卻了嗎?」(摘自《作工與進入(八)》)神的每一句話都敲打著她的心,她突然明白了,做人就得有尊嚴、有骨氣!神是造物的主,我們是受造之物,敬拜造物主乃是天經地義、義不容辭的事,若為了肉體福樂而背叛神、棄絕神,那就不配活著!想到神為了拯救人類,從天來在地,面對撒但黑暗勢力的圍攻,以及各種人的棄絕、毀謗、誣陷、定罪,受盡了屈辱、痛苦、逼迫、患難,無論工作如何艱辛,他都從未停止拯救人……想到這兒,楊沙的心很受感動,自己既然蒙神高抬,能有機會跟隨神追求人生正道,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就不能辜負神的心意,更不能屈服於中共的淫威之下,無論如何,她都要站住見證滿足神,決不做苟且偷生、背信棄義的千古罪人!第二天,楊沙把孩子託付公婆後,拎著行李走出家門……

剛離家的那段日子,楊沙特別煎熬。一次,她走在廣場上,看到一對對的父母在陪兒女玩耍,不由勾起了她對兒女的思念。她多想回家看看他們,可在中國,信神的人連這點權利都被剝奪了。此時,她望著廣場邊大大的公益廣告牌:「富強、民主、自由、公平」,這八個鮮紅大字與現實相比顯得格外的諷刺。

秋季到了,學校開學了,楊沙想到警方曾警告她:「你繼續信全能神,死不悔改,以後你的小孩就別想考大學!」她很想回家看看,但又不敢冒然回去,便寫封信向親戚了解家中的情況。

有一天,她收到了親戚的回信。信中說:「沙沙,得知你沒被警察抓捕,我就放心了,感謝神的保守!在派出所的朋友讓我轉告你:你千萬別回來,現在警方在祕密通緝你,你要是再被抓了,判刑幾年都不好說。8月中旬,警察去找你丈夫,強迫他停工回家,還勒令他帶上孩子,帶路到所有親戚家找你。特別是你姐姐、哥哥家,警察隔三岔五就去騷擾一次,逼他們交出你的下落。現在所有親戚家你都不能去,他們的手機全被監控了,你千萬別聯繫。警察還到處散佈謠言,說你傳福音是破壞人的家庭,不要家。並通告我家人,如果見到你回來要馬上報告,一定不讓你再逃走。現在你哥哥聽信中共的鬼話,說只要你回來就拿刀砍死你。你丈夫也說他不敢要你了,他已向法院起訴離婚……沙沙,臨到這樣的環境,咱們必須得有這個看見:魔鬼從一開始就是撒謊的,它只能迷惑沒分辨的人。今天中共的鬼話即使矇騙了全世界,它的話始終是謊言,遲早會被識破的。基督是真理、道路、生命,我們只有依靠神,才能堅強地走下去。雖然臨到這些事都不合我們的觀念,但這裡有真理可尋求,願神開啟你明白神的心意。」

讀完信,楊沙想到自己已成了中共的通緝犯,而且因中共的挑撥、迫害,她也遭到了親人的棄絕。此時,她心裡有些難受。但回想這一路過來的一幕幕時,她又倍感神的可親可愛。當中共三番五次逼迫她否認神,放棄信仰時,是神的話一次次帶領她識破撒但詭計,站住見證;當中共正想抓捕她時,神又藉著姊妹冒險前來通知,使她及時脫離險境;而這次她因著情感險些落入中共魔爪,神又奇妙地再次保守了她……數算著這一切,楊沙心裡充滿對神的感激之情,神所作的這一切無不滲透著神對她的愛與眷顧,如今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相比之下,親人之間的愛卻顯得那麼地不堪一擊,經不起考驗。此時,她也更加看清了中共抵擋神的邪惡實質,它賊喊捉賊,顛倒黑白、無中生有地定罪信神之人,到處挑撥她與親人的關係,讓所有的親人都棄絕她,企圖將她逼上絕路,中共實在太惡毒了!它才是真正破壞信神之人家庭幸福的劊子手!經歷這些事後,使楊沙的愛憎更分明了。

窗外的天空中掛著一輪圓月,門前那棵合歡花散發出沁人肺腑的幽香。屋內,楊沙和張姊妹、羅弟兄、接待的陳姊妹正在聚會,他們分享著各自的經歷認識,臉上都露出幸福的笑容。這時,羅弟兄說:「楊姊妹,雖說你現在是安全了些,但中共的實質是邪惡反動的,它絕不會善罷甘休。為了安全起見,你還是上山去躲一陣子吧!」楊沙驚訝地問:「上山?」羅弟兄堅定地說:「對,上山去!」張姊妹說:「咱們在明處,中共在暗處。現在大街小巷都是監視器,太危險了,還是轉移一下比較好。」楊沙臉色凝重,默默點點頭,說:「那啥時候出發?」羅弟兄說:「明天晚上吧,我家的姊妹開車送你去。」「好的!」

令楊沙萬萬沒想到的是,她走後一個星期,張姊妹、羅弟兄都相繼被中共抓捕,張姊妹被判刑四年半,羅弟兄被判七年。

通過這次的逼迫患難,楊沙看到神的許多作為,她也體嘗到神對她真誠的愛與拯救。她深感,無論何時何地,神的愛都在時時引領著她向前走。她立定心志:不管前方的道路如何艱難、坎坷,她都要永遠跟隨神走到底!

楊沙

離家那天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現在她的腦海……那晚的回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