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婚姻,我不再憂慮

高中畢業後,我來到日本留學,三個月後,我找到了一份工作,開始半工半讀的留學生涯。因為從小就跟著奶奶信仰天主教,來到日本後我去過基督教,又到天主教堂,但在教會看到一些牧師很勢利,誰有錢有勢就笑臉相迎,哪個弟兄姊妹沒錢就冷眼相看。看到教會已經失去了起初的純潔,所以我選擇了離開教會。慢慢地,我親近主的時候越來越少了,空閒時間多數是和朋友、同學一起看電影,打遊戲,吃喝玩樂。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覺得這樣虛度一生也沒有任何意義,就想找一個合適的伴侶,先成家後立業。在這之前我有一個初戀女友,她嬌小可愛,活潑大方,是我第一眼就喜歡上的女生,我們談了三年的異地戀愛。我希望她能來日本和我一起奮鬥,但她不願意來,我父親也不同意我們在一起,我覺得這樣下去不會有好的結果,於是我們分手了。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在日本找到一個陪伴自己一生的伴侶

後來,我喜歡上了一個在餐廳打工的日本女孩,能感覺到她對我的印象還不錯,於是我開始追求她。但沒想到有一天,我因著一點小事跟她的朋友發生了爭吵,她也因此不再理我了。當時我心裡挺痛苦,覺得我對她也沒有做錯什麼事,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呢?既然不成就算了,說不定以後會遇到更好的。論長相、論人品我都不比別人差,別人沒有我條件好都能找到如意的女朋友,我就不信找不到女朋友。

2015年我順利地畢業了,不久我就有了一份正式又體面的工作。我想:現在有了好的工作,那找到女朋友更不成問題了。後來一些朋友陸續給我介紹認識了幾個女孩,但都因著種種原因無法走到一起。我心想:怎麼我的婚姻這麼不順,真有點兒心灰意冷了,甚至後悔當初和初戀女友分手。

為了儘快找到女朋友,我參加了日本的一檔由中國人組織的《緣來是你》相親節目,並在台上成功牽手了一位女嘉賓。台下的觀眾都認為我和她是最靠譜的一對,我也覺得她雖然跟我交往過的女生相比不是嬌小可愛的類型,但她也是女嘉賓中比較有氣質的,能和她牽手挺好的,覺得她是可以了解、交往的對象。可在之後的交往中,她一直因為我在台上沒有選她做心動女生而耿耿於懷,最終,我倆的關係也僅僅維持了一個月就分手了。

擇偶路上屢屢挫敗的我,開始找各種理由來平衡自己,我開始總結,可能是我不太會說話,不會甜言蜜語……所以才在婚姻上如此挫敗。

雖然失敗了多次,但我還是有些不服氣,心想:在社會中找不到合適的伴侶,也許在教會我可以找到更合適的,信主的人更懂得包容、忍耐、體貼。於是我又開始去教會,也曾拜託教會的一個執事幫我介紹女朋友,教會也有人主動給我介紹,但最終還是沒有結果,不是別人看不上我,就是我看不上別人,一直都沒有遇到合適的,究竟真愛在哪裡?

好像我能做的都做了,但我還是沒有找到女朋友,我苦惱自己到底哪裡不夠好,論工作、長相、性格,我覺得都不是我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此時我感到在日本,沒有能找到人生伴侶的機會了,我想到了離開日本這個傷心地。後來遠在美國的外婆給我打來電話,我也趁機去了一趟美國,藉著實際了解,我打算離開日本去美國生活。也許換個地方,我的人生就改變了,說不定在美國能找到合適的伴侶呢!
婚姻,神的主宰,人生,伴侶,家庭

就在我預備去美國時,有人給我傳末世的國度福音,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一次聚會中,我看到全能神發表的話:「人一生所必經的六個關口」,在讀到第四關——人的婚姻時,我被這些話深深打動了。全能神說:「1.婚姻由不得人選擇。婚姻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一生中的大事,它是一個人開始真正背負起各種責任,逐漸完成各種使命的開端。在人還沒有接觸到婚姻的時候,人都會對婚姻充滿幻想,這個幻想都是美好的。女人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白馬王子,男人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白雪公主。人的這些幻想意味著每一個人對婚姻的要求都是有條件的,都有自己的要求標準。雖然在現在這個邪惡的時代,各種信息不斷地灌輸對婚姻的各種曲解,讓人在對待婚姻這事上有了更多的附加條件,也讓人對婚姻產生了各種各樣的包袱與各種奇異的態度,但已經經歷過婚姻的人都知道無論人對婚姻如何理解、有怎樣的態度,然而婚姻這個事不由得個人的選擇。」(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全能神說的這些話太實際了,我就是對婚姻充滿了幻想的人,想像我有一位什麼樣的妻子,以後我們的家庭如何經營,我們有了孩子之後……我想了很多很多。而且很多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我卻相信世上有真愛;有的人說我要找我喜歡的,有的人說我要找喜歡我的,但是我覺得成功的婚姻應該建立在兩情相悅的基礎上。雖然現在的我還沒有真正經歷過婚姻,但我卻著實感受到了,婚姻不是自己說了算,不是靠著自己努力爭取就能得到的。我突然感覺到我走在了錯誤的道路上,因我沒有在婚姻這個人生大事上真正依靠神,禱告、尋求神的意思。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