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終生難忘的仲夏之夜

炎炎夏日,知了在不知疲倦地叫著,午後的陽光,炙烤著大地,讓人更感酷熱難耐。雨桐靜靜地坐在窗前,像是在思考著什麼,窗外幾個孩子的嘻笑打鬧聲,打亂了她的思緒。她看到窗外幾個玩耍的孩子,不由得想起了幾年前那個令她終生難忘的仲夏之夜。

那一天,雨桐如往常一樣,給丈夫和孩子準備晚飯。飯後,丈夫拿著手機上網和朋友聊天,五歲的女兒欣欣看著她最愛的動畫片,雨桐一邊收拾家務,一邊哼唱著神話語詩歌。一家三口的日子過得簡單平淡卻又充實溫馨,只是他們不知道一場「厄運」正一步步向他們逼近。

晚上九點多鐘,雨桐帶著女兒睡下了。不知過了多久,她被身邊的動靜驚醒。藉著月色,她看見女兒突然從床上站了起來,雨桐趕緊讓丈夫打開燈,只見女兒用雙手緊緊地摳住自己的喉嚨,好像要把喉嚨撕破的樣子,痛苦地在床上走來走去。此時已是深夜十一點了,雨桐急忙來到孩子身邊,輕輕搖晃著她的肩膀說:「欣欣,你怎麼了,告訴媽媽,跟媽媽說句話呀?欣欣……」孩子掙脫開她的雙手,下了床徑直朝漆黑的外屋走去,她異常的舉動可把雨桐嚇壞了,赤著腳跑過去把孩子抱了回來,帶著哭腔問孩子:「你要去哪?別嚇唬媽媽!」孩子目光呆滯,使出全身的力氣從嘴裡擠出了四個字「我要打針。」聲音微弱得不屏住呼吸都聽不到,就像是快要斷氣似的。雨桐緊緊摟住孩子,她雖然不知道女兒到底得的什麼病,但她能感受到孩子此時的痛苦,因為女兒平時最怕打針,而今天她卻……更讓她揪心的是,在心愛的女兒遭受如此痛苦折磨的時候,而她能做的只是眼睜睜地看著。

丈夫已經給大夫打了好幾個電話,但都沒人接,丈夫索性拿上衣服直接去找大夫了。雨桐幾乎要癱倒在地,她只有在心裡不住地呼喊著:「神啊!神啊!求你帶領我……」不停地呼求神,她的心才稍稍安定下來,想到神的話說:「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於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卻遠遠避開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強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覺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淵……」(摘自《第十一篇說話》)雨桐心裡清楚,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孩子交託給神。雨桐把奄奄一息的孩子放在沙發上,跪在地上哽咽著向神禱告:「全能的神哪!我雖深愛著孩子,可在病魔面前,在死亡面前,我看到我的愛無能無力,有錢也無能為力。神啊!人的生死都在你的手中掌管,我只願將孩子交在你的手中,不管孩子是死是活,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

禱告後,雨桐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看看時鐘,丈夫出去快二十分鐘了,還沒有回來。雨桐坐在沙發上緊緊地抱著孩子,焦急等待著,看到孩子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她的心又揪緊了,注視著時鐘滴滴嗒嗒地走著,彷彿時間就像被定格了一樣的漫長,她只有在心裡一遍遍地禱告。藉著禱告,她感受到神就在自己的身邊,神在主宰著這一切,倘若神命定這孩子是自己的,誰也奪不去,倘若孩子跟自己的緣分已盡,又怎能挽留得住呢!雨桐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

「咯吱」一聲,聽見有人輕輕地推門,緊接著是匆匆的腳步聲,是大夫來了。大夫給孩子簡單地做了一下檢查,搖搖頭說:「你們還是趕緊去大醫院吧,孩子的心跳很微弱,很危險,不能再耽誤了,我一時還不敢給確診,也不敢給用藥哇!」雨桐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時間,已是深夜十一點半了,離大醫院還有四五十里路,又沒有車,而且孩子平時暈車特別厲害,走十幾里的路就得吐好幾次,現在又這麼虛弱,怎能禁得起這樣的折騰啊!他們知道,大夫是怕出事擔責任,所以不敢給治。雨桐在心裡再次跟神作了禱告,她目光篤定地對大夫說:「您就給治吧,有什麼後果我們自己承擔。」大夫猶豫了一下,說:「好吧!我回去取藥。」

由於孩子呼吸困難,臉色越發蒼白,四肢漸漸發涼,雨桐和丈夫不斷地給孩子搓著手腳。不大會兒,大夫取藥回來了,雨桐與丈夫好像看到了希望,但大夫說了句話,使雨桐的心再次變得沉重起來,大夫說:「我剛從網上查的資料,先用這個藥試試吧,先打半支,如果不見起色,我也沒辦法了,你們就趕緊去醫院吧!」雨桐心裡清楚,大夫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送醫院只怕也來不及了,孩子的命在神的手中,是死是活,就由神來擺佈安排吧。雨桐在心裡不住地跟神禱告。

就在那一刻,雨桐突然明白了,人的生命居然是那麼短暫而脆弱,那麼不堪一擊,死亡隨時不期而至。在死亡面前,終日追求的錢財、名利、地位又算得了什麼呢?人與人之間的愛又算得了什麼呢?父母對兒女的愛再深,但在孩子面對病痛、死亡的時候,卻顯得那麼蒼白無力,絲毫不能減去孩子身上的半分痛苦,更不能使他多存活一分一秒,甚至想代替他受痛苦都做不到。這時雨桐深深地感受到,只有神才能拯救人脫離危難,帶領人度過各種各樣的苦難,也只有神才能在人痛苦無助的時候給人依靠、給人安慰,在人無路可走的時候給人指明方向,在人絕望的時候給人希望,神才是人唯一的生存之本。雨桐真的不敢想像,如果她不信神,她從來沒有讀過神的話,她該如何面對眼前發生的事情呢?沒有神的帶領、引導自己該有多痛苦、多無助呢?如神說:「失去我的存在,人類只有滅亡,只有災害的侵擾,不會有人再看見美好的日月,不會有人再看見綠色的世界,人類面臨的只是陰冷的黑夜與不可抗拒的死陰的幽谷。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託。」(摘自《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雨桐默想著神的話,覺得神特別可親、可近。她看了看女兒,心裡也覺得踏實、坦然多了。

欣欣打了半支針,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奇蹟出現了,她急促的呼吸平穩了,臉色也漸漸恢復一些,手腳也不那麼冰涼了,大夫見狀,喜出望外,趕緊把另半支藥也給打上,孩子得救了。

盛夏的夜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雨桐看著熟睡的孩子百感交集,她心裡清楚,女兒能從鬼門關回來,是神的奇妙作為,她更認定了人的命運都在造物主的手中,縱使自己再愛女兒,也掌握不了女兒的命運。如神的話說:「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摘自《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她終於明白了這話的意義,深知把自己和家人交在神的手中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次日清晨,陽光依舊那麼明媚燦爛,雨桐看了看仍在熟睡的孩子,彷彿昨晚做了一場夢,看了看桌上的藥瓶,她知道那不是夢。那是事實,是一場使她心靈甦醒的真實經歷,是一場使她重新審視生命價值的特殊經歷。

事後,大夫還心有餘悸地對雨桐說:「欣欣可真是命大,她得的是急性喉頭水腫,多發在幼兒身上,因其發病較快,很多時候來不及治療,孩子就窒息而死了,每年死於這種病的幼兒都不少。欣欣是很幸運的,幸虧你們發現的及時。」雨桐心裡清楚,不是女兒的命大,也不是自己發現的及時,那都是神的作為。通過這次的經歷,使她依靠神、仰望神的心加強了,對神的信心也更大了,她真實感受到神在時時看顧保守人,在帶領人,神就在每個人的身邊。她更堅信了神說的:「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摘自《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

筆者:遼寧省 小雪

延伸閱讀

唯有神是我們的依靠 2016年7月9日,福建省閩清縣受到颱風「尼伯特」的嚴重影響帶來了強降雨,引發了一場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閩清縣阪東鎮受災最嚴重。 7月9日那天雨下得很大,我家剛好靠河邊,一大早,我站在窗前往河邊看,...
瀕臨絕境中看見神的手 2012年5月份,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雖信了神,但我只是把信神當作一種信仰,覺得自己心裡相信、承認就可以了。當弟兄姊妹跟我說信神要讀神的話、聚會時,我心想:聚會那多耽誤時間呀!我還得掙錢養家呀!...
【基督徒蒙恩】命懸一線,是誰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意外臨到,絕望中呼求神 我和丈夫承包了十多畝毛竹山,因為春天是出筍的季節,每年的這個時候,我和丈夫每天都要去山上挖筍。2016年3月份的一天,我想去山上看看春筍生長的狀況,順便挖幾棵回來嘗嘗鮮。早上...
險境中看見神的奇妙作為 我叫甘新,今年51歲,出生在一個普通農民家庭。1996年我信了耶穌,2004年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心意,神這樣愛人,我當還報神愛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因此,我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