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和警察兒子

傍晚,趙阿姨坐在窗前看神的話,眼睛定格在一段話上:「如今神再次來在人間作他的工作,他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獨裁統治者的集大成——中國——無神論的堅固堡壘,神用他的智慧,以他的能力得著了一班人,在這期間遭受中國執政黨的百般追捕,受盡苦難,沒有枕頭之地,沒有安身之處。儘管這樣他還是在作著他要作的工作:說話發聲,擴展福音。神的全能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測透的,在中國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一般的國家中神從來沒有停止他的工作,反而得到了更多的人來接受他的作工與說話,因為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類中的每一員。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摘自《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琢磨著這段神的話,此時趙阿姨的心情很複雜,有喜悅,有擔心。喜悅的是,因為她確實體嘗到神話語裡所說的,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雖然中共竭力攔阻、迫害,但神的作工依然在中華大陸開展了二十餘載,神得著了一班與神同心合意,寧可死也不棄掉神的人。如今神的福音又在海外迅速擴展,神的工作就要以得榮之勢告終,這的確是振奮人心的喜事,可是神也說了「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從神的話裡趙阿姨感受到了神的怒氣,這些年經歷神的作工,她親眼看到了一個個抵擋攔阻神作工的人,都在神的怒氣中倒下了,此時她最擔心的就是兒子王軍……

趙阿姨和往常一樣做好晚飯,等待兒子、兒媳下班吃飯。不知道為什麼,此時趙阿姨總感覺有些心神不定,她在客廳裡踱來踱去,又走到陽台往下望望……。不一會兒,兒媳回來了,問道:「媽,王軍還沒回來啊?今天不是又加班吧?」趙阿姨焦慮地說:「是啊,真讓我擔心啊,這幾天都聽他說上級下令要抓信神的,他們這樣與神對抗,早晚要遭報應啊!唉,這孩子咋這麼不讓我省心呢……」趙阿姨話音剛落,聽到「砰」的一聲,門被打開了,孫子上氣不接下氣地跑進來,兒媳驚訝地問:「幹嘛呢,那麼慌慌張張的!」孩子看著媽媽和奶奶,吞吞吐吐地說:「媽媽……奶奶,不……不好了,前面那個樓上的王奶奶(與趙阿姨一起信全能神)被一輛警車帶走了。」這時,趙阿姨不敢相信,急切地對孫子說:「你王奶奶都七十多歲了,警察也抓她!你看準了嗎?」趙阿姨心裡琢磨著:難道是小軍派人把王姊妹抓走了?不可能!小軍從小就聽話,懂事,現在雖然是派出所所長,但我常常囑咐他,不能幹抵擋神迫害宗教信仰的事,每次兒子也都點頭答應……這次他不會真幹出抓捕基督徒的蠢事吧?」想到這裡,趙阿姨迫不及待地對兒媳說:「小娟,你趕快給軍打個電話,問他現在咋還沒回來?沒什麼事吧?」話音剛落,兒子開門進家了,只見他一臉不高興的樣子,趙阿姨著急地說:「小軍,媽看你像出什麼事了?」王軍垂頭喪氣地說:「唉,媽,你別急。」說罷,把公文包往沙發上一扔,抽起煙來。趙阿姨和兒媳、孫子不約而同地互相對視一下又望向王軍,這時,王軍低著頭說:「你們都不要這樣看我好不好?我這樣做也是沒辦法。局長逼我們不惜一切代價把他們抓起來,不然就要撤掉我這個所長職務。」趙阿姨一聽氣壞了,上前質問兒子:「難道你為了這小小的職務就敢與上天對著幹嗎?我問你,你王阿姨是不是你派人抓的?」王軍無可奈何地說:「媽,中央早已下達了祕密文件,使用各種手段監控、跟蹤,甚至花錢僱人舉報基督徒,尤其是信全能神的人,這架勢簡直就是撒下了天羅地網!媽,以前我都是聽您的,但這次您可得聽我的話,說什麼也不能再信了,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他們不准老百姓信神,只能信共產黨,否則就要受到法律制裁。媽,政府一旦知道您信東方閃電,那我也要受牽連,到時候咱們一家人可就沒好日子過了。」

趙阿姨沒想到一向孝順的兒子為了自己的官帽,為了自己的前途,竟然攔阻自己信神,她想攔阻兒子作惡的腳步,但此時她感到自己無能為力,只能默默禱告求神帶領,如果兒子真是神揀選的人,求神喚醒他麻木的心靈吧!此時趙阿姨望著兒子,鄭重地說:「我不反對你服從上級的命令,但是我想讓你明辨是非,你得知道哪些事你該做,哪些事你不該做。你聽從的上級是與神敵對的,他讓你與天對抗,要拉你下地獄,難道你也聽從嗎?假如你服從了他的命令保住了官職,但是你得罪神了,那可是要命的事,今生來世都會受懲罰的!神說:『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所以若是一個國家的首腦不敬拜神,那這個國家的命運將會是很悲慘的,而且這個國家是沒有歸宿的。』(摘自《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神的話都是真理,句句都要應驗,哪頭輕哪頭重,你自己衡量衡量。小軍啊,今天媽明確地跟你說,不管中共如何猖狂,媽都不會背叛神向這邪惡勢力屈服的,也希望你慎重考慮以後的路啊!」

趙阿姨的一番話,讓站在一旁的兒媳婦倍感佩服,兒媳婦讚許地說:媽,說實話,我從心裡佩服你們這些信神的,你們的信心真大,從你們信神雷打不動的這股勁頭上看,你們信的神還真是不一般呢!」說著,把臉轉向王軍(斥責)道:「王軍,聽媽這樣說都是為我們好,你在共產黨手下做事也有些年頭了,其實共產黨是什麼樣的你心知肚明,咱可不能為了個官帽,到時把命丟了。」王軍聽到這些話,心裡有一絲震撼,但是又想到現在的形勢,以及共產黨對待異己的一貫做法,他還是有些糾結,就對母親說:「媽,這些我不是沒有想過,但是現在看到共產黨取締全能神教會這個陣勢,我還是有些後怕,他們不取締全能神教會不罷休啊!」

看到兒子愁眉苦臉的樣子,趙阿姨的心也隨著揪在了一起,但她又意識到,兒子有這樣的顧慮也是正常的,在這個獨裁統治的國家生活,誰能不害怕呢?但是她相信如果兒子是神揀選的,神定會改變他的。於是趙阿姨在心裡向神默禱之後,給兒子唸了一段神的話:「我不僅在大紅龍居住之處有了新的起頭,更在全宇之下開展了新的工作,很快,地上之國便會成為我的國,地上的國將永遠因著我的國而不存在,因我已得勝,我已凱旋歸來。大紅龍千方百計來破壞我的計劃,想將我在地的工作取消,但我能因著它的詭計而洩氣嗎?我能被它的威脅而嚇得失去信心嗎?天地之中,不曾有一物不在我的手中掌握,更何況大紅龍這一襯托物呢?不也在我手中受我的擺弄嗎?」(摘自《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二篇說話 》)

趙阿姨讀完神的話,接著對兒子說:「神說的這些話如今已經成了事實,地上的國已成為神的國,你看看這些視頻。」趙阿姨說著給兒子放了各個國家已經成立的全能神教會,和弟兄姊妹經受中共逼迫最後蒙保守的視頻,又放了一首神話詩歌《神得勝的標誌》,王軍與妻子專注地盯著屏幕,這時趙阿姨激動地說:「現在中共政府雖然竭力迫害基督徒,但是神的福音還是照樣擴展,海外十幾個國家成立了全能神教會,全能神教會能在中共的瘋狂鎮壓下越來越壯大,這不是神已經成就的事實嗎?神說過:『我既說必算,既算必成,誰也改變不了,這是絕對的。不管以往說過的話還是以後說的話都得一一應驗,而且讓所有的人都看見,這是我說話作工的原則。』(摘自《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一篇說話》)你可不要做鼠目寸光的人啊,到時成了中共的傀儡你後悔也晚了!」王軍低著頭沉默著,兒媳坐到王軍身邊,拍拍王軍的肩膀說:「王軍,這事得好好考慮。為啥這麼多年,中央下令抓捕信『東方閃電』的人,可信神的人卻越來越多,甚至都傳到世界網絡舞台上去了?你再想想,外國為啥支持信仰自由啊?人家祖祖輩輩信上帝呀,你看咱們中國,當總統的都是讓老百姓聽他的,若不聽就亂殺無辜。中國成立後,毛澤東搞文化大革命,殘害了多少知識分子,含冤而死的靈魂不計其數;89年北京大學生向中共提出要求民主反對腐敗,遭到中共慘無人道的坦克碾壓和槍擊,血流成河,多少才子流浪異國他鄉;中共對待新疆不願歸服的百姓施行武力,製造假相大肆殺害……共產黨做了多少惡啊!今天他們不懲惡揚善,反而打擊正義。共產黨的面目你真沒看清嗎?」

思量了好久,王軍終於喊了一聲:「媽,你們說的都是事實,您讀的神話很有權柄,中共確實使盡全身解數也沒能取締全能神教會,全能神教會反而發展得越來越迅速,共產黨就是害怕人民都信神,他們在人民心中徹底沒有了地位,所以瘋狂地鎮壓全能神教會。但是走到現在看到他們確實都失敗了,幾年前河南的一個公安局局長任長霞,就是在抓捕信神之人的路上遭到了報應,我確實不想走她的路!」孫子聽到這裡,急忙跑到王軍跟前說:「爸爸,你可別抓信神的啦,我不想失去爸爸!」王軍緊緊地摟著孩子,認真地說:「寶貝,爸爸會好好做人的。」此時,趙阿姨焦慮愁苦的臉上終於泛起了笑容……

王 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