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千萬別回家!」

三月餘寒未了,一股寒風撲在臉上,楊凡不禁打了個冷顫,她騎著電動車行駛在行人漸漸稀少的馬路上。一想到馬上就要看到好久未見的丈夫和兒子了,楊凡的心裡不免有些激動,隨之一連串的問號也浮現在腦海:丈夫的工作順利嗎?兒子是不是又長高了?學習有沒有進步?自己不在家的日子,他們父子倆是怎麼生活的?……

想著想著,楊凡的心裡猶如打翻了五味瓶,特別不是滋味,自從2012年自己因信被中共政府追捕後,就過上了有家難歸的生活,從此家也不像個家了。年幼的兒子失去了母愛,丈夫在家又當爹又當媽,還要常常面臨中共警察的盤問搔擾。此刻,楊凡多想立刻回到家呵護兒子、照顧丈夫,重建那個充滿愛意的小家,可是楊凡心裡清楚:中共政府對信神之人的逼迫從未間斷過,到處都是中共警察的眼線,如果自己真的冒險回去了,也許那個充滿愛意的小家還沒建立,自己就被中共警察抓走了,到那時,只會給這個小家帶來更大的痛苦。

想到此,淚水順著楊凡的臉頰流了下來,她不禁在心裡吶喊:我們信神的人追求真理走正道,這有什麼錯?敬拜神乃天經地義,中共政府竟然這樣逼迫我們,使我們骨肉分離、夫妻不能團聚!楊凡屈指一算,因著中共政府的追捕自己離開家已經五年了,逃離在外的生活,使楊凡對神說的一段話有了深深的體驗:「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摘自《作工與進入(八)》)自從神作末世工作以來,中共政府就一直在逼迫、攔阻、攪擾神的工作,抓捕、追殺神的選民,無數的信神之人被抓入獄遭受酷刑折磨,無數個基督徒家庭因中共的逼迫被拆得支離破碎……而楊凡只不過是因信神遭受中共逼迫、追捕的眾多基督徒中的其中一個。這幾年來,在這個黑暗壓城的「鬼城」中過著東躲西藏的逃亡生活,楊凡不知吃了多少苦,留了多少眼淚,如果不是神的帶領,楊凡不可能走到今天……

「嘀……嘀……」一陣汽車的喇叭聲打亂了楊凡的思緒,她用手輕輕抹掉了臉上的淚珠,心想:一會兒見到丈夫和兒子千萬不能掉淚,還要和他們交通神的心意,讓他們明白只有神是我們的依靠,無論臨到任何的危險患難,都要靠著神堅強地走以後的路……想到這兒,楊凡的臉上露出了剛毅的表情,不知不覺中楊凡已走到一個路口,她放慢了車速習慣性地向四周看了看,確定沒人跟蹤才放心地拐進一條田間小路。不遠處,丈夫與兒子已經在那裡等著楊凡了。

楊凡剛把車停穩,兒子就跑過來一頭撲到楊凡懷裡,一臉擔心地問道:「媽媽,你怎麼才來呀?我和爸爸都等你好長時間了,沒有壞警察跟蹤你吧?」看著兒子又長高了也懂事了,楊凡感到很欣慰,撫摸著兒子的頭,眼裡的淚水在眼眶裡不停地打轉。楊凡蹲下身,微笑著對兒子說:「壞警察沒有跟來,你放心吧!」說完,她又抬起頭看向丈夫,發現才30多歲的丈夫頭上又多了幾縷白髮,楊凡努力強忍著沒有讓淚水流下來。

一家三口噓寒問暖了一會兒,丈夫看著親熱的楊凡娘倆,猶豫了一下說:「要不等天黑門口沒人了你回家一晚吧?」話音剛落,兒子就驚慌地說:「媽媽,千萬別回家!」又扭頭對丈夫說道:「爸爸,你忘了壞警察老去咱家抓媽媽嗎?萬一媽媽回家被抓走怎麼辦,那我就沒有媽媽了。」看著一臉不安的兒子,楊凡問丈夫:「這段時間警察是不是又到家裡搜查了?是不是嚇著孩子了?」丈夫眉頭緊皺,點點頭說:「嗯,那一年警察半夜入室強行搜捕,孩子當時正在熟睡被驚醒了,沒有找到你他們不死心,把家裡都搜查了一遍,幾個惡警還圍著兒子逼問你的下落,還差派鄰居監視咱家,從那以後孩子心裡就留下了陰影,晚上一有聲響就害怕。對了,這段時間警察又來家裡找了你幾次,還去孩子姥姥家詢問你的下落,唉,兒子說得對,你還是別回家了,至少在外面暫時你還是安全的,再說你逃離在外,有神的看顧保守,也有弟兄姊妹的幫助照顧,我們放心。」丈夫接著又說:「你只管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家裡的一切你就放心好了,兒子我也會照顧好的,再說了,我們還有神呢!臨到什麼難處我和兒子都會禱告依靠神的。」一旁的兒子也說:「是啊,媽媽,你就放心好了,我會聽爸爸的話,也會常常禱告神的。」

父子倆的一番話讓楊凡感到有些意外,他們比楊凡想像中的要堅強、有信心,楊凡深知這都是神的保守,她從心裡感謝神。楊凡又對父子倆叮囑道:「現在環境越來越惡劣了,中共政府到處明查暗訪,有不少弟兄姊妹都被拍照抓捕。現在神的福音工作正通過網絡向海外國家迅速擴展,中共政府越是瘋狂抵擋,這也正是神檢驗我們的時候,越是這時候我們越不能軟弱消極,我們要對神有信心。你們平時一定要多和神親近,多看神的話……」

田野間,泛青的麥苗隨著春風搖晃著挺拔的身軀充滿了生機。楊凡、丈夫和兒子互相鼓勵、安慰,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去了……

夕陽下,楊凡看了看手腕上的錶,她知道不能再呆下去了,在這裡停留的時間越久就越危險,她和丈夫兒子道別後騎上電動車準備離開。兒子眼裡泛著淚花,雖百般不捨,但仍用稚嫩的聲音再次叮囑楊凡:「媽媽,你要記住,千萬別回家!」楊凡聽了兒子的話,淚水再次溢出眼眶,她朝著丈夫和兒子點了點頭,便騎上車迎著夕陽離開了。

一路上,楊凡經常唱的那首神話語詩歌最有意義的人生》一遍遍迴蕩在她耳邊:「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 忍受一切痛苦!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像彼得一樣。你們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

河南省    曙光

推薦閱讀:

離別在那個深秋

一封封難忘的家書

除夕夜前的感悟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因信神我們一家三代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二)... 因著在外地也不安全,我就想給家裡打個電話,看看家裡的環境會不會鬆一些。2010年6月10日我撥通了家裡的電話,是母親接的電話,我用智慧問她家裡的環境怎麼樣,母親已多年沒見到我,突然聽到我的聲音,高興得...
【宗教迫害】揭祕基督徒逃離家庭背後的故事... 雨欣好不容易打開鎖鏈,來到大門口時,卻發現大門被家人反鎖了。此時的她急得團團轉,已經被丈夫用鐵鏈鎖了一個星期了,好不容易趁家人不在家打開了鎖鏈,可是大門近在咫尺,自己卻出不去,如果這個時候家人回來了怎...
寧死不屈(一) 1968年我接受了主耶穌的救恩,接受後非常熱心,當時我們這裡信主的人很少,我每天晚上出去傳福音。幾年後,主帶領我們傳了200多人,建立了地方教會,我也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講道人。在信神期間,因中共的逼迫...
立志跟主走到底 1999年春天,我因著家庭不合信了主耶穌,信主後得到很多恩典,心裡也有了喜樂平安,我更加定真了主耶穌就是真神。於是我開始傳福音,很快有二十多人歸向了主。後來信主的人多了,為了大家聚會方便,我就把家裡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