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拜金母親的心聲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張麗出生在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婚後,婆家也很窮,夫妻倆靠種菜為生,一年四季為了掙錢勞碌奔波,生活還是特別的困難。張麗看著三個漂亮的女兒逐漸長大了,心裡暗想:自己這輩子沒有錢過窮日子,等以後三個女兒結婚的時候,一定得給她們把好關,找個有錢的對象,哪怕對方人長得不怎麼樣,但是男方一定得有房、有車、有存款,不能讓三個女兒再過她這樣的窮日子了。
婚姻,金錢,名利,有錢使得鬼推磨,金錢觀

轉眼三個女兒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大女兒打來電話說自己有對象了!張麗聽到後二話沒說就問女兒:「男方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女兒有些膽怯地答到:「一個月兩千元錢!」

聽到這話,電話這旁的張麗火氣一下就上來了,心裡翻江倒海的:我都叮囑過多少次了,苦日子沒過夠啊,怎麼還找個沒錢的對象呢?

張麗平了平心裡的火氣,強裝鎮靜地說:「兩千多元,你們在北京,怎麼生活啊!」

電話那頭的女兒聽出了張麗的意思,也有些不高興地說:「那行,我們不處了。」說完就掛了電話。

可是一年過去了,大女兒還是把這個對象帶了回來。盡管張麗很生氣,不願意看著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窮小子,但是看女兒卻願意跟他在一起,這個男孩也在張麗面前保證會對女兒好,張麗不得已只好同意了他們的婚事。

盡管大女兒結婚了,但是在張麗心裡始終是不甘心,她心裡暗暗地想:這個女兒離得太遠,管不了,但無論如何,不能再讓另外兩個女兒也找個沒錢的對象,我一定得把好關。

當她另外兩個女兒找對象的時候,張麗總是格外地謹慎,有媒人來給介紹對象時,她也是先問對方是什麼家庭條件,若是一聽對方沒錢、沒房子,張麗就會一口回絕了。就這樣女兒的對象看了很多,可符合張麗條件的卻很少。

轉眼好幾年過去了,張麗的二女兒突然說她有對象了,對方條件也不錯,能給買樓,二人處得也挺好的,張麗聽到這話時,心裡特別地高興。不久後,二人就商量結婚的事。男方非說裝修的錢一定要女方出,聽到這話,張麗就氣不打一處來,這人家也太小氣了,以後女兒嫁過去還能幸福嗎?她氣呼呼地把二女兒從對象家拉了回來。回家後,女兒摔上門就一個人在屋裡痛哭,張麗看在眼裡痛在心裡,但又一想:雖然你現在痛苦點,以後你就明白了,我這是為你好,沒有錢的婚姻不會幸福的。經過張麗這麼一折騰,二女兒和男方被迫分手了。這件事之後,對二女兒的傷害太大了,她說什麼都不看對象了。每當張麗勸女兒再看對象時,女兒就很不高興地說:「找啥找,都是你說了算!」

聽到這話,張麗心中有種說不出的痛,痛苦得晚上睡不著覺。心裡也對女兒們滿了埋怨:這麼做不都是為了你們以後能幸福嗎?沒有錢還談什麼幸福啊,怎麼不知道老人的良苦用心呢?

漸漸地,由於張麗接二連三地插手女兒的婚事,女兒有什麼事也不願意跟她溝通了,甚至去找她爸爸談心都不跟她嘮嗑。張麗心裡很痛苦,但她還是不明白:自己都是為了孩子好,怎麼會落得這樣的結果呢?痛苦歸痛苦,張麗依然用同樣的方式來對待她三女兒的婚事,在她的強行干涉下,最終她這兩個女兒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對象。

每當看到她的親戚、朋友家的孩子都相繼結婚了,張麗心裡特別著急,女兒都三十多歲了,再找不到對象就真的不好找了。那時她最怕看見親戚、朋友,每當他們問起孩子有沒有對象時,張麗的心都像被刀剜一樣疼。由於張麗總是愁女兒的婚事,晚上經常睡不著覺,後來還落下個頭疼的病。她常常會思緒萬千:她不希望女兒們像自己這一代人活得這麼痛苦、這麼累,希望她們能找個有錢的對象,活得幸福,可是自己為什麼精心地為她們挑選對象,還落了一身的埋怨,大家都不開心呢?難道自己這麼做不對嗎?……那時的張麗整天都在胡思亂想,但終究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一次張麗的親戚給她看了一本真理書籍,說裡面全是神的說話,張麗看完神的話後她心中的困惑逐漸解開了,愁雲也漸漸地消散了。張麗看到的那段話是這樣說的: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是撒但的哲學,在人類任何一個社會當中,這句話都很盛行,能說成是潮流,因為這句話灌輸在每一個人的心裡,裝在每一個人的心裡,人從一開始不接受到人習以為常,以至於當自己接觸現實生活的時候,人逐漸默認了這句話,認可了這句話的存在,到最後自己同意了這句話的存在。……就是這個世界的人類,可以說包括在座的你們每一個人,在人的性情裡流露出一種東西來,把這種東西解讀為什麼呢?人崇尚金錢。……那撒但用這樣的潮流敗壞給人的東西在人身上都有哪些表現呢?你們是不是認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錢一天也活不了,日子一天也過不下去呢?(是。)……就說這句話已經左右了你的行為,左右了你的思想,你寧可被這一句話來左右你的命運也不願意放下這一切。人能這麼做,人能被這一句話左右,被這一句話擺佈,這是不是撒但敗壞人達到果效了?這是不是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敗壞性情在你心裡扎根了?你這麼做,撒但是不是達到目的了?」(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張麗看完神的話百感交集,她確實是這樣想的:只要有錢才能過上好日子,沒有錢日子不會幸福的。她憑著撒但發起的社會潮流灌輸給人的生存法則活著,這些話成為了她的生命,控制著她的心,使她崇尚金錢,把錢看得比什麼都重要,甚至沒錢都不能活,她認為社會就是這樣的現實,沒錢生活就會貧窮,誰都看不起,哪裡還會有幸福?她受著「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萬萬不能」「有錢才能幸福 」等撒但毒素和思想觀點的支配,就想讓女兒找個有錢的對象,所以她把女兒們的婚姻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還覺得自己做得挺對的,是為女兒好,撒但的生存觀點導致三個女兒在婚姻上受了那麼多痛苦,兩個女兒都三十多了也沒有對象,錯謬的生存觀點真是害死人!

張麗又看到神的話說:「因為人不認識神的擺佈,不認識神的主宰,所以對待命運人總有一種對抗的情緒,總有一種悖逆的態度,人也總想掙脫神的權柄,掙脫神的主宰,掙脫命運的安排,妄想改變現狀、改變自己的命運,但總不能如願,處處碰壁,這種在靈魂深處的掙扎是痛苦的,而這種痛苦讓人刻骨銘心,同時也讓人的生命就這樣白白地消耗著。人的這個痛苦是怎麼造成的呢?是因為神的主宰帶來的呢,還是因為人的命不好呢?很顯然這兩者都不是,歸根結底都是因為人所走的路造成的,是因為人所選擇的生存方式造成的。」「婚姻是人一生中的重要關口,它因人一生的命運而產生,它是一個人一生命運的一個重要環節,它不以人的意志與人的喜好為基礎,不受任何外界條件的影響,而是完全取決於兩個人的命運,取決於造物主對擁有此婚姻的兩個人的命運的命定與安排。」(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張麗讀完神的話才恍然大悟,自己之所以這麼痛苦是因為不認識神的主宰,頑固地與命運抗爭帶來的,俗話說:人的命天注定。女兒找什麼樣的對象,是窮是富,都掌握在神的手中,兩個人的婚姻不管窮富都在乎神的命定,而她憑著撒但灌輸給人的生存方式活著,還總想擺佈安排女兒的命運,這才是讓她活得那麼累那麼痛苦的根源。張麗認識到這些後,從心裡不再持守自己的錯謬觀點,不再把孩子的婚事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了,願意把這事完全都交托給神,完全順服神的主宰與安排。此時張麗的心中好像壓抑了多少年的石頭終於落了地。

一天,張麗鼓足勇氣走進女兒的房間,對她們說:女兒們,對不起,媽媽錯了,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憑著「一切向錢看」的撒但毒素來擺佈你們的婚姻,讓你們找個有錢的丈夫,卻從來不尊重你們的意思,我還以為我這樣是對你們好,結果,我卻害了你們,媽媽對不起你們,你們都三十多了,以後碰著合適的,就找吧,以後媽媽不管了,不參與了。說著,張麗心裡感到一陣酸楚,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

不久後,張麗的朋友又來給女兒介紹對象,說對方有個房,不大,沒有車。當時聽完,張麗本能地又想回絕,這時想到婚姻是神命定的,張麗心裡暗暗地對自己說:不能再擺佈女兒的婚姻了,她們的婚姻和命運都在神的手中主宰,她們以後的人生能不能幸福也都在神的手中,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

於是張麗很平靜地說:「這事啊,我就不干涉了,我去問問孩子的意見。」

雖然簡短的幾句話,但是張麗的心中卻釋放了許多,她不再為女兒的婚姻命運糾結痛苦,而她心裡反而特別地踏實、喜樂。最終女兒沒相中,但張麗也能放得下了,張麗知道兒女的婚姻神早就命定好了,不是她能打算來的,把女兒的婚姻交在神的手中是她最好的選擇。而且,更令張麗沒想到的是,當她放下的時候,她們母女間的關系也改善了,孩子有什麼事都能跟她說了,跟她說的話也多了,她們母女之間也沒有什麼隔閡了。

張麗

告別致命的誘惑:
金錢是萬能的嗎?
趟過「名利」沼澤地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延伸閱讀

得之淡然 失之坦然 ——今天的主題: 順服 由於我在體育方面有些多於同學的優勢,所以有幸代表學校去參加一場市級的比賽。當時我報的是自己最有把握,也最擅長的男子100米短跑。以前參加學校運動會,我經常包攬短跑項目的所有金...
一個找回良知的商人 從小我的親戚,朋友都誇我為人誠實講信用,以後一定大有作為。我也一直以此為資本來標榜自己。記得我二十五歲那年,在上海開飲食店,因我所買食品的質量過關,價格在方圓五十里內又是最便宜的。 所以,半年後,我的...
宿命 青春時期的我對婚姻充滿了幻想,幻想著能和自己心愛的人恩恩愛愛、白頭偕老,幸福地度過自己的一生。中學畢業後我喜歡上了一個同學,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以至於他做每件事都在吸引著我的心,我腦海裡滿是他的影...
成長的歷程、奇妙的命定 回顧自己一路成長的歷程,雖充滿了變數,卻讓我看到了神的命定。從小,媽媽就讓我學大提琴,希望我長大了能加入樂團,所以從小我就朝著這條路一直走著。直到初中畢業那年,音樂學院打來電話讓我去面試,然而我卻因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